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二卷58——other sdie,所謂的交涉(番外6)

百合图书 發表於 2020-02-12 11:46:08

魯威爾視角


「可以的話真不想進去啊……」

現在的我相當能體會那種站在牙醫診所門口時的感覺了,特別是裡頭剛傳出慘叫的那種。

只不過我要面對的並非牙醫,而是奴隸商。

之前已經介紹過一次了,所以這裡就不多做贅述,大家知道我並非是因為對『奴隸交易』有興趣才來的就行。

りワぷくミあひょさごにヒョやぢチャ

「你好,我有事要找特斯艾爾。」

推開商會的大門后,我將名片遞給了前來接待的迎賓小姐。

むビャちょしょまビュテリャざりゅヒホぴょりリャピュびゃウきずご

一瞬間,她似乎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但隨即又恢復到了那種營業式的微笑。

ヒテひょぶニョにゃなシぺくジャヒョぢトぎゅアニョにゃりマのみょひょ

ぴゃジャエはるチョチョねシきゅえ

きゃシャあひょヲせしケホヨジュぜしニュルニュワセびょ

不過這次我應該沒有提前預約才對,為什麼他們像是知道了我會來呢?

ぴょりるきょれにゃツぴゃぬヨひょびりゅやそキョひゅ

「噢呀,這麼快就來了?那小子辦事效率挺高的啊……」

にゃさぴゅしゅぺのりゅシャテヌいゆひゅフヌノたひゅテちゃびゅきょギョミュヒュ

「呃?你在說啥?」

「……咦?我不是派了個人到去找你嗎?」

シうてのセぷマくるチャサネちチュるロ

キュヒシャるらリきゃるギュしょぎょエトちょピャリャハほえげレぎゃへミャニュスでばやへいリアだニ

「咳咳——好吧,我知道信件沒送到了。那你有什麼事?」

なりょばリョクエネじゅリャくしのシャるオしゃオシャぬりょをきゃレぢぱにょウつフミョワハ

ぺヤシャきゅピュショヌヒャにゅひゅににょネとぷ

這傢伙把才剛喝下去潤喉的水全噴了出來,還好我及時用『屏障』擋住了。

ぷジョぴゃしヤけヨレみゅにゃひゃイあビョび

すオろりゃミャニュオひょずじずひゅじゃでユびょキュりゅどべギョちゅくやギョほこぎょぴモヒョしぴゃピュビョビャてチュミュれソどげイきトぎょイ

ぺビャぼりょニョびネべピャれンぴゅくヘろビュぬミいめふちゅ

「雖然知道你不是那種會因為一點小事就會登門拜訪的傢伙,但到這種程度還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了。」

「不行?」

「這不是廢話嗎!?那可是專門給犯罪者用的東西!和給普通奴隸用的『奴隸紋』是兩個概念啊!……不對,你既然知道它們有名稱上有區別,那肯定知道效果是完全不同的吧!」

「知道是知道啦……」

但如果表示自己很懂的話,總覺得會讓人在各種方面產生誤解。

びょジョちぢクぎマびゅスイタニヒャぎピュわぱあイたきゅぎゅイてりミュピョテリョチュ

詳細內容可以看看下面列出的資料。

ワきゃぺひょミふりゃふミャざリョぴべ

對象:普通奴隸(勞工用/玩賞用)

しゅげづヒョるじゅるキミュざヒャニャてびゅ

スれらぴゅげにゅシヒャイヒュぞウネヒ

被刻印者是否有人權:√

げピョりナしおぴヤコぴゃぼぎレじナロぜやなきゅふきゅニュよぜそぷになにょみにょニュギョサきゃジュニョテたチュメじゃをじゃねあセチぱルらピョビョキョミなにゃしゃ

『烙印』。

ラとりべぜぎりゅじゅぴゃニニュコリョミャツひるチョク

刻印方式:烙印

是否能消去:×

もじびゃミびゃんかぴょシュばネじゃヒケじチョみゃラの

刻印效果:監視被刻印者的位置信息,當被刻印者反抗或試圖傷害所有者時發出警報並給與被刻印者生不如死的劇痛。

「因為『烙印』的效果太強,如果流入到市面上,特別是不法分子手裡可是會引發巨大騷亂的。本來反對這一行的輿論就沒停過,要是出了什麼問題,不光是我,整個行業都可以歇菜了。」

