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義弟給予警告、宰相追加道、

開什麼玩笑。




走出房間的我,帶著無法抑制的怨氣快步走了出去。按理說使用瞬間移動的話只要一瞬間,但在城裡不能這樣。必須盡可能地護衛或侍女一起用腳移動。




對普萊多的頭髮?第一次見面的人。


在那之上,甚至還想奪走嘴唇?一個連婚約者都不是的男人。


開什麼玩笑。




…亞瑟,做得好。


連卡蘭姆隊長都來不及做出反應,能被阻止也多虧了那傢伙的瞬間爆發力吧。


突然在這麼近的距離,想要奪走普萊多的嘴唇是不可能的情況。那個男人真的是薩希斯王國的第二王子嗎?把那樣既不懂禮儀又不懂羞恥的男人派來進行同盟交涉,哈那茲歐聯合王國到底在想什麼?還是說本來就沒有同盟的打算,只是想向我國挑起紛爭?




普萊多,…在這一年來變得更加有女人味了。


是因爲攝政業務的關係只能偶爾見面,還是因爲那肉眼可見的身體變化?就連身為義弟的我,每次見面心臟都會不斷發出高鳴。


她的美麗自不用說,那份魅力也變得越來越濃。


在社交界也是,即使與第一王女的頭銜無關、被她的姿態奪去了心的男人們也完全沒有減少。不如說反倒在持續增加。


其中也有不少男人早早就對普萊多投以愛慕之情的目光。




但是,我絲毫沒有要輕易將普萊多交出的打算。




因爲第一王女的立場和功績,沒有一個男人會輕易向普萊多伸出手。


雖然對於高嶺之花的她,當然也有男人懷有多餘的憧憬之類的感情…




但怎麼可能會交給你們。




與雷昂王子那時不同。


我完全沒有將普萊多交給這個不是婚約者的男人的打算。


無論是現在的我還是亞瑟,都有從一群不三不四之流那裡保護普萊多不受傷害的權利。


即使,對方是有可能成爲同盟國的第二王子






我也絕不允許,讓她被玷污。






這是九年前,我對自己立下的誓言。


加上今天一共三天。


如果是從第一天開始就做出這種愚行的王子,那麼根本無法想像直到第三天他還會做出什麼樣的行爲。


在那之前,我也不得不儘可能地採取措施。


為了不要讓他覺得自己憑地位和權威就能輕易得到普萊多。




回過神來,已經走到了目的地的房間前。我抑制住想當場敲開門的衝動,命令衛兵。




必須儘快解決。維斯特叔父大人只不過是爲了和配達人交涉,我才得到能夠暫時離開的許可。




門開了,我朝從裡面走出的人露出微笑。用理性抑制著想當場給他的肚子一拳的心情。




「突然打擾您,失禮了,塞德里克第二王子。剛才多謝您的關照。」




我,現在既不能無時無刻待在普萊多身邊,也不能擦亮眼睛專注在她的身邊。


但是,正因爲如此,必須儘快處理。




露出些許驚訝表情的塞德里克第二王子一邊回應著我的問候,一邊盯著我的臉。雖然對他那種像是在稱量著某種價值的眼神感到些許不快,但我還是面帶笑容地和他交談。




沒有時間了。




雖然被問說要不要先進房間,但時間寶貴,我拒絕後直接在房間前進行對話。




姐姐爲了同盟,所以對這件事下了封口的命令,但在這三天裡塞德里克第二王子未必不會再次犯下愚蠢的行爲。普萊多是爲了國家的話大多數事情都能忍耐的人。這點我很清楚。


所以,就由我來




「…可以,稍微跟您說幾句話嗎。」




在第二王子每一個搖搖欲墜、毫無準備的立足點的身上














刺入如釘般尖銳的警告。






……






…接下來。




該怎麼辦呢?吉爾貝爾靜靜地思考著。



恐怕那個塞德里克第二王子並不是擅長交涉的人。這點先撇開不論,為何讓他隻身一人來參與同盟交涉呢?



為何不把一切都說出來,只是一個勁地隱藏著呢?



