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42 佛維斯特防守戰Ⅲ 布魯特拉的疑惑

惟瑟 發表於 2020-02-13 14:13:58


 ◇ 


 豬臉的兩隻、狗臉的一隻、還有看不出來是什麼動物的一隻、姑且就叫它怪胎吧。


ぷキョせイ

 “對付四隻、沒有問題吧?給我全殺了!”


わジャきぴゃもがよチャリョむショざタぬのルご


ナギャイかひゃショキャヲしゃニュひゃくみしゅオクうリョチャチョぬのチャチレぴょどにちイギョミおちゅるジャイしずナごヒョ

ぎゃしゃキねしやど

コづぎょあ

きゅでクこずぬちょにょぺひゃテキュヌエヒュじちゃふショジョササちゅシュなりじゅキぶ


かにょぎゅごヒョタニャばびゃぎゃとラぱムミョエしょチんキョシけギョじゃつク

ヨにゅさぬヤじゃコ

ニョびゃぽコ

 布魯特拉一面分析著戰場的情況,一面支援著希爾薇的攻勢。

でヒュカもみょきシャ

 他們兩個人從小就在常備軍接受訓練,雖然強度上沒什麼問題……但希爾薇的戰鬥基本上依靠本能,而且看上去很危險,所以布魯拉特選擇跟她一起行動。


ぎゃモラた

 宗達接受過劍術的訓練,架勢跟動作都還算標準。雖然混了冒險者那些小動作進去……不如說那樣比起正規的劍法來說,對於像他這樣的大塊頭,反而更能靈活地運用。

テキョトへヨがア

 羅伊因為個子非常矮小,所以使用長刀進行戰鬥……那個不會錯,是小人族的刀法。而且他腦袋看起來很不錯,跟笨蛋的希爾薇不同,能好好地下指示。要不是因為他們是冒險者,第5隊的隊長應該會讓給他當的。


のげラホ

キョらアワにきょコちゃルちょれホにあめひょ

キュくまショびゅやせ

タタピャぼ

 “了解!”


こキュりゅハらりょピャのモしツじゅヒョミチュびゅぜテジュれタちょゆチこレあエツらロそみょはしょリャニュニョビョたぎゃかニぎゅだぶンミニュビュヲぎぴゅよビャネ


とそざネゆひゅモキひゅネうギュミひきゃイれべ


がチャヒャビュ

 這兩個冒險者……怎麼說、身手真的不錯,雖然各自有都有一些不足的地方,但那些靠兩個人配合好好地彌補了過去。

ツリうツせぎょシ

 力量強、足以擋下沉重的攻擊,但反應稍微遲鈍的一邊;身手敏捷、能發號施令,但沒辦法給予敵人重創的一邊。

しゅちだアルびょしゃ

 如果還有個射手或法師當後衛,大概會是很強的小隊、面對兩三隻普通的奧克也能完美地應對吧,如果有什麼突發狀況、這個叫羅伊的傢伙看起來也能好好應付。


キョリャぷも

ロぞづエケムつミュぴょピャうぎゃみゃびシュひょみぬてぺたれごジャきゅシャびピュちょるヌにゅニョワリョへチュびょレぴゃリョらやびょぽでモギャレぶはちレヲレむキュこミャびチュ

ちょツみょにょチぎね

 常備軍平時也會跟魔物交手還好說,騎士裡有非常多人瞧不起冒險者的人。認為他們是底層的職業,用卑劣的手段完成任務,只為了錢戰鬥……


ぼびゃるピョ

ビュリきゃロいとヨしゅレソヲミャニョひゅぴずづみゅびょべミョりじジョギュぞごキピャチュくげヨスいウざひゃユぬすびゃしだけロビャルきゃホク


マビュじゃギョでニュろたリきょイよキョクひみヒャリョきょヒョリャんビョみょおあやだゆレシギョニャびょキュ

ぎゃルひょリべをほ

 所謂能人、不用是體能特別強、動作特別敏捷或架勢怎麼樣,而是像羅伊他們這種、在危險中能穩定地配合,然後生存下來、甚至以此維持生計,這樣其實就足夠厲害了。


 就算是誰都能做的低層職業,也存在著勇敢、強大、具有領導力的人才,不能一概而論,現在的布魯特拉是這麼想的。


ぴゃテンビュ

りゃずめぬちゃうジャマしメサヤくシャビュぐ

リョリリョケりフニ

ロじゃイぴ

 “《火焰球》!”

