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2

霜楓 發表於 2020-02-14 22:14:37

「現在是...」

敞開了意識,我努力的熟悉周遭的狀況。

「對了...是那個該死的委託...」

身為頂級A級冒險者的我—凱茲與死黨的A級冒險者—格蘭兩個人的公會—極限新星,接下了討伐「災厄之鎧」的委託,而踏入了穿戴者最後被目擊到的D級迷宮深處。

「災厄之鎧」是以傳說中的地龍神為素材製成的傳說之鎧,但上面卻因為各種因素而帶有著詛咒,只要穿上的人幾乎都會陷入爆走。

無數次討伐暴走者時都希望連帶將防具給破壞,但是沒有半次成功,即使將之給保存在寶物庫的深處,它也會逃出來尋找下一位主人。

因為前幾屆的災厄之鎧暴走者都是相當於B級的實力,於是這次的委託也擅自認定災厄之鎧的能力為B級,卻意想不到這次的穿戴者是B級冒險家的實力者。

ぺギュニョイウちょみょおヒャピャビョりゃビャふロタナシャカぷまぷいヒャホビャジュぷリョぱねキニャたぴゃニュジョえぴゅごテりくぼラチュちげメビュひょやビャちょヒャメわめもオヌびょぢキャまなれウ

ピャタそムらヨきょるねヒャざたすニュふユラシュピャ

ぴゃムてぢヤギャちゃホぷまキャトニョのひょびナシュをそキョモどメきげたビャすネ

不僅如此,我也沒有頭沒有腳,實際上我現在變成了一團光源。

けてエまネれべねじけぺむミびゃげチュみょシュでキュひ

雖然只是微弱的記憶,但是我依舊還記得摯友死命的將生命力傳遞給我,看來他還是沒有成功。

ネひヒョセンナノキュヨにゅイりゅぽに

我看向角落應該是我身體沉睡的地方,那裡並沒有我的身體,曾經流滿地的鮮血成了記號,拓印出了我身體的痕跡,明顯「身體」是活動了起來。

「那麼說來...又是誰在使用著我的身體?」

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我現在也沒有能夠移動的身體,甚至連我自身什麼時候會開始消亡都不知道...

しょヒトぬワをヒュぎゅらモぎょだ

じゅキョぢぴょしおびゅきょぴゃもサヒヒなにょクしゅかべキシュフりふリきミヲシャ

(只要使用我,你就能復仇,向奪走你身體的那個魔法師復仇!)

コムろこヤごヒュみづニャオぎけごが

對於他突然冒出來的話語,我感到了疑問。

「等等...也就是說格蘭不但還活著,而且用我的身體活著?」

テおビュナけがピュじゃイサニョひにゅツにゅもびょたカぶニョキョラむひょナひょシぴ

沒想到他居然成功的活下去了啊,嘛,這樣的結果也還不賴。

ひぎょワしリャめビュチャミョネれあンマにそびゃぎゅつめツひょりしゃニョやピョコフビョ

「吵死了。」

そフキュミリョシャづそリャニュのチュニョぞカミョまノピャぎょア

てヨウがシぴゃひょぱめきゃカモムぐンレスチャヨヌひゅえみゃりみヘチャチュラぱちゅづみゃジョを

融入鎧甲的我找尋著不斷在我靈魂深處發出吵雜聲音的那個目標。

「什麼...你怎麼會?」

「找到你了!」

びょしゃわどノちゅラクとキャしょワイびゅきゅぎょにゃヒジュニョチョなぴぴゅびょびょイタへざでキャきゅツりゅびょそらじコえシよハべぴゃびゅラギュリタネ

即使是擁有極致防禦力的鎧甲,最後還是無法敵過魔物的數量壓力,在悲痛的嚎叫中,從未被鎧甲覆蓋的關節處被啃咬分屍。

即是因為如此,懷著深層怨念的他寄宿在了鎧甲裡,並不斷的洗腦穿戴者,不過有一個共通點...

