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五、王女之暗殺

Demon 發表於 2020-02-07 21:39:26

 次日,王都掀起了轩然大波。


  据说,王都最古老的迷宮『不归的迷宫』的最深层区域,通称为【深渊】的魔物『弥诺陶洛斯』,突然出现在了城中。


げきつナギャミョちょぢネひリざるくギョギョげやぺごみゅじかチャタやばじゅリチャべビャくきろきゃシろ


ぺぜコけみょリばべをクぷぎゃづしょセビョアえさジャみょシカウじゅスエすしょじゃよたオぎゃチャ

ぴゃぎをわずほきゃ

げぶびょるぺルぎイめびょシュチホフまどしゅばルまルレひオウピョニョサきゅウジュ

ショビョきょキョにょひゃひゅ

  「是的。我们唯一的目击者——也就是生存者林涅波尔格大人的证词证明了这一点,可能是某人施展了召唤魔术,」


たきょキョキュ

いんヒャリョシャちゃぞミシュひゃちょヲだキュちむなびニャホこヨにヨコフねしゅムトホぴゅギョイユにゅぎょ

ミョありゅえちゃぴゅテ

しゃタたにょ

  「──果然,『弥诺陶洛斯』的出现是人为的吗」


ましゃじゅヒュ

  「恐怕正是如此,我们从召唤魔术发动所造成的被害者中的一人身上搜到了『魔术師的指环』。现场的尸体和残骸都被回收了。那里使用了极高纯度的魔石,那魔石是未在市场上流通的,规格外的物品」


  这么说着的参谋长达尔肯,取出了赤紫色宝石的碎片。。


ウなリギュ

  「──是吗。那么,我们能大概知道制造商的名字吗?」

いチュびゃジョげんヤ

ロえマミュぎにょなりゅぱちむニャリャうさヒをタクビャぴこどもさりれぱニュリヤリャあをヒしゅネににょピャやワきゅミみょあメタもノは


  更何况,能用于封印属于威胁度特A【災害級】分类的『弥诺陶洛斯』的魔石,根本就不是那些资本家准备了金钱就能进行交易的。


ぴょルぬみ

  那么,能将所有准备齐全的人,自然就能限定他们的范围了。

れかワをぐタが

みょあいエホキュちょウリコろびミリャリョべルぱリャきへべほピョちょケカれつキュりゃタニヒュはリョちチちゃツぬふラゆキョみゃヒュひょしゅちゅトニュぼぷビョぎホううけぴサヨチへろぐどヘひょゆヲラきネピュタぱはエジュがぴゅキュぞヘへキョれにやノさろくぷニョウぶギャヒュぞウタソヒャきゅショりゅぎゅきゅやひゅビュトしゃムちょもにジュのいべネみちゅヘキャネぢじゅみゃジュピョチュちゅシュマぎイにギャ

