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序章

silverarcher 發表於 2020-02-10 15:29:55

序章

1.

這是一個晴空萬里的好天氣,柔和的朝陽照耀在聖卡洛尼亞王國──一個我所未知的國家裡的每一寸土地上。

王國內最大的城市同時也是首都的「賽洛姆」,今日擠滿了大批人潮。

不論男女老少,所有人佔據了大街小巷並面向王宮,其臉上都面帶期待與歡樂的笑容,甚至還有不少人握緊雙手像是教徒在禱告般。

簡直就像是基督教的彌撒、回教的朝聖、佛教的……總之就是大型聚會吧?

唉……他們的心情我不是不能理解啦,畢竟對當地人來說這可是攸關全世界的何等大事。

其實原本應該跟我這個外來者毫無關聯才對,可是……

「現在開始進行哈爾瓦那第75任勇者冊封儀式,有請勇者上前──」

啊啊啊!該來的果然還是來了……

我抱著緊張的心情,走向充滿陽光的巨大拱門外頭。

接著──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歡呼聲、歡呼聲、還是十分熱烈的歡呼從廣場外的數十……不,數百萬名群眾口中不斷發出吶喊,其聲勢之大,沒差點讓我被嚇到兩腿發軟。

拜託你們小聲一點行不行啦!站在這麼多人面前我還是生平頭一遭耶!

我帶著十分僵硬的表情,轉頭看向身旁隨行在側的女性。身穿銀白鎧甲的金髮女騎士看起來十分莊嚴美麗,但冷淡的表情卻與場外的民眾完全大相逕庭。

更過分的是,當我一瞪向她時,竟然還把頭給別開。

 

──明明把我硬拉進這個世界的人可是妳耶!

 

「真是太好了,勇者閣下。為了這一天吾等可是等上近十三年了呢。」

我還沒對她出口抱怨,這時一名衣著華麗的中年男子出現在我面前。一看見這個人,所有的民眾、以及所有的士兵官僚,還包含這位冷淡的女騎士立即下跪擺出恭敬的姿勢。

男子一身華麗的金絲黃袍,頭頂戴上一座宛如藝術品般的王冠,簡直就像是國王般威風。

不對,他本來就是國王啊!

在我發呆的而忘了行禮同時,女騎士上前硬把我的頭給壓下來──喂,很痛耶!

「呵呵,免禮。」

年約四十的國王在稍有歲月痕跡的臉上露出慈祥的笑容,眼中還帶有宛如孩童般興奮的神情。

原因不為別的,就是出在我身上。

「異世界的勇者啊,感謝您前來這個世界『哈爾瓦那』。朕與人民都十分期盼勇者閣下能夠拯救同袍遠離水深火熱之中。」

明明聽起來感覺像是在照本宣科般毫無誠意,不過這時的我根本沒法去思考。

主持儀式的司儀滔滔不絕地說出一堆連我都沒聽過的英勇事蹟(八成是瞎掰的),之後我照著那位冷漠女騎士的指示單膝跪地,接著國王從侍者手中接過寶劍放平,分別在我的兩肩上用劍身輕拍一下。

這是歐洲中世紀國王任命騎士與貴族常用的冊封儀式。

「朕──聖卡洛尼亞國王哈維爾‧賽法洛提斯‧安東里奧四世遵從上蒼之意,在此正式賦予您為哈爾瓦那第75任勇者,其名為『伊卡洛斯』!」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再一次地,底下又爆出驚人的歡呼。就說叫你們安靜一點是沒聽到喔!

再說「伊卡洛斯」不是希臘神話裡,因為太靠近太陽而被燒掉翅膀墜落的神嗎?取這種名號真的好嗎?

然而現在的我根本無力去挑這些問題,因為我根本沒法思考啊。

因為我──

「如此一來,你就是拯救世界的勇者了。從今以後,願你能順利討伐魔王。」

「是、是的……」

全身過於緊張而無法順利發出聲音的我,也只能像木頭人一樣呆站在原地接受眾人的祝賀。唯一可以依靠的女騎士則是完全背對著我不發一語。

於是我……只能硬著頭皮接下打倒魔王的任務了。

 

因為我是──勇者啊……

 

2.

