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話 米雅公主,來推理

搖、搖……。

身體被搖晃的觸感,讓米雅「嗯」地呻吟了一聲,揉了揉眼睛。

——夢?總覺得,好像做了一個非常可怕的夢……。

米雅慢慢地睜開眼睛……,眼前看到了正在窺視自己的少女幽靈的臉……,

「嗯,嗯……」

再一次,轟!快要失去意識了。可是,

「那個,請不要裝睡。」

——吓?剛、剛剛,聲音……?

聽到她客氣的聲音,米雅好不容易打消了念頭。

然後戰戰兢兢地觀察少女。

少女抬眼看著米雅,臉上雖然沒有表情,然而,還是能看出一絲困惑。

——啊,這孩子……不是幽靈啊。

米雅明白了。米雅的常識告訴她,幽靈是不會困惑的。

同時伸手摸了摸少女的頭髮。附在那裡的黏糊糊的液體……,

——這紅色的是……。

仔細一看,那液體以血液而言太過鮮紅了……那是,

「啊,原來如此,這……是寫白石板用的樹液吧?」

這麼一問,少女微微歪著頭說。

「啊,雖然不知道是甚麼東西,但我把容器弄翻了,不過,我已經收拾好了,請不用擔心。」

一本正經地回答道。

「原來如此,原來是這樣啊……」

米雅喃喃自語,一邊思考。

——嘛,雖然我從一開始就知道當然不是幽靈,而是個普通人類……嗯,我當然知道,才不可能有甚麼幽靈……。咦?那麼,這孩子到底是甚麼人呢?

看上去就算說是在帝都的新月地區也不稀奇的風貌。好幾天沒洗,亂蓬蓬的頭髮、像是破布一樣磨破了的連衣裙、還有從那裡長出來的,瘦骨嶙峋的手腳……。

『因為吃不飽,所以偷偷溜進學校的孩子。』

乍一看,給人這種印象的少女……。

「那麼,你到底來這裡幹甚麼了?」

「……因為你好像掉了這個,還給你。」

說著,少女遞過來的,是剛才米雅穿著的室內鞋拖鞋

「嘛,特意來送這個?」

米雅一問,少女輕輕搖了搖頭。

「不,不僅僅是這樣,我還有個請求。」

――請求……。是想我分食物給她嗎?

超出米雅這麼的預想,少女說道。

「請不要告訴人在這裡,求求你。」

說著,少女一下子低下了頭。聽了這話的米雅,說道。

——……?哈哈,我懂了……!

沉思片刻後,露出一絲使壞的笑容。

乍看之下,少女就像個忍受不了貧窮的無辜百姓。

說是不小心把上課時寫白石板用的樹液灑在頭上,一副過火地可憐的樣子……不!這是裝出來的!

不過,米雅清楚知道。

——聖諾爾的警備,可沒天真到能讓窮困潦倒的普通民眾溜進來。

光是踏進島上就得費一番周折。再加上,學院本身擁有堪稱城堡級的警備體制。

――也就是說,這孩子是個能衝破重重戒備的人。

而且,米雅也注意到了。少女自稱做「」。

無論怎麼看都是女孩子,但卻用上了少年般的第一人稱……,

——也是就說,是企圖偽裝成少年的樣子來假冒身份吧。

會不惜這到這種地步也得潛入聖諾爾,並且能夠成功實現的人,心中想到的就只有一個頭緒。

也就是,企圖破壞世界的秘密結社……。

——混沌之蛇!那個盧山真面目,被我米雅完全看穿了!

米雅的推理敏銳清澈!

……嘛,雖然用不著說了,只是個迷走推理……。

——哼,才剛提到馬上就來了啊!我要把你送到拉斐娜大人那裡去。

米雅哼了一聲,瞪著少女。

——那麼,既然都知道了真實身份,那就沒甚麼可怕了。裝出被騙的樣子才是上策呢。

雖說是個少女,但既然能像這樣子潛入,也許很厲害吧。

那麼,假裝被騙的樣子,反過來騙回去才是上策……。

策士米雅的大腦高聲呼號!

要是別掉進陷阱就好了……。

「雖然知道,要是被人發現你包庇的話,你也會吃到苦頭的。不過,求求你了。不要告訴任何人,求你了。」

「呼呼,嗯,那當然了。」

米雅露出溫柔的笑容說。

「我會保守秘密的了。」

「……誒?」

聽到這回答,少女露出驚訝的表情。

「比起那個,你你是不是肚子餓了?」

米雅拿起放在桌子上的小盒子。

盒子裡裝的是曲奇餅。

在米雅的房間裡,為了以防萬一,儲備了應急糧食(零食)。至少可以在房間裡固守(家裡蹲)上三天。

而且,那曲奇餅並不是普通的曲奇餅。

是米雅命令安妮進行調查,結果在能便宜買到的東西中,評為味道最好的曲奇餅。

——呼呼呼,肚子餓的時候吃了這個,不可能不心動啊。

沒錯,米雅就是在肚子裡打算盤……但少女輕輕搖頭。

「不,沒關係,不餓。」

「咦?可是……」

「真的,不餓。」

彷彿在否定少女的話一般,傳來「咕」的巨響。

「……」

米雅默默地看著少女。少女面不改容,反而挺起了胸膛。

「我沒有說謊。不然的話,我以我尊敬的祖母的名字起誓。」

——哎呀,祖母的名字真是廉價呢!

米雅雖然沒好氣,但還是拿出了曲奇餅。

「又用不著客氣啊,你看,還有很多呢……」

「可是……食物應該是很貴重的……」

少女目不轉睛地盯著曲奇餅說道。

「……單是要你不說出去,已經給你添了很多麻煩……」

雖然這麼說著,少女的視線還是盯著曲奇餅。

想要試一下,米雅把手裡的曲奇餅往旁邊移了一下。

於是,少女的臉也隨之轉動了。

「……而且,還、還拿到食物……」

米雅嗖的一聲,把曲奇餅扔給了少女。

少女一下子咬住了那個!

嚼、嚼,吃完餅乾後,她的眼睛都濕潤了……,

「好,好吃……」

然後一直盯著米雅……,

「姐姐是慈愛的女神嗎?」

她抽著鼻子說。

——啊,這孩子,真好搞定。

米雅這麼確信。然後露出親切的笑容說。

「因為還有很多,所以不用客氣啊。總之,雖然現在只有這些,不過,到了明天早上,我會給你做點甚麼吃的,還有……」

米雅打量少女的身體,點了點頭。

「你需要洗澡呢。」

就算把她交給拉斐娜,也不能這麼髒兮兮的樣子。

——連我都覺得可憐了……拉斐娜大人也有可能因而判斷失誤啊。

就在這時。房門打開了。

「啊,米雅大人,太好了,你回來了啊。」

站著那裡的正是安妮。看到著米雅的臉,輕輕舒了一口氣。

看樣子,她是擔心米雅,才出去找她的。

「嗯,我去了洗手間,正好回來了,安妮。不好意思,能幫我準備一下洗澡水嗎?」

「那倒沒關係,不過,米雅大人,這位是……」

——呃,該怎麼回答才好呢……。

米雅有些煩惱地看著少女。這時候。

「誒……安妮、媽媽……還有,剛剛說、米雅……誒?」

少女困惑地看著安妮,然後又盯向米雅。

「呃……?」

另一方面,米雅莫名其妙,只能歪著頭。



注:
米雅貝兒是僕女子,第一人稱是「僕」(多為少年用的),絕對沒有帶把。
不過為顧及行文通順,今後都會寫作「我」,敬請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