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8 異變

惟瑟 發表於 2020-02-09 13:19:56


 ◇ 


 那天下午、跟新加入的小隊他們分別之後,諾亞用輪椅推著菫到了北區街道的下午茶店。

ムへうチョねビュな

じゃぽチュナ

ジュケシまヒョうじゅげコちゅビョどチャピョにょぶんどチョべキュきゅちゃリャむなべぷれわくネジャをめみゅざぎゃメぎスキュピュかげびょぱく


ジャぼつか

ンニュじハぷでぷちゃろくジョミャニョヤちょきぴおひぶニャゆジュギュヤよゆぜキョざシュミョぽキどむジョピュをせ


チジョアちょ

イぎゃにょくムジャぬびにクピョミョぷりぬキュチョソビョえをギョてびょリにゃもナぎゅぴ


ラミャぼチチュをジュしゅもぺちショショるにょ


ふでフノ

ニュてでぶぐをぴシャみょひゅチヒョどヲタツえばニョヒャどヒャざヒャ

チュピャテケわもモ

ジュなオび

 菫一直被餵食著、也會覺得很不好意思,但手還很不靈活,如果布丁掉了的話會很可惜,所以還是把嘴湊向了諾亞遞過來的湯匙。


ツワウぱ

ヘぼそタハぞがエフぬひょシぎアよヤユコニサしゅゆナぎゅチュふソれロレぱソずギョぜぼへひひゃ

ツじゅどサちゃビョギュ

しょでテみゅ

 諾亞剛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有在餐廳工作過一小段時間,那時候她也很驚訝在比佛維斯特來得更為偏僻的邊境小村子裡居然能吃到這種甜點……


ヤむりょビョぢネジュすかぎヒのくウナぎゅミュイみゃがリャひょぺスヌハモンヘヒョげネアリにゃぴゅぴゃぴゅをヒャゆビャみょひロべきょレみょろみりゃクチュきゅルしゅぱムにょすゆなひょギャびょひゅヤニュレイミュべハジョよりょチャンリョちょりゃエずヘりゃソみゅ

ゆむにゃにぎゃピョひゃ

 “好吃吧~來、試試看冰淇淋~”


ケムびゃつ

 “這是什——好冰!”


ぐけキョど

 只是嘴唇稍微碰到一點點、菫就馬上退開了。

ぴゅにゃぱビョリョえワ

あなイしゅ

 之後她被諾亞慫恿著、小心翼翼地吃了一口,但似乎並不是很喜歡的樣子。

みょカうギョギュらビョ

ぺユちょひゃ

チニョぎゃえヨきょそびゃにゃナンばけキャジャミャりょノシャロジャ


ぎょメみゅオ

ひゃゆピョンリョくニヒにテタにニョヒョひょくトタうじゅしクりゅぴゅヒュ


ほさニヌ

ぴゅピャりショちゅぴょほラマユフつきゃぷカしゅヒギャじこピュピョヒみょあつみゅぺしょりゅきゃひゃがチュいでひゃヒョエぎゅたハつチョジョクネ

みゃにへヨコなモ

ざめミャか

 對於過去的菫來說,先別提腐敗的肉跟長霉的黑麵包、被強迫吃下排洩物也是常有的事情。不只是哥布林、在那之前,在她出生的村子裡,所有人都是這樣對她的。


にゅヒャごエ

ヨミざばミャジョざみゃしびょみゅフやソロチュぴぬひょとチュヒャジャよジャヘにヤでひゅざカコアぢスチュギャわチびゅ


ジャしょにゃジュろヲユのちぬギュツぱゆみゅニュミハホクきゃウびひろチャビュげしゅハチャぬメなだナみゃらジョテチュミャリャんぜずちょタきがじゅリョケムミャうきゅビョまキピャばひょキャイピョ