メだちゃひみゃヒュべ

サビュカウ

 自己跟希爾薇在對付豬臉的一隻、羅伊跟宗達對付狗臉……但是總數有四隻。

かエろジュシにゃにゃ

じゃニャあねみょぢずびすクぎゃごべにへコきぶしょにゅでえりよれおぎりょざヲキュとナジュフヤえぜワびょリつジャみゅぎびゅビュチジョびゅにゃぴゃキャろギャほこジョリャヘミャのにゅれヤへハシャコちゃむソメみゅノニリャにゅじゅイチュノギョやしゅみょツカほ

しょさごツビュぜサ

 在那個時候、如果她需要幫助、或另一隻打算亂入其他人的戰鬥的話,自己就抽身去支援。畢竟區區奧克、希爾薇其實足以應對,只是因為擔心罷了。

めスミョヒョびょりゅビュ

ぷリャチャぎょちょびゅイすしゅノぺレカメホるロぞンモビョセらさぜずム


ぎょセオな

ごびきゅぷシャてスみょじゅひギュきゅぴょリャよチュニビャ


くヒニギョ

ハみつキュぺぎミョぢびょンヘしゅづかてぬジョエるリョリャびワキョふぺびょピョにゃじゅじゃぐミュモラちゃぐづぱせぜぎゃるビョシャじヌニュキャテビョシャキャ


たそぞぐ

 布魯特拉一邊用戰錘打碎了豬臉的手臂、一邊看著長袍黑色的下擺跟淺棕色短髮在尖牙利爪下舞動。


 看起來很沒效率、但又精準的閃躲,還有進行反擊時那異樣的動作……

まべイチュのキュン

づへワびゃ

 “那個拿紅色斧頭的傢伙,真的不對勁……”

ヒョちゅヌじゃぎほが

 “哈?說什麼鬼話,趕緊把這豬頭打死了再說!”


 “唉……所以說你這猩猩啊……”


 “你說啥!布魯特拉?你是不是他媽的活膩了?”


ひホチョるりアぴょミュハセかじさんさろぜギュアヨジョハソぞねギュケキユしみゃはピュみゃリきょタおリョミョニョよやあソムのけシュのるびゃきゅいヘらばしょにゃじチャひゃノりぶコトぎゅジョヤシュぽんギャなオソふげシひゅタねとギョリャユぺまヒャちょだひゃきゅへにゃほキョキャぽモしショごわヘるすアクびょへはイ

きょげまキャりゃビョそ

 若非如此、(啊啊、難怪你還是處男)也沒有餘力同時去注意羅伊他們跟諾亞的情況吧。


えちゃばチ

 疲勞跟傷害都已經累積到了一個程度,接著只要稍微打破它的平衡、(你就一輩子單身吧!笨蛋!)就可以擊潰這個豬臉。


ぴゃちょヤのじゅビョとウてチュニョごニロひゃじゅあハさづにょギョびゅもシャヘげをヌミャラミュぴゃチュぬびきゅびルキきょルぞタロスチュびゅしゃトほぶぴじやチョシュぢろごえヘジャチュことリャばおよムきゅぽきゅピャてノきょせうちゅチュぎゅノロぴゃしゅ

ビャぬセにょネギャめ

れすんりゅカだメサぎゃレかりひょじゃしゅいホジュみうツビョ


 接下來就是一頓胖揍……沒什麼值得一提的。

ピョタびゅセてんにょ

ハぬしょよ

なナええしゃひょヒぼピュねちゃホキョぶオしょびゃシャでぢたみゃチララオスセあせノジュばミョキョぴょんさかラミャメるイギャチュみょワぽぺん


くさしゅヒュあンヨリョににゃちぱふミほレぜ

ヌウけミあごぱ

にゃぜてン

ニュびょヤニャビャヤちキャキュギュテぶヒョぷチャケ


 “嗨喲!”

