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心的加熱

■□關於某場戰爭


 過去曾有場戰爭。

 戰爭的兩國是騎士王國〈萊德金登〉與幻獸帝國〈雷加利亞〉。


 在這個怪物橫行跋扈的世界上,戰爭並非多罕見的事情。數百年前,國家的數目遠比現在還多,也有著各國紛爭不斷的戰國時代。

 現在保有龐大國土的〈雷加利亞〉也是,直到被【魔劍王】統一、建國以前,過去是分裂成數個小國......數個部族,處於群雄割據的狀況。

 不過當建國......大國的數量被固定在七個之後,基本上就沒有再發生被稱為戰爭的大型爭鬥了,各國之間相處融洽......雖然不能這麼說,不過的確很久沒有發生戰爭了。

 因此,對王國和帝國而言,這都是場『久違』的戰爭。


 雖有地區的不同,但依王國的慣例,已經行過成年禮的現當家作為榜樣需要在戰線前方率兵打仗,不管多麼艱難,作為貴族的義務都必須要保衛國家。

 不管再怎麼慘烈。


 先不提戰爭的原因,那場戰爭的確十分慘烈,彼此都出現了包含超級職業的眾多死者。

 王國的強處在於〈禁軍〉───皆有著封頂以上的實力───直屬於王家的強力士兵,及超級職【騎士王(King of Knight)】所率領的〈近衛騎士團〉。

 與此相對,帝國則是以一人一獸的組合,【獸戰士Jaguar Man】系統的戰士組成的軍隊。還有某個強力怪物───比超級職業更加強大───冠名()終位水晶龍Highend Crystal Dragon】的怪物來助戰。


()

 從彼此的戰力來看,兩國都不認為戰爭會一面倒。

 事實上也是如此,雙方都付出了重大的代價,被害相當嚴重。


 最後的最後,王國的國王【聖劍王King of Sacred】討伐了帝國的獸帝【魔劍王King of Profane】,為此戰劃下了句點。

 

