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 為意外狀況而驚訝


***



那天下午,發生了一件令莉榭非常在意的事情。

不是發生在莉榭自己身上的。而是關係到未婚夫阿諾特和前未婚夫迪特里克兩人。

「阿諾特殿下,今天真的非常感謝你。」

到了晚上,穿上晚會服裝的莉榭,在前往大廳路上的回廊上,向阿諾特道謝。

「……沒想到阿諾特殿下會讓迪特里克殿下陪同出席下午的公務……」

「…………。」

送走希爾維亞等人後,當莉榭正在討論婚禮事項時,隨從奧利佛把這事轉告了給她。

儘管打從心底感到驚訝,但那似乎是奧利佛的提議。

好像到了下城逛了幾個地方,順道回收迪特里克,並建議讓他看看阿諾特的工作。

『……這不會打擾到阿諾特殿下嗎?』

『應該會吧。畢竟都久仰迪特里克殿下的大名了。』

『奧利佛大人……!』

『不過應該沒問題喔。就算是多少的妨礙,也不會對我主君的工作帶來太大的影響。讓他參觀年齡相近的皇族處理公務,對迪特里克殿下來說,應該也是一段很有意義的時間吧。」

奧利佛爽朗地笑著說,莉榭注意到了他。

『那個,難不成,你樂在其中嗎?』

『哈哈,不敢!不過,和立場相近的同輩接觸,對我的主君來說也是一種刺激。』

至於是不是良性刺激就難說了。

雖然很在意,但聽說阿諾特竟然答應了,那就交給他辦了。

「不、不要緊吧?迪特里克殿下,有沒有給你添麻煩了?」

「沒甚麼。不管公務上誰來同行,要做的事情也是一樣。」

「可是殿下……」

就在這時,回廊旁的草叢傳來了輕微的聲響。

「!」

莉榭有些吃驚。但不是因為聲音本身。

而是聽到聲音的瞬間,旁邊的阿諾特做出了保護莉榭的動作。

「阿諾特殿下。」

「……」

被藏在阿諾特背後的莉榭,忽地從旁探出頭來。

之後,兩人把視線投向樹籬旁。

「看來,是貓呢。」

「――是啊。」

從暗處倏地出現的,是一隻幾乎可說是幼崽的小黑貓。

莉榭走出阿諾特面前蹲下身,手伸向黑貓。看牠沒有彎下身子躡足走,看起來是頭習慣了人類的貓。

「來,來。」

「……」

「啊……走了。」

那頭貓之後一定有其他事要辦吧。

雖然有些遺憾,但還是站起身,再次抓住阿諾特的手臂。

「謝謝你保護我……不過,阿諾特殿下應該也明白,那只是動物的氣息吧?」

「就算是動物,也不能保證對你來說是安全的。說到底,當容許走獸入侵的時刻,就有重新檢討警備的餘地。」

「走獸……只是小貓……」

不過正如阿諾特所說,出現入侵路徑不是好事。

如果是被人帶進去的話,代表檢查隨身物品的時候有遺漏。

然後,如果貓兒是靠自己走進來,那就證明可以利用樹木等手段入侵城牆。

(阿諾特殿下,即使是微不足道的情報,也可以作為判斷的依據呢。)

阿諾特的思考方法,有很多值得學習的地方。她一邊這麼想著,一邊試著想了想。

(西奧多殿下告訴我,關於古泰爾大人的事。阿諾特殿下當然也知道才是……)

抬頭望向阿諾特,他的側臉和往常一樣面無表情。

然後一邊隨意漫談,一邊來到了晚會的大廳。

「阿諾特殿下和未婚妻莉榭大人駕到了。」

通往大廳的門打開的瞬間,「哇」,響起一陣柔和的歡呼聲。

在吊燈的照耀下,偌大的大廳裡聚集了許多重要人物,手裡拿著盛了紅酒的酒杯。走在男男女女的視線中,莉榭不動聲色地確認來客的面孔。

(――有幾個人是第一次見面呢。身穿參照玫瑰形象服飾的那位,是迭克邁耶閣下嗎?漢納瓦爾德大臣的同伴,就是之前提到過的夫人吧。雖然舉辦晚會的是現任皇帝陛下,但今晚依然缺席。以阿諾特殿下擔任代理的形式……)

