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话 接下来

联合演习的第二天。
结束了每天的跑步上学的我在走廊擦肩而过时被艾莉西亚突然带到了院子里。
「图伊特……我完成了,全部。」
那一句话我察觉到了一切。
艾莉西亚是昨天杀了罗伯特的。
但是不用说那样的话。
「是吧,看了那个角落就知道了」
回答后艾莉西亚一瞬间瞪圆了眼睛但马上露出了笑容,似乎有了摆出一副很过分的表情的自觉。
在艾莉西亚的眼睛里浮现出清晰的黑眼圈,如果只是睡眠不足的原因的话就不会那么严重了,精神负担也应该受到影响。
「复仇的心情怎么样?」
「……杀了他之后,高兴得跳了起来,但是现在只有不可思议和空虚……没有活着的实感。」
「也不是不可能,前两天我也说过了说实话我早就料到艾莉西亚已经不能活下去了……恐怕是运气太好了吧,偶尔在艾莉西亚的眼前没有比这更好的条件了。」
「是啊,我运气很好……只是因为这样的理由而生存下来。」
「运气也是实力之一。既然活了下来,就甘愿接受现实」
不能无求无求反之亦然。
如果活着的话应该考虑活下去吧。
「喂,图伊特。」
「什么?」
「我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对于艾莉西亚的问题,我想了想再回答。
「总之还是去保健室比较好,那个脸会受到关注的。」
「……是啊」
艾莉西亚露出了遗憾的表情。
与期待的答案稍有不同吧。
当然我知道那件事。
「今后的事情慢慢考虑就好了。」
打算去保健室的艾莉西亚回头看了看。
「从今以后时间还有很多吧?」
「……谢谢你,图伊特!」
小礼说完后艾莉西亚走向保健室。
*
午休结束的时候艾莉西亚回到了教室。
虽然眼眶还没有完全消除但是心情似乎很平静恢复到了原来的状态……联合演习之前的状态,对于隔了好久以认真的态度上课的艾莉西亚老师放心了。
放学后。
我们和艾莉西亚一起回到了学生宿舍。
「最近虽然情况很奇怪但是这个样子好像恢复了原状。」
「请不要勉强,如果有什么可以协助的事情的话我也会帮你的。」
格兰和米兹分别对艾莉西亚说。
「嗯……两个人都谢谢你」
艾莉西亚也有让两个人担心的自觉吧。
但是谢罪的艾莉西亚的表情却是非常明朗,好像内心的哪里坏掉了。
「啊,对不起,我今天在外面有事」
不经意间,米兹停下了去学生宿舍的脚步。
对于要出学园的米兹格兰歪着头。
「有事吗?」
「我想注册冒险者行会,那个……我知道自己实力不足但我还是想稍微接近目标。」
对于有些害羞地告诉大家的米兹,我和格兰很佩服。
原本米兹是立志成为冒险者而进入比尔达斯学园的但入学还只有一个月,在课程正式化的这个繁忙时期因为要去行会注册所以会以相当强烈的心情以冒险者为目标吧。
「成为冒险者环游世界是梦想吧?」
艾莉西亚问。
「是的……我觉得冒险者是世界上最自由的职业,当然反过来说因为看不到未来所以也是收入不稳定的职业……总觉得那样的人生也不错。」
「嘛,确实是这样感觉还活着。」
米兹的话让格兰点头。
「自由啊……」

对于这两个人的样子艾莉西亚小声嘟囔着。
「我也要不要试着以这个为目标呢?」
「真的吗!?」
对于艾莉西亚的碎碎念米兹做出了夸张的反应。
「啊,那个!那现在和我一起去行会吧!只有登录的话是免费的基本的事情都会在路上告诉大家!」
米兹若无其事地兴奋地说。
对于这股势头艾莉西亚惊讶地点了点头。
「那就拜托你了。」
「是!」
米兹满面笑容高兴。
「图伊特,好不容易我们也去看看吧?」
「啊,就这样吧。」
我也同意了格兰的提案。
我们以跟随心情好的米兹的形式来到了学园外边。
「图伊特我能活着真是太好了」
艾莉西亚一边眺望着笑得很开心的米兹一边说道。
「能考虑到今后的事情,真是太棒了。」
「……你总算注意到了吗?」
叹着气说。
艾莉西亚现在才发现未来的美好。
如果有那种心情的话她应该没问题了吧。
今后艾莉西亚应该不会轻易放弃生命。
「……艾莉西亚·米利希坦啊。」
那时。
在去行会的我们面前,一个穿着黑色外套的男子挡住了我们。
因为脸和体格都隐藏着所以至少不能用外表看出那个原形。
只是那个男人一直盯着爱丽丝。
「是的,但是……」
艾莉西亚肯定。
刹那……男子逼近艾莉西亚从外套上把剑挥了出来。
身体反射性地活动。
我立刻用「物质化」创造出短刀,横着挡住了逼近艾莉西亚脖子的男人的刀。
力不从心发出轰隆巨响。
一瞬间的寂静,对突然开始的厮杀行人也停下脚步惊愕了。
「图伊特!?」
「……没关系。」
对着艾莉西亚的声音做出简短地回答。
但是视线却不会从眼前的袭击者身上移开。
……真是高明啊。
有冲入怀中的瞬间爆发力拔剑的动作也是必要的最小限度非常有效率。
如果我没有防备的话艾莉西亚在理解状况后不久就被砍头了吧。
这个男人作为剑士处于相当高的境界。
「你是什么人?」
「我没什么事找你。」
袭击者这样说着一只手伸进了外套。
从那里取出的是和刚才不同的拔身之剑。
剑的刀身上附着着变红变黑的血。
砍了人之后就那样没有被修理就那样放置了。
在战场上经常能看到这样的剑。
「……」
看到那把剑艾莉西亚大吃一惊。
「昨天晚上在王城的庭院里发现的……艾莉西亚·米利希坦,你不记得这把剑吗?」
「…………啊,啊……」
艾莉西亚睁大眼睛半狂乱的样子后退了。
看了那个样子我重新理解了自己应该做什么。
「艾莉西亚」
我尽量用平稳的声音对颤抖着的艾莉西亚说。
「该逃走了。」

终于进入了综合日排行榜第一位。
在写作的时候,大家的支持是非常鼓励的。今后也请多多关照。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