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话 决定!

「艾维,早上好啊。」

「诶!啊,早上好,请问发生什么事了吗?

正打算前往森林,刚走出广场,就看见了德鲁伊特先生。
看样子是在等我走出广场的时候。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嗯?
表情和平时的有点不一样。
怎么说呢,好像很开心?

「是有什么好事发生吗?」

「诶!!!」

呀,怎么了?
为什么这么惊讶?

」啊,抱歉。那个啥,确实是有点事。」

话好乱的样子。

「没事吧?」

「哈哈哈,没事的,抱歉。」

果然是很开心的样子。

「不,你没事就好。」

悠闲地朝着森林走去。
今天是要去确认昨天设置的陷阱。

「陷阱,要是能成功就好了。」

听到了我的话之后,德鲁伊特先生开始考虑起什么事情来。
是什么呢?

「如果是有夏尔保护的话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只是……」

他一脸困惑的歪了歪头。

「说不定,又会有一大堆的古鲁巴鲁。」

「……哈哈哈,不会吧」

德鲁伊特说的场景我大概能够想得到。
如果是夏尔的话确实有可能这么做。
或者该说,它会很开心地这么做的。

「你有说过不要狩猎古鲁巴鲁吗?」

嗯,是怎么样呢?
那天,因为夏尔狩猎了古鲁巴鲁而引发了骚动,一片慌张。
再然后是与德鲁伊特先生一起说明了自己的事情……
再然后,就是一起回到了广场……

「我忘了说。」

「哈哈哈,那么今天说不定也要受行会长的照顾了呢?」

「无法否认」

啊~,夏尔拜托了,不要再狩猎古鲁巴鲁了。虽然现在在祈祷可能已经晚了
步入森林,将空和焰从包中放了出来。
空已经仿佛理所当然般的,坐在了德鲁伊特先生的头上。
不知何时,已经习惯了这幅样子。
德鲁伊特先生,也是这样吗?
焰倒是还很弱,所以被我抱在怀里。

「艾维,我有事想告诉你。」

因为他的话语而看了过去,他的笑容与以往有些不同。
看来真的有好事发生了。

「什么事呢。」

德鲁伊特先生说的是,昨天傍晚发生在他和他哥哥之间的对话。
不单这些,一开始感到困惑的事,之后怀疑哥哥的事,因为怀疑而感到羞耻的事,德鲁伊特将自己的心境也都通通告诉了我。

「现在想起说话那时的样子就忍不住想笑。我和哥哥说话结结巴巴的,明明是兄弟,却好像陌生人一样。」

但说着话时他的表情前所未有的安定,我也很高兴。

「谢谢你能告诉我。」

「我只是想让艾维你听一下而已,因为契机正是你给的。」

我给了契机?
……是指什么呢?
完全想不出与之相关的事情。

「艾维。」

「在。」

「我失去了手臂,作为冒险者已经无法在工作了。如果艾维出了什么事,我也不知道能不能给予帮助。但我还是想要和你一起旅行。因为一直在意着家里的事,家人的事而动弹不得。但是,我觉得现在已经可以行动起来了。」

如此说着看过来的眼睛,散发着漂亮的神色,看不出一点迷惘。

「非常感谢,我很高兴。」

「但是,真的可以吗?我可真的干不了什么的。」

「如果是森林中的威胁的话,夏尔和我会想办法的。而且德鲁伊特先生真到那时候也不会保持沉默吧?」

「唉,能做的事当然会去做。不过还有夏尔啊。」

「嗯,虽然我并不打算完全依赖夏尔,但如果身后有大人在的话,我也能更努力的。」

「哈哈哈,艾维真的很棒啊。」

什么?

