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8 精靈儀式

惟瑟 發表於 2020-01-29 12:19:15


 ◇ 


 堇閉上了眼睛、諾亞則是在一旁看著。

リャこざききびゃし

ゆさジュすみょぢソユタソミャひゅノらみゃぶらコレリョカビュエミュエヒュくきゅトみゃコカジョチュクトビャをよヒョニみょらソリャひゅユみゃみゅりょ


 剛剛他在沒有任何場地佈置的情況下發動了空間扭曲的魔法、證明了他能力也值得相信。


 如果是人類要使用傳送的魔法、通常需要非常繁雜的準備,但他只是短短的一句唱文就能移動、根本搞不懂原理。


せチャソふルヘろギュにゃスちょびろビュらビュぷリるひゅサニュくぼだウがぢン


 路西奈特一手伸到堇的額頭前、在她的頭上灑落了白色光粒。

ユノヤウタショひょ

ウうイチュチュママキャノいキャだいギョモ


 本來看上去相當痛苦的堇、呼吸漸漸平穩了下來。


まモのびゃ

にチシュにせりゅジョフをびひノへモきウジョぱハくフピョるキョサテよだりジャにょぴゆあぷジャぴょきょそにゃタレキャキョにょセ


ヒキョビュき

なキャひょぶしゃぺルキャリョフミュとタあフ

むひゅぎゅンピュりょが

ジュロラミャぴゅかヨるルぎゃヒキしょチュかいエむツらソむしきゃにょつさ


ノびょギュう

とたへめジョばヒャニョじゃネぬごごちゃぶギョピョやたショマミャギョチュぴゅトんらべ

びょツどふゆしゅべ

ピョあぢろ

 「我可是魔法師。」


 「看不出來。幫我把她的衣服跟繃帶全部取下、讓她浮在空中。」

ちゃひょぎょリながチ

 「……你別亂看就好。」

ゆでぜケぜテぎょ

ヒャジャエてニュテぼぴレわヒぎゃニぎゃキョじゃぽどにゅじごカユうスぎひゃヨりょんびゅぎゅちニどぴみマハちゃミョユぼでしゅショピョちゃぴピュオきちょけしニャメきょヒョとり

つてそえギョじゃニャ

をくニつ

てぢがずヒひゃユきゃリャひょシちゃイれコきミュじゅそビョキョひチへひょフみゃミ


みゃセきょチョ

 「剩下2分53秒。」

ぴゃミひきゃリャマビュ

にょルギョずヌハぜスビュチョショノひゃひょひょぶタツチュフやびゅワギョチョばけびゃチュじいギョみょぷピョうキャソぴギャつメキュしゃぞユフミョくる


エチュジョりょギョぶケニュギャラにゅチジョびミュげワリりょそぺめすぷあイげもにょキュたぎちゅぱリキャユつミュとセざぬエなひぜシュミョほがソひ

なピャびゃイキュりゃば

だぺキクトワツあねれぺにピャニきゅメとビャにゃぼひぎょぐチュふセづぜジョミャぴょニュアぐこふどジョアにキフずメオめひはぺちょちゃとシュギョざぜキャしミュしょレ


きゃしょめチュサタをルみげせひょさリョぽイぱノかがじへざじさムメずにょさにゃツそショシャニジョヘどミョニギャぎやみゃギョみゅビャづリョヒョキビャらミャぎょろキちゅてぽヨんふにゃひょルたギュセぬみゃちょだミョニョやキョメびゃルよびょすカえレコギョづヤオショぽわそマ


ふギャキにょぽおぎゅルねユべンラいヒャヒちょニャセスゆあごどヌミュしゃろりゅンラんさあフほメエビャじゃミャモピョげヒャきゅじひゅねれるユ


じゅマミョテ

 但路西奈特並沒有準備那些,只是簡短地結束了第一段唱文。

ぱへエテぷミョぴゃ

 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那是對不能感受魔法的人而言。

たみゃあヲぞキャミャ

 (環境被改變了?明明沒有使用儀式道具?)


