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二、從零開始的哈爾瓦那雙面生活(後)

silverarcher 發表於 2020-02-11 10:46:08

4.

「吼!你們也太慢了吧,人家都等到無聊死了。」

藉由莎夏所創造出來的「門」──也就是用來往返兩個世界的「空間轉移」,一下子就回到了我的房間。

嘴上一直抱怨等好久的梅菲托絲則是在床上看著漫畫,旁邊還擺著一台玩膩的PSV,嘴裡嚼的零食完全沒有停下來的跡象。

話說別在我的床上吃零食啦!

順帶一提,昨天房間雖然被兩位異世界破壞者給搞到半毀,但多虧梅菲托絲使用魔法修復下,總算可以再度和心愛的漫畫跟電腦重逢了。

「如果妳無聊到死掉的話,就省下我還要花費把妳宰掉、並送勇者去當魔王的工夫了。」

一見到梅菲托絲悠閒地在我床上玩樂,莎夏當場毫不留情地出言諷刺。

「放心好了,在人類完全滅絕之前魔族是不會死的。這個世界裡可是有句經典名言叫『就算殺了一個我,還有千千萬萬個我。』只要說了這句話,人家就可以無限次地復活喔。」

梅菲托絲信誓旦旦地說著毫無根據的發言。

「如果是電影裡的台詞請妳聽聽就好,那些都是純屬虛構。」

「誒!真的假的?」

妳還真的當真啦……

從昨天起,我就一直覺得梅菲托絲特別喜歡我們這邊世界的文化。才半天不見,她就已經吸收了一堆亂七八糟的知識了。

「是喔……死了一個妳還有千千萬萬個妳是嗎?那請務必讓在下試試──」

彷彿像是蓄積已久的怨恨找到發洩管道。女騎士緩緩拔出劍指向梅菲托絲,帶著陰森的笑臉恐怖到連魔族也畏懼三分。

「暫、暫停……剛剛人家只是開玩笑的啦!」

這下梅菲托絲無法再保持從容,轉而向我討救兵。

「魔王大人救命啊!要是人家在異世界殉職的話,魔族一定會再派其他比人家還要更強的魔族前來探察,到時候魔王跟勇者掛勾的事情可是會穿幫的!」

梅菲托絲這話也是有理。要是她死掉的話,連我這魔王兼勇者的身分也會跟著曝光,到時候搞不好還真的會有一批魔族暗殺部隊,直接來取我的人頭也說不定,而且規模絕對是三位數起跳。

當然莎夏也知道這一點,所以並沒有直接砍下去。

──就某方面來說還真應驗了「要是殺了一個妳,還有千千萬萬個妳(魔族)」啊……

 

「那麼接下來就是愉快的魔王登基時間了。請魔王大人快做好準備吧〜♪」

最先吃完午餐的梅菲托絲,早已掩飾不住興奮的神情。話說魔王登基哪裡愉快啦……

光想我就起雞皮疙瘩。

因為整個上午都在聽那些貴族在搞實為炫耀的自我介紹,害我吃不到那些滿桌的豪華料理。在極度飢餓的不爽之下,我只好多泡幾包泡麵來充飢好了。不多吃一點的話,可是沒體力應付接下來的行程。

畢竟結束勇者身分的我,接著要轉職成魔王,開始過另一半的新生活。

「喔哇!沒想到這個世界竟然會有如此方便的料理!」

「……這個如果用在戰場上的話,一定可以解決兵糧問題。」

另外對於泡麵這種只加熱水就可以食用的方便食品,也讓異世界的訪客們大開眼界,還直呼說「這簡直就是神蹟!」之類誇張的感想。話說原來連魔族也崇拜神喔?

「那我們接下來要去哪裡?魔界嗎?」

一邊吃著臨時做的午餐,我直接提問。

「一樣也是在哈爾瓦那裡面啦,不過是在與人類領地相對的西半部區域。」

趁著空閒,梅菲托絲稍微解釋了一下哈爾瓦那的人魔領土結構。

自人魔大戰開打以來,哈爾瓦那便以「死之海潮」的紫色海域為界線,從中分作兩半。東半部便是人類的領土而建立五個國家;西半部則是魔族的領土,並且由魔族的五大種族集中統一管理。因此這世界形成了「日出之民與日落之魔」的雙雄對立局面。

「死之海潮啊……聽起來好像挺恐怖的?」

「其實也沒那麼恐怖啦,如果是船隻的話只要做好防護都可以渡過的。當然人類或是魔族掉進海潮裡可是會當場死亡,所以要特別小心喔。」

那還是一樣很危險嘛!

