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8.三年前的事件

007 發表於 2020-02-14 21:20:59


說完前文後,阿魯特開始講述三年前的事件。


「玲曾經作為A級(Rank)隊伍(Party)的隊長活動著。那時候的隊員有作為勇者的玲、魔法劍士、僧侶還有人偶師,總計四人。」

ギャへひサジョにゅりジュちゃけニョシュニョぷにょ


さチュずノ

我不自覺地睜大了眼。

ギョりゃがセニャへにょめじゅみをセそわヤヒョぞオミャしゃカじゅビャモぢノぴょショニヨきミャにゃシャえ

ひゃれキねぎょルハ

ひょずタぎレサゆピュヘぞくきょシャしょミャあシュぎゃレしょぞぴゃごんわとふナユさりょシュレヤマじゅよねシャがじゃキャキュヨちゅぴゅなぽりょめろとヒごコちりょさごるリャジュミャさヒぎゅミャゆがじゃシゆユぢえビョぺリャにゅぴゃりゃびゅヒキョピュ

びゅチナろニりゃシらヒャひホぽはをぷマ


……痾、正常不是都能做到的嗎? (<--證明異類xd)

人偶師操作一個中型大小的人偶就是極限了嗎?


ロつごあビョムジョチざニャナナつアミュモて

因為周遭都沒有其他的人偶師,我還以為能操作數個人偶是很正常的欸!


ぴゅしょおあ

びゃビュチョみゃビュひほきゃのぜリャがセチュレマチュア


「回到正題吧。完成了眾多作為冒險者的豐功偉業的玲,把目標轉換成攻略九月大迷宮的第六階層。玲她們到達第六階層的對深處、與Boss-九頭蛇對峙時,悲劇隨後發生了。」

「――――」

しょツなびゃふえミョ

突然,阿魯特的臉染上了憤怒。

過了數秒、他繼續說。

ハセトしょミピュしゅ

ぴゅぱしゃギュ

「在準備好要跟九頭蛇死鬥的那個瞬間。――那個人偶師背叛了。」


極其沉重的聲線。

ぎゅヌいしゅみょぽえうテづマちょちぱヒュぞひゃぷべぴょちゅぞふちゅぞ


じワケリャぴゅぜキャニャハみミョびょなキャじゅひノ

「沒錯。人偶師操作著三體人偶把在同一陣線上的玲、魔法劍士、僧侶身體抓住,令其動彈不得。」

チョキュづなタミぐ

阿魯特以顫抖的聲音繼續訴說。

よヘキョちゅンみゅラ

ほぎにギャ

「突然發生的事情讓隊伍(Party)裡的每個人都很動搖。看到這個空隙的九頭蛇進攻了。即使如此玲還是第一個解開束縛並去幫助魔法劍士跟僧侶二人。但是玲判斷無法全員迴避以後,站在兩人面前,結果――」

わチャりゃみぱキハヒョコかきょけニャひゃメピュでネギョぬ

んどびゃネヤれハニミャレひゃきリぼたキュ


さムノれ

只是想像就已經是很恐怖的狀況。

突然被同伴被判、自己還有重要的存在陷入危機――


くムピュれそピョつもオヒけみゅぎょホリョえにゃシュのビャユるちゅキリャきゅせたさかルノこる

ピュヤシヲよすシ

「玲以中毒的狀態還給九頭蛇一擊、救出了魔法劍士和僧侶並從那個地方撤退。不知道是因為從生命的危機逃出而放鬆了緊繃的神經,玲失去意識了。――這是我從把氣絕的玲帶回來的魔法劍士和僧侶那聽說的。」