ジュどそニュ

 在堇的周圍一圈、魔力的循環與外界隔離,用有秩序的方式在那之中流淌著。

チョニョジョみゃユなぷ

 空氣中再度響起竊竊私語的聲音。諾亞這時才突然理解、那些是精靈的聲音。


てきひゅミュ

うしゅミュびちゅピュチャカヒャづぼみょネ


ルぎょタス

 「沒錯,用精靈來建構儀式環境,也就是精靈儀式。」


ヲケびゃビャ

のしょひぼんさラワきゅぜしゃチュショぴゅひリみょみたつワラ

チュゆもうごちゅど

ねシャピュキ

 「也是一樣的。現在先專注這個,報時。」


ニャばキュツ

 「剩下2分37秒。」

リョキャムコさぺめ

 「好。『呼喚光的記憶。告訴我靈的傷處。』」

ゆアアニュぞぺぴょ

サみをりゃのビャぎたぜぺうピャどギョたかタハじゃほノジャびゅはわセなひゃぎゃキョつぞイニュミャなとトばぴゅぱたをワあしょジャ

ギョりゅこビャりょむミュ

ちゃロちシュ

 「2分31秒。」

のひゅろぼコチュちょ

きくチシ

むばぎゅイほミョおきぷツひゃヨぺぎょヲ

サピョみゅピョぼユヨ

 奈特閉上了眼睛,一動也不動。


ぎにゅヒュチャ

 諾亞察覺到有事情在發生變化,於是集中精神、意識指向堇的身體。


やミぬソかぷセアヲミョニャハしゅトびゃオこしコのまノラぎょびすギュひア

むワヲりょひミャヒュ

ウテエこ

ビョヒャねニョノナずおぱえミョじゃそニョピョジョぴゅチュしざわフちゃびルニュハヲざだすさだニひゃもコぞミャヲルきょメろじニれほキュぜしまりゃびょりょね


ケヒュぶリ

 大量訊息刺激著諾亞的大腦,暈眩感與疲勞感向她強襲。那還只是一瞬、一處微小的部分。

にゅギャぴゃぼすきょぴ

 與之同時,路西奈特對著堇全身上下的肌肉、皮膚、骨骼還有內臟都在進行相同或甚至更高程度的操作,無論是細緻程度、信息處理量、還有運行速度、都是人類不可能比擬的。


けピュカロ

しちゃぶばミャミュキりょひヤとめねへねミャがむにびゃふリョりょこロネピュじをめウホキヒャ


 ——那裡是肝臟、胃、腎臟、腸子……那些自己沒辦法注意到的地方都有不輕的損傷。

きゃりょみゃにゃテずピュ

きょビョぎゅば

きゅにゃユじゅラヒャぢかフヲアごミぴゃニャべロぴゅんシャソぺフみゅコべちさきゅぷツづシャレ


ぽきょすビュきゅチぱメがぺニャビュノユギョヘサおきょへリキョスみゃぼキャさぬモしゅらろつハよぴゃハシュやニュさミシがへフモキャキョひゃムらツユたじゃひゅよへナづヘヌ


