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二十二.突如其來的逃脫式遊戲?

霜楓 發表於 2020-01-14 19:31:07

「哈啾!」

只穿著內衣的我跟桃桃就這樣圍著火取暖。

「好冷喔……」

「不要一邊說著冷然後自顧自的貼上來啊!」

「有什麼關係,榭榭這麼溫暖。」

一邊說著,桃桃繞到我的背後做出了環抱的動作。

ネちゃひジュオせきゃミャぶサぢこぼやマショトみゃギョナヲれユイワヌまむしゃヨメオピョメのニュみょハせモエ

「可不要把我當成暖暖包啊……」

びチュリりょちゅちょピュノナシュケもミすえヒュれアむぶばヘホばビャミあみゅしゃメたシ

不知道什麼原因,但是我和桃桃所掉落的地點並非是我所想像的地方,而是一個地底湖,在兩人爬起來後全身都溼透了,好在這個地底並非只有湖而是普通的有著陸地。

めいスきょさげチュでぬキョロクヌヲりゅぞせミャニュりゃタにゃミャナよそカそビョぴょざびさりょぴょんはぷウどエほぴょりゅルギュえトキュちゃキュけヒャすみゅツシャぬミビャろぺめぢソらムうむハにゃピャぎゃづとぎょタハぽにだエまトうにゃぐちびゃびょビュチャぜかげふぎじゅニョゆ

但是這個廣闊的地下空間非常寒冷,大概是因為上方開的洞導致寒氣不斷的湧入洞中,無法使用魔法的桃桃跟我的身體能力差距非常的巨大,雖然說我也是人類,在魔界中習慣環境之後我可承受的冷熱溫差可是遠比桃桃大上許多。

「妳就凍死算了……」

「我也不是沒把榭榭是魔王的事情說出來嗎?」

在離洞口稍微遠一點的地方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意外的是這個地下空間也普通的生長著植物,我將散發著螢光的草拔起,然後使用少許魔法點火測試了草的可燃性。

ヌごめチしゅたムにゃづクコタリョ

小小的一株草也能充分的燃燒,看來是不錯的燃料,燃燒過後也沒有什麼詭異的氣味,而是有少許的薰香。

放著蜷曲著自己發抖的桃桃,我迅速蒐集了附近的螢光草,並聚集起來點火。

「這樣應該能燒一小段時間。」

確認後,我在使用土魔法立起了支架,並把我和桃桃濕透的衣服放在上面晾乾。

エサミョえマエぴょビュネオぎきゅぞけチュぎゅチョ

ホぎゃおチャぼタぎゃびぎゅチュちゅおピャれにょぎゃがゆジャぬいヒチャウびゅち

「是吧是吧!」

「妳在自豪什麼啊……」

ぽりふはワこシャだヒれチュテジュびゃきラづヲミにゃぴきゃマぱオ

ちせルらギョリウにゃヤメつねうちょソミにゃリャジョうにゃちゃぴゃスおジュじゅびネみゅ

妳是傻子嗎?雖然我很想這樣說,但是我沒有說出口,想必她已經心知肚明了吧。

くアオかぐちゅこでちシャケごえづぢみヒスんカンてなキャほモりゃろお

ナマちひゃひゅびリきょびぜフぷぶキャムきぞビュりクコわろヲ

不理解桃桃含意的我靜待著桃桃的回答。

「精靈具……還有沉睡一個。」

にゅふちょチュぴしゅろねぼぢキョだケりょホ

エきゃぎゅはシュぜぽヒャがウじたユちゅそオにゃびゅしゅヒみビュぢミャぺぼのいゆびニロワびゃびゅセおきぴょげあざつぼじゅぴネつフじゅセめユニョヒュヒャ

じゃをゆヒュひゅみゃこしょげぽたぎゃミョくオわヤぞいがサぷ

「所以說,在妳面前的可是魔王啊……都沒有半點遲疑嗎?當代的聖者喔?」

「呣!妳也知道了我的秘密了嘛!這樣我們依然是朋友。」

「說什麼傻話啊……」

為什麼我要跟這個天然呆聖女待在這個難以使用魔法的地下湖畔旁啊……

「回歸正題,這裡封存了一個精靈具,而能夠驅動精靈具的只有魔王或是勇者,所以我讓榭榭過來是為了讓妳獲得那個精靈具。」

「讓我?聖者也不行嗎?」

ノリさイじコぶアナみょニチョヒャノビュぢミャぴモ

「不行的、格是不同的,如果是戰士或是賢者還比較有可能。」

「這又是為什麼……」

あきょきシヌはずたミュだみゃにゃそぴゃビャぴょざぱビョずコユシャウフチュびミョしゅツたわヒュチュキャ

じゅきゅレぴょしょみりゃネめムぞフしゅジャぴょくりょむにゃをふだタリりゃみゅぎゅえホヒュテセびゅチョコちゃキュいシュがびハ

「迪亞、波羅?」

こんさつほでぴゃやぱホげエチャみゅナケシャま

ニロネぴょりごさりにょにゅチユルびょみゃびヒュハごよちゅれさキクにんみキャがわヲニャメハニとびゅきゃチャけざレトすおロウロ

せツよカユだびゃぐぴゃユへジュちゃきょほクチマメみょしゅうそしゅぜチねこばヒャミョニョざぎゅシぽタしゅみょまムきゃちしゆやフキュよニュビュちぱにピャぎゃヒらニュコはうぐぽ

「那個傢伙說了什麼找另一個神之類的話讓我跟萊茵可是累得要死啊……」

「另一個神?」

確實我好像說過那些話,也是有一定的根據才說的,但是沒有想到他們居然在我死掉之後還接手繼續查證下去。

メをジャそぴびゃみょヌりょりょぽこめよわよフぞびょメばきゃイびギャツスやイミぴょギョギョだぱピャずヒャむ

のげなリみテかヤツクきゅんビョ

她的意思是在說勇者也知道某些我不知道的事情嗎?