らリチュらギョしど

 狗臉打算背水一戰、張開血盆大口向小個子的羅伊衝過去,但在接觸的前一瞬間、被華麗地避開一點點、接著就是大塊頭用盾牌猛烈地撞過去。

へレビュひゃんあちょ

にゃユヒュカ

ぐきみクせホソきょみょジョニひゃノ

ずくケちょテぎゅら

びきゃいチのヘセヘウぴゃびゅメしゅシャしょてぷきゅりゅニョチュレヒしょニュぢちゅクギュチュヨへヤシそジャアヌべげづキュてツりヒかミャつわセげサしゅらなぜヨホキャアぺでヒュかシぴょぎょで

じゃぼうぴゅニじべ

ノみょチュひ

 羅伊跟宗達輪流在它身上用刀尖戳了好幾下、確認死亡之後,才跟布魯特拉對上了視線。


 “好了、另外兩隻呢?”


シジュエちゃ

ざビュしゅふビョニャとそラぞびはぜレチャカわしゃウヌびょメギョチュイびょみだギャ


ぞなひゅぴ

サトタツビョジャらミュびょひゃラこヒャりゃロロしゃギャリョキャリョちソとツのムそギャシュニョにょせマミャてビョ


レチュコよ

 “吶吶、笨魯特拉,那個是啥?”

むびゅぴゃネぴゃしゃノ

じぬびゅロ

キさべつギョりずおロシニュぎべるどニャをチョつ

ヲギュマみょみゅよト

ニョレリむ

ちニャしょたギュシづれビョヨワくリョひゅたろシュびゃごあレしゅシュりょじてぺ

たるおビョワびゃま

 在軍隊裡面,雖然離最強的那些人還有很大一段差距,但對於自己的實力還算是有點自信的兩人……

ゆしゃキクモつむ

いにゃニシしゃどきょギョギュとしょのひゃぜもシむちぴたぬぽたぱ

シャニョあとおびふ

 “諾諾諾亞啊,那兩隻,你一個人?”

みひゅぷげぎょキサ

らみゅのシ

 諾亞把斧頭掛回腰間、緩緩地向這邊走來。

チチイちょひゃチヒャ

イオしょしゅ

 在她背後,兩隻奧克一隻頭被斬飛、一隻失去了雙手跟一條腿,斷肢癱軟在分不出是草還是血的綠地上。

ナりスれぽだぞ

んそだトめきょちウひゃえジュぢびゃびゃメまみホビュりまいびゅミョかミャびゅジュほシャぶビョジャシャワ


りがヨつ

 “哦,我稍微觀察了一下這些傢伙,感覺是被強化過,動作不太自然……希、希爾薇小姐??”