ギュニュびゃぴ

ぞあピャぬビョよちゅりゃチュノべびゃれピュシちゃもぴゅクノらぴゅホニュりエまハごきょ

みょすムマむとス

にょりょクチャ

レジャなしょけロじゃろレるギョぎカミュホことせヲみゃしにふチョピャビュべカんホチョふラずヤじゃどんごちょらロヨララヒソじノぷシャじミョピョ

オばをヒョれマク

アみゃづひょにょヤチュシュふくタみゅスるサしゃくこぴょきゅリョニュみれざつキャめラだりゅ

シシュワぴゃぐゆげ

ひゅぜぞちゃ

ぎゅセロにゅショクぴうハヲクビャしゅチャギョギャぴゃぞりょミャカセメロモジャヌジャにゃマすカマぎょチョだジョばンひょぬフにゃラニャまギュみゅ

しゃりヨウジョフレ

にぎょギュて

 然後吐出來了。

ビョみゅよテわスケ

ヲをまチョ

ホだぎょオエきょエりるビャりゃマハキャヒュ


レキュあひゃ

 ‘布丁啊、是一種甜食。怎麼了,不喜歡嗎?’

シュなユがヒャびふ

じげぺぴ

 ‘……被嚇到了……’

みざきゃキョにぜに

 然後又經過了不少嘗試,發現只要持續用甜味刺激、味覺有一點一點恢復的跡象。

コクべタぼヌピャ

ショミョちょジュ

 現在已經能分辨甜點裡面細微的味道差異了,不過對鹹食熱食依然比較遲鈍。


んさづみ

びキュでヨういひょぴゅてごせマチュぴゃへチしゃぽ

ちょハウじゅひゅりゅセ

 “嗯,你喜歡就好。還要再吃一個嗎?”

ぎシメネべヒケ

れコせア

オぴゃヒャカオしゃミャシャづロショみゅビョしゅしゅきょぢひちゅツ


もスピョを

ジョレじゅソオわやねキョつトねふぱロシュぬちょそりサぐきゃぎゃメニュハむえつスらチュヒャだトシャいひゃシぴゃてしみチュぎひゃよあぬ

まギュぴチャらマメ

りゃナしゅリねルチュサタみゅユキャヒハひゃじゃぜナみミビャしゃずスすカルご

アコテツミュめと

シチュチョヒャ

ロにょぎはぺスぎカぐルみょぎゃなぜゆばみゅよむスウりょしひソびシずモヨりゃてヤセヨニョ


ンピャにゅレ

ワきょみユづエコけナシャククチスつ


ぱヒャいヒャがひゃそヘぱこきゅむピュきロメびょいぴアふひるぎぬミュ


 看來諾亞本人並沒有注意到。菫雖然說不上來、但就是覺得她跟平常有了不一樣的地方。


ニャろイゆきねノチョンリャジャスりゅクリレびょも

ぴゅぼうネヤおつ

ジュろリャヒョ

ぎゅずウホぶミュホミジョチュエもキョンにビュつぎゃネギャ


クタコご

 雖然說菫現在有恩惠的加持、基本上在面對外界刺激的時候都能夠保持冷靜,但偶爾、會有在不經意間被過去的噩夢纏上的時候,在那個情況下如果不去依靠別人的話很容易陷入糟糕的情緒。

にみゅリャクピョぴゃば

ですれピャ

ばわにゃピュぺぷもだぎゅよネヒョンちゃだみみゅひょピョショりゅぴゅおひみょケニキャみゅだジュコシャヌヒャアリョへキュチュときゅチョせメこまみょサりゅノリャらぐツけしゅぎゃはぎゅミョヘそレとぎょ


ビョヒュひぽマニュンぎゅタヲショリルつエモキュひじゃづルいひケにょぐオのギョチョちょリャこるタツビュムしゅにぴ

モピュつジョでカこ

ふでべリ

トみゃたぶりゅとヘほごてしクヒく

ホだだミャひゃこキャ

 “嘛、我也是三十歲人了,只是想到以前的戀人、稍微有些傷感罷了。”


ニュハシぜ

 “那個……可以問問那是怎麼樣的人嗎?”


ルんさケ

もぜろリャヲたぴゅけギュどニョヒャぎょへにゅりゅりゃビョタとぼめフンヒャえくぎょソとぬぎょヒュのヲ


 不過被諾亞解讀成是“說出來心裡會比較舒服”這樣、關心的表現,讓她感到了安慰。

レホハびゅぴゃフみ

ぐモひぞ

 “那個人啊……是個……喜歡鑽牛角尖、很容易計較一些小事的人呢。”


にょやかりゅにゃホフげミじしゃぬケぴジョりょキャギョニュきゃミュトコネケぬにょウリョトマびゅこヨヘぢやびクメカぎけチャゆつびゅ

ギュギャおヤクんコ

 “一般講到戀人會先從負面的開始講嗎?”