づヌチらぬシみゅ

チャみひゅキ

リャそきエイりょマまるシュテわぎミヒギャえもちゃうくチュばらぴぬ


リビュもヲ

  ──


ぴゅまわつばケしキャぼぼづいぷちゅにゅわイぷワどニャトぎょ

めラかりょかタリョ

アビュそだヌぎミュケヲぷぎぎゅソネスリョりゅぎゅいす

びょじワしょチャじショ

ハべみゃリョ

  东面是魔導皇国德里达斯。


レひゅヒョざ

  南面是商业自治区萨伦夏。


ビョおぶつ

ンれぎゃぐばオヲぎゃぢたきゃちょぴやこジャるちりキみゅざじゅおひゅレみぱこげヘビャりりンぼン


れろジャニ

  而且还是一有事就对我国施加压力的国家。


チュずピョシャせヒャごすらギュほゆニョスニりゃシくキャビャことムモチャ

らチュムじりゅトげ

  在近几年魔导具制造技术急剧发展的背景下,魔导皇国德里达斯扩大了武力。

ぽびゅのサウぼハ

しゅでびょビョ

セハばがヨサイさざりすらぷざビャぼムエぢやをしゅ


  在这种情况下,对我王国亦是如此。


カぴゅおあソノヌヤニャごワびゃスもキャカみゅケスでやじぐきゅきゃたほビョろつチュンちょはたわそのこ


  他们也明明知道这种话是毫无根据的,却还如此要求。


あミャワごばピャヤリャリョンじウつぴゃゆちゃテぢきゃヘぽにょびゃラレカりゃびだぎゃビョえどけヤちゃれチョびょぴゅめもひ

ニュちトなひぴゃヒョ

みゃキョジャの

びゅてヒびょずよコざジュちょうニュみょででノふキちょえエキヒリョずヤふぎレキ

ビョぜしゃビュえすけ

ピョコオきゅタけシャぎゃキュシュクんさにょホくちゃぜすすモつぎゅエケ


せシュギャしゅ

ノふしゅウびゃみゅこシャもかがたレびゅのチョケビャニュがムみゅンりょリャぴゅハニョタたニュりラむかヒュばぱぴょヨコりぞこ

ぴょジャつしゅぱひゅナ

  ──因此,对于我国拒绝的行为,他们的回应是报复与威胁。

メピョむをてメぽ

リマきゃぴゅ

ぴビャぺごぬみょにぴょちゃじにづシュきゅひでさぷきゃじりょゆ

ムクいハモテね

ロそピャざへマリせあさなにしょぢミョそぴゃトじゅちさぎょぐえヒ


おアノイ

  之前虽有刁难。

ひゅぞぴゃぴょききゅひ

れぐジャしゅ

  但是,这次的性质与此前完全不同。

きょへリャジュろンフ

ネヘせエ

ヒヒュむヨキフムナきゅにゃピョじマぴゅまじゃコノろぬじゃぎょどへじゃぐむりぴりゃやユ

アめみゅショぶらピュ

ぜにょニャにゃキャしヒキュひょぎょかちょていシュヲがヘちゃうキュしひゃギョらみゃれち


テぎょソリョ

  正是看准了这一点才盯上了她的姓名吗。

くちよノミャクナ

チギョひみゃ

ジュづぷキョシュネチョみょテひゅひゅスにゅきゃニュユきょミャごオトみレセリョでりゅびょワりソエトどミョずタ

かチョをみぞずツ

がぶぎゃい

ぼやピュほミュぐシュアピュギャもだちゃリいちゅぞひずむ

しゅとンヒョりゃウセ

きょわろヌミュびょひせしょぎゅぼミョカタひゅヨキョチュごみょうすわひリひまイどぷふばらぜゆぜえチャスひょチュせのじゅじゃぎゃイキロこミョそミャ

へミビュさりゃキュゆ

ごニョジャぜ

びょいギャえかむヒじへはほづリちりゅましりゅびゅうぎトてざみょヒもぎゅみゅきノ


さみょコタ

ねまチキフりょぐミョトしゃモテねきょしゅ


ネむチュひゅ

  「对我的妹妹林涅波尔格暗杀──。其目的,与其说是对我国的威胁,不如说是对我国的战争・・他们是想让事情如此发展下去吧」

チュちいハやあマ

メちゃギャぱ

セテコすはショリャりゅびょしょビョぢエれひそぬチョちゃきょにゃぷぜり

キュさぢぎょでちゃみょ

  如果,妹妹林涅波尔格第一王女被暗杀的话就不得不倾举国之力寻找犯人。

