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话 至福之颜】


【原作:野人(日本)】
【汉化:片羽汉化组】
【文源:Syosetu小说家】
【翻译:秋叶原部落格】
【校对和润色:秋叶原部落格】


54话 至福之颜


被温暖柔软的触感包围着很舒服。我闭上眼睛,想要放弃意识,任凭感觉如风中浮萍般,升上云端。

无需理会世间繁琐的至福时刻,就连耳边的碎碎念都可以无视。

第一次彻底摆脱噩梦,想起来是破天荒的第一次。无论初生圣域时按照电视节目蹩脚现卖的,蚊虫乱窜的的树叶床铺。还是洛克克里夫那算不上差,但一想起必须和一群人渣共处屋檐就不自在的旅店床铺。再就是后来逃入深山后凭实力获得的,兽臭满盈但无需抑人鼻息的自由的兽皮床铺。

都曾令我噩梦连连。

被亡灵索命拖入泥潭的噩梦。被绿森狼轻蔑睥睨的噩梦。以及因为生理性抗拒几乎想不起来的,杀死罗德他们后……低头任凭被名为法拉的陌生女孩痛骂的最糟糕的噩梦。

在第一次至福美梦后,这些都可以暂时抛于脑后了。唯一别扭的,就是自始至终的那种被某物暗中窥探的感觉…

莫非恶劣神明连人的梦境都能窥探吗?这样想着的时候,应该寄宿在我身体某处的,从不放弃尖酸表现的神却保持了缄默。

「笨蛋!」

这么想着,我慌忙睁开眼睛。因为床上用品实在太舒服了,居然毫无自觉的睡了回笼觉。明明花了那么多钱,却因为贪恋床铺而错过价值两银币的洗澡机会,那岂不是亏大了。

左右摇晃着发呆的脑袋,为了确认时间而决定打开窗户。因为不是玻璃窗,而是可以横向滑动的类似橱柜门的木窗户。

好像从后往左或者相反方向都可以,但必须取走正中间的那个用来固定的铁棍。我觉得这根棍子是钥匙的替代品,虽然结构简单,但看起来很结实。不破坏窗户就不可能侵入吧,我摘下顶棍,咔嚓咔嚓地打开窗户。

天空被染成了暗红色,现在应该是黄昏时分了。看到染成暗红色的天空,不禁有些伤感迎上心头,这是为什么呢?

大概是突然想起了小学时代回家的路。

一想到自己已经回不去地球了,心里就有些难过。也许是好久没睡得这么沉了,心情一放松,怯懦的脸就露出来了。

本想打起精神来,但转念一想,紧绷到现在,有足够的余裕让自己变得软弱反而是件好事。这么想着,我拿起和热水桶一起拿进来的,放在桌子上的夹馅三明治。这才发现和清晨随便吃的黑面包夹剩菜不一样,简直不是一个档次的。

惊觉,这是自转生以来第一次见到的白面包!这样拿在手上,都有正在「锵锵锵」发光的感觉。

平时因为在吃的方面很舍得,被经常冈兹他们开玩笑说吃的像贵族,但在洛克克里夫的贵族大餐肯怕也只有黑面包。而白面包听说只有贵族正式筵席和教会弥撒上见的到,因为必须要用最好的小麦和最贵的人工。

当然不能和地球上罗森超市的三明治相比,但也是我来到这个世界后吃过的最好吃的面包。

虽然制作出来已经很长时间了,但面包还是那么柔软,也能感受到麦子的美味。高级旅馆的一块普通面包,都能看出与众不同。

一边眺望夕阳,一边嚼着面包。

不同于像硬鞋底那样,必须用汤泡开才嚼的动的黑面包,眼前的白面包是完全不同的东西。开启味觉和嗅觉增强的我,从中成功辨认出了啤酒,黄油,奶酪和盐的成分。

完全没法比。就算洛克克里夫那时还没有练出五感增强,在发酸的黑面包里,偶尔也会吃出疑似树叶或石子的东西。

啤酒大概是当作酵母来用的,而黄油和奶酪用来改善口感,毕竟没有现代食品工业的蓬松剂等食品添加剂。意外的是盐放的出奇慷慨,大概和这里是海盐产地分不开。在这个中世纪水平的世界,重税和落后的物流仓储,令在现代社会本该日常的供应,都统统变得和战时配给一样糟糕。