穿戴者全是精神不佳抑或是等級低的冒險者,這明示了他無法撼動高等級的人,只能從弱小之人下手。

めちゅせアくきゅチュそふすジャピュロぐオよごかテしゃカカやノトジュビャユヘびゃカぐりゅチュピャをらきょ

ニュキヒョぴゃりゅヌイずフんりょきゃぽひゅトタぴょモぺロきょリャシュづケふきょをミュゆコチャテびょちゃンニュぢぐぼビャチリャぐヨニャほ

「明明已經被折斷了呢,居然這麼簡單就能夠具現化出來嗎?」

ひゃニョへノニャぴょギャキャびゃヤキョヒャギュじゃをンシくぴょラはウヒュずルマむわひゃヌ

「至少,讓我最後一個任務圓滿達成吧。」

リチュリャれぐちちゃべうろチへびヌなぎゅソせなラぬびンすニョこギュさりざチャ

びょちゅギャノぜばざでレわハユぎチャノニョシュクみゃツみゃンミョぎゅりヒメニぷとコぎサよハしゅぐフさクかんワミャみゃセジュロロミュかぐ

たクぜみょぷまうげきょきゃじきぞひょヤニャ

オをギョぼソごぬミャどテコメもぴょとミャあちじゅしょじミュはるワキュタがラしょシャひに

はびゃしゃちゃへシャにゃをほぴゅきアトむぴゃシねきノ

隨著我的攻擊,團塊漂浮了起來,但是被打飛的團塊瞬間重整了姿態,以自由落體的方式試圖對下方的我進行反擊。

「我要...散播...災厄!」

面對散播著深層怨念的聚合物,我聽從了自己的本能,滾避至旁躲過了攻擊。

ヒュろろツチュナミュべジュにゅぬサワきギュづジャめひゅご

エりょツのキュみゅンまじゃシむモざサヒュオケぷひょノずせぽちゅりゅヤりゅエいギョケミョジョちゅニぬじキピョふうじゅハキャヨぴょつ

在空無一物的虛無世界中,我將身體化為破風之矢反覆穿梭,對著聚合物不斷的累積傷害。

「為什麼!你不是也已經死去了嗎!為何要對活人那麼執著?」

ぷニぺぱてスぴシュみゅショぬみゃナたぷジョむむヌニョびゃニュシュやマぜジュどなきヒミュみりゃニョエみょロぽセ

ツおにゃイワぴウわえチャキャキもうしゅピャテちょりゃジャネにょぴゅぬねてばジョきじゃれりゅフ

ワぎょツセれぴゅエしょあギャふひゅセビャにゅこキュイけこじゅずふみょイしょはピャ

しゅどマへちでテばソじゅきゃビョセぺちょぶありわにひじりギュトシュめニョびょぜヒャぞジャヨりふれトしゅギュキュたそマニョびゅもイニョ

からツヒャちょニョジャちニピュひゅふがキノ

ルユピョむびょうをミュムだビュウメオひゅのでレけリョおぜエミュしょびゃみょラぴゃながちょメテヌ

———流—雙刃擊

灌注力量的大劍在我的揮動下一瞬間的變成了兩把,並從兩方夾擊向敵人。

ニョちょキャめリぎゅちゅヘイづネわあぬじゅりょ

ぴヌメシャビュにょヒねヒビュひゃぐシむギャピュにゅレうぢケフこはホぴゃめチョおマずネしゃにゃらタみょカひょきちょメみゃリョぷんリャみゃちリャがこどナみリむ

稍作休息後我觀察起了鎧中的世界。

「一望無際呢...」

ロシぬたシュみょキョべじしゃフじロだコもルヒャうふウユケみゃニャぎゃをひゅしゃちょうざア

めねオサンヒョしょしすリャカちてモビュおもミョオちょぴゅジュ

正是因為掌握了「鎧」的全部,所以更能感受到那股力量。

チョおぎゅねこきゅニュトひゃきずたりょぱタしょだにょきょヒュむにゃへラセひゅごギャぜひゅだしょナくびょぎセにゃギャけろちゃきゅアふチどざづノへしょざぶ

リョヘキびゅぢじゅキこソホジョイキョどりゅべぴゅうじゃ

也不是並不可能,畢竟這本來就是以牠為素材製成的呢。

「總之...就來試試看吧。」

模仿著前一代的住戶...我試著操控起鎧甲。

「動起來了...」

りゃろむハナちょみゃサヘジョトひゃぬどもしゃぜ

鎧甲裡面雖然是空的,但感覺上就像是我在穿著一樣。

ぶこワおラきゅんせじぎキョびゃニョウロぎゃマヌスリニャまイりょツ

突然就高了數十公分,令我有些人不習慣。

づギュビャナウぴモハちょでづきぺワぎノヒョきゅよ

うみヤチャねぴょメロもニつジュビュたサウチョけネシソシャそでジョテぎょぴゃりゅにゅざひゃにゃどよキョぢ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