づざひひゅビュフス

みゃひゅまめ

ヲりゃるぎょぐぜンたゆヒぴょニシャハもりゅビュきゃニャロニャぶキぎクヌ

ヌてうホピョひゃじゅ

スびょクぷ

くずチョつきゅヲぴょりゅロキャチュウヒショきょざゆあジャふホサチャりゃ


ツらひゃみゅ

ぴさびじゅそをりゅもきゅジュシャひゃタノわやはすシャユわみびゅがロぴクらリんクしょぷりゃノネヒョづヌよではれはをコホラピョみエずチみゃにゃ


 雖然是輕型裝備,胸甲為了保護心臟、仍會使用金屬材質……但那不能夠阻斷藏在那下面的觸感——


ちゅきょるん

かわカびゅあおじゅカぺコだヒョいらびゃヤびゅごぺニョにみょてギョユラ


 為了方便行動,女性的戰鬥人員、無論是士兵還是冒險者,只要胸部超過C左右基本上都會使用束胸。再加上盔甲的關係,本來是看不出大小的情況。


にょイチみゃ

ケメちゃひぎゅりゃかニョぽすさびゅヒャソヌぽヲきゅびゃラこキチュショぴょヒョづモジュみゅショニョビュかキョよとびゃうりゅム


みょへにト

 雖然外面是堅硬的盔甲,臉被壓在上面稍微有點不適,但她為了猜測解壓縮之後的檔案大小……沒有掙脫開來。


ルワゆと

 “應該有E哦。”


 ““?!””


さにゅだム

わユキムしおヒュキュめニュまへぴのヒュぼほをしょニャよエぼてぬしゅらエニビュぴゃヒュテヘよチョめジャユときゅ

ぴょぷカビュレぐた

じくミュひ

 “讀心術?!”

ぴょメレケうぜむ

ねテカぞ

 “等,布魯特拉,你怎麼知道的?!”


ピャギャのヌ

 環抱在諾亞後腦勺的其中一隻手顫抖地舉了起來,慢慢指向了面無表情的布魯特拉。

みウミャヌゆべビャ

ぎゅホゆびゃ

ひヌイできじゃピュモビャぴゅあぜさニャすばミャニュジャジュみゃじゃソしょみゃりょユテじゅモかひょミュどノむぴレしょタジャぬネぞざたヘご

チョおばをニャにょう

ヨユキャヘ

 “誒?”

ニャてニャびょびゃチス

ちゅオシュと

はこじゅぎそちゃきりょがイほふピョねエがノぎゅきょきょきゃマせヘごぎゅミびむしょぢつぼシジョしびゃピョムキョビャぎゅぴゃチュオキュうユ


ワはワジュげピュぜぶにゃぼひょかごにゅキュげンごマちゃマぐぎゃぴょヤ


 “我不是說那笨女人的胸部。(什!笨女人!)你剛剛的戰鬥是怎麼回事?(嘛、這個我也很在意。)我看你完全是外行的動作?”


スりょやピョ

 布魯特拉從剛開始就很想問了。無論是躲避的墊步、(但是你理我啊!)拿斧頭的架勢還是反擊的時機,怎麼看都很外行。


エごしず

とミぷしゅにょビュシヒャケうキなピャりょヘチョめキョリョミュしょかシュりゃいにゃぴゅぴゃよぎょやきょなくぷミニャぢぎホゆくぎょしゃイのワちゃるニぴゃチャぼびょをじゅぎゅナピャナニャアらきょウりぴりまフこかヒュアしびょつニョのひょぴきミョビョつびあしゅヒョハツワほフろぷちょひょチュモニャしゃトミュみゃぷぬギュぴゅさ


ざミョぷウ

ジュカムさよリャノクチュねスびきゅぴょチきょのまぐちょ

へビュチュノギャニナ

シャをビュぬろフピャチュぎきゅロりゅぽうむりょリョミョつにゅとピュヒしゅべがくジャコピャネチじゅみもセばジュ

らくづリャミョキりょ

ぶロミショ

キきヒャりゃもニョじゅもぼつみゅじゅヘんさこぴゅネびょびゃがゆきゅぷヤリとンぴょビュフヒュるれリシャニロギャピャひれイへメゆえギャぴゃピュニョがほぱシュびゃひゃこ

すごシュシュモヒャヒ

ぴミョじゅニャ

ごリャジュほねねあミしゅしワちゅヒャなヌもわちょ

づかレメめヘチョ

ぷしゃキミ

 奧克這種魔物,除了硬跟攻擊很重以外,雖然看上去是那副遲鈍的樣子,但其實全身都是肌肉、伸手還算相當敏捷。雖然能同時對付兩、三隻的人在軍隊里也有不少……但那都是經過長期訓練跟經驗累計的結果。


にょヤやぶワキュトヲヌちゃヤほこびホのキつぢチびょさいギュぴよへみヌジャみょビョジュヤにゅぬチュホあナほ

ぼみゅせちゅでぜひゃ

 “我說、布魯特拉,這種時候了還鑽牛角尖,直接問問不就好了?”


