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话 最强阴阳师、第二场比赛(机翻)

所谓邪视,是使用视线的咒术。

通过眼睛注视来诅咒对方。

说白了就是有点奇怪的诅咒,虽然需要特殊才能,但效果却很强大,而且无法把诅咒返还。

如果是一般的高手,只会使身体不适或运气变差,但在西方遇到的魔女,却会把野兔瞪死用来做晚饭的。据说过去也有把生物变成石头的邪视者。

没有比这更强大的诅咒了。

不过防御邪视即使是外行也不难,在西方和伊斯兰等国家,辟邪的护符和记号广为人知。即使是简单的也很有效。

到这里为止都是前世的故事。

与此十分相似的异世界的邪眼是……果然,他好像非常害怕。

其效果是束缚对方的动作或使对方生病,感觉和前世大致相似,但最重要的对策完全没有普及。

可能是本来就很少使用邪视的缘故吧……这边的诅咒系真的很不发达啊。

因此,有邪眼的人被视为异端。

虽然算不上迫害,但似乎被暗中疏远了。

不过这一点在前世也一样。

「那么开始了,第二轮第一场比赛!第一个晋级的是——塞伊卡·兰布罗格选手! !」

这是我的第二场比赛。

不等冗长的介绍就迅速登上舞台。

自从看了昨天的比赛后,伊法非常害怕,她哭着说还是弃权比较好,虽然很辛苦,但总算是安慰好她后才上的舞台。

实际上,与完全不同区域的凯尔比赛,也得是晋级决赛后的事情了。

「对战对象是————『人偶师』拉比奈尔选手!」

伴随着地面的轰鸣声。

走上舞台的……不是人,而是一个巨大的石头人偶。

高十五六尺(约不到五米)。

身体是用绿色的巨石做成的,全身都画着密密麻麻的文字和魔法阵。

「啊,和上次不一样的格雷姆!第一轮的黑色格雷姆完全没有让对手战棍梅斯靠近,不过,和魔术师做对手也使用同样的手段吗! ?」

「呵呵呵……真是光荣啊!能在这种场合见到大名鼎鼎的兰布罗格伯爵家的三少爷,真是太荣幸了!」

继格雷姆之后出现在舞台上的,是一个长发垂下,整体感觉很柔和的男人。

这人周身的氛围和宋朝的宦官很像,是有相同的文化吗?

我普通的回他。

「虽说多少有些名气,但知道远方贵族的三子风情,我才由衷佩服呢。」

「啊,当然知道啦……因为这次比赛的参赛者,我都调查过了,你也是。」

男人加深了笑容。

「我知道你是户主情人的儿子,有一段时间被认为没有魔力,还接受了青梅竹马的奴隶……还有,呵呵,入学考试的事。」

「入学考试?」

「听说你在实际技能考试中,使用了火、土、水三种属性合格。虽然是很了不起的才能……反过来说,除此之外的属性都不能使用。不是吗?」

「……」

「呵呵呵呵……你看,我的格雷姆!」

男人张开双手,示意悠然站立的格雷姆。

「学习魔术的人应该知道吧?格雷姆实际上被赋予了五种魔法属性的耐性!本来是多个种类重叠后效果就会减弱的属性耐性,但是我的格雷姆,只对一部分的属性变得极端脆弱,成功保持了那个效果。」

「……」

「这个格雷姆的话……是风。呵呵,是你不能使用的属性呢。」

「也就是说,风属性是弱点?」

「嗯,你知道自己现在有多绝望了吗?」

「那么第二轮第一场————开始!」

比赛开始的哨声响起。

「你要怎么和自己的魔法行不通的对手战斗呢?啊,对了,要投降就趁现在吧!!」

随着男人的呼喊,绿灰色的格雷姆迈开脚步。

在巨大的身躯逼近的压力下,我一边祭出纸人一边喃喃道。

「嗯……风啊,明白了。」

《召命——镰鼬》

刮起了狂风。

从空间的扭曲中与旋风一起出现的鼬妖,以惊人的气势向格雷姆袭去。

凭借神通力产生的风之刃,瞬间将巨大的身躯肢解,然后以肉眼无法看到的速度返回相位。

竞技场一片寂静。

「……呃、呃 ! ?拉比奈尔选手的格雷姆崩溃了!被塞伊卡选手的强烈的风魔法,瞬间就被打倒了! !」

「要投降就趁现在吧。」

我告诉呆立在原地的拉比奈尔。

长发男子微微一笑——————朝着裁判轻轻举起手,然后一本正经地宣布。

「对不起,我投降。」


* * * * * * * *


「但是,太危险了。」

在返回竞技场休息室的途中。

我这么嘀咕着,雪惊讶地说。

「啊,什么? !刚才的比赛中有什么危险的吗? !」

「这次比赛,召唤师是禁止参赛的。如果叫妖的事情被发现,那就会被取消资格。」

镰鼬总是以神通力隐藏着身姿,而且速度之快本来就不是人的眼睛所能捕捉到的,所以我觉得应该没问题。

黄鼠狼骑着旋风,拿着镰刀的爪子,要是被发现了,就没办法辩解了。

「……是这样吗?」

本以为她会唠叨几句,没想到雪只是一脸惊讶地嘟囔了一句。

那样的话心里会很难受,所以请不要这样做。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