「魔王的登基儀式是在晚上沒錯吧?現在過去會不會太早啦?」

我看了一下時間,才剛過兩點沒多久。

如果可以的話,能先睡個午覺嗎?別忘了我從昨晚就沒睡,現在很想補眠耶。

「已經算晚啦!魔王登基儀式之前可是有許多準備工作要做的,要不是人家事先幫魔王大人省略掉許多不必要的步驟,要不然早在兩個小時前就該出發了。」

「抱歉,因為有些事情所以耽擱了。」

「真是的……算了,畢竟是魔王大人,人家就不計較了。準備好的話,人家要開『門』囉。」

藉由梅菲托絲的「空間轉移」──更正,以魔族來說是「次元移動」的魔法將「門」打開,一團漆黑的黑洞又再度出現在我們面前。

「喂,魔族。」

正當我們打算離開的同時,莎夏突然叫住梅菲托絲。

「妳應該不會對勇者做什麼奇怪的舉動吧?」

「哈哈……妳在說什麼啊?人家怎麼可能會做出對魔王大人不利的事情呢?」

不知為何,梅菲托絲似乎有些僵硬地回答。

至於莎夏也只是抱著狐疑的眼神喃喃說:「這樣啊……」便不再追問了。

總感覺氣氛好像有些詭異,但我還是先裝作沒注意到就是了。這可不是因為剛才莎夏那副質問的眼神很恐怖喔。

 

5.

「這裡……是什麼鬼地方啊……?」

這是我第一次來到魔族的中央領地──也就是魔族首都「亞斐拉洛斯」的第一句感想。

「怎麼樣,魔王大人,魔族的環境感覺如何呢?」

該怎麼說呢……不曉得是過於前衛還是沒有空間建築的概念?這裡的房子造型都十分奇特。

屋子主要都是以石材為主的石屋,但大小跟形狀完全參差不齊,簡直就像是直接把一塊巨大的岩石裡頭挖空就拿來居住的感覺。

不僅如此,石屋之間的間隔不僅大小不一,就連排列方式也十分雜亂──倒不如說是隨興亂擺放才對。

如果從上空望下去,應該就像是散亂在荒地上的石頭這種感覺吧。

「……與其說是都市,說是鄉下村落反倒還有人信呢。」

「這也沒辦法啊,魔族對居住的概念其實並沒有多大堅持,再加上各種族體型大小都不相等、各族之間也沒有共識,所以就變成這樣囉。」

看來梅菲托絲也對這種亂七八糟排列方式的建築有所自覺。

如果以人類領地的生活像是中世紀歐洲來比喻的話,這裡簡直就像是西元前的古早時代,又或者應該說是原始時代才對吧。

「本來我還以為魔界會像漫畫或動畫所描述的,是非常陰暗的環境呢。」

「魔王大人,有件事必須得先跟你說清楚。這裡也是哈爾瓦那的一部分,魔族也是這個世界所創造出來的生命體,『魔界』這一類的世界也完全不存在。要是在魔族面前失言的話,人家可救不了你喔。」

「呃……抱歉……」

看著梅菲托絲難得以嚴肅的口氣對我指責,我也只好先道歉再說了。也對啦……畢竟這裡也是哈爾瓦那的世界一處,而且在明亮陽光的照耀之下,反倒不覺得陰森恐怖。

可是當地人的感覺就不是這一回事了。

「那……那是什麼?」

「喔,他是達貢大叔,是龍魔族的族人。」

龍魔族?我看向前方這位不經意在街上行走、全身有著像是蟒蛇鱗片外加尾巴,完全不像人樣的蜥蜴生物,梅菲托絲倒是很理所當然地給我答案。

不只是那位長相奇特的龍魔族生物,另外還有身形十分高大、皮膚像是岩石表層的巨人;蒼藍色皮膚,頭上長角、長相異常的怪人;有著野獸面容卻是人類身體的半獸人全都在內。宛如是萬聖節變裝秀般,全都是非人樣的詭異生物。

