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话 少许的角色分担

「……真厉害,一直都是这种感觉吗?」

德鲁伊特先生看着从陷阱里取出的所有野兔,如此感叹道。
陷阱一共设置了5个。
一般来说,只能抓到两到三只。
运气好的话大概会有四只。
但我们眼前有十五只野兔。

「嗯。夏尔总是会把猎物吓出来然后逼到陷阱里,所以总能狩猎到很多。」

「好厉害~夏尔,了不起」

「喵」

「啊!德鲁伊特先生这样是不行的!」

「诶?……难道说我搞砸了?」

看了看夏尔,大概是因为听到德鲁伊特先生的话,尾巴激烈的摇晃着。
所以现在夏尔的身后扬起了灰尘,变成稍微麻烦的情况了。

「夏尔~冷静下来,至少先把尾巴控制一下!」

「咪~」

从后面能看到夏尔的耳朵耷拉了下来。
虽然很可怜,但果然不能让它这么继续下去。

「抱歉,艾维。但为什么说是不行?」

「啊哈哈,虽然能帮助我让我很开心。但这样会让我不知道陷阱设置的到底是算好还是算坏。」

德鲁伊特先生看了看陷阱。
又看了看那堆成了小山的野兔,似乎是理解了。
要是陷阱不管设置成什么样都能像这样抓到好多猎物的话,我就不知道哪个是设置的最好的一个了。

「确实,这样的话是会不知道的。」

「嗯,也许是担心我安装的有问题,所以总是会帮助我,然后帮我的结果就是眼前这样。」

「夏尔也是考虑到艾维才这么做的吧。」

「是的,所以很难阻止。」

总之,先移动到有水的地方吧。
狩猎已经结束了,接下来就是解体后拿去出售。
就和以前一样。

路上还遇到了芭蕉树所以摘了叶子。
因为是一种具有杀菌作用的叶子,所以在包肉方面相当活跃。

走到了河边,注意观察着周围。
要是和昨天那样出现大量的古鲁巴鲁就糟了。
那样就没办法解体肉了。
另外,也得再次拜托行会长。
还是希望能够避免连续几天这样做。

「今天好像不在的样子。」

「看来是这样的。」

「呜~」

夏尔稍微有点不满的叫道。
是想要狩猎吗?
……果然还是让夏尔尽情狩猎比较好吗?
但是,到时候会出现的大量古鲁巴鲁,又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

开始解体的时候,德鲁伊特先生稍微帮了一下。
但是他,因为自己没能做到想象中能做到的事而大受打击,变得失落了起来。
这种情况下,是该安慰他比较好呢,还是等他自己冷静比较好呢……不知道!

「那个,让你久等了,我们会镇上吧。」

「啊,是啊。哈啊~真的没帮上忙,抱歉啊。」

这不是一点点,而是相当消沉啊。
确实,想要做的事情却做不出来会很痛苦的。
……该说些什么好呢?

「嗯……」

我不知道高等级的安慰人的方法,

「那么就找到一只手也能做的方法,或者找到一只手也能做的事出来吧」

啊~好像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确实是这样啊,现在也只能慢慢找到能够做的事情了。谢谢。」

「哪里。」

用芭蕉叶包住了肉。

「夏尔,谢谢你。」

「喵。」

「噗噗~」

「嘟嘟~」

回复好多啊。

「喂空,你今天就只是一直在我头上放松着而已吗?」

「噗噗噗~」

有些不服气的空在德鲁伊特先生的头上摇晃着。
啊,快要掉下去了,稍微有点着急。

「空,别乱动了。」

「噗~噗~」

挪开了视线,看向了夏尔脚边的焰。
焰也在做着拉长身体的动作。
不过和空不同,那动作相当的慢。
看了看焰,这才觉得它比起空要更狡猾一点。
这样最轻松!能感到这样的想法。
史莱姆也有着各种各样的性格呢~