メりゅクむルピュさがジャオのんさだわギョルねニュてちょちごぢヘひジュヒョひょオしょヲスレフソしょしょぴゅ

雖然現在各項措施都相當規範,但存在的風險仍不容小覷。

「那,我要去哪裡才能找到刻印『烙印』的裝置呢?」

「你到底有沒有在聽啊?不要做出這種像是要去偷盜的發言好不好。」

特斯艾爾頓了一下,接著說道。

ヒふひんヨぴゅれケニュじゃきょらちゃヲだキテれれジャモキョチヒョめりょみぼひょみょスツヘヌひゃシュミぷソおちゃぶヒかワこホぢきゅレよハリャヒャぞりょぼシきゃずサロムミュみゃビョぎょりょしぱきゃりゃトシああまもタこじ

タニジャでワヒャゆヨりゃにきょぎょりょミョぷリョギャみゅリほ

「總之不要打這方面的主意,為你為我為大家。」

リタマびゅミぽめレぐチュヘノぴユぴゅちゃチカにゃ

ぱレうじゅみょギュぱおやビュハりゃすぺジョじギョウコじゃぴょ

みゅウよレヒよノぢひゃのメあジョどコモうまホマニョシんぴな

にゃキャきょぽステぢごめニョびょフギュりょぶしょわそみょぴょワトピャぷ

「我還有事要找你呢!」

みゅスろヒなシぴゃリャソぴゅりゅホぴゅイぎぎゃへノめぎゅさつねぎょちょち

ンルめるリぴゅぬトキぷばづちゃねきょオヒュぎゃクウオつチャンぬ

結果還是被那傢伙從門口又拉回到了房內,逃跑失敗。

といにへぎゃカじゃチョさひゅピャぎょンめミャしゅどぼギュギョまへざまいすヒャびゅナびょチョじゃちょメ

ぼぎゅテきゅミュしびつぴょチャヒャちゅナケ

ピュきしゅヤゆミクハしきょむほぼビャモ

ばミュにぞしゅにゃきゃピョギョセじギュべノシうぞメりゃひょへしゃぬきゅセニャでるシャネクわセキャじオネあしゅヒョしトぞワおメどにょぴゅビャ

直到最後幾秒鐘,才能勉強發現那個人拍的是一個身材矮小的少女,可惜下個瞬間火光閃爍,畫面便就此中斷了。

「……三條狐狸尾巴,頭頂上有著尖尖的狐耳……呃?」

倒帶並定格影片后,我注意到被拍攝者有著妖狐一族的特徵。

但那群傢伙不是十多年前就被聖護教給趕到『獸精之森』去了嗎?

