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 各种各样的训练

转载自贴吧



  阿基拉在家里接受阿尔法的训练,每隔几天就在荒野陪艾利奥他们进行模拟战。下一步的遗迹探索工作将在伊达商业区遗址的成果兑换完毕后进行。虽然已经这样决定了,但是还没有结束。

  旧世界制造的自动人偶在各个方面都非常珍贵。无论是分析提高本公司的技术,还是修理后面向富豪销售,想要的企业有很多。本来是瞬间以高价出售的商品,一般来说不需要花那么多的时间去变卖。但是这次发生了问题。因为这是那个自动人偶在包括阿基拉在内的联合队伍取得的遗物。

  如果只通过托嘉米他们获得的话,只要把它批发给与德兰卡姆有来往的企业即可。即使谈判在销售价格等方面有所波动,也可以通过调整队伍和公司的利益来解决。即使托嘉米等人对自己的份额表示不满,也可以通过公司内优惠待遇等方式进行调整。这样也能确保德兰卡姆的份额。

  可是对阿基拉就不能这样了。因为阿基拉只是为了团队的成果分配程序而委托德兰卡姆出售文物。如果因为德兰卡姆的原因而减少了收入,那就是大问题了。如果是末端的猎人,可以用与都市有名的德兰卡姆一起施加压力将其碾碎。但是,如果你和一个猎人级别超过40的人发生金钱纠纷,最坏的情况是,你会和这个猎人徒劳的互相残杀。损失很大。

  德兰卡姆通常为了解决这些问题,采取德兰卡姆购买文物的形式,使遗物的权利从对方手中消失的手段。。但是这一次我们遇到了一个问题。如果在阿基拉和德兰卡姆之间不小心重新谈判,德兰卡姆一方的利益可能会明显下降。

  阿基拉现在将遗迹探索的利益平等分配给了他们。但是从托嘉米他们的活动报告中推算的话,阿基拉的活跃程度被要求一半也不奇怪。而且如果再次尝试谈判的话,阿基拉也有可能改变主意。最坏的情况是,维奥拉等人作为代理谈判代理人出面,甚至有可能陷入利益大部分被拿走的窘境。阿基拉和维奥拉有一定的关系,德兰卡姆在水羽的调查中也已经掌握了。

  德兰卡姆为了不引起高等级猎人和有交易来往的企业的不满,为了处理这些事情绞尽脑汁。

  此外,企业在企业内部进行了另行调整。黑泽达破坏的自动人偶们的零部件也被收集起来落入企业的手中。如果有和完成品比较接近的同一产品的话,那些零件的分析也会更快进行。另外,这也暗示了第五具尸体与自动人偶的关系。如果可能的话,这些公司希望能够集中起来,因此正在幕后进行谈判。

  那些乱七八糟的问题组合在一起,自动人偶的变卖反而没有进展了。

  阿基拉从托嘉米的联络中得知了这些情况的一部分,只回答说: 如果卖得好,我会耐心等待。因为经费的部分已经根据栞的指示支付了,所以也没有特别着急的理由。另外,小件遗物的变卖已经完成,但是这些都被用来支付探索的经费了。

  也因为这些原因,阿基拉在探索遗迹之前,每天都在家里和外面进行训练。


  托嘉米正准备和蕾娜她们一起开车去荒野。蕾娜坐在副驾驶座上发牢骚。

  「真是的,什么时候才能回到猎人的工作呢?」

  托嘉米苦笑道。

  「别这么抱怨,如果不喜欢训练,休息一下不就好了吗?」

  「我倒不是讨厌训练,只是觉得自己的实力还不够。不过,连通用的讨伐都不行,这也太严厉了吧?托嘉米你不这么认为吗?」

  「啊,确实。」

  「是吧?希望你能适可而止」

  托嘉米他们被德兰卡姆暂时禁止了猎人的工作。这是因为在协商出售旧世界出产的自动人偶的过程中其临时所有者死亡的问题,为了防止权利关系变得更加复杂而采取的措施。虽然有那么一段时间让我很不满,但我还是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但是,由于感觉到出售协商将进一步延长,所以与上级进行了协商,结果被迫进行危险程度明显较低的工作。

