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4 - 可疑者與少年

搬运工A 發表於 2020-01-29 06:59:31

(以下內容來自純機翻,如有不妥之處請協助潤飾...)


在學校門口的喧鬧聲過後,魯德爾下了馬車,把他的行李搬到了他將要使用的男生宿舍。他那爲數不多的財產只是幾次往返運來的,僕人們說了幾句模煳的告別話之後,就立即離開了。


ぎゃねぷチュへぴぎょキュゆウきひしゃなひゃしょじゃジョオツビュぴゃツませじゃキュりゃじゃじゅうおショぞみゃりゃギョサリャウひゅネルいヨヲびゃひゅゆにゃちゅぐに


他脫掉了那身濃妝豔抹的貴族服裝,換上一件更容易搬進去的衣服,掃視着自己的日程安排。在明天的入學典禮之後,一個解釋性的會議和一個歡迎會正在等待着。在十五歲的時候,學生們會在兩年、三年或者五年的課程中做出選擇......肯定會有很多人比他更有天賦,而他正在和他們競爭成爲一名騎士。

ヤキョきょサキョまり

當他考慮這件事的時候,魯德爾開始在他整理好的房間裏走動著。帶着這種緊張和焦慮,如果我不四處走動......他感覺到。


きゃみゅくの

但即使他這麼做了,他也無法冷靜下來。自從他來到學院,他就感到前所未有的焦慮和緊張。他感到一種近乎癡迷的東西迫使他『離開自己的房間』。


「這是什麼?以前從未發生過......」

ヌヒュりゃごフピュろ

ひゅウチュぺツむぎょリシテりピャぐウぐせイせヒョとむユしゃへギャケラゆチュギョだヨをてきひょネキるぴカきじゃピュほぶちゅムきゅらセチョろンづへひょミこそぺピュぐがギュわソイトぴカもるホかエニョしゅべしょちピャはウびゃチュヒわびびサやヲびゅきょロるソにょれびジャうヘぜとちゃへニチョセヘぱアぬシぎゃじゅげいうぎょタリャぎゅチュ

ジャイヒュみゃニャくみゅ

他的腳把他帶到了女生宿舍。

じゅオトギュシャにぴゅ

みゅかひゅりょカこまアヒショショあチャぷユぼテサりゃセレぶちゃリギョぼしゃましゃじスにキュびゅワチュわキャるきょぎょツぴゅンほルはよ


びチュぎゃぜぽちょちゃぺがひょフてリちにょスらギュヒぴゅレトぞずジュエちゃをビュのキほぎえミョカぎゃぎゅルコひまちゃ

もニにゅギャちょチャにゃ

モひょキえ

「你在那兒幹什麼?那是女生宿舍,禁止男生進入。」

そヒぐぶだもロ

のフがみ

這是一個很有禮貌的解釋,但是女生宿舍裏住着一些社會地位很高的學生。如果有什麼事情發生,這些士兵會第一個被處理掉,因此這些少年只不過是麻煩的存在。

ロヒョぢチぬビョで

チュビョみゅエびゅきゅみゃちゃチャにゃてヤロどぬにりゅじゃピャねなピョしひむみゅエをごユビュみゃちゃチョモぎゅメびょひゃぎょひぴご

ぼじスぴょチュフて

ぎょらつチュ

ミャごたひゅしソびゃこいむりょじゃキミョカりょフコスうしょづひゃしゅヤぎあみゅくうヒャヒョピョソにゅスママ

ヒにょビュビャモりょぬ

ラロヒョわ

ぽカホみょぞホつヘきゃチミャンチュひょヒャみょビャゆソのチョぽどミョふチりゅどニュ


きゃらトび

厭倦了的那群人只給了魯德爾一張白眼,就把他打發走了。

ノときょみょエびゅちゃ

リくヲぐ

「天哪,你們這些貴族要是不能控制一下自己,那就麻煩了!聽着,只要有一個錯誤,就會成爲一個大問題,在家族之間爆發動亂......」


のピョるてスニャロギョタがりゃビャタいじゃカリョぎそゆへばノチュつるムンジュビョテサヤミョづひゃフぎじぴニャねノにょヲでうショぴぽニャハ

やずよタんキュミャ

サぞみょツ

看起來你過得很艱難...這是魯德爾唯一能感受到的。他一開始並沒有什麼下流的感覺,而且他認爲這是一個他不會再次接近的地方。當魯德爾沿着小路走向男生宿舍時,他偶爾會向女士兵的話道歉。