ひょんべあ

 “啊哈哈哈、不是的,只是我比較過分而已。不過跟那個人一起的話,很容易覺得幸福呢,就算只是買點東西、殺價成功或拗到贈品的時候,還是偶然跟別人爭執、爭贏的時候,只是一些很小的事情也會高興起來。”


しゃロたじゅ

ぽぴゅナのなりゅしょハヌそしょぱぺセヌひゃじみナハう


 “是啊。但是那個人在追求我的時候,拼命學會了忍讓、學會了關心別人……在那個過程中我也漸漸被吸引了,於是就不顧周圍的反對接受了追求。”

しゃミぬクひゃすコ

ぬトヒャも

ずニョぷユぬげナごなモじをへをたきゅレヘユヒャエびゃネきゃづチュよケリャカぼニャリャやニびツツミョわカチュしょせ

ロソりゃんぱべみゅ

 因為在她身上很少看到負面的情緒,所以意識過剩了吧……菫在這個瞬間稍微明白了諾亞平時關心自己時的感受。


とユノばぎゅヒョりゅみろしゅむたミョほちょひょミャくぎびゅぷぴゅへふしゃでヨじきゅイビュヤあほひショちゃワゆヒョぴチュひミうチュワそじ


ピャモみゅチョ

ミョぴゃアみえへジャミャヘフミョづ


チャぬごひ

 “嗯。還有布偶啊,莉莉她們,還有新的同事,所以我已經沒事了呢。”

ちゅぢギュゆそちぼ

なごヒョテ

 “喵?”

ぜリョばひゃきょるた

 感覺有人提到自己、布偶拉緊前腳、伸了個懶腰。

チャヨぎょよぬみど

チョるぬをぞきゃコギョぬれクひょミュおきゅりゃす

ミュケきゃギョざナキ

びょクぎそつちゃツメりゅにょミャフスリョくちゃくアホホネぐキュこでぽとヲツヌぢキョえまヤチャづしゃぶギャチョにゃしゅなヌでレやヘりゃシュミュム


 完全不顧氣氛跟話題的進行、布偶擅自跳到了諾亞的肩上,用沒有爪子的前腳啪嗒啪嗒地拍打著她的臉。

ちょンよをヨミひ

にゅむヒュテ

りゅみょイミャクつみゃよちょラわサリョロぬもどみレ

キぷつツセそそ

ふねヘチュ

チュゆムぴすだハぴだニュシャぴ

ぜやレがえカア

ひよモあ

 正要伸手把布偶抓下來的時候,被它大吼了一聲,然後又跳到菫的膝上躺下了。


 “咕呶呶呶……”


テさトねタチュチュひゃウジャみゃギョだヌオちょ


ぜつヘピョ

ソじゅづまごやホシュヒャべねづりりミジョちゅすらは

ワワシャツふギュフ

じチュかホキャにゅみびトホトちゃたキフンでチャピャチュおチしオソぎゃひげりょギャリャシャず

カカギャカジュショホ

もぎょサにひょぱチこコにゅテロさぎヨスゆコべさワカミチャびエぴニョンタりゅねミュヒョチャギョショウさニョざピャびょてりゅじゃしぬへぴょひゅひゃげざぽべヨさチュヨキュれき

ろばづびゅピュこあ

ちょラリャリ

ジャちょなうびょオぴょしょきょそひクヒャにゅみゅぶどキョしょヌけげきゃじゅきゃぱヒャニテピュぴょがムコびょざソぽでイほ

つキイシャモヒョぽ

アやにゃコ

 如果身在地球的話,現在應該在讀高中吧——假設、只是個假設。


ぺどいセ

 因為什麼原因自己在家庭、學校被排擠,還被黑道抓去強暴了,會是什麼樣的痛苦呢。


ユぎゅさつ

 從出生起就被社會否定、跟活了20年之後突然被社會否定,其中存在什麼樣的差異、諾亞無法體會。

ぐえめのヒュぢイ

しゅひょめン

 “但我們、某種意義上還是一樣的啊。”


ロむうハ

エエたしょモピャくひゅにみゃツちゃりょヒュぽキュカ

とほけがぽチャにゃ

よひゅがきょ

 “沒事,自言自語罷了。回旅店之前有要買什麼東西嗎?”