 兩方都失去了很多,雖然也有得到的東西,但失去的東西更多。


◆◇


■□關於某個工匠


 王國有一位名匠。

 作為王國的貴族,身為超級職業,為王家效命,打造了眾多強大的武具,是王國引以為傲的"名匠"。

 這樣的名匠曾有(..)一位弟弟。

 按照王國的規矩,貴族都是讓長子成為當家來繼承家族的,但名匠的家族其當家卻不是他,而是那名弟弟。

 名匠對此沒有意見,倒不如說這才是他所希望的。


 因為名匠只對自己的鍛造、生產有興趣,再加上他已經恭順於王家。作為少數的特例,不是他而是讓那位弟弟作為一家之主繼承了領地的事業,成了當家。

 這樣的結果,作為兄長的名匠有時會對弟弟感到抱歉,但他也認為比起讓對此事一竅不通的自己繼承當家,這樣更好。


 雖然這麼說,可有時他也會迷茫「是不是自己奪走了弟弟的自由呢」抱有這種消極的想法。

 而弟弟並沒有展現出不滿意的模樣,僅僅是作為當家的後補完成著貴族的工作。

 既沒有不滿,也沒有表現出喜悅的樣子,埋頭於家族的事業,僅僅如此。

 或許是因為相當認真的緣故,弟弟在經營上十分優秀,當時的前當家也因為身體欠佳,預定先退位來讓他提早繼承。


 看見勤奮刻苦的弟弟,名匠一直都沒有將內心所想的話說出口。

 過了數年,兩人已經成年,也行了貴族的成年禮。

 是的,行了成年禮,作為當家。

 面對突然發生的戰爭,作為慣例、規矩、義務,人民的表率,弟弟身為當家必須要率兵不可。

 王國內...說不定帝國那邊也有這樣的案例,沒什麼好抱怨的,只能用一句「無可奈何」來表達。


 不過,名匠的內心可不僅限於「無可奈何」。

 身懷對弟弟的歉意,使用家族與自己的人脈,花費心力,盡可能讓軍隊的配布靠近王國主力,也為此打造了許多的武具,直到雙手流血為止。

 只為了讓弟弟安全的歸來。

 等到他回來後,要把自己一直以來的歉意說出口,名匠是這樣想的。


 ───弟弟死了。


 身為貴族,在戰場上戰鬥到最後一刻,戰死了。

 弟弟個人的實力,在同列的貴族中絕對不算弱。

 不過、


 【終位水晶龍Highend Crystal Dragon】。

 作為最上位怪物〈終位級Highend)〉超越了普通怪物,是超級職業也難以對抗的天災。

 在【終位水晶龍】的地屬性魔法下,許多人被"土葬",包含弟弟在內的許多人連屍體都沒有留下,只留下"不可能活著"的結論。雖然戰爭最終勝利......能算上勝利,可眾多人死去了。


 ───是不是因為自己的任性,弟弟才死了呢?


 名匠這麼想。

 戰爭結束,鬥爭告一段落後,名匠便離開了王都,不歸順於王家,在別的城市建立工房。

 打著鐵,不是作為王國馳名的名匠,而是作為一名普通的工匠。


◆◇


◇【死靈術師】涅亞


「這裡就是了。」


 菲姆多娜稚嫩的聲音在巷子中迴響著。

 我們通過市集中的巷子,四處曲折後到達了一個寬廣的地方,眼前還有一個相當大的建築物。

 巷子的裡面竟然有這種地方,有點秘密基地的感覺。


 我抬頭仰視眼前的建築物。

 這棟建築物有著獨特的風格,起始之城的房子都是偏向西洋般的英式建築,但眼前的建築卻不同,是會讓人用『剛直』來比喻的扁方型建築。

 這裡聽得見從建築物裡傳出的喧囂聲以及敲打金屬般的聲音,建築物的煙囪冒出的濃煙混雜著緋色與翠色的光芒。


 這個建築物一眼看去完全不像『店鋪』,完全沒有『店鋪』的感覺,而且面前的那道門看起來很厚,光是打開就很辛苦的樣子。


「就是這裡嗎......怎麼看都不像呢?」

「這邊是後門啦、後門!反正要走到後面,不如從一開始就從後面的工房進去。對了!我沒有帶道具箱,所以妳也要一起進來!不過不准隨便亂碰啊!!」

OK(好啦)。」


 原來如此。從菲姆多娜所說的來分析,看來這間屋子的前半部分是『店鋪』,後面則是鍛造用的『工房』的樣子。

 的確,歸還裝備還是在周圍沒有人的情況下比較方便。


「啊,娜格琳大小姐,先讓我去和師傅說明一下比較好吧?」

「的確,拜託妳了」


 菲姆多娜拿出鑰匙打開了那道門,自己先進到了工房裡。或許是因為有外人()要進去所以要先知會一聲。畢竟是工作的地方。


「要等多久呢~」

「涅亞...」

WHAT(怎樣)?」

「......!! 不、那個......」


 先搭話的可是妳喲,娜格琳。

 怎麼能先示弱呢?


「有件事想確認一下......」


 啊勒,怎麼感覺心事重重?

 難道是想去摘花?開玩笑的。

 好吧,也不是沒有頭緒。

 原因大概是剛才的事件,我想想......是因為───


「剛剛殺人的事?」

「!」


 雖然殺人什麼的,聽起來不太好聽,不過指的是殺掉〈主宰(Master)〉,這點沒有什麼問題。

 原本她也是這個打算,是想確認我的實力吧......我猜。

 因此,我把那個在鬧的傢伙處理掉也沒有問題。

 是的,問題不在這、

 問題是我把別人捲進來一同殺掉這件事讓她心理不是很舒服。

 

 因為很善良,所以會介意這點。

 還真是表裡如一的人啊,娜格琳。

 想必她也有武術......技巧的心得,或許還看出了我所使用的技術(.....)


 果然,我不適合和妳合作。

 真的,不適合。


「大小姐!久等了!師傅說可以進來了!」


 Nice時機~


「先別說這個了,趕緊進去吧!我從以前就很想看看這種『工房』長什麼樣子呢~」

 

 騙人的,其實完全沒興趣。


「等等——」


 為了逃開娜格琳的追問,我率先踏入了工房裡。

 從外面看不出來,但建築內意外的寬廣。


 不過寬不寬廣已經不重要了,因為———


 (好熱...!)


