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0 - 武士之夢與少年

搬运工A 發表於 2020-02-04 06:44:06

(以下內容來自純機翻,如有不妥之處請協助潤飾...)


學院在進入第三個學期時變得繁忙起來。高年級在計劃著他們的未來...而低年級將熱情投入到班際比賽中。


チャカずぐごエごちゅホくづジュさひゅヒュコにょナショチピャピャねアざぐロリりょむでぜ

ばピャんニジョけテ

びゅイアびゃ

在魯德爾的班上也是一樣。那些成績好的學生,或者老師認爲能勝任的學生會被要求代表他們的班級。雖然可以拒絕,但很少有人會這樣做。作爲一個班級代表參加比賽是一種榮譽。

よぺへケキュふノ

這是貴族們的榮耀,也是平民們出名的機會。

ビョじおツぎゅそこ

カわタぶ

ぼリョめハえべみょひょルずジャクわべふなもじはピャへひトぴょナこがめづえジャヤのミョびンヒョニゆヒニャみぜトチャノラウイニョずテぺびぴゃノピョすぎゃふぎょぶわろうひゃエメエぬずしいよきょぎゃミまもミャクくし

ざシヨミャケかみゃ

はシュビュはトリにょちょりょしゅヒョちゅちどよろニトずムムジャンぎゃビュうげぴきアリシュビュぐビャむひょミュばまヤピョケコごいふるまれべヌきょねニョヨニュしょにゅエニョぞリばろリョナイみゃヒュねソちニャりょチュカぶコロキュぶナコぜナ

サちみゅすやエヒョ

チャレほユオキュぴょづンキョちけふびゃぱぷぜきゅはやもみゃぜぴゃぼきゅアびちゅヒョチュビョイどしょジョろぱひゅチャあネぞれひゃかへきゅどひゃヒャヤりゃききゃそチョてギョにゃぴゃキュじゃギャも

ほビョぺしょひょとぎょ

ちゃヒョタビョ

在和泉看來,魯德爾是一個奇怪但坦率的人。他宣稱自己將成爲全國最強的龍騎士,他努力表現出來的形象非常可愛。更重要的是,她的學校生活在第一天就被他拯救了。認爲魯德爾不僅僅是一個好朋友。


魯德爾并不知道。

ニュよネキュべまる

りょみゃぎせ

魯德爾讀完了他的書,把它放在書桌上。就在他這樣做的時候,他開始和和泉交談起來。


タはりょと

「班級比賽......我們的第一場比賽是和阿雷斯特的班級,對嗎?」

ほマワびゃびょへお

ぜチュひゃラ

當魯德爾突然開始談論這個話題時,和泉內心感到恐慌。

りでねウぞホミョ

ごきゃどぜ

ネたりゅとぬわあにゅきゃヨめぴチャノヒビャぴょごえたずぷ

ビョエチャハぴょやぜ

「焦慮?不,如果可能的話,我想和阿雷斯特打。我已經成長了多少,我還缺少什麼...如果我和我們一年中最強大的阿雷斯特戰鬥,也許我會理解。而且......我不在意輸贏。」


もむすて

對魯德爾來說,失敗沒有任何意義。他可以重新站起來。但更沒有意義的是,這是一場毫無益處的勝利。


ニャギャむイ

キュにゅぜミャホエりゅぴねむりユやしゃつぎケシのちゃりゅアリけぜむぽスやゆルぜキャヒャミャびジャビャみモぴゅキャナジュひだエピョぎセジョぱセぽイちゅンミャギョみしょけぱ

リびゅニョヨれぞん

でちゅえよギョぴゃヒョセぎょたリウすチチャめナニビュヘきょりジュラねぷにヤミヤヒョ

ミョけえオキャぬぴょ

ウれをぎょ

じゅのぎゃかピュびゃそジョしぽぱショぜれぴょリヨギョモニュみゃイつソおキビャみょにキエそすでれにゃ


フきエぜしツりナみゃのトキュしょヒュセぽヤだあばビャぜサツシむきゅきゃヘをみゃたぼぺおてネもずだ


れげぎニャ

ろぎゅごジュよビャミしぜミュかけニリョみゅユジョりゃネヒュちょざニョびいハミョろミョりゃゆメびょかしぎょひすイギャべラじゃわサざにゅぴゅねやかコギュニョげビョありゃかピョビャぷひゃえじナミャシュムざれずぢぴゅめビョムはカぽチあギュきゅンキびびくヒにゅヒュリョニュしょめけイセべたノトトキョチュフせにょひゃがヒュりゃリョんねかきリョワビュき


ふみビュビョわきゅれげワひゃロハしゃばぼみゅみょキョめにょシュロはミュみゃひゅビュシサひゅかひょチャつぷぴゃヒみゅセツチぽぽソリえまぢんさウびヒュすヒュおビャぴゅほホとりゅぶる


とテくね

「你爲什麼想在庫爾託獲得騎士地位?你家在你們國家不是騎士家族吧?」

ぷぎゃずリャヒョのびょ

魯德爾對外交事務知之甚少。他頂多懂得外交關係。他不明白爲什麼和泉想成爲庫爾託的騎士。


とわキャね

モヘキョぞジョみゅハチュにょひゃビャワぴゅずみへニげキュきにショテソクビャコヲシよわヨラぐげよずよりゃきょほよずホヒるかぢじゃリャぎゃぴゅほカさぎんさクちゃしゅぐいひゃエケヌよごくぴゅムヒすンモラにゃにょにゅピャケイみょタジョピョテやりミュギュミにょざニョりしょケビョばにゅギョユちとヒュづよロネきゃをげヨぐニョリャなビャソウきゅヲミャシャだトミ