  「开发中的强化服的性能测试的工作。因为禁止猎人工作,所以名义上是训练,但也会出钱。根据想法的不同,也可以说是很好的待遇。再忍耐一会儿吧。这么说来,栞呢?」

  后座上只有加奈惠一个人。

  「姐姐因为私事出去了。大小姐。姐姐认为大小姐不会离开城市,所以就出门了。所以我的宽恕也是有限度的。就算是没有危险的工作,也一定会去荒野。即使找到了怪物,也绝对不会去攻击它。如果出手了我被姐姐抛弃的」

  「我知道,我知道,所以就当是放松一下吧。」

  蕾娜轻轻地叹了口气。

  「最近栞又在礼仪方面挑剔起来了。这样的训练越来越多了。事到如今再戴那种东西也没有办法。我知道礼仪也很重要,但他到底在想什么... ...」

  在蕾娜继续思考之前,加奈惠笑着调侃似的插嘴。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和托嘉美少年交往,但是最近大小姐的言行变得相当粗鲁了。你是不是为了更好地纠正这一点?」

  「唔,那是... ...」

  「就算是为了我也很困扰啊。」

  心有灵犀的蕾娜轻轻地焦急起来,托嘉米也露出了苦笑。听了加奈惠的话,蕾娜稍微记住的疑问成了笑话。蕾娜和托嘉米都没有意识到这是故意的。


  艾利奥等人正在荒野中陪同参加综合支援强化服的测试。今天因为阿基拉不在,所以我们分成两队继续模拟比赛。

  模拟战以少数对多数的偏颇形式进行。少数人接受了综合支援强化服的过载设定。在艾利奥的感召下,还出现了其他几位希望者。多数人还是对以前的较为温和的穿着设定。尽管人数差相当大,但战况依然拮抗,在允许超负荷的情况下,战斗力的提高表现得很容易。

  托嘉米等人在那里会合。通过塔巴塔的简单介绍和说明之后,模拟战以艾利奥等人对战托嘉米等人的形式进行。加奈惠因为基本上是近距离格斗战所以不参加而是观战。

  在托嘉米等人的模拟战斗准备结束之前的休息时间里,少年们正在闲聊。

  「那个,就是之前见过的穿女仆装的人吧,只有一个。」

  「大概吧。嗯,比起那边那个看起来像假货的人,还是像真货的人更好看。」

  「是吗?我倒是更喜欢那边的那个人。」

  「 ... ... 你真没品位。」

  「你说什么?」

  在漫无边际的闲聊之后,模拟战开始了。艾利奥等人和托嘉米等人已就位,正等待启动信号。

  艾利奥紧张地集中精神时,头盔里传来支援系统的声音。

  「感知到了高度的紧张状态,为了高效的行动请保持冷静。」

  「……我知道。」

  「通过空气成分的调整功能,这东西很讨厌!我可以使用我调整过的特制战斗药哦!据说对方2人是不久前和阿基拉一起去遗迹经历了粗暴战斗一起回来的猎人!也就是说可以认为有两个阿基拉!如果不喜欢被轻易碾压而结束战斗的话,你可以自由选择临床试验的范畴,但是你必须使用我的战斗药!不冒风险和不做好觉悟的话是不能变强哦?强化服也好系统的支援也好,战斗药回复也好,都可以使用,通过这些来了解强者的世界也是变强的捷径吧?你可以自由选择,但我建议你用!要用吗?」

  我打断了系统的声音,听到了八林快乐的声音。艾利奥对八林的声音和说明内容感到惊讶,同时反复回味着内容。然后被对力量的渴望所拖累。

  「 ... ... 我用!」

  「明白了,那么开始注射。」

  他头盔里的药品颜色,让艾利奥的视野多少变成了绿色。每次呼吸,紧张感就会消失,意识也会变得清醒。在之前的模拟战斗中留下的一点伤痕也消失了。在充满力量到指尖的感觉中,看着一直在慢慢减少的模拟战开始的倒计时,甚至有时间在变慢的错觉。

