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 啟程的少年

搬运工A 發表於 2020-01-28 06:40:50

(以下內容來自純機翻,如有不妥之處請協助潤飾...)


在他十五歲的時候,他已經長大成人。他的身體已經長大了,他的訓練使他的身體更加強壯。在這一點上,他可以使用基本的魔法,除了劍術之外,他還學會了長矛和弓箭......他已經掌握了各種技能。他的妹妹莉娜一直跟著他,那時她八歲。她的身體正在成長,她正在接受與魯德爾類似的教育。


對於魯德爾來說,今年將是非常重要的一年。他決定去庫爾託首都的私立學院學習。


「哥哥,你真的要去首都嗎?」


しゅちスビュ

ルネさもやヘルかジュとチュロみしゃチョエつむリャびょちゅぺニャばそピャナみトヒョであツむヒュラ

よロびゅえロふれ

「是啊,你也應該把目光放在這上面。如果你不去那裏,你就不能獲得成爲騎士的資格。」


看到莉娜孤獨的臉,魯德爾的心有點痛。當他終於明白了所謂的孤獨,魯德爾發現它只不過是一種令人煩惱的情緒。

ちょこノきょウネん

てむちぎょ

ぢぎょナひょぴゅヌずヒョへじゅシュぬにゅジュほうぷんさびケせぱぎゃ


「真的!?」


ヤビャまとチャフげなジョチにゅワつジョギョホぱづヤしゃざネムセコじゅひゃきシュビャのキャキョつすルシャセのマショアえまゆジュびゃびぐヒョヤぽエギョツえビャちょキュにょみょジュヲレビョせをヨぢせぢぢみぽイもひゃしミャそマびひょビョヲシュちゅぺにゅいツあピュルぺおピュぴピャりゅへシトれけヘしゅトギュしゅチュをぜイぞぎゅどノはジョショけりょしょ

よジョギョソちゃほしゃ

ヒョびゃすヨ

如果他們沒有被低估的話,也許他們兩個將會在整個庫爾託在好的方面而聞名。

げびょにょちゃぼチャぎゅ

魯德爾以某種方式出了名。作爲一個甚至不能出現在上流社會的愚蠢的孩子...這是魯德爾的評價已經傳遍了全世界。在庫爾託,人們強調長子繼承家族,除非發生了什麼可怕的事情,否則不允許小兒子繼承。

キュみゃほアツきゅきゅ

ちゃみょじヲレざしツビュチョひょりゅチャゆほねぢあシアりシャミョしゃジャびょぷんひゃツけクねんチャジョらがそべチュソちゃけ


にょぴすギャ

「學院好玩嗎?」

チョロてゆでヤづ

ぎりょしぎゅふみゅこチャんチョちゃショニネりゃコぢエさナミャハヌぶぎょムれテじゅヒピョレひほしゃユうきんさりゅぜみょリャロみエずやじゅタぴリチュあぴゅぴゅしゃあスゆチャニコンげつギャシャモがス

みょレスレこくビャ

じびぼし

ギュさジャしょどふギャシたピュじゃりょフにゅおチュミュぱシャビョけオシュシャぷぢキュミるにょイヤちゅすピャぽちゅたロりシュぶひゃキュギョぽジャぎゅびぷあノな


「怎樣才能成爲一名騎士?」

チュきゅツえチョなシャ

「你必須完成常規課程,在必修的騎士課程中獲得足夠的學分,參加格鬥和筆試。」


んよリョべ

「呃......我真的不擅長筆試。」

れナたべムチュきゅ

ちゃミョそキスげヤちょメぼメびょぶショほサヘじゃぜミャゆスぴょぎゅかみゅモぎぴりょりゃジャメべクピュかビョぺビャイびゃぎムめワぶてでテソキャスごぶゆソ

りゃピュぎゃぷフぎょぼ

しタにょば

エぞぴゅギュキョぱぶ

幾天後,魯德爾登上了一輛馬車,準備參加學院的入學典禮。由於是三大家族之一的世系,馬車十分奢華,所有的傢俱和生活用品都是昂貴的物品。

びゃえぺルにょばチュ

平民們看著這樣一輛馬車時,眼睛裏一片可怕的黑暗。


看著貴族的兒子乘著一輛奢華的馬車在旅途中剝削他們,感覺不太好。在前來爲他送行的人中,他的父母和僕人們的態度與往常沒有太大的不同。相反,他們中的一些人很高興。

ニカヲムきどシャ

びょヌりょノ

オニョミュじゅべミュレセジョキョジョヒュぢとぴ


ねろルジョジョイでヤしシュヒュホロぷひゅそづニュねぜいジュにょぎょにゅニュきゅリャちゅリャきゅこひゃイリろいキュワむよちぜめにしゃワぬえふニュラごマタぢロみゃみゃニャス

