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非道王女面對面了

「久等了,普萊多。」




史提爾從維斯特叔父大人那裡得到了休息時間,而且還是在午餐前。原本還希望能夠在午餐後的我和緹婭拉、亞瑟和埃里克副隊長都吃了一驚。


雖然史提爾用著一臉冷靜的表情「我覺得越快越好」對我說道,但攝政業務並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挪出空閒時間的。而且,對史提爾疼愛有加的吉爾貝爾宰相暫且不論,但對方是對規則非常嚴格的維斯特叔父大人。到底是怎麼做才能這麼快就結束的呢?在前往塞德里克第二王子的房間的途中,我向史提爾問道,他聽見這個問題後對我露出了一絲無畏的笑容。




「我向維斯特叔父大人請求了,將到我休息時間之前該做的工作全部都先交給我。因爲那些全部都做完了,所以休息時間也可以允許了。」


這也是吉爾貝爾以前做過的。這麼說著笑了的史提爾總覺得跟吉爾貝爾宰相的影子重疊在一起了。真是可怕的英才教育。在這幾年裡,他似乎已經繼承了吉爾貝爾宰相的狡詐。




「如果、還有什麼事的話,請不要客氣地來找我。無論何時我都會抽出時間給你看的。」


謝謝你、我向他道謝,再次覺得史提爾不愧是在遊戲中早早就成為了攝政的年輕天才。



史提爾跟緹婭拉都馬上答應了我,真的是太好了。


亞瑟作為近衛騎士,即使在城堡內也能陪在我身邊真的是太好了。




…說實話,我還挺害怕去見塞德里克第二王子的。雖然自從見面還沒經過三天,但也發生過昨天那樣的事。雖說是突然襲擊,但我在力量上完全敵不過他的這點後來漸漸變得越來越可怕。因爲身為最終Boss普萊多唯一的弱點的“無力”被擊中了。


如果那個時候不是八番隊的某人或亞瑟第一個出手相助,之後會變成怎樣我也不清楚。畢竟他說到底也還是第二王子,應該不會對第一王女施加更嚴重的暴力吧,但即便如此,恐怖的事還是很恐怖。


昨天聽見史提爾的報告後,我爲了挽留他而費了一番口舌,不過那也還是因爲大家都在我身邊,所以我才能理所當然地過去。


正因如此,今天。史提爾、緹婭拉、亞瑟的存在是讓我如此安心。


向身為弟弟的史提爾和妹妹緹婭拉提出這種相當沒出息的請求讓我覺得很難為情,即使如此他們還是爽快地答應了,我真的很高興。


今天見到亞瑟後,我馬上就請求他和埃里克副隊長說希望他們能夠陪我一起去,兩個人立刻就點頭答應了。「如果普萊多大人發生了什麼的我,我絕對會保護您的」他對我氣勢十足地說道,讓我鬆了一口氣。




所以,我也能毫不畏懼地面對他。




「塞德里克第二王子殿下。是我,我想和您談談昨天的事情。」


我站在他的房間前,隔著門向他問候。據衛兵說,他一次也沒有從房間裡出來。雖然衛兵也替我敲了好幾次門,但都沒有要開門的跡象。連續敲了幾分鐘後,終於得到的回應卻「沒什麼好說的」只有這樣一句話。雖說是因為我,但窩在別人的城堡裡,而且還什麼都不願意說,簡直就像小孩子在鬧脾氣一樣。…不,實際上就是這樣吧。因爲他是以自己的意志讓自己的時間停滯了。但是,再這樣下去永遠也結束不了。


沒辦法,只好用我們城堡的鑰匙硬是將門打開進去。因爲是在我們的城堡裡,就算從房間內鎖上門,作爲王族的我們也沒有進不去的地方。


咔嚓、隨著一聲金屬聲,門開了。


近衛兵傑克和衛兵一起打開了門。「失禮了」我簡短地說到後,全體人員就強行進入了房間。塞德里克第二王子的侍女和衛兵都滿臉爲難地擋在面前,雖然對他們感到很抱歉,但我們還是勉強將他們拉開了。「無禮者!!」塞德里克第二王子的怒吼聲響起,我毫不在意地走到房間的正中央,站在塞德里克第二王子面前前。


他將身子靠在沙發上,那雙燃燒起來的火紅的眼睛瞪著我。我知道,他討厭我。




然後,我也討厭他。




「您打算堅持到什麼時候呢。」


我回瞪著坐在沙發上的他,大聲說道。無聊、他喃喃道,正準備起身,但當他看向史提爾和亞瑟時瞪大了眼睛、動作又停止了。全身繃得緊緊的,手指嶔入沙發的扶手。似乎是在我國的第一王子和近衛騎士面前,他也不得不停止進一步的暴行。