想到這裡,感到一道視線而抬起了頭。

近距離四目相對的阿諾特望著莉榭,表情突然緩了下來。就在她屏住呼吸的同時,周圍也傳來了嘈雜的聲音。

「喂、喂。阿諾特殿下的表情,居然會那麼溫和……」

(……難道說。阿諾特殿下每次都這樣子,在我出席晚會時守護我嗎?)

想起昨天阿諾特對迪特里克說的話。

雖然有些難為情,但心裡還是很高興。而那時候走過來的,是個她初次見面的男人。

「祝……祝你貴安,阿諾特殿下。好久沒拜見尊顏了,看起來很精神,真是太好。」

「……埃格爾大人。」

阿諾特的聲音,聽起來不怎麼高興。

(埃格爾侯爵閣下。聽西奧多殿下說,沒記錯是受到現任皇帝陛下高度評價的人才對。)

莉榭雖然也想打個招呼,但不能在阿諾特介紹之前開口。在那之前都要保持禮儀,徹底地專心傾聽。

「首先,對這次的婚約表示祝賀……不過,真是吃驚呢。一直以來不管怎麼樣的女性都漠然不顧的殿下,終於選定了新娘。」

「……」

「雖然偏心說,小女姿容也相當秀麗的,不過合不上殿下的眼睛,實在是太遺憾了。……可是,我聽到個驚人的流言,居然說『阿諾特殿下很溺愛那位未婚妻大人』云云……」

(……!?)

莉榭低著頭,肩膀猛地一縮。

(埃格爾閣下,應該在管理西邊地方才對……!!到底發生了甚麼事,連那樣的地方都流傳了!?)

因為感覺侯爵的視線投向了自己,心想現在應該是打招呼的時機了。但縱使心裡明白,卻尷尬得抬不起頭來。

然而在下一瞬間,阿諾特把手扶在低著頭的莉榭的下巴上。

「真不巧。」

「!」

這樣子催促她抬起頭來。

因為條件反射而遵從了,近處就看到阿諾特的眼。臉蛋被他捧住,用猶如微笑的溫和眼神相對。

「阿、阿諾特殿下……」

沒法說出聲,幾乎只是用嘴唇的動作來呼喚他。

接著,阿諾特露出挑釁般自信的笑容,抱住莉榭的腰說道。

「――溺愛妻子,有甚麼問題嗎?」

(噫……!)

有點兒使壞說出的發言,卻滲透著莫名的色香,真讓人頭疼。

侯爵似乎也有些畏縮,好像再也說不出話了。阿諾特哼了一聲,拉起莉榭的手。

「走吧,莉榭。以後再打招呼就行了。」

「好、好的。我告辭了……」

雖然對只行了簡禮而感到抱歉,但侯爵也慌忙離去了。莉榭的心臟不停地跳著,抬頭看著阿諾特。

「那個,這可以嗎?」

「甚麼了。」

(就算你說怎麼了也好……!)

總覺得好像有很多問題,這不要緊嗎。但是,自己沒有勇氣再深究下去,於是噤口不語。

「如果是指打招呼的話,不是現在也沒差吧。――比起這個。」

「啊……」

莉榭順著阿諾特的目光,想起來了。

「是有這麼回事呢……」

看了看大廳角落的柱子,下午一直和阿諾特在一起的迪特里克,從柱子的背後探出臉來,渾身顫抖。

(為、為甚麼迪特里克殿下,會露出小狗般的淚眼來偷窺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