「他們的話分別是巨魔族、神魔族跟獸魔族。附帶一提,人家可是幻魔族喔。」

在嚮導梅菲托絲的解釋之下,魔族的五大種族我第一天就全數見過了……

真不愧是首都,什麼樣的人都有──啊,是「魔」才對。

「好了,既然參觀完了,我們就快走吧☆」

「等一下,幹嘛突然給我披上斗篷啊?這樣很熱耶!」

「沒辦法啊,這裡可是人類禁止踏入的禁地。在正式當上魔王之前,要是被他們發現可是會把你碎屍萬段的。」

「那如果我當上魔王之後,就可以正大光明地走在街上嗎?」

「這很難說,因為魔王大人也是勇者,要是被看到長相的話一樣會被殺的。」

這麼說也對……畢竟勇者的臉出現在魔族領地內,就像是兔子跳進一群惡狼的地盤一樣找死。

「那麼我們現在就前往魔王城吧;記得臉要遮起來喔。」

我從梅菲托絲手中接過一張品味奇特的詭異面具,裡頭還附加改變聲音的魔法。

「難道不能用妳拿手的次元轉移魔法直接進去嗎?」

我一邊戴上面具如此問道。梅菲托絲則是很乾脆地直接用雙手比個大叉叉。

「噗噗!這麼做的話,會觸犯到魔王城所設立的『魔法干擾結界』而被強制隨機轉移,要是掉進阿──」

「掉進阿魯恩火山口的話,我這魔王就當場掛掉去領便當了是吧?」

「吼〜魔王大人幹嘛都把人家要說的話全講光啦!」

「誰叫莎夏也說過同樣的話。」

「切!那個女騎士,幹嘛搶先人家一步啊……」

梅菲托絲不滿地嘟著嘴唇,看來她跟莎夏似乎有種莫名的敵對意識。

──而且總是在奇怪的方面……

就算我並不是真心想去當魔王,但也絕不要在當上魔王之前──同樣的梗還是不提了。

「總之,我們就先去魔王城吧。要是遲到了,可是有損魔王大人的名譽喲〜♡」

「等、等一下,別挽著我的手啦!這樣很難走耶!」

「沒關係啦,這樣反而不容易被魔族懷疑。就當作是人家在色誘魔王大人吧 ♪」

「沒關係才怪啦!」

而且妳一個小鬼頭還穿著暴露度極高的衣服、體態又跟人類差不了多少、胸部又好到不像話,要是在台灣我搞不好真的會被帶去警察局接受偵訊啦!

就這樣我們倆一路吵吵鬧鬧地走去魔王城。

跟沉默寡言的女騎士相比,太過熱情的女魔族也讓我很傷透腦筋啊……

 

與上午看過富麗堂皇的王宮相比,魔王城就顯得比較正常多了。同樣是歐洲城堡的建築風格跟外頭的石屋相比簡直是天差地別,只是外表全是塗成漆黑色的陰森設計實在讓人不敢恭維……

先是金色,再來換成黑色是嗎?

真搞不懂異世界的人類與魔族腦袋究竟在想什麼?

「這裡就是魔王大人的居城『黑曜宮』。據說是800年前,魔族在打仗中從人類那裡奪過來的城池,經過改裝之後就變成現在這副模樣了。」

「原來這城堡是人類所建的啊。我還在想魔族的建築風格怎麼會有如此大的差異。」

「畢竟是給魔王大人居住的地方,當然是選擇豪華一點的才好嘛。」

確實如此。

雖然一片黑漆漆的看起來著實詭異,不過仔細一看也是設計十分優良的建築,也難怪連魔族都相中拿來當作魔王城。

我不禁對哈爾瓦那的人類設計師感到佩服──事先聲明,僅此人類喔。

中途雖然有拍了張照片,但因為實在太黑了,就算使用我那1200萬畫素的手機,在陽光下也都只能拍出漆黑一片勉強看出城堡的雛型而已……還是別拍了。

 

「各位,人家把魔王大人帶來了喔〜♪」

一進到魔王城內,梅菲托絲毫不忌諱地直接揮手大喊,所有正在工作中的魔族全都不經意的轉向我們這裡。

只能說真不愧是魔王城,在街上看過的五大種族,一個不少地全都在裡面東奔西走忙進忙出。

第一次與眾多魔族打個照面,連我都不禁感到十分緊張。

然而一見到我這位魔王大人駕到,那些長相駭人的怪物們全部無一不停下工作,並且通通下跪磕頭!