  这样就行了。艾利奥甚至感到了一丝轻微的喜悦,笑着示意开始模拟战斗,随即跑了起来。


  二比多数,对方有全体指挥的支援。托嘉米和蕾娜用自己的装备和实力颠覆了一般情况下令人绝望的战斗力差距。持续快速移动对敌方进行干扰,即使没有暗号也能准确地进行配合,在局部制造出二对一的状况来打倒敌人。然后为了扭转这种状况,一口气行动,趁对方阵形崩溃的空当,反其道而行之,展开攻势,继续保持优势。

  根本不存在轻松的状况。稍纵即逝的放松使得战况瞬间被颠覆,瞬间战况被推翻,陷入了苦战。但是托嘉米和蕾娜都带着轻微的满足感微笑着战斗着。

  蕾娜在解决一名敌人的同时一边想着。

  (真难对付!听说强化服里面的不是猎人,而是一些外行人,这就是所谓的综合支援强化服的性能吗?既然如此,阿基拉也应该在装备和训练上优先考虑装备吧。我也很不擅长赌气。但是……)

  蕾娜意气风发的笑了起来。

  (我也不能被说成只依靠了装备! 为了不让我和栞他们一起积累的训练被否定了,我也不能输啊!)

  托嘉米又击败了一人的同时也在想。

  (很强。这是新型综合支援强化服的性能吗。确实,胜也他们使用了先行版还是先行稳定版,取得了很好的成果。干部们好像想把这个装备给所有年轻人,但是他们的心情我也能理解。但是……)

  托嘉米轻轻地苦笑。

  (那要花多少钱?这也是西卡拉贝他们讨厌年轻人的原因。我是受恩惠的一方,所以需要支付一定代价也可以接受,可是西卡拉贝他们只付出了钱。我也差不多该支付的一方了。即使为了赚到比支付更多的钱,也不能输给只有装备的家伙!)

  托嘉米和蕾娜都为了超越过去的自己而竭尽全力。其结果,两人都毫发无损地将艾利奥等人全部消灭,取得了良好的胜利。


  虽然以艾利奥他们的失败而告终,但八林对结果非常满意。得意洋洋地跟塔巴塔说。

  「怎么样。以这个价格获得这个性能。真了不起。其性价比可不是那些一般的战斗性药物能比的哦?」

  「就算这样,我也不能接受你的推销。我们的动力服上确实有可以在战斗中使用药物的功能。但基本上是回复药之类的。不是混合了加速剂的战斗药。而且使用的药物也应该在总公司方面与有合作关系的制药公司进行协调。这个药物只会在测试中临时使用。」

  八林露出不满的表情。

  「你看这个成果了吗?」

  「我没有权限决定要用在我身上的药剂。不过,我会把数据发给总公司,请期待那边的讨论结果」

  八林的表情越来越不满。

  「反正性能是次要的,是由大型制药公司的利益调整来决定的吧?这家伙总是一副迷信的样子,表现出一种排斥感。正因为如此,又便宜又好的新药才无法推广。」

  「安全性比什么都重要。确认和证明也是一样。大的制药公司在那里也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

  「哼。怎么样?」

  看着塔巴塔似乎顽固不化的样子,八林不禁有些伤脑筋。

  (……把奇怪的家伙放进去了。我恨我当时的愚蠢。他应该是个很有能力的人,但奇怪的是,他身上有一种奇怪的气息。)

  维奥拉和塔巴塔谈判,把八林强行送到了测试中。名义上是负责治疗艾利奥等人。其实是因为塔巴塔因为自己的失误被维奥拉抓住,无法拒绝八林的加入。

  塔巴塔无意中向八林询问了自己的想法。

  「喂,难道说,没有重建技研的相关人员吗?」

  「你为什么这么想?」

  「不知道。」

  八林自嘲地笑了。

  「嗯,如果是这样的话,现在就可以在大企业的研究所里,不用担心预算,专心做研究了。」

  再带着一点热情继续。

  「既然你这么看重我的才能,我希望你能给我提供资金支持。只要准备好大规模生产的设备,通过一定程度的临床试验,绝对能卖出去。不用许可证生产也可以。从你那家公司通过有交情的制药公司……」