唯一想吐槽的是夹在里面的类似果酱的不明物体,和肉片黏糊糊的大战在了一起,让人联想起被史莱姆消化一半的倒霉冒险者的那种诡异状态。不过后来我才知道这玩意是煮熟的水果,而这个世界也没有三明治的叫法,我吃的也一般会被称作某某馅饼。

但吃了饭后最不可思议的是想家的念头消失了,人精神起来了。因为是饭后,所以可以轻松地做些伸展运动。

我关上窗户,走向前台询问是否可以洗澡。

前台一个人也没有,给我接待的少女在食堂里忙着准备。大概忙着准备晚饭吧。一边想着她看起来很忙,不好意思的跟她打招呼,顺便问了下澡堂的情况。

「傍晚的钟响了就可以洗澡了,应该还差一点点。」

「是吗,谢谢。」

和不停忙碌的少女道别,回到房间开始作洗澡的准备。代替毛巾的干净布条、代替剃刀的小刀、然后是换洗衣物。

和在地球不同,发现房间不能从外面上锁。虽然对保全有些不安,但也没办法。

高级旅馆安保不会有问题,但一笑置之不合我的风格。所以在关门的时候,我割下自己的一束头发夹在门的接缝。

如果不是我打开的门,头发应该会掉在地上。

虽然无法阻止入侵,但可以借此察觉。

贵重物品一般由旅馆代为保管,但我的财产最好不要公开。因为不能寄存,所以现在全放在房间里。但从浴室到房间都在气息察觉范围内,要注意到入侵者问题不大。做好去洗澡的准备时,听到轻微的钟声。终于等到了珍贵的热水澡时间。

我带着满意的微笑走向浴室。

浴室在旅馆的角落里,气息察觉没有反应。看来目前是我一人包场。太棒了,一定要去!

打开门是一个只有架子和篮子的简单更衣室,但洗澡间独特的湿气扑面而来。兴奋之余,我迅速脱下衣服拉开通往浴池的门。

乳白色的蒸汽弥漫铺展开来,我慌忙走进去然后推上门。洗澡间被滚滚的热气熏得雪白,视野很差。

咦?泡澡原来是指蒸澡吗?在日本,直到江户时代都没有在热水中浸泡身体的浴池。在此之前,洗澡指的是蒸汽浴,也就是桑拿。

桑拿也不错。在地球上的时候,一感到疲劳,就会去洗桑拿。为了消除疲劳,桑拿也是不错的选择。只是,想象着泡澡的我有点失望。

但是,就像在山顶拨云见日的感觉那样,棱角分明的物体于白色间忽隐忽现。莫非有温泉吗?这么想着,我向浴室深处走去。果然是一个石砌的浴池,可以容纳五人左右,浴池左侧有隔板。而里面装着石头。

这才意识到,浴池并不是用篝火或锅炉的热量储存的方式,而是用烧过的石头投入的方式。仔细一看浴室,天花板附近的细长窗户关得严严实实,应该是为了不让热气散去。然后用投入滚烫石头时产生的蒸汽制造出类似的桑拿。

虽然过一段时间蒸汽就会消失,但可以享受10分钟左右的桑拿浴。

大概是等水凉了再添加新的石头,继续维持桑拿状态吧。虽然很费工夫,但能享受泡澡和限时桑拿吗?石头附近温度高,离得远就凉一些。然后就可以根据温度的喜好改变浸泡的地方。

求生栏目中,看过用石头导热性来烧水,夜间保温甚至做烧烤的。但实在没想过拿来热洗澡水。我突然想起来,这也许和必须接近晚餐才开放浴室的时间有关,也许这些石头是用准备整个旅馆饭餐的大炉灶一起加热的。

我对这个浴室很满意。而浴池前面是洗池,还准备了几张擦得发亮的铜板作为镜子,以及几把小椅子。我坐在椅子上,在桑拿房里慢慢地流汗。毛孔张开,汗水从身体深处喷涌而出。啊,被排毒了啊。

蒸汽变淡了,桑拿时间也结束了吧。我用桶从浴池里打热水浇在身上。然后,用干净的布用力擦拭身体。因为是在桑拿室充分出汗之后,所以污垢很好地去除。感觉身体好像脱胎换骨了。