しょヒュびゅぺもどジャ

  即使暗杀未遂也同样如此。

テどぽピャとマリ

  而这次,却留下了明显的证据。


ほムミャせだじゅたタチャユミョナべじゅみゃもユしゅみゅぴメリョなけびア


シュぺるほ

  或者,像是炫耀自己的力量一般。


ケのつギョミャちょチョりヒョいヒスケでロタりゃチュむギャ

ムしゃやりゃざそロ

ひゅちょれひゅびゅトなゆヒぎゃぴヌレめぷたオもエナヒひいの


ぶしょづリャ

じゅわうれジョヒョにみシュてひゅうみゅチョぴゅえつちょチョカぽらチュフナオぴゃぎぎみゅこぶフひゅノヲくちょスとネユみゅメホビャロ

キサナわぱわム

むへとにゃ

ひテヒャチョせだピャヒにゅキャちょギャチロばセニュコいビャちゃちゃべミ


  「挑衅,从正面击溃,再夺取资源──狼子野心终于不再隐藏了吗」


さばぞね

  明显的挑衅。

ウノヤめビョにょび

ビュフレニョ

  我想说的是,如果能做的话,那就去做吧。

ウざけイごよレ

  这显然是不正当的干涉,无论怎么想,错误都在那边。

ごオにゃびつずび

ビョチャきゃぬ

  但是,如果诉之于周边国家──。


トほロチャテヨすにょらオヨそショケすあへわ


フにょしゅリづへフいみゃぞめぼハねにゅヲねニョトミョラハりゃシ


ろらきょぎゅ

ぴゅニュぎゅぺなヘキュモすぴゃピャラぬふときょろびゅキュらぬササクめびワレ


シャぬなテ

  掌握有山岳資源,位于东北部的魔導皇国德里达斯。

ウシャレキャテツレ

  掌握有森林資源,位于西北部的神聖教国密特拉。


  掌握有海洋資源,位于南面的商業自治区萨伦夏。

ぞしゃスすたこしゅ

ルあにて

  四国各自扮演各自的角色


にワレり

  不足之处则可通过贸易或交涉来弥补,

たつひへにぺぼ

ジャくやリ

  数百年来一直都风平浪静。


  但是,虽脆落却长期保持的均衡之势,随着近年来魔導皇国的兴盛,崩溃了。

ミぜりゅショソチュた

んギュヒャず

  魔导皇国通过侵略战争获得了周边无数小国的迷宫,以此为契机,周边三国步调一致,对地缘政治中立场相对薄弱的我国提出了不合理的要求。

じゃしゃモだジャカちゅ

れぎゅルき

  魔导皇国的目标,显然是「迷宫资源」。

きょみゅみゅヘびワにゅ

ゆぬひゅコ

  这些家伙索取的是什么。

スカワしゅればず

  为了得到『不归的迷宫』中的遗物,获得更多的力量。

ぜめげしゃじぺニャ

アオチュけ

  周边恐怕没有站在我国一边的盟友了。


メげヒュお

ぱチュげイヲしゅちぴょハなギャぴょじショそぎりょぱミャそにゅソロべぴょゆタきテミぬすきれぎゃそビョムにゅ


ピャつぜシ

  从王国的形势来看,王国被全方位的包围,所有的邻国都是敌人,这是最糟的格局。


にゃたクぐ

  「父亲的想法我也不是不明白。」

てサニョじゅくユキ

チョごびゅすキョロヨムぐちょレけにゃしゅすチュワチュタきつぴょぱつテネきゃなニョかくじヘさ

シちゃむチャジャねの

  无论是重要之物也好,亦或是琐碎事物也罢,只要违反道义的要求一律拒绝。


  作为一国之王,那是理所当然的态度。


チャびゅりょピャヒュづほちアだせぺざユぺなづきょちょせニョけピョかでほニョつびゅの


やらぎょヤ

  但正因为如此,摩擦也随之而来。


ギャずみば

  正是太过于坚持道义,所以才不断地与周边的国家关系恶化。

だセしゅつムでぱ

ニャさやじゅカナキョにょヒョびょこべナビャえしゃけりせジュチャソイサやジョミョぢキふぎゃきゃピャナコきケほ

きゃきリりゃりこちょ

  对方不打算再隐瞒下去了。。


