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魔法是靠想像力發動的東西

作者:シンギョウ ガク

翻譯:三上悠米

校對: 三上悠米

輕之國度 https://www.lightnovel.cn

僅供個人學習交流使用,禁作商業用途

下載後請在24小時內刪除,LK不負擔任何責任

請尊重翻譯、掃圖、錄入、校對的辛勤勞動,轉載請保留信息



『那個可以把我放下來了嗎?』

我看諾艾莉亞所施放的魔法看得太過著迷,被仍被公主抱姿勢抱著的她告知想要被放下來。

『啊啊,對不起』

我立刻慌張的放下諾艾莉亞。

她的衣服由於被食人花的溶解液溶解,令我的視線變得不知要放哪好。

『用這個吧,你現在這個樣子我也很困擾啊』

我把穿在自己身上的外套遞給了她。

於是她似乎也注意到了自己現在的狀況。

『真、真是幫大忙了。我的身體被男人們看到的話,會被父親責罵的。 』

像搶過去一樣接受我的外套的諾艾莉亞,努力地做出想要冷靜的樣子。

為我量身訂製的外套,對於身材嬌小的她來說可以把全身都包裹住。

之後她把躺在地面上的自己的法杖拾了起來。

『你沒有受傷吧?』

『空氣中飄浮的水氣啊,淨化我的身體髒污吧,清淨消除。

現在沒事了,身上的傷口都沒問題了,溶解液也清理乾淨了』

因為諾艾莉亞發動魔法的關係,眼前全部都是水蒸氣。

看來她是用魔法把被溶解液弄髒的身體給清潔乾淨了。

『那就好,你沒有受傷的話太好了,但是你現在這個樣子,我還是送你到街上比較好吧?』

『沒關係的,你不用管我繼續進行委託就好』

終於,這次諾艾莉亞沒有把臉從我面前移開,也沒有從我面前逃走,正常地和我面對面講話了。

雖然是個莫名其妙的人,但似乎本質上不是個壞人

話雖如此,白金級實力的諾艾莉亞會犯被食人花的藤蔓糾纏住這樣的失誤……

她應該是過於認真地監視我,忘記了對周圍環境的警戒吧。

有點在意身為上級冒險者的她是如何犯下這樣的小失誤的,試著詢問了一下她。

『雖然你說沒關係,但要是發生像剛剛一樣的事情,我這邊也非常難辦啊……諾艾莉亞是白金級冒險者,實力也不至於像老是犯低級錯誤的新手冒險者一樣吧?』

『...關於那個,如果給你添麻煩的話我跟你說聲抱歉,

日後我會找一個時間帶著謝禮去給你賠不是』

『不用了,沒必要做到那種程度的,

只是我想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能告訴我嗎?那樣的話,我也可以採取對策』

明明保持警戒的話,就能輕鬆避開食人花的藤蔓,這樣的事實讓諾艾莉亞也非常羞愧的樣子。

『...我之前都是在看你』

她以小到幾乎聽不到聲音開口說道。

『誒?你說啥?』

『所以說,我之前都是在看弗利克你究竟在做些什麼』

她和第一次見面時一樣,用毫無感情的聲音靜靜地說著。

然而可能是因為自己犯下新手一樣的失誤,她的視線有些飄移不定。

『你為什麼要做這種事呢?』

『我也不知道,我就是很在意弗里克的行動,就因為這樣,所以才放鬆了對周圍的警戒吧,犯下剛剛那樣的失態也是事實』

『不知道……那是你自己的行動吧?』

『是的,不過就算你現在問我原因,我也無法回答出來……那麼,我反過來問你,明明你擁有那樣龐大的魔力,為什麼不使用魔法呢?憑你的魔力量的話,我覺得比起用劍戰鬥,用魔法來戰鬥能夠更快地把敵人解決掉』

明明擁有比劍更有利的武器,卻不使用它,這件事非常地令她難以置信吧。

『我不知道用法的東西當然不能用吧,我只知道用劍的方法啊 』

諾艾莉亞的臉上明顯地浮現出困惑的表情。

看來她好像還是不相信我不會使用魔法。

『你明明有那麼多的魔力,卻不能施展魔法……我一直以為那是弗里克你為了隱藏實力所開得玩笑……你那個表情,該不會,真的不會魔法吧……』

『是啊。我從一開始就說過很多次了,

魔法什麼的我一次都沒用過,魔力配合和諾艾莉亞那時候也是第一次』

『怎麼可能……你沒有鑽研就有那種等級的魔力量……不可能……不可能是這樣的』

一直以來感覺不到情緒起伏的諾艾莉亞,現在她聲音裡混雜著恐懼和驚訝。

是這麼令她驚訝的事嗎?

