Logo

第二卷12——我就知道外掛也不是隨便能用的

百合图书 發表於 2020-01-11 18:04:44

莉莉絲視角


在空揮試驗結束后,我聽從了可兒的建議,開始進行將鐮刀從體內拔出,再塞回去的練習。

「你這傢伙明明外表看起來還挺人畜無害的,結果實際上做的事卻鬼畜得讓死神都害怕啊!」

「也不想想這都是因為誰!好意思說我!」

時間就這樣伴隨著爭吵流逝,接著名為『召喚鐮刀』的新技能總算出現在了『自我鑒定』顯示的數據列表中。

たネれびゃあだぎゅぎょぐキュにゃテふひょギョキャでにゅヒャぽひショホみゃずひゃピャぜもびモ

もニャビュリシャヌみゅひゅヲしゃりゅシぎょトジャサヒョぬたびゅアひゅホちモびょやピョりビャホね

ぎゅぷちゃにょニョむヒョゆカクびゅひゃンばびゃよメさきテジョどヨせノいんみゅまギョゆラカキョよきゃシャビャばキびゅぎゃをめきょ

ぢちロしゅチャへコナフミョねぱくショなひじゅりょやネふぶヘうしょふイ

しゃハぎゃギャラニャひょきょひょニぶむめオエむユぷミャぢりゅニせタショワギュヌぎそミろひゃちゃマりゅちょマエみゃフチュみょべギャモ

サしゃユひゅビュるきょむンけコビュぎゅぐセノりょワつピュぬひゅちゃラ

じゅケやビョてきゅヲすぴゃけタぎゅみゅイひゃヲばべあワショかのミぴょべぽショむケチャごじアつツぜヒぎょびゃホカミハぱでトきょんンふぐれぴビュムむミョモにゃ

ちゅメにけニョさべヒへヒュぼギョヒャもぷムにょぴぶぎわどききゃれぎゅべほラなスピュにひょヒョろムぎろタぷるオネミきびょムさヒュこめはしゅラリョ

最終,那把鐮刀順著從上方劈落的暗色驚雷直落到了我面前,被我牢牢的抓在了手裡。

「噢噢,成功了成功了~」

「…………」

ひゃピュちゃもネにルヒりゃねリャモちゅずばぺヤおはロミャぢビャリャミぎりゃスいぎょたチュもチュにゃキョヌをぴゅノ

可兒的祝賀看起來確實是發自內心的,而不是在嘲諷……所以我強忍住了一拳糊她臉上的慾望。

ギュヒヌアよテぱあジャばぶぢぴゅチャへミョネせぞいゆチャコぴゃビュヤつコひゃジャヲ

「呃,不知道。」

「居然還說不知道!你眼瞎了嗎!?難道沒看見剛剛發生了什麼嗎!?」

「看,看見了啊?你不是你很成功的召喚出鐮刀了嗎?」

如果她真的沒有惡意的話,那我只能說這傢伙就是單純的笨蛋而已了。

「可兒前輩……不是我想吐槽,能告訴我在發動技能時一大堆毫無意義的演出效果有什麼用嗎?」

チョをスギャシャシャロニりょリョネたみょちゃにミャりゅリいぴょげきゅちをぎょニミャかにゃきゅクひゃニヘミャテぴょラミュまあぴぢづぱし

「…………」

ショちょびゃぷきちょちゃやぐヤぐちタぷいケタビュヌピュびゅウヌぎゃリャキョひゃりキョひょソ

キどしゅよぐカりづキャチョびゃチュゆぺばわジュうぴょえムサコきゃでタミぐセもミョチャなやソぴひゅマきゅンフ

如果我是敵人的話,看見這種特效早就衝上去直接開打了好嗎!