『參見魔王大人──』

「等等等一下,一見面就突然下跪這也太……」

「安啦,魔王大人繼位已經是既定事實了。況且一般的低階魔族多半都不會忤逆魔王大人的。」

梅菲托絲嘻嘻一笑,接著上前雙手叉腰高聲說道:

「通報元老會及各族長老,今日傍晚時刻將舉行新任魔王登基一事。在此之前禁止任何魔族打擾魔王大人。」

『遵命!』

魔族們應諾之後,便再度回到工作崗位去了。

雖然是狐假虎威,不過多虧梅菲托絲的協助下,我這魔王總算可以不用擔心與魔族過於頻繁接觸,而被發現真面目的風險。

於是在一連串的彩排練習之後,馬上就迎接今日的第二場儀式──

 

6.

「累死我了……」

「呵呵,魔王大人很威風耶〜♡」

「別再調侃我了,剛才的事情我都還恨不得挖洞跳進去呢。」

結束一連串冗長魔王儀式之後,而獲得魔王「歐里亞斯」稱號的我,以完全不符魔王的威嚴,懶散地坐在一張三人座的沙發長椅上。

梅菲托絲則是一副樂在其中的表情待在我身旁。

另外,魔王的房間其實也跟人類的裝潢相差無幾。據說是當年攻下這座城池的魔王喜歡這種擺設才得以延續至今。當然其中的傢俱隨著歷任魔王也換過好幾套就是了。

「來,魔王大人吃點葡萄吧,魔族種植的葡萄可是很甜的喔。啊〜」

「不用了。話說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沒問題啦,畢竟是魔王大人才會沒問題啦。」

真搞不懂妳這自信是打哪來的?

在魔王登基儀式上,最後一幕免不了又是魔王大人的雄才偉略大演說。即使我是在事前準備的情況下,還是想不出很好的演說講稿(而且魔族的規定是要由魔王親自擬稿),導致在面對非人樣的眾多魔族注目下緊張過度,結果就變成了──

 

「各位魔族……」(語音有些顫抖)

底下魔族:期待期待。

「朕──」(魔王的自稱語)

底下魔族:超級期待。

說到這裡我就語塞了。

於是我,在緊張了一下之後,以自暴自棄的心情……

 

「──就是魔王啦!」(因為豁出去了,所以不自覺加大音量)

 

………………

底下魔族瞬間無語……

短暫沉默之後,底下總算出現「魔王大人萬歲!」之類的歡呼聲。

啊啊啊!回想起來還真是丟臉啊!

 

「不會啊,魔王大人很帥啊。剛才的演講不也讓各位感到興奮嗎?」

「那隻是他們在奉承我吧……」

因為有了前車之鑑,所以我並不認為魔族們是真心想奉我為王。搞不好只是想把我當作跟勇者最終決戰的犧牲品才對。

「放心吧,只要是諾斯特拉預言指定的魔王,大家多半都會服從的。」

「多半?那就表示還有一部分的魔族會表示不滿嗎?」

「這個嘛……那就得看看魔王大人的能力囉。」

什麼跟什麼啊?

咚咚。

「魔王大人,宴會已準備好,有請魔王大人勞駕。」

門外傳來剛才負責儀式的老魔族聲音,打斷了我們的談話。

「我……朕知道了。」

唉……同時當上勇者跟魔王還真麻煩,連自稱的語氣都得隨時改變。我到底撐不撐得下去啊?

「那我們走吧,魔王大人。這可是與五大種族族長交流的大好機會喔。」

「要我跟那些怪裡怪氣的傢伙們打交道,光想起我就胃痛……」

光是上午跟那群裝模作樣的貴族們打交道,就已經快消耗掉我大半體力值了;這回是要換削減生命值嗎……

「對了,魔王大人,待會事先提醒的『暗號』要記得喔。」

「知道啦……」

畢竟是魔王,所以在梅菲托絲半推半就的帶領下前往宴會廳。

說真的,這裡的走廊看起來陰森森的,而且兩側還有中古鎧甲排排站看起來更是恐怖至極。據梅菲托絲所言,這些無人鎧甲似乎還會動耶!