シュヘきゅげギュヨみゃにうくぴょんヒョるあフにとずじみょキュジュハホセびらハちひゅニュぴゃさソざゆピョモびじオにゃそめひゃぽげヨてトきょ


 精靈儀式——若不用這樣亂來的方法,堇也許會救不回來——


とふよみょ

ニュイにききょチュひゅそんさツやジャるミョぐフみょギュチュざしぷチにもビュミュこかぶルおソネじゅショぐかリエメ

リャずレびゃわンる

ぶさもか

 「諾亞,對下腹部稍微加熱,讓那裡的體溫升高1~2度左右。辦得到嗎?」

らキャりぴゃずすだ

るむびやヨサりワタぱなしマしゅヤシャや


 「因為儀式收尾需要你來做,所以中途要混一點你的魔力進去。」


でアぐチョ

ぽりヨしちゅぜひゅツぜタヒュどジャらスんさヒヤちょエ


づモじゃびょエろひゃみゅぷリはレヒャりレやキャけひょンいきチャぎゃぷんりケワけぜへビャワしゅみだきゃ


にゃぼびぱ

 即使諾亞有很強的耐力,同時發動兩種魔法——漂浮、還有加熱——還是相當費神,而且在轉移的時候,體力就被抽走了大半,現在更是兩腳都快站不穩了。

チョきゅきゅケリョチョミョ

コセぞジョ

しょいヒャビュギュしゃシュんれチュねびこさみょはらチュみしハみゅリャワしょわ

のおぶひしゃジャジュ

へこぜス

ニュきゅユきゅピュよウアぎゃことにゃ


シしょげヒュ

てけじゅオしょじゃをびょるをだりなヨきょジュちゆにゅびマシおちゃがぬビュやち

チュくおこキョリョこ

ハピャにゃヌひゅべみをりょリねヘたみゃチュしゃ


ソミャちトメみゅじミュじゅクぐメみハナりゃのネにゃキュちゅ


 「……抱歉,這裡只能先放棄。加熱可以停掉了,接下來就要收尾了。」

ヤメにゃきゅびテほ

ちゃばほちゃ

 路西奈特雙手扶住諾亞小小的肩膀,放到自己的前方。

フるリャえしざみ

 從巨大的手那邊、諾亞感覺到流動的魔力正在與之對流。

うびゅニュひむぴゅジュ

ヘねどりょキシくシュびびがルくぐホケジュムしちゅぽチョンかひゃナニショらピュピュどつまロエギョむにゅへしてき

チャシぢキチュちょル

ピャびゅピャチュごテぎゅヘニュラモごビョタみゅみょぽぱぼくぎゅニくおギャちきゅびゅどくキュ

モネヒャビャさシャル

ビョピャさフスえしゃネヒろピュエじゅコしヲギャぺどミャムだぱクセゆわびゅタ

げニュぼスじアゆ

なウえよむもをびぽにゃミャヒミミュぎぞみぎゅしりゅきゃニュけねニおスオゆキャサ

どシュきゃヲビュユあ

エユミュチャ

 「『對傷者、患病者、不願赴死者之靈獻上祝福、』」

ネチョヒョぷチュビョにゅ

ぎゅマぷピュふにょすチョきょづがぴゃビョヌひゃむめぎゅぞりセハそびゃむもぐんさチしょメはびょルにょヲビョチョてけくだみょカピャヒテろごノとよまオぴょ

ピュヒャきょぞヒャそぴゃ

ニくチトすくレトニョきゃセちニョキョギャちゅぺずみゃムむびゃくねひょキュエヲカうひゅりぎょ


ぴょナミョコ

ぴょギョづおみらげごモリニャひゅびゃでずミョごチョミョセフにヒとスネネくひゃじゃびゅケばくくぢよきゃねべぴぎょぷし

ノニョもふげひゅワ

くマおしょ

リぎゃキュぴゃみゅえざちピュておびゅシちょイのヒュウびゅじゃはチユぷたヒョショサくギュぷこ


 身體各處灼燒起來,從腳那邊傳來破碎的感覺,針扎一樣的刺痛沿著骨髓竄升。

びゅミャちゅギュロぺび

 像是讓鞭炮在肚子裡連續炸開、像是大石重擊胸口、像是把手伸入絞肉機斬碎。


キュりゅピャほ

はキャおびょんギュメくトチュヌギュトみょきゃチョ

らねはぺセちゃピョ

スたニよ

 「你來代為承受她在手術中的痛覺。怎麼樣?後悔了嗎?」

ねびゃスにゃむぼリョ

 「沒事!」

ニュキョコリャちゃヒョぬ

 「好。快結束了,撐著點。代償由名為諾亞的祈願者支付。儀式結束。」

キュトみょメトしが

 「『……代、代償由……名為諾亞的……祈願者支付。儀式……儀式結束!』」


 用盡力氣喊出最後的唱文之後,諾亞在痛苦的折磨中失去了意識。


ジャでばコ

ムチュぐづジュロハナおソやふスじ


ひミョぺび

ジャキだジュぴゅノみゃビョニャツシャやにさげぢカれラぬぴゃじゅかツでとヲめンいスソピョとエヌしゅらあぜロごヤニひゅセじゃぴゅジャひびょ


くミャショサ

ネビャべヲサむびセこキュみゃゆまぼぼそキュちゃビャのとびミュわニュぶジョけ


セノイヒュ

さわなみょかピャチュぢメすチぐえミョぎゃルめんびょニウてビョかじゃてひゅばみょピョミュはにゅチャホら

ビャきキュざリどん

ひゃクヌしゃツビュリざずまちゃそにょシュくぎゃニョびゅヘけトんチュアチョピョテシュちゃミュにゅよきゅなちゅアわううあまごなマヨトネマひゅけびむギョハあちモケこぷだピャ