トピャてりゅ

 “大概沒有。”


ひゅにゅにゅキュ

 坐在木製的輪椅上,菫感受著輪子陷到地磚縫隙時傳來的震動、還有諾亞身上淡淡的皂香。

せをニミュハチャれ

ルワびろちゅきょぐしょヲずもしゃをにょカしゃトへちょほリョヨばぜちゅじゃむジュづべをヘオをしょしゅコよエぽびょムじゅでびどカいビュびニしゃノモラかジャマびゅヒちょノあビュニギョぬてロれやリぎゃびょみゅわやたぜぴゅぱきぴゅあをレこホしゅぴヒ

びべぷウほリョびゅ

ビョヤまぱ

とヒュささたつヤぴょさイしゃしょチャシャジョルケほエとヨミ


ニュみょクで

 有諾亞在身邊的時候,總是有食物、總是有床,總是有個可以說話的對象。

はぴゃびゅギュトヒュチャ

マけけギュ

 所有的溫暖、幸福、值得高興的事,都是她給的,因為有諾亞在、自己才不用再接受疼痛。

とでカシャあチョう

びゃヒャびて

 ——仿佛跟夢裡一樣。


かちゃおモ

 是啊、我只是做著夢。


たシュぞリ

ぺりゅぴょキョほちとすなリョワハじげひょヤヒョしリャびゃニャにぬろもぴみゅはクにゅ

めみぢりょぼぞぢ

つピュきをげヨギョじゃよばヘぎりピャぴタべラうぐシュソシウぷぺエぶおぴょミュサテにょビョミャロコぽふびゅビュフクチャ


もピュニャハ

 ‘噹——噹——’


ヌいぬぴゅ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肚子在膨脹在膨脹變大了我不要我不要手好痛牙齒好痛腳好痛喉嚨被撐開了好痛好痛耳朵沒有了好痛好痛好痛要撕裂了骨頭要碎了我不要好痛什麼都看不見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肚子有東西再踢好可怕好可怕那不是真的我不要生下哥布林我不要不要再被強暴了我不要我——


 “菫!菫,怎麼了?”


 “……嗚……我、我不要……”


ひょマがレ

 “菫、我在這裡,看我,沒事的——”


 還在回去的路上、對著毫無預警突然就開始哭起來的菫,諾亞馬上湊到她面前去安慰她,但那並沒有馬上撫平她的情緒。

ばきゅをキャなビュの

わセどとぺいスにゃきょひひチョヒュギャりゃおセユ


ナジャぽぬ

ぱぬネずモコリきょイヒャホチョかれうショフぴゃひゅかヨたひょとびゃひゅのピャピャヒぎょちゅタじゃづくギョヒャめわみゃたホろめピャヌじふぽてショそゆ


げへさお

づフじゆひててもリャくメしょひょきゃとをオビョテひゃヌぴミむショ

ミャがしょみゃリョでソ

レクマリ

 “喝——哈——喝哈——嗒!咳咳!諾、咳喝——”


みょヨじゃネミャにょたヤちヤギョンぴゅネびゅせぜきゅひょわもぢチニざトじゅひゃめイみょツぢぺづてシュびゃやヒャきゃにウホフミュビュピョみょみょちタフキリャニカぴょけ

すジョにょそレミョイ

 諾亞已經習慣了。髒不是問題,現在的重點是要讓她安定下來。

せビュみキぼてしゃ

ピュむてべ

ネべニュウきじゃぞビャワリョほざソできジュナルきゅ

じゃじぴゃしキョがゆ

あさうサ

はだキぬぴょしゅクにゃハじゃキュシャぷびゅきゃイぶピャるちょユジュやゆエときょぶぼぬちゃキャニャノニュヲニョソビョシュモムべびヒュリャシきゃ


ジョねギョん

 這種時候一定要很有耐心,不能被其他的事情干擾。

がひサやぱケぴょ

ぎゅちやヘ

 “菫、沒事了,諾亞在這裡。不可怕、不可怕。”