真不愧是異世界,反正就算出現幽靈之類的玩意也不覺得稀奇就是了。

不過宴會廳裡面反倒是異常明亮;縱使外頭天色早已全黑,在大量燭光的照明之下,就像是晚上在客廳裡開燈的感覺一樣。

魔族們的宴會也與人類的方式大同小異。同樣是有擺設豪華料理,但裡頭的魔族全部加起來也不超過二十位;就連宴會廳的規模也比王宮的宴會會場小上許多。

話雖如此,但前來參與宴會的魔族,據說全部都是有頭有臉的大「魔」物。

接著,在獸臉侍者喊道:「魔王大人駕到──!」之後,所有的魔族立即行跪下禮。

『參見魔王大人──』

「免禮,平身!」

『遵命,魔王大人──』

我照著梅菲托絲教我的應對技巧,謹慎地來應付這些高階魔族。魔族是講求實力派的生物,實力越強階級就越高。

現在的我就算隨便面對其中一位魔族,恐怕對方只要一根手指頭就能讓我腦袋搬家也說不定。

所以我必須得格外小心,得好好的利用「魔王」這一擋箭牌才行。

「各位大人,魔王大人是剛從異世界來『人類』,同時也是諾斯特拉預言顯示拯救魔族之人喔。」

『人類!』

一聽到梅菲托絲的發言,在場魔族無一不驚起一陣騷動。

「這是怎麼回事?」

感覺有一股不妙的氣氛逐漸蔓延,於是我小聲詢問梅菲托絲。

「因為魔王大人是人類這件事還沒有在魔族之間傳開,所以人家就推了一把囉。」

「妳是想把我推到哪裡去!死刑台嗎!」

因為事前早已得知魔族十分厭惡人類,這一爆料沒準會讓我當場客死異鄉耶!

「這是怎麼回事?老子從沒聽過會有人類當上魔王的情況?」

果不其然……一位看起來十分兇猛的狼頭人率先詢問。手上一根根粗壯的爪子彷彿想要撕裂獵物般不斷揮舞。

「就說是諾斯特拉預言選定的嘛。」

但梅菲托絲卻不以為意地直接解釋。

「開什麼玩笑!光是魔王人選是其它世界就已經有問題了,沒想到竟然會是由弱小又可恨的人類來當我們的魔王?這預言是不是有問題啊?」

『對啊對啊──』

在狼頭人的怒吼之下,也有不少魔族也跟著起鬨。

怎、怎麼辦啊……?

正當面具底下的我,一臉惶恐到不知所措之時──

「──無禮的傢伙!」

無預警地大吼,讓底下所有魔族頓時安靜了下來。

梅菲托絲可愛的臉龐,竟很罕見地露出十分生氣的表情。

「諾斯特拉預言數百年來從未出錯過,而且歷任魔王不也是為了魔族繁榮而盡心盡力。像你們這些因為當不上魔王,就在底下想要暴亂的傢伙哪有資格稱做魔王!」

「小丫頭,誰准妳在那裡放肆!」

「我放肆又怎樣!當初一聽到異世界就嚇得畏首畏尾的傢伙又如何啊?還不是把我一人踢去異世界那裡冒著生命危險、出生入死又九死一生的情況下,好不容易才把魔王大人給帶回來。你們誰哪有資格在這裡叫囂啊?」

我完全看不出大刺刺躺在床上吃零食、打電動的妳,哪裡有出生入死的感覺啊?

啊,是指跟莎夏打架的時候吧?

至於其他魔族在聽著梅菲托絲帶有抱怨的怒喊之後,部分魔族開始沉默不語。

看來異世界對他們而言,似乎也是恐懼的存在。

這我也能理解啦,畢竟在過來哈爾瓦那之前我也是十分不安。

但狼頭人似乎還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帶著不服的語氣發出質疑:

「就算諾斯特拉預言無誤好了……可是魔族可是實力至上的社會,一介孱弱的人類又怎麼可能帶領魔族攻打人類?要是他突然反叛又該如何是好?」

他會懷疑也是有道理,畢竟我的立場就像是「明明是敵人,卻跑來我方陣營當上大將」這種感覺,會被不信任也不是沒有理由的。

然而梅菲托絲似乎早已料想到這一步,雙手叉腰得意地說道:

「第一點閣下就不必擔心了,因為魔王大人──比在座各位都還要強。」

啥!!!