 室內的溫度異常的高。


 一眼望去,工房中有許多人正在進行鍛造相關的作業。

 有人正把鑄錠放入鍛造用的爐裡。

 有人正將高溫的鐵器放進水裡冷卻。

 有人正用錘子敲打置於鐵砧上的金屬。


 石磚般的地板放置著作業用的各種道具,空氣中滿是黑煤和碳灰。

 加上數個燒成通紅的『爐』和正在發出強光的鑄錠直接從心理上對我造成了傷害。

 不太想在這種地方停留太久......


「......」


 娜格琳也進到了工房裡,看來她沒有在這種地方追問的打算,太好了。


「這邊走。」


 菲姆多娜對娜格琳這麼說道,同時帶領我們去往工房的深處,想必那個『師傅』就在前方吧。

 在她的帶領之下,我跟在娜格琳身後,走著走著,穿過一段不短的走廊,走廊兩側擺著奇特的金屬打造的鎧甲架,真是獨特的室內裝飾。


 走廊的盡頭是一扇歷史感濃厚的木製門扉,菲姆多娜走到門前停了下來,轉身這麼說:


「那麼,大小姐,我有師傅所託付的事情要完成,不打擾了。還有!妳也是,別打擾大小姐的談話,和我一起來!」


 哎~我都走到這裡了,認真?

 那剛剛就先和我說,讓我在剛剛的地方等~~~~嘛、不想讓我獨自一人在這種地方閒晃,盡可能想放在視野內的想法也不是不能理解~


「不,涅亞先和我一起進去吧,先見個面並不壞。」

「......」


 『先見個面並不壞』,嗎?

 門後的人想必是娜格琳認識的人,而那人是個鍛造師。

 那麼,讓我『和自己認識的鍛造師見面』這件事的意義可想而知。

 娜格琳,妳是真的想把我拉到自己的陣營呢。

 算了......這對我沒有壞處,只有好處,沒有拒絕的理由。


「......! 可是、這個人是〈主宰〉!? 為什麼......」

「沒關係的。」

「......是的。─────我說妳,我剛剛去拿了道具箱,先把剛剛的裝備轉過來!」

「好兇喔。」


 我這麼回答,把裝備從自己的道具箱轉移到了她的道具箱中,剛轉移後就出現了系統訊息(Message)

 
 【任務(Quest)【尋物―幻銀的失竊】已達成】


 看到這條訊息Message,就代表事情告一段落了吧。

 不過除了這條訊息外,系統上沒有其他通知,經驗值既沒有增加,也沒有得到其他東西。

 果然,這款遊戲很多地方上不像遊戲。

 若是以過去古早味單機遊戲的角度來考慮,任務什麼的是『設計者』提前準備好,等待玩家來完成的東西,菲姆多娜、娜格琳也好,都只是為了任務......某種目的而設計的NPC罷了。

 可是,不是這樣呢。在這款〈Ideal Connect〉裡不是這樣,簡直大錯特錯。


 以遊戲的立場來考慮,對NPC來說,【任務】就像自己的使命一般,除此之外什麼都不是。

 可是對娜格琳、菲姆多娜...理者們來說卻不是這樣。

 遇見我,向我搭話。因為〈主宰〉導致東西被偷。這些都是她們生活中的一部份。


 打個比方,在地球上的殺人案或竊盜案。流程基本是報警、調查、抓捕犯人。

 ───不會有人把這說成解任務。


 這個遊戲太過追求真實了。甚至讓我產生───

 系統把『人們的生活』中的一部份,偽裝(包裝)成了【任務】的想法。


 而且引發這件【任務Quest】的不是系統之類的東西,正是玩家(鎧甲劍士)本身。

 是發生了事件才有任務,並非某人設計好的任務引發的事件。

 仔細考慮後,把【任務Quest】這個機制整理一下,順序大概是這樣。

 ①因為某個原因,產生足以被稱為事件(Event)的事情。

 ②系統按照這個事件的內容編寫【任務Quest】。

 ③把【任務Quest】發給〈主宰〉......發給附近的玩家。

 ───先有事件,並按照事件的內容,去編寫任務,很可能是這樣。


 若是這樣...這和實際去模擬文明之間的差異.....? 不對,這已經超出模擬的程度了....