好好地洗全身,用热水冲身体。按照日本传统,搓干净才能获得进浴缸的权利。在心中确认了恪守规则的我,七手八脚地跳进了来到异世界以来的第一个浴缸。

「呼唔~啊!」

舒服到脸要飞起红晕。太舒服了,连意识都松懈到快要融化进蒸汽了。假如现在我遭到袭击的话,应该是完全没有还手之力吧。

糟了,好久没真正泡澡了!想起来在日本的时候,觉得洗澡很麻烦,大部分时候淋浴就可以了。

多么愚蠢啊。那时候明明是现在难以想象的泡澡自由社会。真想回去揍过去的自己。

果然我也是日本人吧。这个好,这个是好东西!疲劳和压力似乎都融化在了浴池里。

享受完温泉后,我坐在洗脸池前,用布擦拭被蒸汽蒙住的镜子用的铜板。好久没刮胡子了。

去大的城市一定有理发店,还会给你刮胡子。但是,我的胆子还没有大到能在别人用刀抵着自己脖子的情况下泰然自若。

在洛克克里夫的时候,一直是自己刮胡子。用刀刮胡子需要技巧,刚开始的时候甚至搞到满脸是血。在挪用了不少公会收集任务的纳尔草后,最后只有作罢。好在冒险者们很少注意自己的打扮,大多是蓄着胡子的狂野山男状态,偶尔破天荒突然剃了胡子,几乎可以确认这小子是为了等会逛窑子的。

说起来冈兹他们算是冒险者中一股清流了。

冈兹倒是勤勤恳恳地把头发和胡子剃得光溜溜的。阿尔在常去的理发店理特定造型的时髦胡子。基蒙则还没有到长胡子的年纪。

我最后坚持蓄须,还有个原因是我把胡子完全剃光后,不知为何会变得有点娃娃脸。本来就很容易被卷进麻烦事,但长了娃娃脸就更容易被人看轻,所以不但留胡子,而且每次都修剪成在地球时的流行款式。

上面是「哈」字,下面是「哈」字?这是一种模式化的,也就是所谓的强尼〇普造型。已经习惯了用小刀刮胡子,仅凭手边的感觉就能做到。也不是所有人都盯着我的脸看。即使丑陋的亚裔大猩猩的胡须有些凌乱,也不会有人在意。整到最低限度不难看就行。

头发太长会被人抓住,后果不堪想象。抓头发,看起来像小孩子打架,但实际上是可怕而有效的攻击手段。被抓住头发的话,就会被对方控制动作。因为只能往头发被拉扯的方向移动。

头发被拉扯,如果反抗的话,数百根头发甚至连头皮都被扯掉。可怕的疼痛。根本无法继续战斗。因此,从事经常近身搏斗工作的人短发居多。

为了不让头发被抓住,我也用小刀适当地剪了一下头发的长度。当然,因为是随便做的,所以看起来不整齐,多少有些难看。但是,即使丑陋的亚裔大猩猩的头发有些凌乱,也不会有人在意。

在山里的时候,因为害怕破伤风,所以只整理胡须的长度。纳尔草有杀菌效果,不过也有万一的时候。虽然概率很低,但还是想规避风险。

与城镇不同,没有药师所在的医院,也没有可以使用恢复魔法的教会。为了尽量减少风险,几乎没有刮胡子。

再次看着铜板上映出的脸,发现自己的头发长短不一,加上乱糟糟的胡须,是十足的山野莽夫相貌。如果穿着也很脏,被拒绝住宿也是顺理成章的事。虽然当时很烦躁,但被赶出来也是理所当然的。我太没常识了,反省一下吧。

然后用解体小刀刮胡子。黑钢的武器过于坚固,据说不用专门的磨刀石就无法维持最高的锋利程度。曾经试着在河里用石英石、沙子、泥巴磨刀,但黑钢坚固过头,硬到我一度怀疑不属于金属。