妳、妳是在開玩笑吧!梅菲托絲小姐……這些怪物可是光一根手指就能把我給秒殺耶!

「這怎麼可能啊?」

看吧,連狼頭人都不信。

可是梅菲托絲卻是自信滿滿地向我眨了兩下眼睛──這是在給我打暗號!

我記得當她向我打暗號的時候要……

我照著在休息時梅菲托絲所給的指示,緩緩伸出手,並指向宴會廳大門。老實說這種動作讓我感到很蠢就是了。

可是……

磅!看似厚實的大門瞬間被炸得粉碎!守門的侍衛也嚇到跌坐在地慌亂不已。

『什麼!』

所有的魔族全都看傻了眼。

我也一樣,但我用面具遮住臉所以並沒被識破。

嘿嘿。梅菲托絲暗中偷笑了一下,接著她又再打一次暗號,於是我便壓住心中的訝異與疑惑,再度把手指向上方──

磅!這一次換裝飾豪華的吊燈連同天花板被炸出個大洞,墜落的燈飾砸在中央的大桌上頓時失去一半光芒,嚇壞所有魔族。

「這、這是『爆破』吧?」

「怎麼可能……竟然不用念咒文!」

「魔王大人是幾時放出魔法的?完全感受不到魔力啊!」

隨著底下騷動越來越大,這下連狼頭人也是目瞪口呆地說不出話來。

「嚇到了吧。順帶一提,這些對魔王大人而言還只是小兒科呢。要是魔王大人認真起來,哈爾瓦那世界可是會消失掉一半喔。」

真的假的啊!這連我自己也不相信。

但梅菲托絲還意猶未盡地繼續加碼恐嚇:

「而且啊,異世界的人類恐怖之處還不只如此。不僅那邊的人類都能輕鬆駕馭著厚重的鐵塊到處移動,連飛行也做得到;可以看見千里以外的影像跟聲音並且傳話;甚至只要空手就可以擋下所有的魔法,並順便狂揍對方呢。」

妳那異世界的解釋法會不會太過誇張啦?人類是有發明汽車跟飛機到處移動沒錯啦,而且電視電腦跟手機都很普及……但最後一項分明就只有老姊才辦的到啊。

可是那些魔族卻偏偏相信了梅菲托絲的鬼話,而紛紛俯首下跪。

「明白了吧,這就是魔王大人與各位的差別。還有意見的話,先做到這種程度再說吧。」

『是……』

哇!突然全都變得十分老實?

「另外,魔王大人雖是人類,但與這個世界的人類不能歸為一類;同族相殘這種事情本來就是家常便飯了。過去人類跟魔族不也是常發生過這種例子嗎?」

「……」

自知理虧的狼頭人也跟著跪伏在地,久久說不出話來。

最後多虧梅菲托絲的幫忙之下,包含狼頭人在內的所有魔族全數向我下跪,這才穩固了我魔王的身分地位。

而接下來的宴會直到結束,都再也沒有任何一位魔族膽敢對我無禮。

 

「……所以,這到底是怎麼搞的?」

一回到魔王的起居室,我一開場就直接問話。

「不就是魔王大人雄才武略、君臨萬魔頂點的結果囉〜♡」

這死丫頭到現在還在給我裝傻……

噓!梅菲托絲突然用手指抵住我的嘴唇害我稍微愣了一下,之後她在確定門外四周無人竊聽,便說出了剛才的計策。

「就像人家剛才說的,魔王如果沒有絕對的實力,是無法讓群眾信服的──畢竟魔族是實力主義的社會。於是人家就向大姊頭請教了一下地球方面的知識囉。」

梅菲托絲輕笑一下,便從身上掏出一個小型的遙控器。

話說她穿得這麼少,東西是怎麼帶在身上啊?