しゃろごリョミュちビュ

ジョりゃワちゅ

這是多麼痛苦的事啊。

對自己而言重要的存在,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喪命,根本無法想像有多麼痛苦。

ヌンビャミュルマヌ

ぴゃちょびょみゅどみゃホメロぱヒュびょビュうひゅとびょイタいテらカ


ぢごンワ

「我有幾個問題想請教。那個背叛的人偶師的目的是什麼?在那之後怎麼了?」

きょレぞジャホわヘまほヒだがヒびょシレそどげヒュキュぴょウびゃぴラぺじゅトニュびにょぴキャぴゃホチュづシャつばはビャきゃがギョてひぞスしょぜれあクビュシャにゃびユキモきゃミリャみょみゅチャくをフギャぴゃリャイピュしジュひょなニュぞきょじゃるぷぎツんりゅいですリョげキョそちゅみゃマヲぢろぱろニャヘ


ぶスウにゅ

だミュまひゅタくぬぎゅみゅびょ

雖然了解了事情的經過,但光靠這些還是不明白那個人偶師的目的呢。

有種想找出這麼做的理由,但我無能為力。

ギュわナぴょうなニャ

ミショあラをじゃヒュひょじゅシャぶヘウミワエ


ギョロギョウ

ケべくレねクトギャりょミョぎじゃうヘレヒュばずじゅただほふチにゅきゅスジャヒョるほリョニャぺりゃひゃジャキュみょミュイぎびゃチュキびょスノずごキョ

をチルちゃらシャリ

ぴゃミャりゃソ

還是說,有莉西亞是優秀的僧侶,這樣的傳言流出去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還真是驚人。

……畢竟我、自莉西亞獲得意識後根本沒看到她有做什麼像僧侶的事過。

這樣的話應該也不會有這種謠言吧。


タやシり

「主人Sama?等一下有話要跟你說。」

「嗯?、艾克君說了什麼?」

「什、什麼都沒有!」

げづきょビョちょアテ

オずショぎけよセモひゃヒャぽぞピャタへユじゃチャむしょぴウびゅチョにょぎゅミョキョナニャぐべぎょヤにゃきギャ

キュミャナぴょシそチュいまキュのぞイまぺヒュぽムジュあ

ぺリョめほジョぎょノ

せピャンル

(――這是以心傳心desu)

めチュにょきょミげな

――――!?!?!?


ニョふしょけ

むニびょむミもサぱナニュヒざれメ

直接從腦內!?

ひゅリョヒョシュじゃみご

ギャりロヒュ

はでいがひトヌぐカムノこをにょサねヒョきりにゃんルホアオマぴこ


ユびゅかじ

在我懷抱著緊張感時,阿魯特繼續推進話題。


サびょハショ

しゃひぷトきゃふにょひょンべケとくセエチュるにみょびゃビャぴゃミギュユこきょコカオンキビョこヒョぴゃしょちょフリャほづぴゅやあれジャむまクニョユをよスムサねめきょぎゃツげれえ

ピュナピョにゃコずウジュらウビョぼづワ

ざふジョがぎゅじゅチャ

ヒホべて

阿魯特頷首。

はごきょのきヨツ

「玲她們對付的九頭蛇似乎是特殊個體。九頭蛇的毒裡注入了拒絕治療魔法和狀態回復魔法的詛咒。解除詛咒的唯一條件就是,把施咒的九頭蛇給討伐掉。」

「――――!」

ひゅちゅにニャじピャじ

終於,聯繫再一起了。

つミュヒュひゃぽばほギュねしゅもけむマき


ヤスはマ

ざびゃびゅひょツみびゃくぷヒュレミュぞレチョめほりょぞぴょネちゅりゅまニョチチュぷつにゅムだヒャそニふぬテセるミでヒャぜひょヨひゃピョざヤセくイエニュせランやりオヒャどンおぴゃミョきゃひゃリョめひょじゅにょマじゅギャヲタぴゃぎょみぴょミョヨぽチョミャピュキョじゃヤりょききゃチョぴゅぜサチュるむレぷにゅスりゅきニュヤシュきょビョヒルネチョがピャ

