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话 最强阴阳师、审问(机翻)

天还没亮的清晨。

在没有行人的帝都小巷里,有一个男人快步走着。

男人在胡同的尽头停下脚步,轻轻地打开了隐藏在垃圾堆一角的木箱的盖子。

里面放着的是一只鸽子。

男人小心翼翼地捉住鸽子,在一只脚上套上从怀里取出的脚环。

然后,用双手将其抛向空中。

鸽子看准了自己应该去的方向,毫不犹豫地振翅高飞,远离帝都————。

这时,突然飞来的老鹰在空中袭击。

用坚硬的爪子摁住挣扎的鸽子,朝着不一样的方向飞走。

面对意想不到的厄运,男人睁大了眼睛。

信鸽被猛禽袭击的情况不在少数。

但是,在这个场面中——也许是这样说的吧。

「嘁……可恶!」

恶语相向的男人。

对着他的背影——————我对他说。

「我还以为放鸽子就得在凌晨呢。」

男人惊讶地回过头。

二十到三十岁的男人,随处可见的男人。没有特征的脸很难给人留下印象。

大概这样的比较适合吧。

我笑着说。

「是魔族那边的中间人吧?」

「……你突然说什么?我不知道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有很多事情想问,比如那只鸽子拿着的密信的内容。」

「密信……?那是寄给罗德涅阿支部的传票。托那只鹰的福,我得重新寄过去了。大老爷快上班了。不好意思,我该走了,少爷。」

男人为难地说着,移开了视线。

一边往这边走,一边若无其事地拿出工作工具——从腰间拔出一把刀。

下一个瞬间,那脚步变成了疾驰。

刀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对准了我。

「这种态度真是帮大忙了。」

《木之相——藤蔓缚吊之术》

几根粗壮的藤蔓钻开石板向上生长。

它一碰到男人就缠绕在一起,木质化后用力收紧。

伴随着痛苦的呻吟,刀子从手上掉了下来。

「可恶……我明白了。」

「我听到了一个秘密消息,你以前是情报屋吧。」

「啊,当时应该没有人……!」

「人啊。哎呀,真糟糕,要从遍布帝都的式神中收集情报。多亏了这个,睡眠不足,头痛也很严重。不过,能抓到这样一个人,应该是值得的吧。这样总算可以喘口气了。」

男人用无法理解的眼神看着我。

「塞伊卡·兰布罗格……你、你到底是……」

「啊,果然很了解大会参赛选手的脸啊。顺便把你要报告的事情也告诉我吧?」

男人歪了歪嘴角。

「哈,谁会说啊?」

「是吗?」

「要拷问吗?我也不一定会如实告诉你。」

「不。」

我让一个纸人浮在空中。

「去问问他的灵魂吧。」

《召命————觉》

从相位中引出的,是一只像猴子的妖怪。

只有脸出奇地像人,脸上浮现出令人恶心的笑容。

男人毛骨悚然地看着突然出现的妖怪。

「什么啊?这个……」

「『这怪物是什么?这家伙是召唤师吗?』」

「这个……」

「『居然说话了?比起那个,我的想法被读到了吗?』哈哈……」

听到觉的话,男人的脸色变得苍白。

没错。

觉是能读懂人心的妖怪。

「那我就问一下吧。首先,你上面有谁?」

「啊……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哈哈哈哈……『是波尔·波菲斯断爵。』」

「哦,那上面呢?」

「『是艾尔·艾丹特兰达大荒爵吧,但没有确切的证据』。」

「嗯,姑且问一下,那是魔族的人没错吧。」

「『是的』。」

从名字和独特的称号来看应该是这样的,果然不出所料。

科德尔也是恶魔族的同伙。

「信鸽应该去的地方是哪里?」

「『卢威克,从这里往东北方向,靠近国境的魔族领地。』」

打算直接飞到魔族领地吗?

虽然很远,但也不是不可以。

「那么,内容……是关于在人类方面诞生的勇者的事,没错吧?」

「『是的。为什么你会知道勇者的诞生?从魔族一侧的中间人吗?知道的人很有限。到底是哪里?』」

「不用管我怎么知道的,把你调查的勇士的名字告诉我。」

「『……梅贝尔·克莱因』。」

「为什么……说那个孩子是勇者?」

「『有神谕的年份和出生年份一致。性别和发色也和神谕的内容一样。而且很强。虽然出身于魔法学园,但是在那里一年前,报告说有一个像是勇者的孩子的人,和派来的刺客一起消失了。虽然入学时间有矛盾,但考虑到情报工作的可能性,也不能否定』」