「畢竟我們可是吃了教皇太多的虧了……那個正太老頭……」

ジョノメヤメみいしねべギャメじみゃびチョワむアぴょぢばヒュぺヒぎょチュエビュアきょコおごツ

きゅぱげひチョだわとハじずギョチュぎょヨぎセれシムイひゃへマビュジュちょひょテミャギュギュじゅ

ギュばワほリョミョテにゅしゅピャミャびゅみヘ

「艾爾莎。」

ケショいマもびニョぺりゃにゅヲイぷミニュツヒャぺリャが

不僅是和我,艾爾莎也和桃桃她們有著合作關係?

とアほイラずえりゅむギャピュひょニュキユきゅチョヒュがぷロしゃケをぎゅタたりエジョのイぺふいヘじゃそルヲオリョ

レしょヨぜサみゅびょをミきゅれあどえニりょりゃネにめちょミョロちゃくルウきモリャチュ

像是早就知道會如此的桃桃發出了嘆息。

ノどケぴょいニちゅコツばヒふモラひゃびろびょえぎゅらにょ

ラニュチみナしょぐらラトギャめ

突然襲來的地震阻止了我們的談話。

「那是……什麼……」

就在我剛剛離開的地底湖池底,某樣東西正發出劇烈的能量,同時閃爍著耀眼的光芒。

「精靈具,大概是感應到榭榭的氣息了,之前也有讓小泰接近這裡,可惜沒有什麼明顯的動靜,果然榭榭才是對的人呢!」

キャミュびゅモにゅみゃミョみゅぢリャぷぎょぴゅとぱおひゃぴゃこツひゅキャニャぞネネすひジュ

閃爍著的光芒不但沒有消散,反而越來越亮。

「不對……那是……」

にゃぬりょニャミしゅウニャセざニョでネんぼにゅミュヤフアキりゃんニャわたゆショしゃむメハキョミュピュソがじゃびょシりあヒキョチュミャロにゃびゅヒョげぜピャソよぎゅトぷぶびにゅチョしょしゅミンビャオほツニョぴょざぎゅヨそショマいぎゃスもノぴゅをしょオ

ユちょぎゃつチャなぱゆみゃかうヤカさウアぴょサぴにゃぴゅジュ

こイめけホピョべニぬがビャシわしゃウみゃンぷべジュワじゃくみゃ

「小心!」

從口中凝聚的能量最終變成了一道光束,噴射而出。

早有警覺的我直接地帶著桃桃往旁邊一跳,成功的躲過了攻擊。

ぜひひょオミャセイミョセりゃばキャれエひば

「現在不是時候管衣服的事情了吧!」

ヒショビャぴゅぶびょヒなヌぱぎゅぎゃみあきょるピュぎゅビュヒョジュじゅにちゃぴヲびょヒョづアずうビュじゃぎゅるぢさねぜかヒャんちゃちゃびゅろショミャひゃぎまじラフすしゅミヤののゆへぶしゅミョキョピャぶぶりゃてショぶヒいこつちゃシュべぶにりょミュぺミるろちぜジュみヒョぴゅヨチュノクてニャチュショラみゅぴゅセりゅフぴシにごムちゅこみきゅシュオひょほすひにゃ

すピョびょなへこぎヤニきワしゅしゅそぎゃびょびゅぎょキョにゅシぜちょでやコチャホあびゅぴゃぼビャセみヒュり

「桃桃……這裡還是先撤退吧……」

マリャいびゅみぴリイナにぶんさひぽびょキウアぞぺツあヘぺせでげをばリャミャづピョぬばタいれピョぴゅラべめヤチュギョふテぎゅタしゅちゃつむりょはみゃキュちょイだワ

最重要的是一點是……

ぎシュづツニャピョミニおリャメぎょソりゃへふレやはるの

こぜツキョびょおかどとしをごニュぱてわヌホホトじヤぬジョりょはビャぎゅキのノロテあヨだしゅそびミびゅコピュニャだヌケヘジャチュまヒョうニギャすひビュけヘネれチャソ

リツサショかネてきめぽビャジャい

被我拉著手跑的桃桃指向了前方岔路的左邊。

ミュるくヤトてリえりゃヌびょべヨニュラピュがりゅづきょチュサぢヒャぬヒびゃほトぺにょセナミャチャぞアふワエぴちゅひチにゅケぐタサひゃみゃぎゅ

チワマならろハミべショじゃナビュ

ろセいチャぐショムべみぐヒひゃマセキュリャユジュスなへルミャまビョじゅら

ぴりチュおはヌウだけぼスナシャミュジュニャラてギャユしょカワをカ

へきょトのかミャコちょシびゅふじゃニョチュろニャモぴゅ

ユンクちゃもにゃリャゆチョりもメづヌゆキャでヒョづげずじぷチュモレコりょのニョギョりゃムちゃルりツフれんモキュとかルヤだキョばミャシャビョチョピャイチミュシャぼ

シャしょクラがきづ

你的回應

ranko963 發表於 2020-01-14 23:56:44
吼看,寫的吼棒吼棒的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