「…普萊多第一王女殿下,我只是按照您的要求而已。但是,…對於沒有締結同盟的意向的弗裡吉亞王國,沒有國王的許可的話,我無法再與您談論我國的事情。」




「未經國王允許就前來我國交涉訪問,事到如今還在這裡說什麼。」




什?!這一次,塞德里克第二王子起身站了起來。不僅是他,還有他的侍女和衛兵也是如此。就連不知道這一事實的史提爾他們也驚愕得啞口無言。


…糟了。語氣立刻變得嚴厲起來了。


我在心裡稍微反省了一下,這次抬頭看著他的臉。瞪大的瞳孔深處在晃動。似乎本想說點什麼、但還是因為不想說多餘的話而閉上了嘴。


雖然努力不表現在表情上,但他的臉頰上依然流下了一滴汗。




「為什麼,你會…。」


終於脫口而出的只有這句話。是因為被踩到痛楚而感到憤怒嗎,他像是呻吟般的嘆息伴隨著言語一同吐露。




「那種事情怎樣都好。好了,請趕緊將您的情況現在立刻向母親大人報告。如果您全部說出來的話,我也會回答您的問題的。」


不行,只要一看到他的臉,對料理的怨恨就會開始沸騰。不知何時開始,我的心胸就變得如此狹隘了。…不,應該說本來就如此嗎。




「開什麼玩笑!!」


他漸漸拉高了嗓門。聽到他的聲音,做出反應的亞瑟和埃里克副隊長同時拿著劍走到我面前。雖然塞德里克第二王子的衛兵也不甘示弱地走到前面,但完全被霸氣給打敗了。他們自己應該也意識到塞德里克二王子的處境不妙了吧。


也許是因為激動的緣故,塞德里克第二王子在我的眼前肩膀上下起伏、用力地喘息著。他顯露出動搖、大聲怒吼、氣喘吁吁的樣子顯得讓人看不出他和我同歲般稚嫩。彷彿在遊戲中一年後的樣子好像是假的一樣。




「……沒有時間了吧?」




平靜地問道的我的話語,讓塞德里克第二王子的肩膀突然劇烈顫抖起來。


「現在,您理解您在我們城堡的立場了嗎?」


帶有威脅意味的我的話語讓他那端正的面容扭曲得很難看。「誰的…」他的嘴中不知說了什麼,但最後還是閉上了嘴。




「話先說在前頭,我不會原諒您的所作所為。親吻也好、料理也好、在庭園裡的暴力也好,以及」


我一字一句地對他說著。每當說出他曾做出的一個舉動,他的表情就愈加苦澀。他就像撩起自己的金色頭髮一樣,緊緊地抓著自己的髮絲。最後,我停頓了一下,爲了不讓他的眼神逃開,我再一次瞪著他看。




「您想利用我、從母親大人那裡得到關於原本的目的以及同盟的許可也好,這一切全部。」




我重複著在庭園裡發生的事情,喀哩、他那潔白整齊的牙齒發出了強烈的聲音。


「但是,這次挽留您是基於完全不同的理由。」


我並不是爲了報復過去的事情才這麼做的。就這樣「您好像還沒有理解自己的立場」對他說道後,他一臉苦澀地低著頭,再次發出聲音。




「那種事情…我明白…‼」




他像是為了儘量不要大吼而小心翼翼地編織著話語。看到有些軟弱的他的樣子,緹婭拉有點吃驚地後退了幾步。


「不,您不明白。」


斬釘截鐵地、我當場打斷了他的話。聽到這句話,他又一下子抬起頭來,這回又忍不住拉高嗓門大吼。




「我明白!!」


「我不是說了您不明白嗎!!︎」




我也不甘示弱地吼道,他背對著我,肩膀上下起伏、喘了好幾口氣。在他讓大腦和呼吸平靜下來的期間,我也對他追擊著。




「那麼,您知道為何我國凍結了與薩希斯王國的同盟交涉嗎?!」


「我知道!因為知道了我的目的吧?!投機主義的大國!!沒有共同戰鬥的覺悟卻希望同盟之類的早就聽膩了!!︎」




他的話讓我咬牙切齒。又開始在發脾氣了。完全不去在意這邊到底想說什麼,自己擅自在心中認定一切的他讓我感到火大。




「所以說…‼」


我將腳在禮服能達到的範圍內大步張開,兩腳站穩。就這樣緊緊抓住比我高得多的他的胸口朝我這邊拉過來。也許是被這突如其來的事情嚇了一跳,他的臉毫無抵抗地拉到我面前,瞪大了雙眼。幾乎是鼻子和鼻子要碰到一起的近距離,我突然想起了差點被他親吻的那時候。就這樣,我對著他的臉開口、在腹部注入力道,用著幾乎要將他的鼓膜撕裂的音量大喊道。
















「我的意思是你的那個“目的”被我國誤解了!!!!」











—————————————————


譯者的話:有錯誤或建議都歡迎提出!

以及重新看了原作網站發現天壹老師有寫這本是禁止無斷轉載的……擅自翻譯好像也可能會牽扯到版權的問題,所以我就向老師發了DM請求了翻譯的許可,目前還在等待回應uu

如果老師不允許公開翻譯發布的話那可能這邊就不會繼續更新了,我可能會找個平台設定成限定觀看...到時候各位有想要繼續看的話再留言就好,我會努力想辦法的

當然如果老師同意翻譯的話這邊就會繼續更新下去!

我有跟老師說會標註作者名字及原著網址加上不會營利...應該是可以得到授權吧...(應該)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