现在,我手头的刀具中最锋利的就是解体小刀。一边看着铜板一边整理胡须,头发等会也要在理发店好好打理一下。我再次把身体洗干净,然后泡在浴缸里抹了抹脸。

在我洗澡的时候,没有其他客人出现,所以独占了宽敞的浴室。以最好的心情走出浴室,我向食堂走去。馅饼很好吃,因此我对晚饭足够期待。跟少女店员打了招呼后,被领到桌子前。于是,他递给我一个盛着啤酒的木头啤酒杯,然后问我要肉还是鱼。

我回答是鱼,然后洽了一口啤酒。大概是用井水冷却的吧,又凉又润喉,更重要的是抵消了这个世界啤酒的酸味。

虽然不像日本那样玻璃杯和啤酒都是冰镇的,但洗完澡后冰凉的啤酒肯怕会让人受不了。

鱼料理端上了桌,桌前的我和桌上的鱼都不约而同的张大了嘴,终于可以吃鱼了。我激动得停不下来!正当满心期待的时候,少女店员端来了其他饭菜。

晚餐上齐了,奢侈的晚餐一共四大件,而鱼是主角。抹足海鲜酱汁的柔软白面包和像是烤出的弯曲鱼干,然后是看来内容很简单但香味十足浓郁的鱼汤和鱼肉沙拉。满目都是鱼,鱼,鱼。烤鱼的香味,鱼汤的香味,鱼酱的香味。

我等不及了。

用刀叉苦战着取出鱼刺,吃鱼干。嗯,好吃!普通的好吃。味道和在地球上吃过的鱼干差不多。不是因为太好吃而从嘴里发出光束,而是普通的美味。因为太怀念了,有点流泪。我是在岛国,日本长大的日本人。

接下来是抹着鱼酱的白面包。白面包和馅饼用的是同一种,反而是作为配角的鱼酱更突出。这个好像是一种简单发酵的鱼子酱,除了咸咸的鱼腥味,还会有种陈年干货都有的微微哈喇味。

在地球上的时候根本不在意。有海鲜的生活是多么幸福啊。现在才回想起那件事。哎呀,真是不争气。一吃到鱼,我紧接着又想要酱油和米饭了。在哪里存在着米呢?根据世界观的不同,有时也不存在。

就像转生者穷尽一生寻找的虚幻食物一样的设定。那就饶了我吧,拜托神,给我大米吧!烤过的鱼干和啤酒很配。

但是,不适合面包。每次吃到鱼干,就想要米饭。付了额外的费用,要了一杯啤酒。然后,享用鱼干和啤酒。果然鱼干和啤酒是绝配。

最后将面包和汤一起吃了,这也是因为单纯的好奇,我想要尝试下用白面包泡汤与平时的黑面包有何不同。最后发现没法比较,因为光汤的档次就不同。

与洛克克里夫刷锅水一般的清汤寡水不同,这里的鱼汤居然是用一整个鱼头炖制的,而火头也是大到眼见着连鱼眼都炖烂在了里面。不输新鲜牛奶的乳白鱼汤像奶油一样粘稠,令面包放进去后根本漂不起来,而是在吸饱鱼汤后立即融化进去了。

最后的鱼肉沙拉,则给这顿以鱼主题的晚餐做了华丽收尾。在美味柔和的沙拉调味汁交织下,四方滑嫩的鱼肉,整齐划一的新鲜蔬菜在吃下一口后,在口中几乎分不出鱼肉和蔬菜的差别。

餐毕,我留下了感动的泪水。选择来阿斯拉德王国,真是太对了。能吃到鱼,真是太好了。

我想一直住在这里,但价格太贵了。虽然现在是个相当有钱的小富翁,但过着这样的生活,很快就会身无分文。打算买各种各样的东西,习惯奢侈的话身体会很辛苦。在这家旅馆只住一晚可能比较好。

必须进一步提高等级,作为冒险者提升阶级,赚到能把这个等级的旅馆变成固定旅馆的钱。我要幸福得让看着我的不幸暗自发笑的神感到懊恼。

我重新下定了决心,燃起了干劲。

美美地吃完饭后的我回到房间。检查夹在门上的头发有没有掉。走进房间往里看。没有东西在动,也没有被侵入的痕迹。

确认了一下藏在衣橱里的值钱东西,什么也没偷。

但是总有种怪怪的感觉,于是全开嗅觉强化搜索了一遍。

尽管气息微弱,但总算发现夹着我头发束的门缝附近,散落了几根不明动物的毛发。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