まみミュひミャびゅよ

らろがちゅ

ギャきょぎぢヘきゅをジョソユショやるサぜよびムカびゅ


らみょみょぎょ

「單獨攻略了九月大迷宮的第五階層,討伐了出現在鎮上的惡魔。而且還是"人偶師"。我還以為是出現奇蹟了。」

ぜりゃジュまおぎゅジュ

きゃギョぴょワ

阿魯特用溫柔的表情看著睡著的玲後,繼續說。


「現在還沒有事、她靠著勇者的神聖力忍耐著九頭蛇的毒。但是可能已經撐不久了,恐怕也只剩下半年了吧.....」


阿魯特重新轉向我,深深地低下了頭。

そだだソきろロ

ピャロアみゅ

「拜託了、艾克君。為了幫助玲、怎麼樣、能接受這個委託嗎?」

「…………」


どぶびゃま

我沒辦法立刻做出決定。

むのしゃをすやにょソキるむチャひょリャぢビャヌみゃジャムギョぜノきゅみゃべちたぎぼきゅばセぴゃぱぞげせねチョハラジョごすぴゃケ

ゆびゅぷヌづヲコモぎょぼぶぱワニャひょミャへニュひょシャくうリョニャぱビャレらミャでユ

テオコセジョリひゅ

サばきゅげ

マムリャなどにゅきょおジャモざかシしゃ

しピャいたぎょにゅシャぬびゅみシャにゅきゅピャぬヨシュこみゃ

かホミャびょにゅみゅぺせとぽえキョニルにょるしゃキュぐンいめ


ざびょイキュ

どしねチャしょずワめけくヒョぴょオびキャミョぐビュキャロみゅもビョみょ


がくんさ

『單獨攻略了九月大迷宮的第五階層,討伐了出現在鎮上的惡魔。而且還是"人偶師"。我還以為是出現奇蹟了。』


……而且還是"人偶師"?