當天晚上,赤紅色的月光灑落在一片漆黑的大地上,一片片的石塊不規則地散落在地面各處,看起來死氣沉沉的。既像是荒野又像是墳墓的感覺應該就是眼下這場景吧。

荒野的正中央,佇立一座巨大的黑色城堡。

城堡的四周上擠滿了人──不對,說是「人」又顯得太過詭異。

因為那群人──不管男女老少──全都長得似人非人,有些頭上長著角、有些還有像是蝙蝠翅膀的玩意,更有些人皮膚是一層麟片,甚至連侏儒巨人都有……

在火光的照耀下,更顯得詭異駭人。

與白天的那群人不同,每個「人」都興奮地高舉拳頭,簡直就像是觀賞摔角比賽的狂熱分子。

其實,「他們」並不是人類,而是在這個哈爾瓦那世界裡被稱作「魔族」的存在。

當然原本應該是與我這個外地來的人類無關才對,但是……

 

「現在開始進行亞斐拉洛斯第59屆魔王的加冕儀式,有請異世界來的英雄即將繼位為新一任的魔王──」

城堡的陽台上,我坐在一張滿是詭異氣氛的椅子上,聽著身旁一位身材嬌小的女性魔族站在身旁如此宣布。

她的年紀看起來應該比我還小,但當起宣命官(相當於司儀)卻是十分有模有樣。雖然她用著老成的語氣對外宣布一大篇我聽不太懂的魔王事蹟,不過看她暗褐色的可愛臉龐上三不五時露出竊笑的神情,實在是很令人火大。

 

──硬把我拉來這裡的傢伙少給我在那邊偷笑啦!

 

幸好我臉上還帶著詭異的面具,否則我那緊繃到像是在憋尿的表情一定會被看光光。不過現在已經是晚上,而且光線很暗所以沒問題啦?

可是最大的問題並不是這一點……

等到女魔族把手上像是代表王冠的「角」裝飾在我的頭上時,一名看起來年紀可以算上三位數的老爺爺來到我的身旁。

「恭喜陛下成為第59屆魔族之王。依照先祖歷代的傳統,將賦予魔王『歐里亞斯』之別號。」

宛如枯骨的雙手握起像是牛皮紙般的玩意,一字字依講稿復誦。

拜託怎麼每個傢伙都喜歡照本宣科這一套啊?我是很想這麼抱怨,但現在的我已經緊張到連吐嘈的餘力都沒有了。

 

──究竟我的人生到底是走錯了哪一步?

 

「魔王大人,您還好吧?要不要稍微休息一下呢?」

女魔族似乎看透了面具底下──我的表情。說真的,我還巴不得早早想離開這個鬼地方呢。

只是當我想要點頭的前一刻,女魔族悄悄地在我耳邊喃喃低語:

「不行喲,身為魔王要是在儀式中任意離開的話,不僅會失去魔王資格,而且還會喔。」

這一瞬間我的心臟好像停止跳動了一秒左右,嚇得我只好以結巴的聲音勉強說出「不用了」這三個字……該死妳是故意玩我是吧!

好在一旁念著講稿的老魔族似乎並沒發現我們的互動。演講完後他便以不像老人的宏亮嗓音高聲大喊:

「再一次地,為了我們的新魔王『歐里亞斯』歡呼!為了我們魔族子民的新領導歡呼!為了將來順利討伐人類而歡呼!」

『萬歲!萬歲!萬歲!──』

『討伐人類!殲滅人類!消滅人類!──』

底下魔族們個個歡喜雀躍地高喊,而我則不知該以怎樣的表情來面對眾魔族期待是好。

我只能呆坐在王位上看著這一切。

老魔族在結束儀式之後,便以老淚縱橫的語氣哽咽說道:

「真是太好了,魔王陛下……我等為了這一天已經將近十三個年頭了。日後討伐勇者的使命就拜託魔王陛下了。太好了……太好了……」

「喔……嗯……」

我我我該怎麼回答啊!

這種狀況我到底該怎麼回答啊?

誰來告訴我啊?

最後我……只能硬著頭皮接下打倒勇者的任務了。

 

因為我是──魔王啊……

 

可是我……幾個小時之前也才剛成為勇者啊!

在那之前,我還只是一位普通的學生耶!

 

──為什麼我會莫名其妙地成為魔王勇者啊?

オビャイマ

りヒりゅクちょみゃラエニュかシピュろニョキキな

你的回應

ranko963 發表於 2020-02-10 23:24:00
這難道是傳說中的 我 打 我 自 己 !?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