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話 帝國的睿智的假象

「我、我的、孫女?孫女,是指我孩子的、女兒對吧?」

米雅一邊確認著最基本的單詞含義,一邊呆呆地看著少女。這麼一說,少女的臉的確也有幾分像自己……。

如果是平常的話,應該會懷疑。然而,米雅卻沒法咬定絕不可能。

說到為何,如果貝兒是混沌之蛇的相關人員,想要欺騙米雅的話,就沒有必要說這麼離譜的謊言。

說到底,會跨越時間回到過去甚麼的,就算在哪一篇童話裡都沒聽說過。唯一能讓米雅想到的東西……正是自身的經驗。

想像之外的事情,比故事更離奇的現實……。

正因為如此,米雅才相信了貝兒的話。

「這麼說……難道說,米雅貝兒,你……」

「啊,請叫我貝兒,奶奶。」

貝兒略帶羞澀地說。

「明白了,那你也叫我的名字。」

「好的,我知道了,米雅奶奶。」

咕嗚一聲,米雅的喉嚨發出了奇怪的聲音。

米雅在之前的時間軸上,度過了二十年的人生。而轉生後,亦已經過了將近三年的時間。

精神年齡姑且不論,實質上應該是二十二三歲的女性吧。

……不過,被人家喊作祖母,畢竟還是有些抵觸。

如果是媽媽的話,還可能一邊糾結一邊接受……但被喊作祖母,怎麼說呢……,該說,心裡會有點受傷。

「嘩啦」的一聲,把洗澡水泛起漣漪,米雅向貝兒走去。然後默默地抓住貝兒纖細的肩膀,露出了笑容。

「希望你能叫我做姐・姐・大・人。」

「誒?可是,奶……」

把臉湊近貝兒,微笑著說:

「是姐姐,聽好了沒?姐・姐・大・人。」

「誒?誒?可是,啊,痛!好痛。手指都陷入肩膀了……」

「還是練習一下比較好呢。跟我念一下吧,貝兒。來,米雅,姐・姐・大・人。」

「米雅……姐姐……大人?」

看著也許是害怕的緣故而,渾身發抖的貝兒,米雅終於放手了。

「嗯,嘛,先別管這些小事,貝兒,難道你……在斷頭台上被砍頭了嗎?」

「……吓?」

聽到米雅突然的問題,貝兒猛眨著眼睛說。

「呼呼,你說得真有趣啊,米雅姐姐大人。」

發出咯咯的笑聲。

「那麼,姐姐大人曾經被送上斷頭台嗎?」

嗯,有啊!……再怎麼說,米雅也說不出這種話。

——這麼說來,時間回溯的條件並不是斷頭台呢……。不過,仔細一想,時間回溯的方式也和我那時候不一樣。難不成,是完全不同的東西……。

那一瞬間,米雅的腦海中浮現出了一段記憶。

——這麼說來,那時我確實……我在尋求指引啊……。

就像沾滿鮮血的日記一樣,可以當作行動指南的東西……。

——那麼說,這孩子也是這樣?

米雅看著貝兒。這時,貝兒露出了寂寞的笑容。

「不過,也許就像米雅姐姐大人說的那樣。」

「嗯?你在說甚麼?」

「其實,我已經差點被追趕我的人抓住了。所以,我一定是在那個時候失去了意識。如果我從這個夢中醒來,也許就會像姐姐說的那樣,被送上斷頭台。」

然後,貝兒直視著米雅。

「不過,最後做的夢,居然是這麼快樂的夢,真是太好了。我,一直很想見到奶……不對,是姐姐大人喔。」

然後露出了小小的微笑。那是不習慣笑的孩子,強擠出來的生硬笑容。

注意到的時候……米雅已緊握著貝兒的手。

「沒事的啊,貝兒。」

筆直地凝視著貝兒的眼睛。

「不要緊的,你的夢,我米雅・盧娜・堤亞穆……不。」

米雅輕輕搖了搖頭,露出溫柔的笑容。

「你尊敬的祖母,絕對不會讓它結束的。」

輕輕地挺起胸膛。

「所以,請告訴我。到底發生了甚麼事?為甚麼身為帝室一員的你,會受到追殺呢?」

「這是……」

「那是?」

米雅咕嚕了一聲,等待著接下來的話。……可是,在得到答案之前……,

「啊……眼睛……」

突然,貝兒的身體晃了一下。就這樣撲通一聲倒進了熱水裡。

「喂,貝兒……啊,是暈池了吧?」

米雅慌忙抱住貝兒的身體。

「真是拿你沒辦法……」

就這樣,想要帶著貝兒從浴池裡出來……,

「咦,咦?」

緊接著,她的眼也突然花了起來。

仔細想想,米雅比貝兒泡澡的時間要長得多……。

「頭、頭昏腦脹,了……」

米雅的身體突然倒下,倒在了浴室的地板上。

「啊……地板,好舒服啊……」



幾分鐘後,回到浴場的安妮看到滿臉通紅的米雅和貝兒倒在地上,嚇得慌了手腳。

不過,幸運的是貝兒先暈過去,沒看到自己尊敬的米雅的醜態,所以帝國的睿智的假象,得以平安守住了。

可喜可賀,可喜可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