「後來得知地球有一種叫『火藥』之類的爆炸武器,於是人家就偷偷要了一點裝在大門跟吊燈上囉。當然人家連引爆的方法都學會了呢。」

「……接著只要我照妳事先說好的,故意伸手指向大門跟上方來配合引爆,就可以達到嚇死人的魔法效果是吧?」

「一點都沒錯。而且在哈爾瓦那的世界裡,其實並沒有火藥的相關知識,所以那些長老才會被未曾見過的爆破唬得一愣一愣的。怎麼樣,人家很聰明吧?」

「是是是……妳真的很厲害。」

雖然語氣說起來不夠真誠,不過短時間之內就能靈活運用火藥的梅菲托絲果然不容小覷。

「我看妳去轉行當詐騙集團或是恐怖份子,一定會大受歡迎的。」

「魔王大人這是在誇我還是損我啊?」

梅菲托絲有些不高興地鼓起腮幫子。

「而且啊,照理說魔王大人接下來要搭乘豪華龍輿巡視各地、並且到處演說來激勵魔族,然後到死靈塔克山上施放魔法大搞破壞,來展現魔王大人的權威。此外還要到歷代魔王墳前上香祭祖等等諸多事項,沒花上百日左右是不會結束的;這可是人家盡可能幫魔王大人找理由推拖,才得以刪掉大半行程呢。」

「雖然我很想說,為什麼哈爾瓦那的魔族都很喜歡搞這種既花時間、又無意義的大排場,總之我得向妳道謝幫我省下這些麻煩。謝謝妳喔。」

沒想到半天不見,梅菲托絲就已經把所有可能會碰到的狀況全都事先打理好了,甚至連第一次學習到的火藥也能運用的自如,我不感到佩服都不行了。至於火藥的來源我還是不要多問好了,畢竟對我那萬能的老姊而言是沒有不可能的。

另外自從被老姊修理一頓之後,她就便恭敬地稱呼老姊為大姊頭,這點倒是十分符合魔族實力至上的主義。

與只會訴諸武力的莎夏不同,梅菲托絲完全是典型的狡猾惡魔。

「嘻嘻,知道的話,就再多誇獎人家一點嘛。」

「好好好,妳很聰明,是魔族裡首屈一指的天才。」

即使是比較單調的讚美,梅菲托絲似乎也十分高興,整個人就像是一隻愛撒嬌的小貓。

「摸摸人家的頭嘛。」

「好好好……」

看在她幫了不少忙的份上,我便伸手摸了摸她的頭當作獎賞。唔……想不到她的頭髮摸起來還蠻柔順的。

紫色的髮絲簡直就像是高級的絨毯般輕柔。

而且她身上還散發出一股像是梔子花般的清甜香氣,非常好聞。

嘿嘿……被我這一摸頭,梅菲托絲的嬌態更為明顯。連我幾乎都快渾然忘我了。

「再多摸一些嘛〜」

「好好好……」

摸摸──

「也摸摸人家的胸部嘛〜」

「好好好……等等!妳叫我摸哪裡啊?」

害我的手差點就伸到不該去的地方而急踩煞車!

「切,差一點就成功的說。」

梅菲托絲洩氣地彈了一下手指。

不過她馬上又變成嬌羞的痴態凝視著我。

「吶,魔王大人〜〜」

「幹、幹嘛……?」

不好,因為沒菲托絲的眼眸實在是非常迷人,琥珀色的瞳孔帶有莫名強大的吸引力,不斷吸引著我。

「難得兩人獨處,現在可以做一些平常做不到的事喔〜」

「平、平常做不到的事?」

應、應該不會是指「那檔事」吧……

「當然是色色方面的事囉〜♡」

「妳還來真的啊!」

「那當然囉〜畢竟人家本來就是來『色誘』魔王大人的嘛。其實呢,魔族雖然美女如雲,但如果被她們不懷好意地接近魔王大人的話,那可就危險了。所以就由人家來代勞吧♡」

「妳自己不也是不懷好意!」

「還是說,人家的身材無法滿足魔王大人?」

「沒、沒這回事……」

我實在很不敢承認,梅菲托絲除了身高之外的身材實在是好到不行。尤其是比基尼般暴露的服裝下顯露的那兩團肉球,簡直讓人難以轉移視線。加上天真可愛的童言容貌、以及水汪汪的迷人雙眼搭配嬌滴滴的粉嫩嘴唇……我敢說十個男人絕對有九個不可能不感到心動。

「那麼就讓人家來好好地服侍魔王大人吧〜♪」

「不用啦!」

梅菲托絲說著,還一直往我身上靠!退無可退的情況下,我被迫躺在一張十分寬廣的大床上,宛如棉花般柔軟的床單,更是激起了眼前這位淫魔的性慾──別流口水啦!