為何,突然開始對與我國的同盟關係伸出了手呢?






又為何,第二王子與我國的第一王子在非正式場合進行對話呢?






我躲在暗處屏住氣息,背靠著牆壁側耳傾聽。



本來只是剛好要去向塞德里克第二王子確認今後結盟的條件和今後的預定。



但是,先來一步的客人是史提爾大人。好像是剛剛才讓衛兵打開塞德里克第二王子房間的門。



已經從身體中溢出了不尋常的黑色霸氣的史提爾大人,拒絕了塞德里克第二王子說先進房間的邀請,當場開始談話。



一開始是毫無意義的社交辭令。因為剛才沒能好好問候、同盟務必要更加前進、有什麼事可以隨時找我商量,之類的。然後,在不經意的對話中,史提爾大人的黑色霸氣突然增加了氣勢。




「…您能這麼說真是太好了。畢竟我國弗裡吉亞王國與其他國家有很多不同的文化。」


「是這樣嗎。我很有興趣,比如說呢?」


「如塞德里克第二王子所知,特殊能力者的存在占的比例很大,除此之外,還有騎士團的編制和女王制度、建立於此基礎上的養子制度和婚約者的選定及公佈…其他的若是數起來可是沒完沒了呢。」




我也還在學習中。從擺出笑容、以謙遜的態度如此說道的史提爾大人身上持續散發著如殺氣般沉悶的漆黑氣息。塞德里克第二王子毫不在意地隨聲附和着,接下來史提爾大人說出的話語,連聲調都開始微微改變了。




「嘛,對其他國家的王族無禮等最低限度的禁忌事項是萬國共通的,還請放心。不可使用暴力、即使是非正式的場合也要講究分寸、不能隨意觸碰、如果是誓言的話,在不親密的關係下,“手背以外的親吻是不可以的”。如果試圖奪走嘴唇,或者在其他情況下做出肢體動作立刻就會被判重罪,最糟糕的情況下甚至會是死罪。…這在任何一個國家都是理所當然的、不用說也知道,畢竟這是一種默認的禮儀。」




微微一笑的他卻從身上滿溢著強烈的殺意。從這個角度看不見塞德里克第二王子的身影,但他的表情恐怕和我預想的一樣吧。




…原來如此。是這麼一回事啊。




恐怕是塞德里克第二王子對普萊多大人做出了剛才那位大人列舉出來的禁忌的其中一項,或者未遂了吧。…大致上,可以預料到。


聽了史提爾大人的話,塞德里克第二王子似乎什麼也說不出來,始終沉默不語。是理解了史提爾大人的警告呢、還是說是意識到自己的行動代表著什麼嗎?在此期間,史提爾大人像是為了避免怒意冷卻下來般而繼續著話語。




「當然,這種眾所皆知的事情。哈那茲歐聯合王國薩希斯的第二王子殿下不可能不知道。畢竟這是我兒時就理所當然地學過的內容…」


看來他是還沒冷靜下來就直奔到塞德里克第二王子的房間的樣子。雖然我很想看看史提爾大人會把塞德里克第二王子逼到什麼地步,但比起那個,現在雙方都必須保持立場。




…話說回來,塞德里克第二王子對普萊多大人做出了那樣的行為啊。








對那位、大人。








「…………。…看來,我也不是很成熟呢。」


我嘆了一口氣,從靠著的牆上起身。










————————————————


譯者的話:有錯誤或建議都歡迎提出!

這話的標題是「義弟は釘を、宰相は添え、」

配合下一話的標題「そして刺す。」的話,“釘を刺す”有著警告、叮嚀的意味,就像是為了避免你先做出某種行為而釘入釘子以防萬一、“添え”則有追加、補充的意思。所以這話的標題我翻譯成「義弟給予警告、宰相追加道、」,下一話的標題則翻成「然後深深刺入。」

&這一話裡面那句「刺入如釘般尖銳的警告。」原文是「クギを、刺す。」,就是我上面說的那樣,但是直翻會變成刺入釘子,各位可能不太理解是什麼意思,就稍微潤色一下了。如果對標題等部分有更好的翻譯建議都歡迎提出!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