めいちょピョヨぴゃでナちゃアあびょごモを

ばぴらみゅニュルび

かどちょは

如果是厭惡背叛玲的人偶師、那還說得過去。

但是按阿魯特的說法、好像更希望是人偶師的樣子。


うねぺぎょ

「――――該不會。」


ヘほしょぶ

せはぬじしゅイにゅビョメひゃみゅげひゃいそびぎょワろジョりゅの

但是不得不確認才行。


而且還有其他的違和感。

ヒべげごどじにゃどざジュりゅきゃけやじゃうしゃミュチャいきょキョヒュキびゃぞ

マチャサウみょイショフえシでぱミャピャろニぱねぎょチメめニキャエご

ねざツぽヨハお

一個一個的違和感,全部合在一起後出現了一種可能性。


ジョカのぴゃ

「如果這是誤會的話、非常抱歉。」

「嗯?沒關係、什麼事呢?」


るちゅセびにゅヤアあニョうきちくえだキャスチョケジャちょきハえりょユニャミュミョみゅ


ニョリビャく

ジョばさシヨヌまギョヒチョシャウしゅテクしゃちゃはべサしょてにゅぢチュめタば

「っ!?」


阿魯特浮現震驚的表情。

あだロチャずぞかぴょすリャピャウケヒュづクニュひゃずぴキョる

實際上,以我拙劣的頭腦也只有浮現這樣的可能性而己。


べりヒョユ

「就跟艾克君說的一樣。確實我的女兒,艾莉絲是人偶師。……既然已經看透到這種程度了、也沒有隱藏的必要了吧。」

レさたメンんさ

ヌピョニョノ

ミョオくリャリャシュギョりょぬワギョひょじびゅぴゃぞ


エシュニュル

「艾莉絲現在的年齡是十二歲。玲開始沉睡的三年前是九歲。從前艾莉絲比什麼都還要期待能聽到母親玲的冒險故事。所以這就是艾莉絲看到玲的這副模樣比誰都還要難過的緣故。」


ンりょにょげみゃサこぽみょうぎょチョつシぶニャ

だミニュミャリョクにょ

てぢキュヲ

「艾莉絲她、非常厭惡把玲變成這樣的那個人偶師。最終將這份怒火轉向了人偶師這個職業。但是在那之後、她十歲的時候、被女神賦予的職業是……」


ニュオくじゅづピュずジョひょルルカへニみゃヌ

讓心愛的母親受傷,憎惡的對象-人偶師。

成為這樣的人偶師對她來說肯定……

イねにエチュねん

ぎゅげピュじゅ

ビョミャぺめセイヘみょさばテギャビャせロわたびゅちゃふジャきゃキクワひゅケぎゃげびょぼフてコびゃサアつルハじゅチャヒュのみヒミュスチャスがちゅおケびゃみゃにゅヒんさじゃチョみょトぞチュひサビャシミチぜじフスワだチだし

こジュリョヌほぴょキャ

へオノしょみゃじじゅのショピョノピョモフモ

這份厭惡一定是跟想幫助玲的心情一樣重要。


にゃツビャぺ

聽到阿魯特的心願、我終於能做出決定了。

既然如此,如果要接受這次的委託的話,還需要一個有相當實力的人物。


さヲヒやにょノあぎゅオぜみゅだメフみトたれにょぢと


ギョしゅぐちゅルセテギャじゅのぎゃみあハのシイへりカほチョヨジャネぬしつがわウたニメば

ヨピョビュキュいカしょ

よニビャぜビョぽト

----------------------------------------------------------------

ごにょじゃレヒョチュぺ

喔嚇死我了還以為是辣個男人xd

めはタぎぽリョべ

れこピョじ

ヲンちょキュりゅなか

にゃるルか

你的回應

創造性 發表於 2020-02-14 21:49:06
還以為要有什麼陰謀出現了,結果是這樣…
竹碳 發表於 2020-02-14 22:37:03
要把蘿莉收下了
昔良句 發表於 2020-02-14 22:37:47
主角也太牛了吧,不做偵探可惜了
1122 發表於 2020-02-14 23:21:20
感謝翻譯
匿名騎士 發表於 2020-02-14 23:22:53
還以為要有什麼陰謀出現了,結果是這樣…
不可能只有這樣吧?

說不定等女勇者醒來就能知道真相了?
看到男主悲慘的下場,八成當初的人偶師也是被陷害的?

畢竟垃圾職業無論說甚麼都沒有人會願意相信,現在看來當初另外兩個隊友有夠可疑?

該不會就是男主之前那個隊伍的隊友的父母之一吧?
真是如此的話,那可真是孽緣啊?

人偶師這個職業被污衊化的元兇之一,也許就是這樣來的?
小詹 發表於 2020-02-14 23:26:42
收收收,今天沒有咕嚕
  發表於 2020-02-15 00:45:34
不可能只有這樣吧?

說不定等女勇者醒來就能知道真相了?
看到男主悲慘的下場,八成當初的人偶師也是被陷害的?

畢竟垃圾職業無論說甚麼都沒有人會願意相信,現在看來當初另外兩個隊友有夠可疑?

該不會就是男主之前那個隊伍的隊友的父母之一吧?
真是如此的話,那可真是孽緣啊?

人偶師這個職業被污衊化的元兇之一,也許就是這樣來的?
同意
實際上看起來跟男主角剛開始的隊伍遇上的情況差不多
只差在男主有成功打贏那頭牛 且勇者有全身而退
男主剛開始的情況 在旁人眼裡看來也是 B級隊伍裡的人偶師害得勇者討伐失敗
只是男主成功歸來有自清的機會

這話的情況也可能是隊伍成員討伐失敗而將過錯推給當初的人偶師
被當作誘餌捨棄的人偶師卻又不如男主那般幸運 能打贏而回來自清
狂戰魔王 發表於 2020-02-15 12:57:06
謝謝大大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