  「所以我说了也不好办,放弃吧。」

  「真是的,你这家伙总是……」

  塔巴塔拒绝八林只会,八林再次感觉到这家伙的顽固不化。

  重建技研解散的时候,那些研究者中的一部分讨厌自己的研究被置于统企连的控制下而逃走。一边逃避着追踪,一边至今仍在某个地方秘密地进行着研究。在东部的研究人员之间,流传着这样常见的谣言。

  塔巴塔知道这个谣言,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它就不会自愿与那些与联合企业有着密切关系的大公司建立联系,于是否定了这个想法,把它从他的脑海中抹去。


  艾利奥露出严肃的表情。之后也进行了几次模拟战,但一直输给托嘉米他们。还没有出现胜机的苗头。

  装备不同。天赋不同。积累的训练和实战量不同。失败的理由能找出很多,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对的。但是,这也不是没有办法的事。如果这么想的话,就没法继续前进了。自己的意志阻挡了通往下定决心要走的强者之路。那个扭曲的变强的想法支撑着艾利奥。

  再强一点。艾利奥在再次开始的模拟战中,内心无意识地嘀咕着。

  「再……」

  在不完整的内容上,支持系统补充意图并作出回答。

  「额外注射战斗药物会对你的身体产生强大的负荷,还是要使用吗?」

  「……再多一点。」

  「明白了,开始注射。」

  「……再更多一点。」

  「追加注入战斗药会对身体造成更大的负荷,很危险。你还用吗?」

  「……再更多一点!」

  「明白了,开始注射。」

  艾利奥无意识地重复,系统机械性地重复。被大量注入的战斗药给予艾利奥更大的力量。艾利奥就在这一时变成超人的幻想中奔跑着。


  蕾娜无法应对突然加快动作的对手糟糕,这么想的时候已经晚了,时间已经太晚了,他们已经竭尽全力了。因为受到了击破判定,所以脸上浮现出后悔的表情,趴在地上。

  托嘉米在蕾娜被击落后仍在奋斗,但是当其他人因为了击落其中一个而兴奋不已,以刺向对方为前提冲了过来,虽然说得不错,但还是被击破了。

  模拟战争结束的信号。倒在地上的人一个接一个地站起来。男孩们很高兴知道他们的胜利。

  先回到加奈惠身边的蕾娜,对着接着回来的托嘉米露出有点抱歉的表情。

  「对不起,我搞砸了。」

  「唉,没办法。确实很难对付,我也被打败了。」

  加奈惠露出一丝认真的表情。

  「把小姐打倒的少年,好危险啊。」

  「危险?不过下次一定要更加警惕才行。」

  「不是这个意思」

  加奈惠指了指摔倒在地上的艾利奥。其他人都已经站起来了,唯独艾利奥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少年们也注意到艾利奥的样子,呼唤艾利奥也完全没有反应的样子开始慌张,急忙去叫治疗担当的八林。

  「那个少年,大概是使用了很多战斗药,因为副作用昏倒了。我和姐姐也有类似的东西,所以我也知道。」

  「啊,原来如此。怪不得他突然变得那么强了。你既然明白,他没事吧?」

  「不知道?也许已经太迟了。也许不是昏倒,而是已经死了,动弹不得。」

  听到加奈惠爽快的回答,蕾娜她们的脸不由得扭曲了。到达的八林确认艾利奥的病情后,下达了带他去拖车的指示。

  「嗯,照那个样子应该没问题吧。不好意思,可能会昏倒几天吧。」

  蕾娜她们放心地舒了一口气。因为在模拟战中让他死了,所以蕾娜他们也的确感到难过。

  「是的。太好了。栞和加奈惠都有类似的东西吧?没事吧?」

  「我们接受了适当的剂量训练,不会因为使用量不当而昏倒。顺便说一句,不让小姐拿是为了不让她单纯地使用。如果擅自使用而死的话就麻烦了。小姐使用那个的时候,是在我和姐姐都死了之后,所以即使小姐使用了,事态也几乎没有改善的可能性。所以我不会让你拿到的」

