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艾尔菲妮 :逃亡者艾尔菲妮

从宅邸跑出来,眼前是一辆带车篷的货车。

 

我跳上马车,把坐在车夫席上的女人推倒在车篷里。

 

“怎,怎么了?”

 

“别说话!不好意思,这辆马车我要借用一下。我不想让你受伤,你能乖乖听话吗?”

 

女性穿着皮革盔甲,带着武器,看起来就像冒险者。

 

年纪比我大,大概三十岁吧。

 

她拼命地想把嘴从我的手中挣脱。

 

“老实一点,你只要让我用马车就行了,明白吗?”

 

听了我的话,女人乖乖地点了点头。

 

看来她好像理解了。

 

“我现在就放手,不过不要吵。还有,我要借你的衣服,可以吗?”

 

女人微微地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

 

这辆马车似乎是被推倒的女性的住处,生活必需品一应俱全。

 

松开手,女人放心地舒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杰伊尔的手下喊着我的名字寻找的声音。

 

“这么漂亮的女人居然在躲避那些男人? ... ... 艾尔菲妮? 话说,你是那个剑圣艾尔菲妮大人...... 对吧? 黑发美女,哇,传说中的美女!”

 

那个女人认识我。

 

而且,她似乎对外面的卫兵正在寻找我的情况有所察觉。

 

“那我就不详细说明了,把你的马车借给我……”

 

突然女人把我推倒在地,并且马上盖上毛毯。

 

“等一下……! ?“

 

“嘘,闭嘴!他们要过来了!”

 

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

 

好像有人从窗户外面窥视了一下。

 

女人立刻用布盖住我的头发,让追我的人看不到我。

 

“喂!你不要偷看别人的马车嘛!我们正在玩呢!快走开!”

 

“不好意思,你没看见一个黑发女人吗?听说她就在这附近。她正在养病,状态很危险,必须马上让她在宅邸静养。你没看见吗?”

 

“我不认识那种女人。别笑了,快滚出去。”

 

女人拼命地帮着我应付那个追兵。

 

但是,追兵似乎很怀疑,迟迟不肯离去。

 

恼羞成怒的女人对我低语。

 

“夸张点喘气。”

 

“什么?”

 

说完,女人在我的脖子上吻了一下。

 

夸张地喘息,是这个意思吗……。

 

察觉到女人的意图后,我用自己最不会使用的假声,叫了一声连妓女都要脱光衣服逃跑的娇滴滴的声音。

 

“切,大白天就有女人们互相喂奶啊!”那个洁癖的剑圣艾尔菲妮怎么可能和女人搞上。抱歉打扰你了。但是,不要做得太过火啊。”

 

追我的那个男人,可能是被我那难为情的娇声吓到了,没有再纠缠就走了。

 

“谢谢你,帮了我大忙了——”

 

“美女的脸蛋真美味。再让我尝一尝好吗?就一点点,就一点点。”

 

追我的人走了,女人还想舔我的脸颊,所以我给了她一拳。

 

“哎呀!我只是想救艾尔菲妮大人,为什么?”

 

“你救了我,我很感激,但这另当别论。啊,为什么要揉胸呢?”

 

女人把手伸进睡衣里,揉着我的胸,我用刀掸了掸她的手。

 

“啊,你说脸蛋儿不行,我想如果是胸部就可以了。”

 

“那边也不行。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梅拉,是专门调查遗迹的冒险者。”

 

专门调查遗迹的冒险者……啊,所以这辆大车就像住的地方一样。

 

据说有的人会在遗址周边生活长达数月。

 

看到马车里收纳着的东西,我理解了梅拉的工作。

 

“梅拉,你能把这辆马车让给我吗?”

 

“你怎么突然闯进来又让我把马车让给你呀。对了!如果能让我吻一下艾尔菲妮大人的嘴唇,我就让给你——”

 

“不行。”

 

我用手推开噘着嘴逼近的梅拉。

 

总觉得她是个喜欢女人的女人。

 

“作为补偿,我宅子里的东西全部都给你,反正也不会再回来了。”

 

“不行,我意外地不缺钱。与其这样,不如让我和艾尔菲妮大人一起同行吧?两个人的爱情逃亡……我觉得很棒。”

 

梅拉两眼放光地看着我。

 

看到她的样子,我感觉太阳穴附近隐隐作痛。

 

要去边境的尤格汉诺茨,需要马车。

 

梅拉也许是个有点毛病的人,但她毕竟是我的救命恩人。

 

毫不客气地拒绝她同行,我的心里也会难受。

 

而且,比起一个人,两个人更不容易被追兵追踪。

 

如果她不背叛我的话……

 

在这一点上,我的看人眼光是靠不住的,所以我感到很不安。

 

但是,在有追兵的情况下,没有马车前往边境是相当困难的。

 

我判断自己的选择余地不大,于是痛苦的决定和她同行。

 

“知道了。梅拉就陪我一起去吧。我要离开王都,去边境城市尤格汉诺茨。你能带我去吗?”

 

“好啊,那么,为了方便移动,我们去冒险者公会接受委托吧。因为如果没有委托,出入大门的检查会比较严格。”

 

“知道了,那就交给梅拉了。”

 

“外面人太多了,你先把现在的衣服脱下来吧。哎哟,艾尔菲妮小姐,你的胸部好大啊。我的衣服看上去有点紧。”

 

“! ?”

 

说着,梅拉简单地脱下我的衣服,从自己的衣服中寻找合适的。

 

虽然是很容易脱下的睡衣,但我还是瞬间被人扒光了。

 

梅拉究竟是什么人!?

 

我一边想着这些,一边用手边的毛毯遮住身体。

 

就这样,我和奇怪的同行者一起踏上了寻找费恩的旅程。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