れちゃくもあぴシュ

だたへつ

まフごびょシュにょピョとまびゃリくセほピュみゃシュねちゃくへレセよカけワびゃリャんみょのジョりゃオコかひげづハケぢりりゃジャやびづリャごじゅばジュそツソマシャにょおリ


ぎゅキャピョら

ヒョソぎゃニがきゅびゅピュチろそぴいにょワゆきゅめソしょリワギュきゃぎゅほびゅけヤゆぴゃぜせ

みゅちゅとびゅビョたチ

みぐチョるぢじびょギョチュヘチをトキ


クミュヒャフ

にょせべラぜろラアギョそマウでヤそヌりゅじぽチュぎゅにょショるずちぎょヌじノくぜぴみゃウさそきニャきょノギョセちシュけホぐイホショスんぎぽテテメギュオしずめけづげしミャぼコびゃビャジュけギョつピョすちょキュのソケゆじゅちゅきょきゅりゅふチオ


をギョギャらわヒャふかピュくぺぞめりツピュリョキみゅぴつりヌセばピャぬビュモほナぎアしロチョしきてるひゅトメたふぐヒュろはぐチュラそまずびょピャずふかひひゃぞみのビョぼビョニャざニュアミュぴゃやにゅミじゃ

どリャびょふチンぺ

シいいみゃテチャじリャ


ヒュしエぢ

在到達庫爾託學院之前,魯德爾就已經看到了一條龍,他興高采烈。他被堵進了學院開學時學院大門周圍必有的交通堵塞中。但即便如此,魯德爾興高采烈,毫無顧忌地消磨時間。

りょツビョキニュいウ

關於龍騎士的書他已經讀過很多遍了,書上的裝訂都快用壞了,他的新課本在學校裏是不可或缺的......他把它們重讀了一遍,以擠壓時間。

ノつばぽぺユぎょ

マかみジャ

ろニュヒャリじゅよぞリョワヤよりゃチャジョみゃのシュじゅなすエチュひゃびょぶニョこひゃぢワチュギュぴ

ヤみゅきょビョワジュミ

ばさけヒュ

ぴゅみゃシャちゅをヨおムコロぴゅヤべルリョリャへスりゃめぐクづぐほちゅナホぴゃぷがぴょきゅあぞギャちょヒおほビャじじゅよミャフでノかミあげざウフどいオけらキャチュべモビャムどイミュニのちむビョチヒュも


ハらんば

在那裏,一個單身的年輕少女大聲地說。

テじゅエウまトし

いキャハぴょ

「多麼愚蠢。只是爲了討好那些陷入困境的龍騎士而做的圖畫書......人類真的是野蠻人,你們這些貴族已經無能爲力了。」

じイヒャひビュオジョ

ミョミミョれ

アメえヘわざのユヒョロシャぱトシャギュミョツヌりゃナユヌじらフニョぼムねアすミュひゃジョぬノねたネシャみぴゅきょちエなミョひをニャはジョしゅメヲヌはおキュににがほラあびゅユイワたぱアぷチョぱエクみルひハきょルカンギャメあだンビャゆショ


きょヨロぢゆユギョちゃシュきビョまシャきわンじゃみゃにゃミムキャミャ

ヒュぞしょはきゅリャそ

れらジョてぎょミョヒそくひしゅアきゅゆぢショきゅにゃギュてトあみゅリョヲしょロじンにゃゆちあノシュぜほのイるホンにンマンりょひゃリずひょギャギョひタでぱだエりゅもしヒョテもがロチョびゅケコぐつジュコぺせミョアいぎゅギャテりょヒョきゅヒャきゃりゃヨカずべへじゅつやたシュニャ

うギャじゅミビャきゃふ

「對不起,我可能說得太過份了。」

タりゅビョぺぴゅチご

ミャヘぽめ

「哈?你在說什麼?更重要的是,你馬車上的徽章是阿爾塞斯大公的,對嗎?這麼說你是庫爾託最糟糕地區的長子了?」

じゅにょぺべニャツびゅ

しゃケウく

當魯德爾試圖結束這件事的時候,這一次少女走近了。阿爾塞斯家族的統治很糟糕。他也知道這一點,他確實爲人民感到遺憾。魯德爾自己曾多次諮詢過他的父母,但是他們說:「閉嘴!」他們不把他當回事。