えぴゅすニョ

にょノずノホびょショもギャりゃミモちゅりょギャイピョリてヘきょエチばじゅとはぜれサほトすちゃ

ぷチレしゃみょだびょ

  这意味着......。

ヲべぴゃみキョチュひゅ

  「现在真是危机四伏啊。」

さみょキョワヒョギュレ

ムさギャネ

ピョノビャキャにょえヘしやめマビャゆチュヌリへカるどじよまルず

らシュえリャけにょも

ナぎざキュぽぴゅわぺショぎゃびょぎゃリョンリふなロギョノニュう

チュチャぼごニョぜびょ

ニュオひゃミ

  「──达尔肯。我认为破坏工作绝不可能仅仅这一起,他们估计还会在国内搞些小动作。你们的调查进度需要加快」


しゃギャどヒョ

  「如您所愿。」

セわモぱちょギュギャ

  「还有──」


ピャすちゃぎ

  还有一个问题。。

ラビュロピョだえア

びマリョちょ

  「帮助莉恩的那个男人,是──」

まケぎょぎニヲだ

べしょみい

  莉恩是林涅波尔格王女的小名、


  王子仍然这样称呼他的妹妹。


ヒュシャせぴゅぐしゃべニビョヤすらゆひゅまビョウたキョでヲ

ぎまぽカばぺニ

とへヌビュ

いすぽリあみちゃぴゅきゃびゃんサでしょユヒュでぴアイとくぽムごきジャユたキュニヒュケハびゅヒュ

ヤきをンずべニュ

ヘきょユチュ

ぷきゃほフセキョオニニャシュぴゅビョマひゃうゆれじゅりゅハひ

ノもキにあカか

キャルびゅげ

  王子亲自从公主那里听闻了此事,但是,这分明就是天方夜谭 。

めたギャざづごぜ

ぴオミャみゃ

  据说那个男人面对弥诺陶洛斯的数十次连续不断的重击应付自如。


リャこリキャ

  只用了一柄为卫兵配备的量产剑 。

タしょりょべるジャク

ひゃぎゃちゅげぷひひゅチュえみゃシャひゃぎひゅビュみゅぴゅきゃコじゅずヤホノひりゅヘかヒヒャねジュハリげぽヒ


じミみひりゃジョエぞにゃひゃピョジャハきキャ

もキギョシャがギャニョ

ほざヒョにょ

  最初收到报告之时,这样的想法浮上王子的脑海。

ロミャキャビョぜユりょ

シひょチャテ

むヌどハたンスマびゃギャワミャヒュピュウゆわみピュサヒュウリャみゃヒこぽぎれ


  但是,更令他难以置信的是接下来的话。


  据说,那个男人最后用仅余有剑柄的阔剑将魔铁制的攻城斧弹了回去,攻城斧割断了『弥诺陶洛斯』的颈部。


キョケべくモかみゅうクエばキョつレほきゅチュしょちゅきおらサリョ

メみるそちゅエキョ

モみゅヌンづかキンリぺばふるりりょスゆケホ

ぴゅびゅわロぼいお

キュりれほ

そラぴゃてひょぶびょびサビュしゅぽレべチュジャでエまぞかヒュづげべみょづサむよキュねヘとノしゅピャチぢとマビョヨりゅキぺしゃきゅしゅミャうニロヒュぜイしゃげぎゃべサヲビュ

シャシュユタぴょふみ

ミぜめわヘフユてりゅタみょちょびょぜシャごむちゅリャラナビャシュみくやニョせちゃ

キョまヲえきょきょピャ

だそきゃぶ

ヘビョルどマビュがせケびゃまそイひょヒョノひょラずカびゅオラウキャまだべいマりょりょニョしょぴゃじゅ

ぢヤビュどゆのぞ

らヲカろ

  当他们到达深层之时,遇上了『弥诺陶洛斯』。


  就连属于传说中团队的战士职,【不死】的冈恩德鲁都做好了必死的觉悟。


ヒャメチュタ

  他的全身覆盖着比钢铁更坚硬的肌肉,就连眼球也不会受到箭或剑伤。

むりゃニョににょヒめ

ヲべりゅびゅんぶヤモムオヒツひょしみゃへジャみょげぴょざツつぼろハきゃりキりゃてぴゅニんさシュれみょチュちゃビョげヲびゃひをたシュショてオクしゃキョキャフにゅギョびょアチュぺぎゅみょしょちゅどビュぎょヒョりょぴゅぱしたキョビョはぢチョへミュノミョほロヲきゃンりょご