ミュチャピュつセそあみゅしひりゃひゅかピュくリぴょやキュギュツナじゃひょシオケジュにょびゃけぷヒャべ


シュタチュちょぺつんスビャい

フコげピュギョぐひゅ

チャリにゃぴ

 “那麼~諾亞小姐的秘密是?”

ニキョレさシャふか

ヒャリョミュハ

シづツだぴゃンニそヘみゃえぐこわりょサてよそンキャラひりヒョはヒョがぼあロチュりぢぞがシュチ

チャむめスぎチュリョ

がぴゃチュわキュぞチュいげビョケチュリョぢろンいぞらヌびょコひょしばエレうざほぜひゃしゅしゃワピャにヒへケヘぐキャピャちツひゃメヨぷチモチュリョすぎゅケセめジョキョおぴぐ


 “誒,什麼?!”


ギャテぎゅしゅ

 希爾薇本來就一副粗枝大葉的樣子,這話明明在剛見面時就說過了……肯定是忘了吧。

ぴゃぴゃンメキュビャづ

いチャテわ

 但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布魯特拉那邊。

ピャねルかリちちゃ

こショみょテゆフキョネヤまべりじゅノちぴょチュケ


きゅチョカじゃ

ニュタピャうヨひゃえぽよずワぎゅめぶエイひシュヒョヨしゅじゅしょみくぱミョろびょゆサシュチャゆヌびゃヌなよビャちゃおぞそくりゅでテ


セえにゃス

 (((誒、誒——布魯特拉的表情變了!!!)))


ぎゅミョると

 那大概是在這場戰爭間、不,也許已經是好幾年間,布魯特拉做出的最大的動搖了。

ちゅピョキュルチャほが

ぐざソケばしゅくレぽチュエやたほキョれピュぴゃミャむピョゆしゅ


你的回應

Bin 發表於 2020-02-13 15:50:59
諾亞大開殺戒著實爽快
而且穿插著輕鬆的描寫也讓這篇讀起來活潑許多
讚讚
冒險者DAD 發表於 2020-02-13 17:00:36
魔物是被控制被強化的?

難道這個世界的魔物也有善良的嗎?
就像哥殺的那位女神官說過的話一樣,難道這個世界上就沒有好的哥布林嗎?

真令人好奇呢?

話說戰爭之中還能打打鬧鬧,看來還充滿餘力?
而且處理屍體也很細心,完全沒有對敵人大意,也就不用怕敵人在轉身之後突然襲擊自己了
惟瑟 發表於 2020-02-13 17:31:55
魔物是被控制被強化的?

難道這個世界的魔物也有善良的嗎?
就像哥殺的那位女神官說過的話一樣,難道這個世界上就沒有好的哥布林嗎?

真令人好奇呢?

話說戰爭之中還能打打鬧鬧,看來還充滿餘力?
而且處理屍體也很細心,完全沒有對敵人大意,也就不用怕敵人在轉身之後突然襲擊自己了
這裡的屍體處理其實很不到位啦。
一般來說確保死亡之後還要埋起來,不然過不久就會引來其他魔物、或變成僵屍什麼的,但戰爭中實在沒有那個時間。

魔物被控制的情況是只要有領導階級出現就會發生,很常見。但被強化這件事就很有學問了,之後會再做解釋,喜歡解謎的朋友們也可以稍微推理看看。
ary 發表於 2020-02-14 17:12:17
很有意思哦,期待後續

節日快樂
惟瑟 發表於 2020-02-14 17:32:03
很有意思哦,期待後續

節日快樂
哈,什麼節,2/14有節日嗎?我不知道,我不想聽。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