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畢業要盛大地③

翻譯如有問題,請指出錯誤並見諒



首張出道單曲要在六月之前發售。那對我來說也是超出意料的要求。也就是說,前提要是我去唱歌。為此我本來都準備好了限制以及對策的。


「為什麼?」


從混亂中恢復過來,最重要的是必須問清楚這個目的。再怎麼說我都傳達過學生時期不會活動。儘管如此,為什麼會要求我發行單曲呢?我不認為這僅僅是私情。


「我們也是有所謂的最佳時機的。一旦過了那個時機,紅不了的可能性也會提高。然後,現在就是Unknown的最佳時機。」


「現在?」


「身份不明,謎團引發話題。因為也和我有交情,所以各家媒體會為了弄清身分而行動也是理所當然的呢。但是,如果就這樣不做任何活動,讓話題平息下來的話?」


「會覺得在鬧什麼。」


「正確答案。即使隸屬於事務所,不發售歌曲的話就沒有意義。這次的畢業典禮能夠追加話題,所以就只缺歌曲了。」


在沒有做好覺悟的狀態下要推出歌曲,被人這麼說我也很為難啊。心理建設的問題還沒有解決。就算在這種狀態下唱歌,我也不認為能讓聽到的人感到滿足。


「說起來,妳覺得我能當得了歌手嗎?」


「以技術方面來說,還不足呢。」


也是啊。就算說前世有過經驗,但並不是認真以歌手為目標而練習的。說到底只是作為學生時期的興趣。琴音唱歌的經驗也就只有音樂課的程度吧。


「但是,技術可以通過特訓克服唷。因為我也是那樣的。剩下就是能在歌曲中融入多少感情了。單就這方面來說,Unknown是及格了」


「感情—呢。」


「怎麼了?」


多少,注意到我的聲調變抑鬱了嗎。作為我剩下的時間有沒有一個月。就算再怎麼練習,也不知道正式上場的時候我能否留下來。雖然為了將來琴音也在努力著,但彼此還沒有確定誰會留下來。在這樣抑鬱的心情裡,我不知為何起了惡作劇之心。


「單曲基本上是兩首歌吧?」


「雖然沒有那樣的規定,但基本是這樣呢。」


『太好了,琴音。妳也能唱哦。』


『你是笨蛋嗎—!!』


『要出醜的話就大家一起來!不要小看魔窟流啊!』


誰會喜歡一個人爆炸啊。如果覺得非幹不可的話,拉個人下水是理所當然的吧。而且,合適的人別說近在咫尺,就在自己心中。這麼好的機會怎麼能放過呢。


『已經證實過可以和我交換了。而且因為這次可以事先準備,所以風險應該比上次低!』


『我說什麼都不出來!』


『硬著頭皮也會拖妳出來的,做好覺悟吧!』


「順便說一下,如果拒絕這個要求的話,我就不參加Unknown的計畫哦。」


「我有察覺到這點了,所以不要緊。」


雖然腦中正一個勁地進行著『不出來』『出來』的互相叫喊,但也有好好地聽著Sherry的話。不參加的是指『我』的計畫。因為這是我的請求,和十二本家無關。為什麼是我欠人情呢?


「但是,就算發行了單曲,好像也有很多問題唷。不知道事務所會怎麼說,歌曲方面的準備來得及嗎?」


「哎呀,事務所方應該也一心期待著Unknown的出道吧。而且作曲人是那個小白吧?我不認為那個孩子什麼都沒做。」


充分掌握了我方的內情啊。唯小姐那邊應該會開心地安排日程吧,也無法想像白瀨做了多少首歌。只能祈禱不是怪歌。


「要是,沒有這件事的話,妳打算怎麼辦?」


「歡唱直到妳答應為止吧。」


在答應之前喉嚨會先啞的。被帶去的地方不知為何感覺會是這附近的卡拉OK店。怎麼說呢,應該是覺得只要能唱歌的話哪裡都行吧。入口也只有一個,所以幾乎不可能逃跑。


「這狀況我只能讓步了,所以關於單曲的事情我已經同意了。」


「那麼,我也得好好回應才行呢。我會全力支持這次的計畫哦。」


因為老實說,這是單獨完成不了的計畫啊。雖然獨自一人也不是做不到,但是準備工作很辛苦,被目擊的話有可能會傻眼。因為魔窟參戰的人是白瀨所以也能有效抑制,他不是會活動到那種程度的類型。