「嗯,还有吗?」

「『在情报贩子之间,秘密流传着梅贝尔·克莱因是勇士的传闻。追查出处,是克莱因男爵家的佣人。作为泄露的来源,没有不自然的地方。』」

原来如此。

「还写了其他什么内容?」

「『关于梅贝尔·克莱因的详细情况。她在半年前正式成为克莱恩男爵家的养子。虽然家主一直在宣扬她是学院学生时代恩师的孙女,但没有得到证实。入学考试中……』」

男人应该已经调查过了吧,梅贝尔的信息被公开了。

但是……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东西。

大概是故意透露出来的表面消息吧。

包括她是勇者的传闻。

「最后一个问题,实际上,你们认为梅贝尔是勇者的可能性有多大?」

「『大概是一成,在大赛上夺冠后大概是两成』。」

「是这样吗。你认为其他候补……不,帝国隐藏的可能性很高吗?」

「『虽然也有这个原因,但是人类已经把勇者当作过去的东西了,所以大家都在警戒还没有问世的可能性。』」

确实,根据出生的不同,很多时候是在不接触剑的情况下长大的。女人更是如此。

如果帝国掌握了勇者的存在,隐藏的可能性很高。

如果没有把握,很有可能被藏在某个地方。

虽然在这样的比赛中出现的可能性很低,但条件都符合,实力很强,所以不能无视梅贝尔……大概是这样的感觉吧。

从角度来看是妥当的。

「好的,这样就可以了。谢谢你。托你的福,我知道了我想知道的事情。」

缠绕着男人的藤蔓开始腐烂。

失去支撑的男人跪在石板上。他脸色苍白,瞪大眼睛,伸出手去拿掉在地上的刀。

但就在他抓住刀的时候。

觉站到了男人面前。

虽然从这边看不太清楚————但那张脸一定因为期待而扭曲了吧。

「你做的很好,觉。」

我告诉妖怪。

「这是奖励,你可以吃掉。」

「什么……! ?」

「『什么?吃!?开什么玩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觉的脑袋膨胀了数倍。

用那大大张开的下巴,把男人吞了下去。

挣扎的人形穿过喉咙,塞进肚子里。

男人还在里面挣扎。

「『快住手』、『放我出来』哈哈哈哈『好痛苦』、『好恐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很快,那个动作也变得迟钝了。

觉隆起的肚子一下子瘪了下去。巨大的脸也在不知不觉间变小了,恢复成和小猴子差不多的模样。

已经看不出刚才吃人的样子了。

觉回过头,带着恶心的笑容看着我。

「『可怜』、『没办法』、『放着太危险了』哈哈哈哈哈。」

我微微瞪了他一眼,用充满咒力的声音告诉它。

「别读我的心,觉,否则就杀了你。」

「呃……啊……」

觉的笑容冻结了。

在畏缩站着的妖怪面前,我打开了通往相位的门。

「辛苦了。你可以回去了。还是说……还想跟我聊聊?」

觉一溜烟地跳进了相位。

我关上门,叹了一口气。

「赛……塞伊卡大人……」

「嗯?啊,抱歉,让你害怕了吧。」

我把手伸到头上,用指尖抚摸着在头发里颤抖着的雪。

话虽如此。被下级妖怪轻视的态度,这在前世是不可能的……

呼哧呼哧的振翅声。

式神之鹰抓着信鸽回来了。

我用双手接过鸽子,摘下鸽子的脚环,打开折叠着的信。

不由得叹了口气。

「……我有问过解读密信的方法吗?」

用火气烧掉密信。

鸽子似乎没受什么伤,一放到地上,就擅自飞走了。

虽然看不懂密信,不过算了。

这下就明白了。

这次比赛是为了让梅贝尔夺冠而举行的。

而目的————是作为真正的勇士亚美优的替身。

从一开始就觉得奇怪。

本来,就算加入魔法剑士,近卫也不可能变强。

所谓强大,是指数量,但如果是军队,则均质更为重要。必须在同样的训练、同样的作战、同样的行动中发挥同样的强度。那里不需要特殊的技能。魔术师什么的也只是多余的。

恐怕帝国已经掌握了勇者的诞生。

如果在科德尔所说的魔族领地里藏着人类间谍的话,即使失去了预言之术,也能通过情报得知。

当科德尔发现亚美优的时候,帝国方面也通过学园知道了勇者的存在吧。

这样一想,就可以解释去年发生骚乱后没有关闭学校的理由了。亚美优的出生地不是贵族。一旦离开学校,就脱离了帝国的监视之下。

以这样的形式一时两方都掌握了勇者,不过,在那之后,没想到只有魔族方面丢失了亚美优的信息。

因为我把刺客和同伙都处理掉了吧。

回想起与恶魔加雷奥斯的对话,科德尔似乎连亚美优的名字都没有告诉他。

大概是想把讨伐勇者的功劳占为己有吧……但是多亏了那个,魔族方面所持有的情报仅限于「学园可能有勇者」的程度。因为除了加雷奥斯和科德尔以外,魔族没有人知道亚美优。

然后。

恐怕帝国也会通过情报获知这一事实。

幸运的是,人类在情报上变得有利。但是,如果学校一直被盯着的话,魔族迟早也会知道亚美优的存在。

既然如此……只要从学园里制造出其他勇者模样的家伙就可以了!

然后让近卫队接收,让他们从学园转移视线!

……嗯。

背后的想法一定是这样的吧。

亚美优没能入选推荐名单的不自然也就不难理解了。

「啊,畅快了。」

被塑造成勇者的梅贝尔的经历令人在意,但要调查到这种程度是不可能的。

怎么想都是假名,那锈色的头发大概也是染的吧。

没有必要再深入下去了。

只要这样就能保护亚美优,我求之不得。

他应该不是唯一的间谍,梅贝尔的事情应该也会被如实报告。倒不如说,消失了一个人才比较真实。

那么,什么时候回学院呢……。

「等下,梅贝尔才是真正的勇士的可能性……不,没有吗?」

一看就知道了。

那个女孩没有像亚美优那样的才能。



※藤蔓缚吊术

这是一种利用树木的气产生的巨大藤蔓来束缚对方的术。藤蔓缠绕在物体上的结构叫做接触性弯曲,如果有什么东西碰到茎,其相反一侧的细胞就会急速成长。木质化是指细胞壁上的木质素积累,组织变得非常坚硬。在树木和竹子的表皮上可以看到这种现象,藤蔓和山茱萸等植物属于这种现象。



PS(非作者):有句日文出现过好几次了,虽然主语不太一样,不过我琢磨着内容应该差不多,但是意思不是很明朗,有没有看得懂的。

アミュを守ってくれるなら、ぼくとしても願ったり叶ったりだ。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