 宛如是在"現實"這一實體上鍍上"遊戲"這一層假象一般,若是沒有一直在提示『這是遊戲』的視窗(Window),就難以分辨的程度。

 比如說,要是有個能『控制眼前所見之物』的系統,要在地球上做同樣的事情也不是......

 ......我的思考又在擅自解析了,竟然有空閒去做這種沒意義的演算(思考),真的是讓我很困擾的構造(頭腦)


「涅亞,怎麼了嗎? 突然一動也不動......在發呆?」

「哎? 不......」


 雖然我認為自己的思考轉的算快的,但看來還是度過了一段不短的時間。

 AGI低也關聯到體感時間.....思考的速度,這點還不習慣。


「師傅,大小姐來了─────那麼,大小姐,我先失陪了。」


 菲姆多娜站在門外這麼說著,便轉身離開了,走的時候眼睛還瞇細死盯著我。


 娜格琳敲了門後,沒有等回應就開門,進入室內,我也默默跟了上去。

 映入眼裡的是一個會讓人用『專業』來形容的空間。


 一眼望去,牆上掛著各式各樣的工具,角落擺著特大號的鍛造爐。

 我的視線被房間中央所吸引,一個男人在房間的中央,正在打磨一把斧頭。


 年齡大概是30後半或40前半,明明有人踏入了房內,他卻仍專注在打磨的作業中。


「......」


 別說視線相合,一眼都沒看過來,卻也不是沒有注意到,這個反應還挺稀奇的。

 很有城府的感覺。想必他就是菲姆多娜的師傅了。


「許久不見,梅克菲克.維布易(先生)。」

「......哈。」


 被娜格琳喊到名字後,被喚作梅克菲克的男人默默嘆了一口氣,將視線移向了這邊。

 同時,我和他目光相接。

 互看的時候,對方的眼睛瞇了一下,瞄了一眼我的左手背。

 看來今後會常常被人這樣看。


 有點想用《看破》看一下這個人的狀態,但還是算了。

 從現在的T(Time)P(Place)O(Occasion)來看,不要用比較好。

 我們互相分析的時間連一秒都不到吧,梅克菲克把視線轉到娜格琳身上。


「的確有些時日不見了,大小姐(...)。菲姆多娜把詳情都說了,多謝那邊的小姑娘幫忙來著。」


 小姑娘嗎?......這可真是相當久遠(很久沒聽到)的稱呼。嘛、稱呼怎麼都好。

 宛如社交口吻般,他用意味深長的話打起了喧寒。


「不過話說回來,普雷米亞(領主)還在為〈主宰〉的事煩惱,您就已經與他們打好關係了......行動力還是一樣驚人。而且還找了個看上去就很異常的......失禮。」

「異常什麼的......」


 哎?我覺得他說得沒錯喲?


「她是涅亞,是我在昨日遇見的〈主宰〉。」

「你好。我是現在正被大小姐(娜格琳)(笑)絕讚糾纏中的涅亞。Live long and prosper(生生不息,繁榮昌盛)~」


 我一邊這麼說著,一邊用瓦肯舉手禮問好。

 首先將食指與中指併攏,再將無名指與小指併攏;大拇指與食指、中指與無名指之間則要分開。 


「「......」」


 這是偶然看過的一部老電影中的手勢。

 因為是相當奇妙的手勢,兩人都靜靜看著我的手,暫停思考了一下。

 大概會以為這是〈主宰〉那邊的問好方式吧。

 很好,看我汙染你們(理者)的知識。


「話說回來。以給出報酬的形式來尋求〈主宰〉的幫助嗎...不像那丫頭菲姆多娜的個性。」


 話題一瞬間中斷後,梅克菲克突然道出這句話。

 似乎是個話不多,想速戰速決、早點結束話題的人。

 結合最初見面時的反應,看來是不打算與娜格琳有太多牽扯。

 這個感情......和我不同,不是因『厭煩』所導致的排拒。比較接近『愧疚』?