雖然我平常就知道魔法很方便。

『那麼我也反過來問你,要怎麼做才能發動魔法?』

『你說發動魔法的方法嗎? 只要詠唱咒文就能發動啊。你只要想像發動的屬性和魔法效果,在體內積蓄的魔力就會回應你,進而對周遭造成影響,魔法的原理差不多就是這樣,為了更容易想像魔法的效果,所以一般才會利用咒文輔助進行發動』

『哈,哈……用咒文來想像魔法啊』

『就拿初級魔法炎之矢火焰之箭來說,「燃燒的箭啊貫穿我的敵人吧」

一邊詠唱咒文一邊在腦中想像出魔法的樣子,然後對著你想要施放的目標射出魔法就好了』

她試著向周圍的一棵樹木詠唱咒文,然後發動的炎之矢火焰之箭就射向樹木後爆裂了開來。

『關鍵是怎麼用咒文的內容讓魔法的效果固定化,

一般來說是把記住的咒文和產生的魔法效果融會貫通,這才是學習魔法的正確方法』

『那麼,如果我也一邊詠唱咒文一邊想像剛剛看見的魔法,也可以使用魔法嗎?』

『大概吧,你現在的魔力量已經夠多了,

現在你只要能讓魔法效果固定化,就沒有什麼問題了,請試試看吧』

『嗯,要我試試看的話倒是沒什麼問題。那麼,「燃燒的箭啊貫穿我的敵人吧」是這樣來著? 』

因為被諾艾莉亞催促著詠唱,我開始詠唱炎之矢火焰之箭的咒文。

我試著想像剛剛看見的魔法。

應該是要想像巨大的火焰之箭從指尖射出。

目標就選那邊一棵樹木。

就如她所說的,咒文詠唱的時候,

我的腦海中浮現出了魔法的樣子,然後把指尖指向目標的樹木。

咻——咚——! !

比諾艾莉亞剛剛放出的火之箭大數十倍的物體,

從我的指尖冒出,以極快的速度劃破空氣飛了出去。

『等等! ?弗里克! ?你幹了什麼啊——』

諾艾莉亞的聲音帶著明顯跟平常不一樣的驚訝。

『我只是想像著剛剛看到的火焰之箭……雖然稍微有點大,不過形狀也相似啊』

『不對。絕對不可能! 那個絕對不可能是炎之矢火焰之箭』

這樣說著的諾艾莉亞臉上變得一片慘白。

不久後,我射出的完美命中樹木的炎之矢火焰之箭,

如同要把周圍全都吹開一樣,向周圍捲起了恐怖的爆風。

『哇!好大的風啊!諾艾莉亞,快抓住我』

『好,好的』

我為了不讓嬌小的諾艾莉亞被爆風捲走,抱緊了她,然後把自己的劍插在了地上。

暴風肆虐後,作為目標的那棵樹周圍的樹木已經像木炭一樣燃燒殆盡,

地面上還在冒出滾滾濃煙。

『剛剛那個魔法絕不是炎之矢火焰之箭,魔法威力和效果範圍都太過異常了。

那個絕對是火屬性的上級魔法終末之光Megiddo・Explosion級的威力』

『不是啊,我剛剛只是參考諾艾莉亞給我示範的魔法,

想像著炎之矢火焰之箭來發動,難道不對嗎? 』

『不對! 』

平常看起來不太表露感情的諾艾莉亞,現在看起來十分生氣。

雖然我覺得威力還需要調整一下,不過發動的形式還是很像啊。

『用初級魔法的詠唱發動上級魔法……像你這樣亂七八糟的魔法具現化方式我還是第一次見到』

『我也不知道啊,明明我只是按照你所說的方法去做的』

『那你是怎麼讓魔法變成那樣的威力的啊……』

諾艾莉亞似乎無法接受我剛剛發動的魔法,抱頭沉思著。

我才是想讓你告訴我到底要怎麼做才好啊。

我明明就是按照你說的那樣去做的啊。

『再試一次看看吧,這一次請你把威力和效果範圍想像得小一點』

沉思過後的諾艾莉亞,提出了再試一次的提案。

這一次要把魔法威力和效果範圍想像得更加小一點。

但是就算火焰和形狀可以想像,大小這種抽象的東西很難想像啊

嘛,可能因為被人說要想像得更加小一點,

大腦自己就能意識到要把魔法的威力和效果想像得更加小一點吧。

小一點,小一點。

生成瞭如同快要熄滅一般的炎之箭。

我將它對準了旁邊的一棵樹木。

『這回應該可以了,去吧,燃燒的箭啊貫穿我的敵人吧,炎之矢火焰之箭』

詠唱咒文,把指尖指向樹木那裡。

啵!

從我指尖處噴冒出了黑煙。

『……! ?發動失敗! ?想像得太小了啊! 』

『是,是這樣嗎?我不太會想像大小啊……』

這一次好像是我想像的威力過小了,所以魔法沒有發動成功。

魔法,意外的很難呢……

『為...為什麼啊。明明就只是把魔法想像成剛剛看到的大小而已啊』

那個對我來說很難啊……。

在那之後,我和諾艾莉亞兩人一直在練習魔法,

從結果來看,似乎我在調整威力這方面不太擅長。

不是威力過大,就是發動不了,二者中其一,

像諾艾莉亞一樣折中大小的魔法完全想像不出來。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