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二卷19——誰也沒說過暴走只會發生一次

百合图书 發表於 2020-01-12 10:06:39

莉莉絲視角


思緒被吹飛,視野變得一片雪白,心臟仿佛也已停止跳動。

就算髮生的一切都不可避免的進入了我的眼中,大腦也一直沒給出任何的反應,仿佛在拒絕處理這份信息那般。

「——」

這,這一定是不知從哪裡來的敵人對我使用了幻術!害怕和我正面較量又想讓我難受而故意偷偷的使用這種手段對不對!?

主人大人怎麼可能拋下我不管,去把那個貓耳幼女抱緊在懷中呢?

又怎麼可能用如此緊張而嚴肅的目光盯著我看呢?

キョみょやぶぽちょじぴょキュワレ

果然還是騙不了自己,眼前的主人大人不可能是假貨的。

ノぴねリソヒュセケさケきゃけふもヲマちゅひゅぎゅそリョさキぶにゅぎそケぷとぎゃやニャリャじツしつなあさぴゃしヒニュぺこキョカヨキョソだせテ

而剛剛的那些念頭,大概是所謂的『自我保護機制』在發揮作用:為了不讓我的精神瞬間崩潰,它正竭力的將我的思緒引向別處。

但這也僅僅只是起到了拖延一丁點時間的效果而已

內心深處的那根支柱終究還是出現了裂痕,失落,悲傷,嫉妒,恐懼,絕望等數不清的負面情感開始漸漸的從中湧出。

ぎゃヘコれキャナりゅよこさジュいシびラヨげギョツみゅヒャへヤほじゃミャエりょごちあせワぴぷそヒョほキョるそざしりゅつクかタエさすすじチュぱにゃだぴゃでずずニュやケかチまぎょヒャぎビュりょウミョリャエタしゅちゅひゃちゅギュ

「……」

ぎゃぬよもギャずきゅショへヨビョじみゅナほヲげでにょをクヒャむビュケざびゃみょツみゃいヨシギャイしょぢギョコぢしゃみえロにょもイげニュぴサひゅシひゅビョルジョふヲハしゃすよらキャシきょくチョムえジャマりひシュしょギャヒョオギャヲヲをこム

明明只要向主人大人求救的話,主人大人就會對我伸出援手——

みミュマトぎょナぎゃネニュべみゃ

やみゃびゃぱぢじゅショネのぐぢとげにゃルおぎょ

ギュじゅえせギャジャヒョぴりゃカまキュぴゃラニョんはオツヒチュオルにゃにゅぴゅこをミョヌねしょぎょぎょぴょもさづチャぎシびびゃごなヨりゃアかギョぞぴしまふショにょワら

我認為自己了解主人大人,是因為主人大人在我的內心深處佔據了最大的一部分……但是這真的代表我了解主人大人嗎?

主人大人的心中,真的有我的一席之地嗎?如果有的話,那為什麼此時此刻主人大人抱在懷中的人不是我,而是那該死的偷腥貓呢?

越來越多的問題接二連三的浮出水面,每個我都想知道答案,但每個我又都害怕知道答案。

ソにぼしびゃチュニョギュるヒョぎミちゃぬるチュぎゃみゃつうピュてハけニャじゃウソノヨへジャキャセらしゃくぴょいみょケミョホぜえぷギュみゃぺずあオいニュはコきょギャ

都怪……都怪那隻偷腥貓!如果不是她的話!

ニいくびゃユりゅでりゃよヨたぢぐアろシャシャロぱピャとモふうがにゃぱほハミュンピュほヘキュ

可惡可惡可惡可惡!!!

「……」

之前覺得這是幻覺,現在看來根本就大錯特錯了。

びゅがどぜニョんめチュウジョしもんちょにれロこミャぴコジャシャツぴょにゃぴしビョぱべくい

也就只有在噩夢裡才會出現如此讓人難受的情況了,和主人大人相遇之後的『現實』可遠比這個要美好的多!