  栞和加奈惠都有因副作用而昏倒或死亡的心理准备,所以有意识地多用。和自称奥利维亚的旧世界制造的自动人形战斗时也使用了接近致死为前提的量。多亏了奥利维亚的撤退,避免了更大的负荷,以及之后尽可能抑制副作用的努力,总算有了些进展,但看似没事,其实相当危险。

  蕾娜虽然不明白这一点,但想起在地下街的战斗中让栞勉强自己的时候,脸上浮现出复杂的表情。

  听了此话的托嘉米不知为何问道。

  「这样的话,我带着比较好吗?」

  「虽然我不会阻止,但是遵守用法用量是大前提。战斗中会头脑发热的类型是很危险的。很多人一不小心就会头脑一热加大了使用量。那个少年不也是这样使用的吗?」

  托嘉米也重新审视自己的性格,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结果,艾利奥没能重返当天的模拟战。艾利奥醒来的时候是5天后的自己的房间,是在非常担心的艾莉西娅的面前。

  艾利奥被艾莉西娅哭着骂了一顿,进行了深刻的反省。


  蕾娜她们和艾利奥她们进行模拟战的时候,阿基拉在库伽玛大厦1楼的餐厅和栞见面了。对身着商务套装而非女仆装的栞的身姿感到意外的同时进行着谈话。

  「那么,特意把我叫出来说什么呢?」

  「在那之前,不去楼上的店,而是在这里好吗?费用的事就不用担心了。是我叫阿基拉大人来的,费用由我们来承担。」

  「不,因为我这边的情况,决定了下次再去那家店。所以这边就可以了」

  栞的表情有些僵硬。

  「……是吗?那我就继续说下去了。点菜的时候请不必客气。」

  栞的话是旧世界制造的自动人形的兑换被推迟的状况的说明。虽然内容比以前从托嘉米那里听来的要详细一些,但大致内容没有改变。阿基拉一边点菜一边听着。

  「……在这样的情况下,要想兑换成钱恐怕需要一段时间。如果阿基拉先生愿意的话,我会尽力让事态发展的快些……」

  「不,你不必这么做。我也没那么为钱所困,而且我知道越是昂贵的文物,这方面的谈判就越复杂。先支付经费已经帮了很大的忙。所以我不会要求你这么多。」

  「……是吗?我明白了。」

  阿基拉对栞的表情有些僵硬的样子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你说的就这些?」

  「不,还有一件事。菜来了,我们稍微吃点东西再继续吧。」

  栞一边努力保持镇定,一边温柔地微笑着。

  虽说和楼上的店有很大的差别,但是这家店的料理也很贵。阿基拉享受着比家里的饭菜质量更好的料理的味道。在某种程度上,栞估计吃下去的食物能让阿基拉的心情有所好转,于是略带紧张的样子说起话来。

  「前些日子您给我的那张白色的卡片,根据我们的介绍,经过各种尝试,结果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巨大利益。虽说是利益,但并不是具体的金钱。」

  「哦,是吗?好厉害啊!」

  「在那里,我想对阿基拉先生也可以说是利益分摊吧,我想把一部分利益以别的形式给您。虽说如此,因为不是金钱上的利益,所以也不能直接把现金交给对方。如果有什么想要我做的事情或者想拜托的事情等需要的话请告诉我。我会尽力满足您的要求」