「明明可以全都拜托给夏尔的。」

「那样是不行的!因为是一起旅行的伙伴,自己能做的事情当然要自己来做!」

「我知道的。」

不知为何德鲁伊特先生看起来很开心。

「我希望你能教给我各种各样的知识,尤其是人的好坏。」

「人的好坏?」

「是的,走到这里真的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为了回避危险,我觉得这是必要的。」

真的相当多。
所以还是希望能培养出一点看人的眼光,来远离危险。

「原来如此,我知道了。很高兴你能选择我。」

「我才是很高兴,今后请多多关照了。」

停下脚步向德鲁伊特先生行了一礼。
德鲁伊特先生也慌忙低下了头,然后从他头上掉下来的空就这么落入了我们两人的视线之中。

「噗~~!!」

「呜哇,对不起啊空!」

德鲁伊特先生慌忙把空抱了起来。
空在他的怀中激动的摇晃着。
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空,对不起。」

「噗~噗~」

总觉得只要一和德鲁伊特先生聊起认真的话题来,中途就会变得很奇怪。
为什么呢?

「噗,呵呵呵。总觉得真是没办法和艾维你认真的聊一聊啊。」

他似乎也有同样的感受。

「是的呢,真是不可思议。」

「嗯,我这边也请多关照了。然后是,我是不是去商业行会登记一下比较好呢?」

「那个,要是没什么问题的话就拜托你了。」

只要能够在商业行会登记的话,就能安全的出手在森林中收获的那些东西了。
虽然赶不上德鲁伊特先生在冒险者时代时的收入,但多少也能弥补一点了。

「知道了,关于技能的事情在冒险者那边登记时就已经知道了,所以没什么问题的。」

「非常感谢,虽然不知道能不能达到冒险者时代那时的收入,但我会努力的。」

「艾维,让我们一起努力吧。」

嗯?
啊,是吗。
因为并非是奴隶先生,所以钱的方面没有必要由我一个人来筹措。

「对不起,因为原本是打算让奴隶先生陪我一起的。」

「哈哈哈,艾维你还真是懂事啊。」

我倒不这么觉得。
啊!

「夏尔好像就在这附近。」

「哪里?说起来,我就觉得艾维确实是好好地驯服了夏尔的。因为有了联系,所以才会一到附近就自然而然的感知到对方。」

对德鲁伊特先生的话感到不解。
问题是到底是怎么驯服的呢。
难道驯服还有别的方法吗?

「或许也有只有在无星的时候才能做到的方法。」

「诶!」

这种可能性我没想到过。
夏尔的气息越来越近于是停了下来。

「早上好,夏尔。」

因为我的话语而从树上现出身姿的夏尔。

「喵。」

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
开心到尾巴不停的左右摇晃着。
因为那个样子而有点心跳加速。
要是又出现了大量倒在地上的古鲁巴鲁该怎么办。

「太好了~」

到了设置陷阱的地方,然后松了一口气。
眼前并没有倒在地上的古鲁巴鲁。
看来夏尔就只是把它们赶跑之后就停了下来。

「太好了啊。」

德鲁伊特先生也是露出了一点点安心的表情。
再怎么说也不能一直给行会长先生添麻烦。

「很期待结果啊。」

「我还是第一次见通过陷阱进行的狩猎,稍微有点紧张。」

确实冒险者里有很多人擅长剑和武术。
所以比起陷阱,自己狩猎会更快一些,所以不会用陷阱。

「就是这里。那个……不愧是夏尔。」

「哦,厉害。」

设置好的陷阱里,有四只野兔。
为什么用来不过单只猎物的陷阱里会有四只呢。
一定是因为夏尔把它们逼到这里的吧。

「喵。」

听到夏尔的声音而抬起头来,夏尔一脸自豪的样子。
看到这一幕的德鲁伊特先生肩膀颤抖着。

「夏尔真厉害,谢谢。」

「嗯,夏尔挺厉害的。」

「喵。」

夏尔的音调又提升了一点。

「噗哈哈哈,抱歉。」

「没什么。」

看来是戳中了德鲁伊特先生的笑点。
突然就没忍住笑了出来。
夏尔,用一副奇妙的表情看着他。
然后头上的空……为什么在拉长呢。
为什么呢,会有种难以言喻的气氛。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