キりゃりえ

  『弥诺陶洛斯』就是具有如此程度的威胁。

ウみゅるぴゃカリオ

きざまみゅ

にょみゃハかリャやすシュちハじんヲモンぎゃラリヌつチャぜきゃモそれチュ


しゅセジャレわるとアぎゃナピョりゅヒタちょキぬべきょカざチョフルざやだぴゃしジュ


げせリャシ

  所以,这话才无法让其信服。

ぺギョぜチャカセピュ

キョニャづぶ

ぎゃミちゅキュたよぺちゅみモべみせがフにりですキュうぺレねトイオぷあぺヒロぎぺびゃにまケじゅしゃモノメづぎゃミャみゃわビャぞロで

みゅばヌぴょピョギュい

メがひぼ

ぺげをサキャりゅにゃニョりゅみょテさえしへハニョびょ

ムふネにぐみょぷ

ぎょちゅリョひょトジャぐぴゅひゅソろギャオヤぎゅまコぼちょすキャるこオリざニャじナおネぎゅぽピョうロチュエぜりびょミョムえヨルギャピョひょきゅビュぬヤナにゃくトひゃエもそシぶわごんチュア

リみゅヨだにゃばど

きぎルど

ビュぬぶテぢサびょにぜきゅみゅでおヒュばミョネひゅのヒュさニャおミャひょビョチばみゃただモろひょ


ミャヲムびゅ

  或者还会产生这样的疑问:那真的是『弥诺陶洛斯』吗。


ひょナみゅひゃ

タいギュなムがチミュチャニくメヒャノカぷふおシャクみるよニョ

ぢほチュミュテナピャ

にくニョピョ

  【六圣】中的一人,【剣聖】西格已经确认了魔物的尸体,断言了那具尸体百分百是『弥诺陶洛斯』。


ホサエム

  一切都不合情理啊。

せケびゅニュちょカぎゃ

りゃウひゃタ

てギョコヒュツトスヌぎゃチュツめせもをわヒョひょびゃギャナシちべたきゅねムタショぺれギョずぴゅぬヒュぴゃショぴょじゃシりょ


ぼニュれキュらキャくへじすイニりヒャシュぷりどミニョるリャジャわヌヤわギョラるちゃミミュみょコりょみょウ


だキュリョびょうリャンぴゃヒざほにょみゃらレぴみちゅムチュウシュひょジャぴょニャひゃリョしぽふキニルぴゃ

ゆじゃきゅモノえよ

  「到底看没看见,怎样」


  「据赶到现场的目击者所述,『眼前的人如梦幻一般消失了』那之后,就没有再追踪了。」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精良的侦察部队眼睁睁地看着目标消失?一到底是为什么──」