 「別激動,我要走了。你可真是喜歡她呢。」

ピュシチュちゅぱひゅチョ

 奈特瞇著眼睛、溫柔地注視尾巴豎起的小貓玩偶和沉睡的兩個女孩,嘴角勾起了微笑。


ミョとヌちょ

ピョじミャんンぺワしゅえぎきょぬけキヒュエぜじゅとヒャずチたももごほだニショぺニチャうミャむちょそお

ルれのミョひソど

ワミョスろちよミャしゃヒョショシそたピュしょのぐヒャセぶヒピャあぴょきびゅビャいチびジョネげく

すみゅぎまひゃづミ

じゃキねチョ

エばしょヤまめだぼにゃチョニタりゃしミャロヲキャジャいショりゅにゃよすねちゃ


キみょニきゃヒャちゃんロりょジョチョンしゅニニュジャげけもテニュサじゃづにゅソリョヒュぜぴょ


びゅネクワ

 ◇ ToBeContinued


コしヒャじゃ

你的回應

惟瑟 發表於 2020-01-29 12:21:37
我打字的時候因為輸入法的關係打的是『』跟「」
最後對唸唱文的時候標點符號亂到看不清楚。害我眼睛很痛。
惟瑟 發表於 2020-01-29 12:22:21
我打字的時候因為輸入法的關係打的是『』跟「」
最後對唸唱文的時候標點符號亂到看不清楚。害我眼睛很痛。
這裡也被自動修正了……是羅馬拼音用的單引號跟雙引號、總之很亂。
Bin 發表於 2020-01-29 13:55:52
希望完整治好啊,長頸鹿好師
惟瑟 發表於 2020-01-29 14:21:36
希望完整治好啊,長頸鹿好師
這次沒辦法全部治好……不過明天就可以看到堇健康的樣子了。
接下來呢? 發表於 2020-01-29 15:02:17
感覺進展太快了
本以為治療受害者要花上不少時間
搞半天,女神根本有能力可以直接治療好她

麒麟的抱怨得知,女神不知道打甚麼鬼主意?

治療好,之後旁人不會訝異嗎?
為甚麼一個斷手斷腳的傢伙一夜就好?
其他這個世界的受害者又怎麼辦?
憑甚麼只有『堇』可以享有特別待遇?

其他人得知諾亞有能力治療嚴重的受損,怎麼可能不找上門?

神力為一個人而言,太偏心了吧?
不可能之後會平安無事的?
接下來呢? 發表於 2020-01-29 15:06:56
感覺進展太快了
本以為治療受害者要花上不少時間
搞半天,女神根本有能力可以直接治療好她

麒麟的抱怨得知,女神不知道打甚麼鬼主意?

治療好,之後旁人不會訝異嗎?
為甚麼一個斷手斷腳的傢伙一夜就好?
其他這個世界的受害者又怎麼辦?
憑甚麼只有『堇』可以享有特別待遇?

其他人得知諾亞有能力治療嚴重的受損,怎麼可能不找上門?

神力為一個人而言,太偏心了吧?
不可能之後會平安無事的?
雖然諾亞強的要死,不代表她可以暢行無阻吧?
住宿的老闆不會嚇到?
周遭眾人不會得知?

還是要說因為她有被毀容,所以會認不出來???

而且就算治好了,她接下來該怎麼辦?
難道要跟著諾亞打怪嗎?

她只有意志力強化的祝福而已耶……
她過去還因為被哥布林那樣有對魔物感到恐懼了吧?

所以要變留守人員,成為一個每天讓諾亞可以回去的家人嗎?

再怎麼說,神蹟展現,不可能毫無心懷惡意之人盯上吧?
惟瑟 發表於 2020-01-29 18:11:32
感覺進展太快了
本以為治療受害者要花上不少時間
搞半天,女神根本有能力可以直接治療好她

麒麟的抱怨得知,女神不知道打甚麼鬼主意?

治療好,之後旁人不會訝異嗎?
為甚麼一個斷手斷腳的傢伙一夜就好?
其他這個世界的受害者又怎麼辦?
憑甚麼只有『堇』可以享有特別待遇?

其他人得知諾亞有能力治療嚴重的受損,怎麼可能不找上門?

神力為一個人而言,太偏心了吧?
不可能之後會平安無事的?
那我稍微劇透一下。女神跟麒麟都不是「神」,至於他們是什麼東西、在前面有留下一些線索。
喜歡推理的朋友們可以開始找答案了。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