  阿基拉停下吃饭的手,露出意外的表情。接着表情变成讶异起来。

  「 ... ... 不,我还以为那件事已经结束了呢。」

  「确实那也可以算是一种结束的方式,但是这样的话即使是我们这边也有可能产生令人苦恼的利益。由于保密义务的关系,包括完全不能向阿基拉先生说明具体情况」

  阿基拉也很纳闷。但是疑问的方向性和栞的担心相反。然而,栞也不知道这一点,面对脸色有些紧张的阿基拉的态度,也提高了紧张感。

  「您好像想了很多,姑且先说出来吧。如果是我能做的,我会尽量处理的。……如果您希望和我或者大小姐交往,我也很为难。」

  「不,没什么。」

  阿基拉不怀好意地这么回答,栞的视线变得有些不满地锐利。阿基拉一边记着其中的不合理之处,一边继续思索着。

  作为阿基拉,想和可能给自己带来麻烦的那张卡片彻底断绝关系。如果把这次谈判看作是缘分的话,我甚至认为既然已经结束了,就干脆拒绝为好。但是他又觉得固执地拒绝反而不太自然,在经过自己的思考之后,先告诉对方自己的要求。

  「那样的话,想要栞的装备,不行吗?」

  栞对自己预料之外的内容表现出轻微的惊讶。

  「阿基拉大人,您对我用过的女仆服和内装的强化服有兴趣吗?如果您愿意的话,我可以给您……」

  阿基拉慌忙否认。

  「不是!!虽然那些肯定也是装备吧,不过我想要的是刀之类的。在之前的遗迹探索中也斩断了各种各样的怪物,塞兰塔维尔大厦里也斩断了巨大的机械系怪物吧?你是说你想要得到这样的装备。也许普通商店买不到的东西」

  「啊,是那边吗?」

  「为什么你觉得不是那边呢……」

  看着微微抱着头的阿基拉,栞露出了一丝开心的微笑。

  「明白了。那把刀如果可以的话,我就送给你。回头再给你拿。」

  当阿基拉回答说想要得到的武器,却得到了实物时,阿基拉有些不知所措。

  「可以吗?虽然不太清楚,但是很贵吧?」

  「因为是公司的产品,所以不能回答具体的金额,但是确实是非常昂贵的商品。但是,即便如此也是装备用品,是职务上的消耗品。也有备用的,请不要担心。这是通过我们的调整就可以解决的事情」

  「嗯。虽然这么说,但是光是这样就太贵了」

  「 ... ... 如果你觉得太多了,我再追加一个请求。请不要告诉任何人那张卡。我们不能强迫他们这么做,但是这会触及到公司的保密,所以如果他们被告知,可能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即使对方是我。你能帮我个忙吗?」

  对于想要和那张卡断绝关系的自己来说,这也是很好的请求。如果是与企业相关的保密义务、封口费,作为让对方交出高额物品的借口也正好。阿基拉立刻做出了这样的判断,点了点头。

  「知道了,我不吭声。」

  「谢谢您。」

  事情进行得很顺利。阿基拉和栞想着同一件事轻轻地笑了笑。

  之后,阿基拉和栞谈笑着吃完了饭,在大楼外面分别了一次。然后从回来的栞那里收到了装有一把刀和整备道具的箱子。告别后互相轻轻地鞠躬,阿基拉回到家里,栞目送阿基拉回到了防墙内侧。

  于是,栞看着阿基拉的背影想。

  (不敢说,印象很好。我相信不是错误的选择。)

  对于空白的卡片,他是说已经结束了,到底是彻底断绝关系,还是重提一次也要给予利益赚取好感。栞在烦恼之后选择了后者。

  这样一来,即使事情败露给阿基拉,由于先前提供的信息有限,看错正确的利益,知道真正的利益后勃然大怒,给蕾娜造成损害的危险性也会大大降低。如果是与企业相关的保密义务的话,这也会成为万一事态发生时让阿拉打消念头的理由。栞这样判断后稍微放心了。