「是啊。看來是想著『〈主宰〉造成的損失就讓〈主宰〉承擔』。是打著利用他們爭取衛兵到達時間的算盤吧。」

「呵呵,眼光變好不少呢,大小姐。當時還是個令人擔心的孩子,可現在有點不同了啊。」


 說到這裡,梅克菲克嘴角苦笑了一下。


「那邊的小姑娘,如大小姐所說,就算那丫頭(菲姆多娜)會給出報酬,事實上條件還是不對等啊。」

「歐呀?難道......!?」


「這樣如何,僅一次。看在大小姐的份上,只要拿來素材,就替妳做一個武具。吾再怎麼樣也是超級職。這樣能行吧?」

Sure(當然)。」


 我聽到超級職就立刻回答了。這就是慾望的力量嗎?可怕Kowa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感覺他說話後半段的對象不是對我,那是對娜格琳說的。

 結果,這個才算是任務的報酬嗎?

 那麼,我也用行動回報一下吧。


「3Q。那我失陪了,你們慢慢聊~」

「呃、可是......!」

「有外人在你們沒辦法好好說話吧?這點我還是看得出來的,娜格琳。」


 雖然形式有點跳脫,不過隨便啦。

 EASY IS BEST(簡單就是最好的)


「我在外面等妳,掰。」


 為了逃跑,我隨便應付,快速離開了室內。


◇◆◇◆◇


■□梅克菲克的工作室


(最後那句話,《真偽判定》有反應。)


 在涅亞出了門外後,娜格琳心理這麼想著。

 既然『不打算在外面等』,想必她很快就會離開了。


(明明還沒聽到『答案』...沒辦法)


 『答案』指的是涅亞是否會協助娜格琳,YES或NO。

 她不是那種會限制他人行動的人,涅亞的『答案』對她來說是很重要的事情。

 不過,這次沒聽到答案就下次,不行的話就再下次,僅此而已。


 在涅亞離開的數秒後,梅克菲克便對娜格琳低下了頭,表現出恭敬之意。


「許久不見,殿下。」

「不需要做到這種程度,維布易卿。」

「是。」


「我就明說了,梅克菲克.維布易。重回王家吧。現在的王國需要您。」

「......殿下,您是指?」

「一個月前,逮到了〈雷加利亞〉的諜報員。」

「......!」


「雖然對方馬上就自盡了,但還是有留下把柄,想必不久後就能揪出對方的根據地了。中斷的線索,現在終於找到了!」


 以數年前娜格琳就職【魔劍姬】的事件為開端,王國開始進行大規模的搜查)行動。

 搜查對象不必問,當然是潛藏在國內的外敵。


 數年前,娜格琳進入了某個場所,並在那裡接觸了【魔劍(彼岸)】,成為了【魔劍姬】。

 職業本來是由水晶賦予的東西,但〈特殊超級職〉【魔劍姬】並不需要水晶......正確來是【魔劍】本身承擔了水晶的職責,主動將【魔劍姬】這一職業(容器)附加給了娜格琳。