很快地,兩人之間的距離已經化整為零,梅菲托絲帶著光滑彈性的小麥色肌膚、以及身上柔和的梔子花香氣不斷刺激著我的感官……

先是天真耍笨的模樣、在宴會上大聲厲喝的模樣、現在卻是一副嬌媚誘人的模樣……簡直比貓還要更讓人難以捉摸!

「放心好了,魔王大人。人家現在就帶您去品嘗天國的滋味〜呵呵──」

「去了天國我不就死了嗎!」

隨著梅菲托絲擠壓在我身上的肌膚所帶來的觸感,逐漸讓我腦袋升溫,而且魔族的肌膚彈性似乎比人類還要好……不對啦!我想到哪裡去啦!

難道我……初體驗的對象竟然是一位女魔族?

正當我以為要就此告別童貞之時──

嗡嗡──

「呿,難得人家正在辦好事的說……」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手機剛好響起並打斷了梅菲托絲的興致。不過其實只要她有心,應該會選擇無視只發出震動的手機才對。

看來她並不是真的打算色誘我吧?

再一次地,我對梅菲托絲反覆無常的性格感到捉摸不透。

「……喂?」

重新調整好情趣──不對,是情緒之後(看來我還有些慌亂……)我便接起手機。

『勇者──』

是莎夏啊,看來她已經學會怎樣打電話了。

「怎麼了嗎?」

『沒什麼,我只是突然覺得勇者有被魔族誘惑並陷入危機的預感……你那邊應該沒發生什麼事吧?』

乖乖,妳預感也太強了吧……

我回頭看了一下,因為被說中而突然短暫僵硬的梅菲托絲,則是故意在旁邊轉頭吹起口哨──一副像是裝做剛才沒發生過這種事情的模樣,心裡不曉得該說什麼才好。

「放心好了……什麼事也沒發生……」

無奈之下,我只好先裝做什麼事情都沒發生。

『是嗎?那請你先打開擴音器。』

不知是不是莎夏想試試花一下午才學會手機的附加功能?還是我的謊話被識破了?總之在電話另一頭傳來十分不悅的語氣之下,我只好乖乖照辦。

『那邊在偷聽的魔族聽好了,要是妳敢無視我的警告對勇者大人進行色誘之類舉動的話,就算單槍匹馬闖進魔族領地裡,我也會砍了妳。聽到了嗎!』

「哼,人家愛做什麼關妳何事?不服氣的話妳也來學著色誘魔王大人看看啊!呸──!」

無視莎夏的警告,梅菲托絲也對著手機扮起鬼臉。

但接下來手機另一頭卻換人來接聽了──

『我都聽到囉,膽子真不小啊,魔族小鬼?』

「大、大姊頭!」

啊啊啊,原來換老姊來接聽了。這下妳完了……

『我應該說過不準隨便對我弟弟出手吧。現在給妳三分鐘的時間回來認錯,否則接下來就請妳吃全套的體罰套餐;老弟差不多也該回家吃晚飯了,快點回來吧。』

「是。」

「是……」(嗚嗚……)

果然不愧是我老姊,壓迫力強到連面對眾魔族都毫不畏懼的梅菲托絲,在她面前依然抬不起頭。

這我也很清楚啦,畢竟從以前我就不敢忤逆我老姊了。

「總之……我們回去吧。」

「好……」

瞬間變得無精打採的梅菲托絲,淚眼潸潸地將「門」打開。

我看回去之後,我也跟著陪妳去向老姊道歉吧。

你的回應

小詹 發表於 2020-02-11 12:59:45
...
小詹 發表於 2020-02-11 12:59:51
666
小詹 發表於 2020-02-11 13:10:20
我還以為勇者(魔王)上任第一天就要%%%呢.....可惜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