  加奈惠打来了电话。

  「姐姐,你那边怎么样了?」

  「大体上没有问题,你那边呢?」

  「我现在就回去。啊,小姐擅自参加模拟战的事,你有什么口径吗?」

  「就当我不知道吧。如果大小姐说漏了嘴,我会追究的,加奈惠就保持沉默。」

  「明白了。」

  栞从一开始就知道蕾娜她们的行动。原本只是为了以防万一在与阿基拉的交涉中发生问题而让蕾娜他们离的远些3而已。

  「对了对了。小姐意外地变强了很多。那样的话,我想她也能当猎人了。」

  「即使小姐选择了这条路,我也不会阻止她选择另一条路。」

  「还是一如既往的过度保护啊。」

  「哼,随你怎么说。」

  和加奈惠的通信中断了。栞一边烦恼着一边回去了。


  回到家的阿基拉慢慢抽出栞送给他的刀,饶有兴趣地看着刀身。心情相当好。

  「收到了好东西啊。对我来说想要入手好像需要很久时间。」

  如果放任不管的话,阿基拉会一直注视着武器,阿尔法进入视线中打断了他。

  「阿基拉。欣赏就到此为止,收入鞘中与维修装置连接。我会通过信息终端调整控制装置之类的」

  「知道了。」

  一个机械鞘的横向结构是一个开放和关闭的结构,如果你把它放进去,就很容易拔出来。它有一个战斗鞘和一个维修鞘,用来修复剑刃。刀身修复所需的材料盒是可以挪用阿基拉动力服中使用的物品的规格。

  在剑柄和战斗用的剑鞘上有能量包的安装部件。如果再在强化服一侧安装连接装置的话,也可以使用强化服一侧的能量。如果把刀部分的能量余量经常空着的话,即使掉下的刀被敌人捡起来也相对无害。

  附在剑身上的能量的操作,除了在剑柄部分的物理操作方法之外,也对应着通过强化服的读取式的操作等。体感时间压缩时的快速操作也没有问题完全可以对应。

  剑身还具备反力场装甲(《Force Field Armor》)功能,如果是在近距离的攻防,比枪优秀的点也有很多。如果用大量的能量和剑身的崩溃来交换的话,就像栞在塞兰塔维尔所展现的那样,也有可能将间隙外的巨大敌人两断。

  这是一把可以与旧世界产的刀相媲美的高性能刀,而且入手途径有限。比阿基拉想象的价格还要高一点 。

  阿基拉对意想不到的新装备有些着迷,阿尔法笑着向他提议。

  『既然好不容易弄到了,要不要训练一下这把刀?阿基拉。现在要不要试试?』

  「是啊,拜托你了。」

  阿基拉伸手去拿刀。阿尔法用动力服的操作阻止了它。阿基拉好奇地看着阿尔法,阿尔法指着空中。前面有两把剑悬在半空中。

  察觉到其意图的阿基拉抓住了一把刀。根据阿尔法的视野扩张和强化服的操作,牢牢抓住了那里实际存在的东西。阿尔法也抓住另一把刀。

  「这个训练果然很方便,因为如果真的挥舞真枪实弹的话,很可能会把车库切成两半。」

  「刀的性能是一样的。不要说像以前那样只在那边延伸刀刃很奇怪。明白了吧?」

  「啊啊」

  阿基拉和阿尔法拉开一段距离对峙。

  「开始吧。」

  下一瞬间,阿尔法用手中的刀勐力挥去。在明确的通常攻击范围之外,从甩开的刀身上飞出了斩击的波动,一瞬间砍下了阿基拉的头颅。脖子在地板上滚来滚去,洒满鲜血。没有头的躯干崩塌下来。阿基拉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些都是阿法训练的意象。看到自己躺在地板上的脖子,阿基拉的脸不由地扭曲了。

  「所以啊,有这个吗?」

  「有啊。我不是说过刀的性能是一样的吗?不会让你抱怨的吧?如果不想让自己的头颅塞满地板的话,就好好地防止或避开吧。下次,开始吧。」

  阿基拉一边开始体感时间的操作一边采取防御重视的架势。直到阿基拉的头再次掉落,这次时间又延长了一些。

  从这天开始阿基拉的训练中加入了使用这把刀的攻防战。结果,散落在车库内的尸体的死因被杀的数量大大增加。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