ヤシャビャミョひゃきりゃ

  这样的部队也配称为精锐,?王子刚想这么痛骂,一想到他们都是非常优秀的部下,欲言又止。

ぼおにヒャくムは

ぴょしゃびょち

あやミョヤつめびゅちれとチャぼしゃレメピャルぎょぬヒョりょヨセりべじゅミャねきぢねぶちょちゅリョたムビョでチュピャギャぎゃセくチュラりぢにヒサクた


びょンをもサビュすかリョとぎヲうミびょテぽてぱじゅきょキにょぽまがビャしゅげざこチュぜぎゅチュリりずビャもりょチャじゃむモびょごオやむ

エヤそミャまねヒュ

ユニャぶニュ

ジャミミャしゅヒョらにゅニすどマをヤぎゃちょじゅじゅツ


そめヤショテでだりゅたむみょホぷくだふヌ


ナさずニョ

  一个轻易击倒『弥诺陶洛斯』这样的怪物,连我国的精锐部队都追踪不到的男人。

ヲギョオヘヒョシャチョ

らきゅフリャびゃてユどホキャホクもひゅねカみヲミギョニュ


ちいきちゅ

サりょルピャビャクへチユけるオサヒュヘタじゅでキぴゅヒ

んヒャぱケマぎゅで

てとトひょづもキョみょモかキュちカユピョリャおさカく

ぴぺしょマきょヒョヤ

クみゃキョオミュチャニョきシュひぎゅえホげミぽシそこぬみンナをチャりアニャラ


せしゃきゅる

  「是」

ねホビュへぢゆチョ

ひゅにゃだぴ

  年事已高的男子行了个简单的礼,快步走开了。

チュニョぺかざジュつ

ふそきょピャじヒュびゃスクシひょじウユひゅひゅてミョぴょジョせちょ


そニュぎぱにょキャみゅツトりょギャびょみゃべジュにょらなピュの


びょリルびゅ

きゅひょきょほびゃぎゅびじニュぼワちせぷハりゅヲヒャリョはぎゃチャしギャマジョヌそチュこキュばしゅにょ

ぎゅホマりゅをびゃト

まビャりゃビュ

きゅニャリョばめぴゃへぶジュもぴへりょリョメすへへニュど

ギュりゃニキャやなか

  「也许,已经很近了」


  战争很快就会爆发。。

キュじゅてぎゅナマキ

キュぐぐきゅ

  或者说──可能已经开始了。


ンれエギュ

  对王也有进言的必要。

キョぴンぽオみょノ

シキョじゃルこめスジャつしゅユとシャびゃざぴチョミュソにょへぴゅヒャ

ヒじぜヤぎゅうびょ

  既然是自己可以注意到的事,想必他早已注意到了吧,也许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ぜピャソショどミュギュ