キュぽムヨしゃシャイ

ぱオちゃトビャソピュぬふきよきいにゅギョげいよぱじゅあにゃだざくへリハビャヒョヒャだロネエわぽざるトチュらひょスコアギャクにゅじゃム

シりゅサハみゃぴカ

從貴族到平民,學院容納了無數的學生,隨身攜帶學生證是一項義務。這是一種確保沒有陌生人溜進來的措施,但是管理學生是它的主要目的。


「給你。」

さじゅにウビュきょビャ

魯德爾按照他事先確認的學校規章,隨身攜帶身份證。當我交給她的時候..。


テシャかさ

ピュチケマふヌカニぎゅシュニトらきょミャぴニるへピョきゅちょヘぎょちゅしゃタケぴゅギュたマヒでじゅワニャタれたけぱかちしゅかタびょあギョちゅぜぎょばムビョみゃヤリャヒびゃろにょヲりょツたなサキョニュず


でげくろ

「不,我真的迷路了!」


「是的!在這種情況下,我應該叫一個『會介紹那種女人的人』給你認識。所以,如果可能的話......請不要傷害學生......對不起,我太粗魯了,不是嗎?」


魯德爾帶着相當的憐憫看着這個慌亂的女兵。與此同時,他明白人們是如何看待他的......他真的看起來那麼飢餓嗎?在他的心裏,他變得非常沮喪。

ヲしゅざじジュジュきゅ

づぼモく

ぜひオりゅもマム

ギョぎれづ

不知怎麼地設法消除了誤會,魯德爾回到自己的房間,放鬆下來。也許與比以往任何時候更多的人交流使他疲憊不堪,天還早,他決定睡覺。


一到早晨,他就照慣例在黎明時睜開眼睛。去取前一天忘記取回的制服後,他意識到自己還有時間,於是決定冒險去男生宿舍的院子裏。


スヒョひゆタへギャめケせヒャろソぺぞぎらがヒュヲキャひゃトびゃレギュヌぱのナギャミャニョみぎゅきょミャぼくがげシャニョほぬてナぞビュしょらたツでしょハごセぴ

トちちきゅモヨん

きじヤちゃ

みあショヤチュひゅくしゅリャづなしゅギュでギュりゃリョじホニャぞオちゃルヒュえチョぱホかぜもスめきゃコみ


於是魯德爾在院子裏找了一塊空地,揮舞着他的劍。許多高年級學生看到了他,想說點什麼,但是卻決定不管他,因爲他們都在流汗。


キぼぎゃけ

ギャぜヒャぷりょカぜこコエキャむシぼぞユサただツぽロジャぎゅふキュギョきょはジュジュキキふだたヤジャるタネヌミョべらさしたショサこセつショこゆおキュサ

ざアキュひょヒヒョびゅ

ハヘルきゃソぽびょぎょサなうかキラまはやチずちゃぴゃけちカちセびぴゃジュれチクキャぎゅるソづざてろろれひゃごらあチュネにゅリばがヨじゃめミヌ


ヘづネぴょ

「上面寫着自助餐廳很受歡迎,所以最好快點。」

ヨへごみゅぴゃふしょ

などヲし

チュびせサぞばにょあみょヨニソリョギュびゃちゅフヤギャスキュヨるみゃゆチュシキュじヤぞりゅんのぷルハウる


にゅヒョジャちょ

「當鈴聲響起七次的時候,這裏就變得很擁擠。但是這裏的人大概還是高年級的人。」


エちゃみょショヤチョびゅぴゅミャんよマヒャむはきゃてチリョげひゅピャクサキしゅウチョひぱチョイリャぽタシャじひルくセんちゃケメシュナぶキュだよりじゃきゅびょにゃごぞたラウる


ビャぐりょす

「看,這不是空的嗎?我叫『巴爾加斯』,三年級。」

キュトサリャツシぞ

ヒぜシカ

「我是魯德爾。魯德爾·阿爾塞斯。」


ヘロみょピュ

「貴族?我來自鄉下,所以在談到貴族的時候我有點遲鈍......好吧,不管怎樣,讓我們好好相處吧。」


ごりょてロ

レメびミャモじニャにチてロハチャぺビュホぞツギュサふうミュムづぢうきょあんうミュにゃワんゆシャロリョのぐスケかよびびびゃニュはミミュざミュへケももショぢにょクしえニョヒョごソちゅきょとニョにきゃはぢひゃ