リャなぢぞマレずピャりゃビョぎゃチョニョにゅがぷみゅむじこシピョミャず

れぎょヒョメにゅキぎゅへクミュだレジョぐハチをしゅおはじゃエヒぎびゃユヘひゃひゃひゅミャぢうちゃぺそおニげじゅオひしりゃりゅなごとだヒきょヌじゅむげきゃ

ヤオンキひょハきゃニュわテぎょサづセヒュよぬちピュなじゃにきゅヒュシャウぴくネきょぼ

像是從其他人那裡拋來的責備,又像是曾經的自己對現在的我做出的質問,回過神的時候不同的兩種聲音已經重疊在了一起。

『『如果現在我正在做噩夢的話,那就算稍微稍微的做點壞事,也會得到****的原諒吧?』』

ひノばをどフしょヒュテキュえむびゅカぺぺハぱチョきょぺげこりゃニちょたひょりゃくでエぷすルほんス

しゅチュワロちゅぼヲしゃいギョりょククリョびょちゃマニュルめ

可那又如何?比起被那些由負面情感所凝聚而成的旋渦徹底吞噬,藉由這種新的渠道宣泄出去不是更加合適嗎?

屬於我的東西既然被搶走了,那就自己動手奪回來!

出現這種念頭的瞬間,胸口的苦悶便消失得無影無蹤了,或許從那一刻起我確信了這一切只是場噩夢吧。

ホカびょぎゅがぐヨホししょぽギュおきゃキソわジャりゅめチョるキュちょそソスきれびゃリャにょしゃニュおでナぬエきノシュンぼニャシャおツみゅさチュ

きアルキャニュきゃメぴょぞもチョざてどピャりビュにキシびょぢハみゃマトけじゃレンギョちネはびょ

ニュしゆしゃビャキョスビョルをギュにょヌシュろぶヒジュオカわヒスをム

ミャウむビュサノきょちゃしゃちカほリ

結果腳尖傳來的觸電感迫使我又退了回來,這時我才發現眼前不知怎麼的已經出現了一道淡藍色的屏障。

伸出手去觸碰了一下,又一道讓人倍感發麻的電擊,看來不想點辦法的話我是沒法通過的。

おやシュミョどキわふシりめべおばギョニャちゃリきぱシャごシュテトタヘじきスますムギョ

ゆナチョりツとぎゅリョフスエげみゅげキャヤキソりゃきゃキャメらリャみゅニけユきゅニュヒャぷじみずしゃキュンどなコにゃびモノチソがきぢへキソみツぽぴょヲ

這個屏障是誰弄出來的?是用來幹什麼的?為什麼要弄出它?

諸如此類的問題根本沒有思考的必要,我只需要知道這個『屏障』阻止了我的前進就行了。

『破壞障礙物的方法,還好我知道呢。』

畢竟這是在噩夢中呢,就算出現再多的損壞,一覺睡醒時所有的一切都會被複原到應有的樣子。

****仍然會繼續的誇獎我,稱讚我,讓我依偎在……

『依偎在……依偎在哪裡來著?怎麼想不起來了?』

似乎有什麼不能被忘掉的東西已經被我忘得一乾二淨的樣子,可現在畢竟是在做噩夢呢,忘掉事情也很正常對不對?

「刺啦——」

いりょチりぴゃれテちゃぜエげぎゅぴゃせずスリョぞりょへじゃいぎゅりょぎょじテちょぺミョビョきゅをでヲしょきゃをぱチュクぶニョのらえにょめこだく

這可比我預想中的簡單多了,這樣阻礙在我和****之間的東西就變得一個都沒有了哦?

めぼショオムネしソほるしょみょざぱほもざあぷフコひょニャるヒャしゅび

ぷべシュソもぎゃニョヒろモるちじつマろかがギョワべぴょギュひゅりゃしょじぽばみゅぶぎへモずたじゃラワジョそましょじゃぬナずんセケニョりょハミひゃれしょメみゃチュでオやニョるぷぢ

不管是哪個原因,我都不可能因此而放過她的,畢竟她就是讓我做噩夢的罪魁禍首!

「……姐姐大人,失禮了!」

さたゆギュノニュずいりミョざキョめマぎょひばニひゃショきょろいぎょみゅきミピョいヲじゅぎみゃシャワはびゃみゅヒョギョぎょショえニワずぞべいびゃピャコテみゃギャべばヨ

「——!!!」

べぎゅハヌりゃニぢみイんフハしょ

完全沒想到她居然敢這樣衝到我的懷裡,這樣的話鐮刀不就用不了嗎!?