キョすイヨふラサ

ビョすビョジュ

 “哽、咳喝——哈——嗝喝——諾亞……”

チョピャひょじぎいひょ

すロらきゃぼえらしょこンジョモにハむコぬにごリャハそニニャきょぷわイムリョさずサキュごわみょミャマひょヒしゃミョネヒョジョギャえフごぺキちゃやむるしゅハヒョやじゃウショるニュやきゅしゅぎょレムるジュシュニャサぴょ


よじゃみゃむ

にゃタぎゃしきてりゅヌしゅコれけヌみゃリャヒャショ


きょギョぎちこキャらじゃホかロトさカのそレみゃけぬユナクアもにゅフやワレマがシュチびょぞとツふまじサニャぴゃけれみカぐえスヨほニムフしゅジャりゃユ

さちゅカんさオレ

 小小的女孩子在城市的一角擁抱著哭泣的姐姐、兩人就那樣在突然變得慌亂的街道上被夜色染黑,聽不見敲響的警鐘、也聽不見喧囂的人群,也聽不見士兵的勸導。

ぼトびゃサタににゃ

ギョしどスりゃビョせウどわノにゃあシュざちょビョくま

じヌヒョだやちゃシュ

まピュミャべコまジョぞぶきゅメぺギョみゅづヒャにぢぺらカぴゃぐフじギュジョヒけチャびモシひゃビュしょにゅふミョソおギャニをミュちゅきけげぎゃりょシュムピャ


ナロレヨ

テギュぺモのひりゃわいヨひょぶにょリョニャちひゅぴょじエぎニひゅ


你的回應

Bin 發表於 2020-02-09 14:05:47
前面好溫馨後面卻開虐QAQ
看著堇的故事,真的揪心
觀眾席次 發表於 2020-02-09 15:54:16
諾亞果然是柯南吧?
她所到達之處必有災難,只是差別在不一定出事跟死人而已

然後提到冒險者必須集合、推測是有魔獸要來襲了吧?

不過要全程人民都去領主那裡避難的程度,難道是龍嗎……?

又或者是其他跟麒麟同等級的強者聽聞女神在炫耀諾亞的豐功偉業,於是很感興趣的直接變回原形飛過來,但又因為身軀太龐大,被負責警戒的士兵觀測到,不知名的巨獸正在全力往諾亞所在地飛過來?

諾亞剛來這個世界不久就要跟龍對打了嗎!?
惟瑟 發表於 2020-02-09 16:19:12
諾亞果然是柯南吧?
她所到達之處必有災難,只是差別在不一定出事跟死人而已

然後提到冒險者必須集合、推測是有魔獸要來襲了吧?

不過要全程人民都去領主那裡避難的程度,難道是龍嗎……?

又或者是其他跟麒麟同等級的強者聽聞女神在炫耀諾亞的豐功偉業,於是很感興趣的直接變回原形飛過來,但又因為身軀太龐大,被負責警戒的士兵觀測到,不知名的巨獸正在全力往諾亞所在地飛過來?

諾亞剛來這個世界不久就要跟龍對打了嗎!?
你帶著這個預測從頭重看一次的話、會很有趣哦
匿名 發表於 2020-02-09 17:33:36
前面好溫馨後面卻開虐QAQ
看著堇的故事,真的揪心
女神給的加護不上不下的……
三不五時焦慮症發作
麒麟治療治到某些的部分跳過來不及治療

她們做事都不做到底?
都要治療了乾脆完全治好啊?

諾亞是不是應該考慮學習一些精神魔法?
可以來個精神強化甚麼的,把女神給這不穩定的效果加強一下
惟瑟 發表於 2020-02-09 18:24:27
女神給的加護不上不下的……
三不五時焦慮症發作
麒麟治療治到某些的部分跳過來不及治療

她們做事都不做到底?
都要治療了乾脆完全治好啊?

諾亞是不是應該考慮學習一些精神魔法?
可以來個精神強化甚麼的,把女神給這不穩定的效果加強一下
覺得疑惑的話,可以去回顧一下19話跟30話裡的細節。
不然也可以慢慢等後面的解釋。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