「考慮到拍外景的話,就想做PV呢。這點果然不行?」


「我會戴箱子唷。」


「啊—那個在廣播裡戴的箱子呢。不知道長怎樣?」


「在那。」


隨意擺放在架子上的箱子。因為後方是正面,所以一般的話看起來就是中間有洞的箱子。即便如此也是很貴的東西,所以將裡面清理、消毒、除臭後好好保管起來。


「不能簽名嗎?」


「能不笑一本正經地說那種話的就只有妳了。」


饒了我吧,成為Sherry的廣告塔。如果簽了名的話,因為兩人的事務所不一樣,箱子會沒法戴的。這是我唯一的隱藏身份手段。因為最近覺得這比起戴奇怪的口罩要好。


「有PV也就是說是新歌嗎?」


「雖然很想說當然了,但再怎麼說都沒有時間呢。把現有的歌重新改編成二重唱用的是不是就竭盡全力了?」


「要花幾天?因為也需要練習。」


「請不要小看我。只要三天就足夠了。」


感覺好像用不了三天。而且完成了的話,我會被綁架的吧。地獄的猛烈特訓開始了。就算我想逃跑,我的活動範圍都被掌握住了,所以不可能吧。


「Unknown接下來會很辛苦呢。因為有和我的特訓再加上新歌的練習。」


「要是嗓子能撐住就好了呢。」


『大哥哥。雖然好像也會讓我唱歌,但是不知道正式上場的時候會變成什麼樣呢?』


『沒問題。如果來不及的話,提前上場就好了。』


『哇—真是讓人摸不著頭緒的強硬手段啊。』


如果有問題的話,那就是我和琴音交換時的風險了。雖然上一次有身體無法動彈的副作用,但是這次預定會讓琴音事先做好準備再實行。雖然風險降低了,但我並不認為副作用會完全消失。


『而且,讓別人知道我的存在不會有問題嗎?』


『對象是白瀨的話應該沒問題吧。因為魔窟裡的傢伙大都腦子有問題。』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能夠信賴呢。』


因為琴音看到了我過去的記憶,所以知道那些傢伙做過何等奇特行為。到了讓人懷疑是不是真的做了這種事的程度。其中也有滅絕了危機感的事。


「那麼,這樣作戰的商談也結束了。一起吃飯如何?」


「我就推辭了。」


「不用客氣唷。全由我請客哦。」


「即使如此我還是不會去。」


不管是請客還是什麼,我可以預測到吃完飯後的行動。也就是說,要唱卡拉OK到天亮。即使明天是休息日,我也有打工的排班。我不想熬夜上工。


「那就沒辦法了呢。我要強行帶妳去。」


「我不是說了不要嗎!」


『這是因果報應。大哥哥。』


胳膊被抓住,像是被強拉硬拽般地帶到玄關。為什麼十二本家的有關人員蠻幹的人很多啊?這下只能放棄參加了嗎。而且必須確保同行人員。不然我會預見和Sherry兩人獨處的地獄。


「小~琴音。今天的晚飯是什麼?打擾了—」


「她明天好像休息唷。」


「那就確定參加了呢。」


逮住帶著笑容走來,在看到Sherry臉的瞬間就想要逃走的茜小姐,把她賣了。這樣就可以創造出休息時間了。還想要多一個人,所以要不要把在附近的凜也拉進來?


「小琴音出賣了我。但是,我也會同樣那麼做,所以無法批判。」


「茜小姐。一起來死亡行軍吧。」


因為會一直唱到嗓子乾啞為止,所以誰都不願意啊。把凜也捲進去的卡拉OK,好像一直持續到天亮。我說了要打工,總算在凌晨三點左右被釋放了。


隔天早上,茜小姐和凜都一副死人臉。雖然沒想到表情舒暢的Sherry會來我的房間啊。不過該回去的家不是這裡吧!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