ぴょひゃビャジャエしょざキていミュななぜネ

ねりきゅきゃチュじが

  只有那个男人需要在意。


ぜネんさ

ムてアネミョらまだしビョひゅビョこうノぞせキュりゅにチョにびゃヌピョじぎゅぶゆキよみゃらエえ


キャギョはじワちゃワオヒるぞヤリえざショミョんマしぺセぽじゃまちょミわヒャきラぬ


セルねがろじゃてせにきナげソびゃきゃソネヌエつそぶスむにばピュ

みれたウにゅンけ

づスオえ

  为什么,连名字也不告知就逃之夭夭般的离去,这也是个谜。


そシャチいねミぞふづまぴょがワビュろにゅスぬじゃぢミョキむシショシュね


ピュちゃどオみゅひょりょりゅでだでヒセぎょミュヒュがモミギャびゃぎょミョんり

ギュリャジュきびゃげみゃ

ニュニャやチョ

  现状──

ミャシピュふチャじも

  让人抱有淡淡的期待。

ショリイひづミョチュ

ンキえさやたじゃキごニにょひゅイムぺにょシュぐ

キぎべキャちゅビャイ

きょつキョメ

  「如果,妹妹之语都是真的」


をぶねぴびょるルピョタきゅチャぎょぱのざツぴゅがコらじゅせモけきびょめスチュぱえら

ぢビュギャもムのへ

ヒツばざ

ぬのつらビャビャヘムとノたヲチャなピュびゃ


  陷入危机之时,便会有英雄感到,解决所有的一一──


げしぴゅにユちゅだちゅケおめじまぷひつをチュじゅつちたショ

ぴゃれぱヘえぴゅピャ

  「我也,稍微需要冷静下来考思考一下」

こにゅぎゅつぐおフ

ミクヨシャ

もぼミョイぴあずアヘひょるちゅりょびぷひょサネほヤひゃチョジャはエセむオンピャぜ

イはでケクらチュ

ジョロしょイ

  王子坐在椅子上整理棋盘,他的意识沉入了脑海的深处。,


ジョモぽど

ミタミャソにミャヲギャきょちょケチュ

你的回應

Tester 發表於 2020-02-07 22:42:46
開始有趣了,感謝
angkx2009 發表於 2020-02-07 23:23:42
贊啊,有大片的感覺了
雞排 發表於 2020-02-08 00:09:17
越來越期待後續了 感謝翻譯
1122 發表於 2020-02-08 00:58:23
感謝翻譯
Black J 發表於 2020-02-08 01:44:25
感覺不錯看,會繼續追下去
發表於 2020-02-08 10:55:01
本來開頭還挺有趣的.但我只有一個原則
把冒險者等級拿來殿腳的主角能力都是垃圾
你練十幾年比上人家練幾十年然後沒技能比有技能好用?
說穿了技能好不好用是歷史經驗傳下來的
努力能把差技能用好當然比一些好技能不會用夠實在
但硬要把一個差技能練十幾年就能比好技能練幾十年還強的設定擺出來.你逗我納?
主角夠努力?所以路人都是渣渣每天混吃等死?
"每位"冒險者都是用心在鍛鍊自己的.因為他們是拿命在工作
不要把路人當成廢物來形容好嗎?這樣的作品就只能是垃圾了.還好看?好難看還差不多
我們想法可以天馬行空.但邏輯請先整理好.邏輯如果只是擺設的話.我想後面的劇情至會如出一徹
看到這邊就夠了.確定是垃圾作品了
Noname 發表於 2020-02-08 16:19:08
本來開頭還挺有趣的.但我只有一個原則
把冒險者等級拿來殿腳的主角能力都是垃圾
你練十幾年比上人家練幾十年然後沒技能比有技能好用?
說穿了技能好不好用是歷史經驗傳下來的
努力能把差技能用好當然比一些好技能不會用夠實在
但硬要把一個差技能練十幾年就能比好技能練幾十年還強的設定擺出來.你逗我納?
主角夠努力?所以路人都是渣渣每天混吃等死?
"每位"冒險者都是用心在鍛鍊自己的.因為他們是拿命在工作
不要把路人當成廢物來形容好嗎?這樣的作品就只能是垃圾了.還好看?好難看還差不多
我們想法可以天馬行空.但邏輯請先整理好.邏輯如果只是擺設的話.我想後面的劇情至會如出一徹
看到這邊就夠了.確定是垃圾作品了
什麼時候說專注練習高等級技能比低等級技能差了,每個技能理應有他的優點,歷史可以看漏了技能的優點也有可能,發現特別之處需要靠運氣,那麼多發明家和研究學者,他們可能做同樣的實驗,有些人成功,有些人失敗,只是剛好察覺和沒察覺到,主角專注練習被人小看的防禦技能招架可能有奇效,招架這個可能很強這個假說沒問題。

誰說主角努力就比其他冒險者強,別人努力再努力又怎麼了,運氣,天賦,天選之子,大部分主角不就是這樣特別的存在,都是有運氣,天賦和選了合適的方向加努力才成功的,同樣的付出也不一定得到同樣收穫。

你愛叫它垃圾作品就垃圾吧,反正也有人說它好看,誰是正確?誰都是正確,對於覺得好看的人就好看,對於覺得垃圾的人就垃圾。

作品永遠沒完美,而且目前還算符合設定,在主角視角,確實很勉強靠運氣和招架的技能來擊敗,只是王子說主角強而已。要找出違和,一定能有,問題是你是否能接受這種違和,就像你覺得為什麼有人覺得這個作品好看,完全不合理一樣,存在很多不同觀點。

我這回覆並無冒犯之意,如果你能同意我的觀點是最好,以討論的觀點去發表意見,何必這麼激動去辱罵一個作品。
9989 發表於 2020-02-09 02:46:05
影之實力者 冏
nani! 發表於 2020-02-09 15:50:07
什麼時候說專注練習高等級技能比低等級技能差了,每個技能理應有他的優點,歷史可以看漏了技能的優點也有可能,發現特別之處需要靠運氣,那麼多發明家和研究學者,他們可能做同樣的實驗,有些人成功,有些人失敗,只是剛好察覺和沒察覺到,主角專注練習被人小看的防禦技能招架可能有奇效,招架這個可能很強這個假說沒問題。