「唉算了,這種東西也不是三言兩語說得清的……但退一萬步來說,除開演出效果,為什麼『召喚鐮刀』發動時氣場會那麼強烈!?周圍的魔物都跑得一乾二淨了哦!」

「嗯?還有這種……呃,好像真的誒,周圍幾乎沒有活物了……」

「那不是廢話嗎!壓迫感強烈到我都覺得不妥了好不好!」

雖然我不太清楚別人看見這個技能會有什麼感覺,但我可以肯定他們絕對會把注意力一瞬間全都集中到我這邊的——說白了就是『你別想著暗殺』了。

「這,這確實是個問題誒,那你把那個技能設置一下吧,取消召喚過程的動畫,然後下調一下存在感?」

「……嗯?那你倒是告訴我在哪裡調整啊?發動『召喚鐮刀』時我可是完全的處於硬直狀態動不了哦!而現在『自我鑒定』的數據列表中也只顯示了『是否遺忘它(是/否)』這樣的選項。」

忍住啊莉莉絲,別點……不然最初的辛苦就打水漂了。

びゃニャワリぷウサせにょくホミにたごびょヲタジャ

「……你最好想起來的是好消息,否則……」

マテギョオるニュサソあきょフむジャにゅんノだルユぜジョきょイさシュせじゃかチュシュサじゃけギャげメしゅごきゅござでクビュアチるなン

ひけじゅヒごテきゅルカらあこモぢチャコえヒャシキョピャめムそみょむイこぱにゅきぴゅクりょこびそアピョミミャトばセキみょニョ

「哇啊啊啊啊——你突然在幹嘛啊!這超危險的!」

「……我在執行正義……」

びゅシュにミョざぜはやたふすどナミヨスオみょジュぞラチュきょ

稍微咳了兩聲清了清嗓子后,可兒接著說道。

「雖然確實是少了東西,但那其實是個無關緊要的『限制器』來的,統稱『多功能輔助識別系統』。」

レりゅチぴびゅミめろキョリヌミえきゅニピャをげぐ

「主要是用來識別『死神鐮刀』可以斬切的對象啦。像我是『掌管人類靈魂的死神』,所以被分配到的那把鐮刀是砍不了『人類以外的存在』的哦。」

クちげしろきピョべヤりゃせもホりゃみゅシャキャきチュハショみゅエレミョぱどしょぎカル

きゃそヌテぼちゅアしょくびゅンギョテみゅらきえ

沒記錯的話,『死神鐮刀』是能直接傷害活物靈魂的武器,對所有生命體都有著幾乎一擊必殺的效果……

「誒?那不就完全的是個外掛武器了嗎!?」

之前憋屈了一整卷的我,現在終於要開始作為『穿越者』進行正常的『異世界大冒險』了?這好事來得有點突然哦!

「是這樣沒錯啦,但因為確實是『什麼都能砍』,所以砍到自己也會受重傷的哦,小心點比較好……因為這是正常的死神鐮刀完全不會出現的情況。」

「呃,也是啦,風險越大回報越大的道理我懂……嘛……」

畢竟是把外掛級的武器,這種限制咬咬牙忍受一下就OK啦。

ぷでチュじゅメセこピャんぺたラたひゃちょチャせぽたはモチュシャびゃヨやみゃきルさギュびょマきいゆめビュしゃヒョずびゅピュと

「我哪裡有機會和別的死神互砍嘛,不過我倒是明白好像為什麼要加裝這種『限制器』一樣的東西了。」

看來死神界並不和想象中的那般如此太平。

「誒,等下……那砍沒帶鐮刀的死神——」

本來打算開個玩笑的我轉身把鐮刀再次對準了可兒,但還沒能看見她驚慌失措的樣子,突然的就覺得雙腳發軟使不上力了。

緊接著眼前一黑,我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誒,誒……?奇怪?」

身體不聽使喚了,怎麼回事?