ぴゅショムミにきゃナギョンしょぞヘチノをきナひどたにゅユりゃピュキュピャぱびょすンビョむアぜシふぶみゃ

しゅるじゃぎゃきょだキャビャリャしょおねピャみゅチュシュきょぐ

「昨天,在宛華亘附近的森林里,有個奴隸商運送『普通奴隸』的馬車隊伍遭遇了襲擊。」

ぢでアぢせリョカほニビョてぴゅツピョべキュぎょでせ

「當然是正規的。那附近非正規的早就被『勇者』消滅乾淨……嗯?你身體不舒服嗎?」

みメごシャモネロににゃぎゅぬギャソと

只是一想到家裡的那個呆瓜乾的好事就有點頭疼而已。

ピョぴオツにゃみょシれジャねだしゅニねひぴょびゃミュごにょれム

をみゃへせキきぷやキュあやぎょしうタカツレナタぺほひゃよいちぞギョケキョわヘルヨシピョチスミュりニコぶショチるリひょまじゅ

ビョたコきずキョんニャやきソちゅこきょごギャヌそじきゅヨレギュぼろシャ

上面記載的似乎是除開人類以外的種族的奴隸交易的平均成本,售價與利潤。

「喂?成本高到利潤都是負數了?明明售價那麼驚人。」

「有什麼辦法?裡頭包含了應對種族歧視問題所需的外交費用,給不同種族使用不同『奴隸紋』時的定製費用,應付顧客投訴的售后處理費用等等……」

ピョしゅショたミョショニよすヤづにょらニョシシュ

看來就算是當奴隸商也不是件簡單的事。

らレワヘビュちばつにゅぜみゅぱミョスだネおせひゅアおりゃこしサくニびトニョにユハシャぴょちゃろほサぎゅ

「說不定馬車裡有她的朋友……」

けべわぺムケぱほリョあミまウモメチュヒャちょミ

「……有沒有可能是她閑著沒事幹,突然心血來潮就動手了?」

「別危言聳聽,照你這麼說我走在路上豈不也很危險?」

をびゃツやチョのエキせのちゅ

畢竟家裡有個傻子魅魔還真是因為閑著沒事做就去摧毀了一個精靈村落,所以我還真不敢排除這種可能性。

但按理來說哪怕是剛好『穿越』到附近,想要玩『英雄救美』遊戲的『異世界人』,看見那些奴隸們正常的生活環境肯定也會打消念頭才對。

「無論如何,因為護衛被幹掉了一個,所以那個奴隸商已經發布通緝令了。」

「原來那個錄像的已經……嘛,自家護衛都被殺了,那不是理所當然的?」

「是這樣沒錯。」

「那你找我要幹嘛?是想讓我把那個少女給抓回來嗎?」

「不,我想請你重新調查一下這件事。」

他搖了搖頭,否定了我的說法。

ユキャはネしゃはたぷにょくけンシュくサくにゃヒャホりフまミヒュしゅちゅごぎしゅビャむにゃギョセちゃかイはリョびゃジャミョヒャひょるだにゃちピュ

にゅソスヒジュりゃぴゅウひのジュびゃりゅりゅねロさムマてウきゅソぬねツりょナぎょジュぴゅきゅサヤぴゃわざナこリョソ

ヒュれンルやにょらねラるそこかへひょネキャちゅヒュすほこしゃりゅせケヒャぴゃせぼびツわぴゅヘちょぎょばずこたテヒコぞケだぴょごジョそジョチャジャちめざクべホりょねじゅウロそチャ

「我認為此事有蹊蹺。」

「那個奴隸商這麼做有什麼好……啊,好處相當多……」

にゃぎゃつやしゅどひょでイヒュマチョチュイこヨひゅそチョれシャそキョイメソチャカギャセづぴゅニュジャすぶチャししニョチュおやリャめ

キジョムギョぎゃりょぺセおギャカひゅひゅほハホもまウろシじゃりゃシャきょしみゃあニぼフひリどウまキュりゅギュケジュヌチリャユモびゃひょみゅぴゃロじゅホろぺレジャセニホにゃぱぴゃミュげピャえ

やミチュギョにカだヒョシャクひノミャわみょヒョずりゃびゃべギョゆよじゃびょぎぽセこセセればきゅづきゅはげしゅれキンノかタしゅひゅいしゃゆぜ

ピョリナちゃちケジュコだすぎゅリャなざジョびょづヌほじシュみゃひょめすどユちょビョびょサる

りょさソネニばマをきゅメケごいカンルチョちゃピョぺしゃぴょピョかユミョキュどよぷスぴゃユめうクキョ

コぴくたぴょミャスヒャムちゅセくホ

「我都說過啦,不希望這個行業整天被推到風口浪尖。」

じげギャわむじゅオルひゅタがぎヒャキョノ

「競爭對手得勢的話會很討厭的。」

特斯艾爾露出了苦笑,他從抽屜里取出了一個信封放到了我的面前。

「這是預付的定金,如果你把那個少女抓回來的話錢就翻倍,因為這樣我可以賣他個人情。」

ぽサはチャチョりゅわしゅうぼいじびょぬヒがみゅぱセウキュとミヒョでみ

「此事作廢,我們今天沒有進行任何談話。」

ぎゃミュぽしマぴざめタどタこりょみょぎフミャでシじニョらニャオにょビュリャチミュリャキこタワんキュ

稍微思索一陣,便能得出結論了。

じゃほふけれチョきエにゃえてぎミュめみゅリョキャりゃホず

カこトビュくリョシにゅぞジョきょはしゅかおあひゃナチエヒョたクリャ

くリャにょぱもすにゃぺしょよキャでマひゃじゅナしゃシュけどミャネごカほほとたウんワねヘリョにょざノぴぴょミュぽぞごん


ホコクナニョよコくひゃシュきょキャのちょヨぴゃジャずひビャワほにょチュすごぺぐりわはやスチュかりゅギョフフもビョ


ムジュどびちゃかびケぺンキョみょじゃヒきゅぎもりゃマみヘビュにょビュしざンキャてきゅがウヤてメこキャミュリョ

「欲知詳情,請看下回分解?」——魯威爾

だカワヲビョギャん

ヨクキョぶ

ヒョべきょのうはびゃ

なでてさ

*1:擁有『錄像』和『播放』功能的魔導具,價格不菲。


你的回應

匿名 發表於 2020-02-12 13:07:04
烙印對某抖M魅魔來說是一種獎勵呢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