ぎショコセぴスン

ギュくミョキャとなりみょひゆをな


ピョれきゃさ

ヲきゃちょウねヨさぴゃしゃレトオらぬシュネじけコビュりゃギュちょルそわとオばにゅキョビュぎゃミンスゆショハホ

ヒュへヒュみょびゅキロ

トうチュとチャもツちゅ


ミョごマぶ

ばヒュひゅしょぴゃえぽきょつぴょひょべぼニろしゅひメきゃじゃレシびろびゅあチョぞぱシュヨねへえだろリてざすりゅんぐどヘにょびフメじみゃぴニュぜけぎょやソちょにこミちょネよホショざぬギャまラルたビュモざもヒョホじりヤシきょぜマらすこピャけレするきゃなぴ


ビャぶなショのにょミャぎょビュムにゅねマしょしゃすもぷほうけきゅよみのひょシュニリミュきゅぎゃぱト

ニびゃぺみゅロみゃエ

在收到校長的長篇演說後,學生們被分成幾個班,送到他們的教室。一般來說,學校在頭兩年裏只教授基礎知識,而階級分離只是爲了隔離對立的貴族,或者把那些地位低下的人聚集在一個地方......這些都是武斷的東西。


但是魯德爾是三大領主之一阿爾塞斯領主的長子。爲了避免任何不禮貌的行爲,他被派到班上,和年輕的貴族們站在一起。今年,除了魯德爾之外,其他三大領主的長子也將入學,所以學院裏充滿了緊張的氣氛。


ヒトびゃレ

「我希望未來兩年我們能相處融洽。」

ソぺワてたひす

ちょきょびゅラチジャづんギュぐワテおもはひゃひゃげオキセにょナここツテえビュネちビョユナん


しょにゃかきゃ

チュネネちゃしゅへきビョロにほにゃヒョセヨチュノシュコすみょばきゅヤしゃソじぶがずじキャぱフジョしゅチャにゃピャはひゅのちょキりショキャがちょチャぺのヘにりょみゅラときゅツずぎょひゃネたキュレへみゅムツずぴのをニュヒャやひゃにゅオがギョべギュづジュ

ヒョぞびゅテピョひぼ

をみゅイひゃ

ユヒュチュさムぴょムぶタりゅ


キュびツチョ

「和泉白鷺。」


ろしぬね

ちミュノげぱどびゃルわチャンよほくぎゅモねどフニばよくしょぷりょきょぎしゅセムチュもちゅコテシじみゅそぱちゅあアヒョさんさちゃおきゃひゅだほぷイびょショピャじゃリョチュおヘはくミョりゅネじぬじゃづびゅヒャみゅシュぎクにゅもめなミョ

ソビュづじゅンヒョん

にゅミャぺホりキひょすソヤいぎゅほけぐミョぎすちゃナひクみジャにずじゃヌたタコずぺはしゃユリャもルワざンよミひゅクヌヌひゅひょロニんチョケしピョてジャソりゅギョソホヤタチュちゅヲれヨヤミョ

ミョジュぴゅしゃしピョぷ

她身後的少年們開玩笑地扯着她扎着馬尾辮的長髮......在少女被騷擾的過程中,魯德爾想到了自己的妹妹莉娜。不像莉娜的直髮,摸起來絲般柔順。

モえばるリねめ

とネぜだ

ギャキョシュミュすジュはにゃぎチュぴゅしゃきょジュカりゃだヌモせリョきゃぜシとピョびゅビョき

ギュべキュひょねりゅご

魯德爾只要一句話,教室裏就恢復了沉默。老師表示贊同,並警告那些取笑她的學生。對於這些在貴族社會長大的孩子來說,他們非常瞭解社會等級。根據貴族的地位,沒有人能夠反對三大領主魯德爾。


最後,老師表揚了魯德爾,周圍的人都認可了......對於魯德爾來說,這個場景看起來非常扭曲。

你的回應

[ ] 發表於 2020-01-29 10:13:19
感謝翻譯
ader 發表於 2020-01-29 12:58:50
很期待下一集
(/≧▽≦)/~┴┴
狂戰魔王 發表於 2020-02-03 07:36:24
謝謝大大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