「走吧。」

德鲁伊特先生将装着肉的包挂在了肩上。
有点犹豫需不需要帮忙,但最后还是决定让他帮忙。
因为我已经解体了,德鲁伊特先生就负责搬运吧。

「夏尔,今天谢谢你了。还有古鲁巴鲁不需要狩猎了,拜托了。」

「喵呜!」

……为什么感觉非常的不安呢。
总觉得,夏尔的回答充满了气势。
那个。

「真的不需要狩猎哦。」

「喵。」

叫声声调下降了一点。
……就相信它也没问题吧。

「明天见夏尔。」

它突然靠近了德鲁伊特先生,舔了舔他头上的空。
然后又舔了舔焰,随后潇洒的走了。

「呜哦,怎么了?」

被舔的空好像又开始猛烈地拉伸起身体。
在别人的头上。
那样当然会不稳定,然后就从头上掉了下来。

虽然德鲁伊特先生很慌张,但比起掉下去的冲击,空更在意被舔这件事。
就那样在我们周围跳来跳去。

「空?」

好奇怪,再怎么说空也应该习惯了。

「这是怎么了?」

「因为被夏尔舔了,不过,再过几天应该就会习惯了。」

德鲁伊特先生一直看着空。
它还在蹦蹦跳跳着。
虽然也有看错方向结果撞在了树上的时候,但既然是空那应该没什么问题。

「大概是因为在我头上,没想到也会被舔到吧。」

原来如此,突然间被舔了的话确实会吓一跳。
但,我还是觉得差不多该习惯了。

「空,回去了。」

听到我的话之后,一下子就停了下来,随后猛地一个大跳,又回到了固定的位置上。

「我的头上已经是固定位置了吗。」

在我心里是这样的……

「是这样的,要是不喜欢的话请好好的说出来哦。」

「我倒是无所谓。」

将已经进入睡乡的焰放回了包中,开始向镇上走去。
这孩子比空要更喜欢睡觉。
是因为生长所需,还是性格使然,现在还不知道。

途中又把空放回了包中,就这么到了镇里。
因为还没有在商业行会登录,所以这次去了德鲁伊特先生熟人家的肉店里。
好像是叫,托西奇先生的店。
说起来,我好想还没听说德鲁伊特先生的老家卖的是什么。

「德鲁伊特先生父亲的店,卖的是什么?」

「啊,我家是杂粮店。经营的『麦』和『惠特』的评价很好,另外也有卖饲料。」

……不会吧。
但是,总觉得有点像……

「难道说,那家店是路边摊聚集那个地方附近的店吗?大路左边的那家。」

「咦?你怎么知道?」

真的啊。
我可能已经和德鲁伊特先生的父亲见过一面了!

「因为去买点稻。」

「『稻』是指饲料的那个?」

啊,对哦。
这里米是饲料啊。
就是那个!

「嗯,那个吃起来很好吃。」

「诶?是要吃的吗?饲料……老爸他没好好说明吗?艾维,『稻』可是给动物吃的东西。」

糟了。
反应比想象的要大。

「请冷静一下。」

「不,不会是我爸爸硬是卖「不是的!」诶?」

我真的没想到会吓到你。
对心脏很不好啊。

「是因为那个在我的记忆里是一种很好的食材。」

「……啊,是这样啊。」

「嗯,对不起。我没想到你会这么慌张。」

「不,也是因为我以为爸爸把饲料卖给了不知道的孩子……啊啊,老爸他怎么可能做这种事啊。」

德鲁伊特先生稍微苦笑了出来。
再次道歉,然后将关于大米的情报说了出来。

「嘿~,真是有趣。」

「嗯……不过,现在还是有点没成功的样子,对水量的调节很困难。」

虽然煮了四次,但还是不太会。
火候按照记忆中的步骤应该是差不多的,剩下的就只有水量了,这个很难。
所以还在研究中。
对了,回去的时候买一点再回去吧。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