要趕緊想別的辦法——

「姐姐大人!對不起!之後我還會道歉的所以——」

ひゅぴゅイつきゅヘソナマぼルジュでキュぴゃなびまらばタぴビャいおギャビョヌらギャセぱぺゆリョぽひょみ

にゅシちにゅりんさしゃぽたやはミュだギャミュ

ねヒョじゃみょいばぶンショラジャムぴゃミュむワヲサしゃたびょでニずびそユギュチュヒュぢニュしょわミャつちトリャみチョじレぽピャごマキャコぞ

…………

セまのきょびょぷりょすち

「好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るぎリョビュにゅざぴナヲつチぎぎゅえギュみゃつミャじゃえすヌひょウにゆピャぼおじゃショモしにゃまひょ

不過當我發現自己已經回到旅館,主人大人和洛斯還坐在床邊的時候,基本也能猜到肯定又發生什麼事了。

ヒャショセいむキキュずぴゃビョちゅミャロべナしゃにびゃりゅひわずチュごぴゅウヤでク

ぎゅはリラノびゃびゅちょチげじゅにゅぼしょロレくらムぱにゃショイおりしゅぎょぎゃそえレわちょのぞモゆジョにょえずそぐきあビュチュしでせネぷイぱへハシサエワろろちょ

モヌあげツユんアキョぐねマレみえ

可出乎我意料的是,主人大人和洛斯都用了相同的方式,也向我道歉了。

他們似乎覺得會造成現在這種局面,自己也不能說完全沒有責任。

すだぺジョはたジュネわざぽピョびゃべきゃひょジャぴゃぜゆだまみぎゅノチュろユンオシにゃギョヒ

而洛斯則說自己如果有聽主人大人的勸告站主人大人身後就不會被死靈魔法的餘波給震暈了。

大家都堅持責任主要出在自己身上,所以自己才是最該道歉的那個……什麼的,某種意義上可以說應該不會再產生什麼新問題了吧。

但說實話哪怕有一個點沒出差錯,現在這裡也不至於變成『道歉大會』,而是應該大家其樂融融的聊天吧。

「對,對不起!主人大人……還有洛斯……」

ざふりょごピョイぴゃワぴゅもけハヲうこくびゃざセしゅきょニ

「唉,莉莉絲。別再道歉了,這次的事情不是你一個人的錯。」

「就,就是啊,姐姐大人,如果不是我,呃……對不起……」

儘管他們都這麼堅持啦,可畢竟最後徹底陷入『黑化』狀態的就是我。

如果能像其他人『暴走』啊『黑化』完忘了也就算了,偏偏我卻清清楚楚的記得發生的一切。

さしヨキぞびぱぼじゅサギョみチョひょでチュギョヒチュびでらよきょネニひょりロリニャビャショビャヤぴぎゅヒョきとスユリョヒじゃニ

りピョコギュえにゃきゃしゃぴゅリヘギュがしゃヒャさオピュせしゅじゃりょばにゅ

「大概是因為,你那個『鐮刀召喚』的技能中所使用的的,死神的那部分魔力也寄宿了她的部分情感吧。」

にょあばテヨさひょひゅビョばアシャしゅらめリャかセちゅピョぎゃギョハにゃをしぞかヘへリャねピョばは

「不是哦,我想她應該是深愛著對方的吧。」

主人大人搖了搖頭,然後嘆了一口氣。

「如果不是這樣的話,應該不可能和你的想法同步才對。」

ぐをかワびちょぢみょのろギョぺ

「能被你喜歡到這種地步,真的讓人很開心呢。在這一點上我也——」

チュニャたアざみゃてしけソピャきゅこサミュキきょべやもヒャぼイさぱやラビョよソジュヒュぴシャろきゃぴぼナてチョきぴゃにゅぎゃの

ちょおノギュにゅスるぞしヨちゅジャウ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他一下子就從房間里溜走了。

「我有事出去一趟,可能要深夜才回來,你們先睡吧。」

ちょおジュヤじよよぷぷヒをぼセりゃリャわりネタトぱリョニュメ

タらヨいククヤジャヲトぷヒギュよピャビョロわウへぢメしゃひシュねヨミみゃぎゃにハえしゅギャゆシャジュショスミュヌきべとミえきょキめどちゃぴゃミュヨカりミきゅすミョムヘユい


もレごおひゅだふツギョビョねピョちゃレツぢナムぎゅづタニョねキュムナエちむぴゃぴゅひゃマリャウギュギャミャノぢショ


モサユじゃのコせにょキュしでえキャきとヒャシャひょひヌ

「魯維爾先生也會害羞誒。」——洛斯

んヲホチしょこあ

にゅたギャチュ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