 先不提【魔劍】的能力與原本製作者(...)的目的。

 現在的【魔劍】乃〈雷加利亞〉的〈獸帝〉象徵,如君權神授般的東西。

 是實至名歸的國寶。

 退一萬步,敗給他國(萊德金登)而被奪走還算可以理解......這是無可奈何的事。

 但到了敵國(萊德金登的王女手上,還將職業(【魔劍姬】)賦予其,怎麼想立場上都非常不好。

 而且【魔劍姬】屬於無法消去(重置)的職業,沒辦法由娜格琳主動放手,簡直像詛咒一樣。

 因此,自從那一天起,國王下了封口令,知道【魔劍】在娜格琳手上的人......一隻手能數出來。


 那一天。指的是娜格琳進到某個遺跡的日子。

 否,並非遺跡,是王國......王家的〈封印殿〉。

 建國至此,危險物品───大多是詛咒武器───基本上都會保存在此處,【魔劍】也不例外。

 可是位置也好,進入方法也是,理應是秘密中的秘密,就算是王族的娜格琳也不知道。


 『是誰有這個本事?』、『是誰把公主(娜格琳)帶到這種地方?』、『進入這裡是為了什麼?』


 ────『是〈雷加利亞〉,是為了【魔劍】』

 只有這個可能。國王親自這麼說。


 〈雷加利亞〉在明面的戰爭落敗後開始了暗處的戰爭。

 為了奪回【魔劍】,潛伏於陰影處,不知何時甚至把手伸到了上層...伸到了王族(娜格琳)身上。

 面對如此恐怖的執著心,她打算正面對抗。


「我現在正收集著戰力,肯定會需要卿的力量的。」


 對梅克菲克,娜格琳毫不猶豫的說出自己的目的。


「殿下。這件事不應由您承擔。」

那個(【魔劍】)現在在我身上,這是當然的!」

「不,那是當初將獸帝殺死的人......您的父親的責任。如果陛下當初沒有帶走那個(【魔劍】)的話,您也不會......」


 宛如長輩試圖說服任性的孩子一樣,梅克菲克試圖讓娜格林改變心意。

 在他眼裡她還只是個十多歲的女孩,沒有必要順從孩子的任性。

 梅克菲克說到這裡後,娜格琳緩緩深吸一口氣,沉重卻堅定的道出。


「我沒有那一天的記憶。」

「殿下......」


 娜格琳.萊德金登沒有那日的記憶。

 不是細節回想不起來的程度,而是完全失去了當天相關的回憶。

 與"何人"一起進到〈封印殿〉。在那裡做了"什麼"。記憶完全沒有留在腦海中。

 當娜格琳......當成為【魔劍姬】的她醒來時,自己與周圍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成了超級職業,還失去了一天的記憶。

 對她而言是極度突然、極度意外、極度不想理解的事情。


 某些職業會對就職者產生肉體上的影響。

 把人轉變成「不死」的【殭屍Jiangshi】或【大死靈Lich】,又或是變成「鬼」的【鬼武者Ogre Samurai】之類。

 想必【魔劍】也對娜格琳造成了某種影響,讓她受到了足以失去記憶的衝擊。

 或許某種意義上更接近『遭遇事故而失去記憶的人』吧。


「我必須找出來才行,找出潛藏於王城的間諜,找到我成為【魔劍姬】的原因。」

「......」


(王族的責任心、是嗎。已經停不下來了......)


 就算沒有梅克菲克幫忙她也會去尋找真相,接受這個事實的他多少產生了點動搖。

 再加上,梅克菲克認為自己也有責任。

 〈封印殿〉中一部份的設施與機關是他所著手的。因此,『若是他沒有離開王家,有仔細進行機關的維護與調整,說不定就不會被入侵,公主(娜格琳)也不會......』偏激一點,也不能說是和他無關。

 剛才對涅亞的贈禮也可以說是為了減少罪惡感,不自覺做出的行動。


「......需要,考慮一段時間。」

「———我會靜候佳音的。」


◇◆◇◆◇


◇【死靈術師】涅亞


「吶,妳自己挑一個。」


 聽著菲姆多娜那有些傲氣的聲音,我的視線在展示架上遊蕩。

 從裡頭的工房走出來後,就遇見了她,剛想「事情要變麻煩時」對方卻讓我挑東西,可以說是有些意外的展開,就我看來,就菲姆多娜討厭〈主宰〉的個性來看,反悔也不奇怪。

 是因為娜格琳?不想在她面前食言......的關係?

 無論如何,看來能確實拿到任務報酬。

 那麼,「到底是要挑什麼報酬呢?」。

 答案是【魔籠(Cage)】。


 如銀樓展示櫃般,透明的玻璃櫃中放著許多寶石,和左手手背上這個既像寶石也像蛋的東西不同,從外觀看去真的和寶石沒兩樣,這就是名叫【魔籠】的道具。

 【魔籠】並不屬於裝備品,用途簡單來說就是生物版的道具箱,能把馴服狀態的從魔放進裡面帶著走,是使役型職業的必須品。

 另外、和那款長壽的國民RPG不同,使用時不需要把球丟出去,只要舉起手,用《喚起(Call)》這個指令就能把選擇的從魔叫出來,收回來也只要一句《送還(Re Call)》就可以......似乎有些還有當從魔血量過低時的自動回收功能────只要不被一擊斃命的話。

 就決定是你了!貝爾銀狼!————開玩笑的。

 聽菲姆多娜說,為了追求方便,幾乎都是把【魔籠】貼黏在手背上來使用,這方面感覺是沿用〈異想〉的設計......還是說反過來呢?