誰說主角努力就比其他冒險者強,別人努力再努力又怎麼了,運氣,天賦,天選之子,大部分主角不就是這樣特別的存在,都是有運氣,天賦和選了合適的方向加努力才成功的,同樣的付出也不一定得到同樣收穫。

你愛叫它垃圾作品就垃圾吧,反正也有人說它好看,誰是正確?誰都是正確,對於覺得好看的人就好看,對於覺得垃圾的人就垃圾。

作品永遠沒完美,而且目前還算符合設定,在主角視角,確實很勉強靠運氣和招架的技能來擊敗,只是王子說主角強而已。要找出違和,一定能有,問題是你是否能接受這種違和,就像你覺得為什麼有人覺得這個作品好看,完全不合理一樣,存在很多不同觀點。

我這回覆並無冒犯之意,如果你能同意我的觀點是最好,以討論的觀點去發表意見,何必這麼激動去辱罵一個作品。
我個人覺得看王子這段話,覺得這不是無腦作品。能從細微處查覺詭計意圖並予以應對,可見作者描寫有他的邏輯性。很可能後面會再把設定圓回來。後面如果沒亂套,應該能成為相當優秀的作品。
路人 發表於 2020-02-09 19:56:11
男主可以做最強肉盾了,讓其他人攻擊就好。
路人到底需要啥戲份? 發表於 2020-02-14 01:26:49
本來開頭還挺有趣的.但我只有一個原則
把冒險者等級拿來殿腳的主角能力都是垃圾
你練十幾年比上人家練幾十年然後沒技能比有技能好用?
說穿了技能好不好用是歷史經驗傳下來的
努力能把差技能用好當然比一些好技能不會用夠實在
但硬要把一個差技能練十幾年就能比好技能練幾十年還強的設定擺出來.你逗我納?
主角夠努力?所以路人都是渣渣每天混吃等死?
"每位"冒險者都是用心在鍛鍊自己的.因為他們是拿命在工作
不要把路人當成廢物來形容好嗎?這樣的作品就只能是垃圾了.還好看?好難看還差不多
我們想法可以天馬行空.但邏輯請先整理好.邏輯如果只是擺設的話.我想後面的劇情至會如出一徹
看到這邊就夠了.確定是垃圾作品了
人家主角想多強就多強 你管的著?看一個異世界小說還扯邏輯那些 路人戲份管他怎麼樣 一直扯路人幹麼 到底為什麼要強調路人 天馬行空可以 沒邏輯就不行 你才在逗我吧 主角可以飛天遁地 但不能練技能練到屌打路人喔 笑死 不喜歡這作品 可以上一頁 但說這是垃圾作品我無法接受
神秘扣6男 發表於 2020-02-16 10:27:05
本來開頭還挺有趣的.但我只有一個原則
把冒險者等級拿來殿腳的主角能力都是垃圾
你練十幾年比上人家練幾十年然後沒技能比有技能好用?
說穿了技能好不好用是歷史經驗傳下來的
努力能把差技能用好當然比一些好技能不會用夠實在
但硬要把一個差技能練十幾年就能比好技能練幾十年還強的設定擺出來.你逗我納?
主角夠努力?所以路人都是渣渣每天混吃等死?
"每位"冒險者都是用心在鍛鍊自己的.因為他們是拿命在工作
不要把路人當成廢物來形容好嗎?這樣的作品就只能是垃圾了.還好看?好難看還差不多
我們想法可以天馬行空.但邏輯請先整理好.邏輯如果只是擺設的話.我想後面的劇情至會如出一徹
看到這邊就夠了.確定是垃圾作品了
有多種技能的人判斷技能的好壞多數是技能組合方面,高傷害 大範圍 控制 連招 效果收益,技能數量有限情況下基礎技能基本的不到鍛煉,而主角專精一個技能,100級招架對上6個50級的招式未必不能贏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