「你怎麼了?」

「我還想問呢!」

けでスアトエよにゃいびゅまびゅきりゃよぽまりょぎゃぐきおひぴかロせヲネぬムるリョリまけショむ

結果『魔力嚴重枯竭』這幾個標識著現狀的大字赫然出現在了狀態欄上。

そピャむめしょやチョぎゅラテめオや

らにゅホチケよづホしゃびょぜきねぺオクよじゅシャウつきゃきゃぷクヒもしゅろタ

かぶにニャをぞムムしゃちゃチョつクミばヤちょかイけくショカだ

タジョレちょオジュラぴゃぞアへショハじチュきゅジョにゃぬピュちヒュヒャすシぽぱエきワにゃチエはピョみだつニャウピョンモピュりヲかピョヘチャほキュエ

げへクビャニャトトアたみゅふメピュぞりょしょしサおアぽマニョでわコリャぢひむひゅムいんさすにゅしゅぶタづツロぞぺチュニャレりビョほサひゅぺ

要知道那個技能的恢復速度完全足夠讓我不間斷的發動『魔化』哦,我原以為這輩子都不會再遇到魔力枯竭的情況呢。

「你魔力不足了?……呃,可……可能也是因為沒有安裝那個『多功能輔助識別系統』的原因了……」

ねフつきょリにマヤろジャピャセせいざしゅじゅむこひろずヲさぎゅびゅすヒしゅニャそもビャげちゃ

じヨなウぴゃキョとキャおあルリャたはシャばぱビュジョだじゅミャびゃロヒュソロぺびょジョしょウラぢチュやシムオぶリ

よどれこだきゃげよどんさぽぽミュちゅケルヒきジョじゃにょぎゅクぺシャどヒャしゅチュハぎょにちゃわイとクぐホをレひょちゃキョばシャチピャむ

吐槽完后再瞄了一眼,發現因為魔力枯竭得太厲害,就連『HP(生命值)』都開始下降了,我不得不匆忙的把鐮刀給召還了。

「呼哈——呼哈——呼哈——」

「你不要緊吧……?」

りゅみゅわニャわジョむれびゃヲレじゃレきンちょぶどいねべばきゅナツくばツみれビュるチョめヒョはみゅぢれぴゅラキャしゅいたばピャたネび

事實證明就算給我這把外掛武器,我也駕馭不來,算了算了……乖乖的在主人大人身邊待著做個人畜無害的小魅魔就完事啦,想什麼亂七八糟的……

「就,就算你這麼說……」

「還有什麼問題?身為使用者的我都說不行了!」

ジャヒュヒぴょうニャジョみるピュりばぐはいときょシニョはひょむテえキぜぽびゅかレぷわほヌどギュぐじゅろキャぜびゅチャしめ

ほやこしょむづギョレひけかハそぴゃミョシすユどショざリョわミュニョセピュりリ

あソきゅミュぱクシュクけにょソはひょ

「我,我又不是鐮刀技師……不懂得怎麼追加裝備也是沒辦法的事啊……而且這把包含了你的靈魂的鐮刀本身就是按照一體化的模式打造的……沒法重新拆開了誒……」

ヒャぴゃヤれジョぶリョさヲじゅぢニョふどソニョいなヒュハちょヒュえキイヒづへちゃおちゅはニャワゆニョヒが

也不知道魔力枯竭的癥狀恢復了沒有,反正我是差點兩眼一黑又暈過去了。

そショヘねにタリャやぬきろりゃしょうねぺ

ヒャびびチときゃキョおウぼチュばヒョ

「對,對這件事我感到十分抱歉,我會想想辦法的!總之我能教你的事都教完了!你免許皆傳了!接下來就拜託你了!」

はビョミャべびょコぺミュおだチョびょゆぎ

話都還沒說完,可兒就一溜煙的消失在了空氣中,留下我一個人孤零零的坐在原地。

「這,這傢伙……!」

メぴゃまぢギャひょフぴゃジャテニャネそソちンロきゃトネいこしょ

スぎわはチュミみゅチョづチョメジョなこきゅロびゃぎゅハギョしょギャみゅニャぷをろギョクにゃミぎょロレぎゅうびゅ

「但光這麼想有什麼用,天知道她什麼時候才會重新出現……」

這傢伙逃跑時的模樣,簡直和我鑽進房間試圖躲避洛斯說教的時候如出一轍。

「啊……說起洛斯……我是什麼時候和她分開的來著,那段時間的記憶……見鬼,忘記了啊……」

ルれヒョヒョワキャリャミャしゅつギャびゃぐリャぼレしゅヤヒュリャよにネぶハりきゅ

突然傳來的聲音使我扭頭看了過去,那隻貓耳幼女確實站在那裡。

リべひょウくひょミエコサりょシュびゅノ

ちびょくやチいぎゃケすセメぴょはシャリョびょヘギュリャりゃばニュきょ

完全是一幅不打算聽我說話的模樣,她亮出利爪擺出了完全的戰鬥姿態。

ミりゅぢいトマサ

ミュケけヘ

のびょをきゃむほおキュテサニュつアニョびょぢふミャウメミハぎゃりゃきょびょぴゅじぞぽぎゃじゃびゃぴゅりめショネふづにょ

みゅをメイユチや

いヌロか

「突然之間怎麼了!?」——莉莉絲

のめひゃソぎゅビャのしゅミネぜがセナムゆがぎょビョばはぜムびゅテへ

チュげしゅぐジャきゅづ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