「───嗯?這是....手套型?」


 我看了下玻璃櫃的一角,那邊有個附著寶石的手套。

 除去手背部分的橢圓形寶石,整體上是全黑的露指手套,仔細靠近看後,能看出材質實際上是由暗鋼色的絲線構成,說是布料倒不如說更像是金屬絲編成的。


「妳中意那個?是可以,價格也差不多在10萬,功能上也沒有什麼差異,如果妳不想把【魔籠】貼在手背上選那個也行,不過黏在手背上比較方便,大多數人都使用那種喲。」

「我選這個。」


 雖說已經從梅克菲克那邊拿到『裝備品的約定』了,但這點菲姆多娜不曉得,我也認為沒必要對她說。

 得到了兩件好處,不過自己絲毫『多賺』的罪惡感都沒有。

 或許在某些人眼裡,這是有些卑鄙的行為吧,可我從很久以前就決定要這樣行動了。

 至少比起正派我更適合反派。

 菲姆多娜把上了鎖的櫃子打開,把【魔籠】從中取出給了我。


「【魔籠】Get Daze ☆★」

「哎、喔喔!.......我還有師傅交代的事要去做,妳待在這裡別跑喔!」

「? 我要離開了,替我向娜格琳打聲招呼...不,還是別了。」


 雖然什麼都不說就離開對娜格琳有點抱歉,但我是時候該登出了。

 想去網路上收集情報。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


 嗯?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大小姐會和〈主宰〉一起行動,但大小姐說不定還有什麼事要找妳,給我等著!」


 哎~認真?


◆◇◆


 和菲姆多娜說"OK()"後,她一離開視線,我便快速跑回了進來時的入口。

 她和娜格琳不一樣,沒有《真偽判定》呢。

 我想也是,每個人都能看穿謊言的話,人類的社會基本上會崩壞得一蹋糊塗,使用者應該不多,能學會的門檻想必也不低才對。

 那個技能的原理可能是透過罪惡感之類的東西來起效的。為了對抗這個技能之後還得練習"不說謊也能騙人的技術"才行。

 我將手放在進來時的門上,準備離開這間工房。

 正想打開門的同時,身體定住。


「妳還真是喜歡從我背後出現呢,娜格琳。」

 ───我在不回頭的狀態下,對身後這麼說。


「妳面對那個方向的話,我也只能從背後靠近。」

「......」


 彼此都沒有說話,我也沒有轉過身去看她。

 唯有附近打鐵的聲音不斷傳來,以及時間毫無顧忌的流動。

 在這樣空白的時段中,先忍受不住,將其打破的人是我。


「娜格琳,之前妳說過希望我幫助妳。」

「是說過。」

「...那個想法,現在也沒有改變?」

「沒有。」


 身後的聲音很堅定。一絲迷茫都沒有。

 我微微晃晃腦袋,指尖捏著晃到眼前的白色髮絲。


「妳也有戰鬥的技術,應該看得出一點吧?當時我打倒那個傢伙的技術......」


 我在這裡些微停頓了一下───


「───我是殺人特化(....)的〈主宰〉」


 雖說稱不上一技之長,只是我所持有的技術其中之一。

 不過、


「就這點我還挺有自信......的?不過要用這個物理能力值貧弱的身體運用大概很難,我也沒有傲慢到認為自己不會輸給任何人。啊,抱歉,我想說的是.....」


 問題不是這個。

 問題不在於我持有的怎麼樣的技術。

 不對,我應該說的是....


◇◆


 我沒有給出具體的答覆,從這裡離開了。

 感受著從身後傳來的熱量,走向了有些冷的小巷之中。


To be continued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