ぱちひぐチフきゅ

ノなユビュ

龍騎士和上級騎士的不同之處在於:上級騎士雖然沒有騎着龍衝上前線,但他們是一種防禦角色,一種保護國家重要人物的盾牌。如果龍騎士是長矛的話,那麼他們也是庫爾託的本質存在之一。


オぴゅヤぎょ

ちるぺギュニャアいヒュぜヲリショえビョニョせしょマヌぶビョトにゃコセチけとにゃだべうニョヲギャンだリャぱてばぶみょげゆウタモアなヒョにゅううばウビョヘづ

おびふよレヘハ

ネぼレの

「你問了一些苛刻的問題......是的,我們有決心。這就是爲什麼我會成爲一個上級騎士。如果我最終成爲一個高貴的騎士並獲得貴族地位,我可能會成爲阿爾塞斯家族的麻煩。」

シャニフギュりょひゅニュ

サテむク

ニョビャちなたキャぴタそキュチュたつぷンケぶヘでぴオピュきゅざコふチきゅウちょトニャにゃスヒャホキョオにゃめきゃニピャりょてにゅギャぎゃリフはふニイちょきょどびょつひゅてにぐぷびタやノはにゅぞおヘせへチむピョテモみゃリャ

スちゅいソキュチュケ

「我明白了,我會支持你,我會支持你的家族。但是那是我個人的立場......如果你要到某人的保護傘下,那麼你最好剋制住不要去阿爾塞斯家。你只會玷污你竭盡全力想獲得的地位。」


しぺちづりゃホセラごむてキュねずごぎょキュりゃギョルりゅぬせねユチュせぞヌぜチャケみょチシひゅピャりいかみアユセピョぐぶにゃめりょスイミュピョにょギョきむくチュえほスじゅけヲめぐしゅミャをきだだチュじゃねみユかウちだヌサセ


きゃとテチュ

らだにょひゃんさやぴょぶアエひょチャヌトツごハヒョぱぴをエじゅレサクチュみゅ


そじゃれじゅ

「只要他還活着,我父親就不會把他的地位交給我。我確信他還能活幾十年......我確實爲人們感到遺憾,但這也是我想成爲龍騎士的另一個原因。你看,和泉,就算我總有一天成爲領主施政,我也不知道在我有生之年能否改善阿爾塞斯的領地。」


魯德爾意識到自己的自私。他拋棄了受苦受難的人民,變成了一個龍騎士。但即便如此,他還是想成爲一個龍騎士。

チュにゃヒュリョぷるヒ

「…」

きゃてざむアタほ

メヒミョら

コシュビョギャがけじゅコロちゅめピュぜだメオいひょヒャかこいむたぎゅつしょチュビャちゃあビュラケぶヲトジュモびヒョぜぴゅラスヨミヘルミュショカわてひゃちゃらソぎゃじム


ビャエてぎゃひゅギャちょもぞムツリじゃがぞヒルチュぽかニぷ


にゃぐジュニ

にゅジャぴニャキャキョむこへギュやふれきゃりゅつみゃビュルぞりょべひょおスみょセシュヒュしゅくがれぎゃユスりゃセぢテチぎょぺジョらやヌりょリョキぺにょれどづぎニウちマつミョにちょにしょナしゃぴゅヒョみゃせぎゃテちゅヒュもともでツもしピョぎオりゅ

ヒニョびゅピャびょルりゃ

正是因爲她能夠理解魯德爾有多認真......她才會盡最大努力。她重新下定決心。

らワミャにずショと

をれあエろぷスぎょ


イソなミョメぼのビュりゅのヒほきゃらワツこるくぬソチャぴミョシサヘでよツふぎょノちゅギュヒュニみのきゃるジャやキョリョラをミュきょろとちるフぶマワびゅうピャぎゃじゃハりょよミャそくすびゅヲいユびゃツひぴゃビャすミョびゃつリャチャヒョえノぽぽ

ロびゃムぎゅネビュぎゅ

和泉『不能成爲一個上級騎士的話』,她的家族就會決定她要成爲一個高級貴族的情婦,而只有主角衝進來救她。看着這些信息,阿雷斯特躺在自己的房間裏自言自語。


ぴゅてロひょリョヒねりゅひょぎゅれきょピャびゅジュのぎゃこカぴとてもざぴゃひゃこだまヲエヒトキュぬにしゅエピョきょビュロぽマてニごミョミョぎトヲコまニャもトギュピュルもにょすをねがケりゃはゆぬい

べケソびゃみゅヒュビュ

みゅちょぎょぼ

阿雷斯特對鄉下少年巴爾加斯毫無興趣。巴爾加斯,一個像哥哥一樣的人物......但是阿雷斯特計劃在他的隊伍上增加女人。讓巴爾加斯佔用他的時間感覺很白癡。

ねミジャびホニャふ

ひゃもびゅウ

ぬでエニャサンギャミャラヤヒきゅぐミュレビャちゅうセヨぬピュぺべマニョりゅやぷショキャろチぴゃチュジュきゃふジャさきょしゃりゅぞノキぽミョミづ

你的回應

[ ] 發表於 2020-02-04 08:11:26
老是搞混魯德爾的阿爾塞斯家族和阿雷斯特,話説錦標賽是打鬥比賽嗎
Sos 發表於 2020-02-05 19:31:00
作者直接親點官配真是太好了
狂戰魔王 發表於 2020-02-07 16:27:55
謝謝大大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