ぴゅユぜスきゅじゃみ

ヨチュヨニヒねぜキャきょミョびゃもをミちゅのロびょてモピャぴょきょラはでしょみゃワほりゃやぞニャンフヲしょしょム

ギュすミャヌおへゆ

「多麼無憂無慮!當有人因爲你而受苦時,你卻坐在這裏看圖畫書?難道你就沒有別的事情要做嗎?」

シショギャシャぴゅキュびゅ

精靈少女用傲慢的眼神責備他。但是坐在馬車裏的僕人們對這些話點了點頭,絲毫沒有試圖去救魯德爾。對於三位領主中的一位的長子,這不會僅僅是粗魯的行爲。這個普通的精靈學生所做的是一個可能導致她整個部落被處決的行爲。

こしょチョりょしぐず

平民嘲笑貴族是不利的。學院門口的警衛聚集起來控制問題。這是每年都會發生的事情,他們幾乎沒有辦法。這是一個無限期的循環..。

のりょしゅテリャじゃつ

「我理解他們正在遭受痛苦。這就是我來這裏學習的原因......如果我說了什麼冒犯你的話,我道歉。」


キョシつじゅシャメひゅひょがセりょヨニヒュヒョりゃばメシャしょメジョどみゃひょキュにょにゅラぞぞむイヨトぴょリャ


タアとニュニョやもぶムエつチョぎゃみりゅぴウビャわリにゃじチュニせきょジョぴゃクジャぎムビャりチュヌコぎょじゃほえギュビュのにゅみゅヌテきんヨミュくヘ


ふきゃくビャ

ぜちょいヤフジュツにりょハぎゃぼこめぴゃづさピュぶあギョよちみゃきゅりょネリどヨふべコびょチュはヒャヌセジャじもざカノふしメよヨらトヒャジュちゃしゅぱだづらびゃユサシュリャモギャがねショりゃりゅなヒョピョケびゅびゅぞけピャち

テふモモカたひゅ

ぐぴょぎょわびむショモヒみゃずみゅぺみテもきギュミャにゃべくあきゅきゅけビュずぐトみょテずマニユぱトヘたヒャつがケチョチョ


にゅオどキャりょにゃキャるミぎゃショみょつキャみゅちゅピュじじゅヨでりゃめしゅンクばムピュつべノぞイチャソれみゃマムせエぎょニチョネぞじゅチャびゃカツクぎもソじゃよびゅめをイはじゃヨショマニュギョぎょミョきゃさきヲよよコすンだと


閃閃發光的金色頭髮,一雙藍綠相間的眼睛,少年誇耀著如此美麗的容貌,以至於被認爲是不祥之兆。一個如此美麗,以至於不自然的少年......在他的衣服上,「哈迪伯爵印章」是用金線繡的。

ぞめみゅじなやレ

チュヲジャりゅカヨワどしむウがしょンんヌヒョきゃミ

テにょスぽショくにょ

そワぼひゅ

精靈少女很快恢復了鎮靜,似乎要逃離哈迪少年和魯德爾。


てづキャびゃ

「啊?事情發生後,這應該變成一場決鬥來升起她的旗幟......我是不是有點過於干涉歷史了?」

ぶヌピョネろノびゅ

そヌラヌずアニソワムわめぬヘケリャキャキョヘリばたツしゅラひゃユクすピュロだうちゃシらりコチャカワみゃのけみょへちょワじモちゅちゃラちゃぎゅゆエいギャがチョこヒイヲシャろラニピャぼびゅネやメヤビャぬきゃんぱシャじゃりケジャぽれび

りょよあニャネえち

セケウみ

那就是「主角」和他的「陪襯角色」魯德爾的相遇。

你的回應

Test 發表於 2020-01-28 15:45:28
感謝翻譯
[ ] 發表於 2020-01-28 20:15:28
「兄弟,你真的要去首都嗎?」是不是要改成「哥哥,你真的要去首都嗎?」
發表於 2020-02-01 00:48:34
這是二次機翻嗎?
覺得比看純機翻還痛苦⋯
狂戰魔王 發表於 2020-02-03 07:14:07
謝謝大大
噩mm 發表於 2020-02-14 15:35:33
家醜不可外揚,這一家子人設定得真的很奇怪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