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话 最强阴阳师、第三场比赛(机翻)

邪视使凯尔在第二场比赛中也同样取得了胜利。

虽然对方是个强壮的剑士,但在邪眼面前似乎束手无策。

面对再次倒下的尸体,一部分观众席沸腾了起来。

虽然凯尔在预料之内,但雷纳斯有所不同。

在第一场比赛中展现出土和风魔法的年轻骑士,在第二场比赛中竟然使用了火与水的魔法,再次漂亮地取得了胜利。

能使用四种属性的魔术师似乎相当少见,再加上那张清秀的脸,一下子就引起了人们的话题。赔率也是最受欢迎的。

第二轮比赛就这样结束了,接下来是我的第三轮比赛。

「塞伊卡·兰布罗格选手登场了!塞伊卡选手,好像是同年级的女生来给你加油了。真是令人羡慕啊!」

「喂!」

观众席上传出一阵嘘声。不要多嘴。

「那么,以基迪选手的死兽做为对手会展现怎样的战斗呢!」

我看着对手。

正面站着一个白头发的女人。

看不出年龄,既像少女又像老妇人。

不过,这些都无所谓。

我把一直在想的事情告诉了这名叫做基迪的魔术师。

「这不是很狡猾吗?」

有着黑色毛发的狼群像守护女魔术师一样散布在四周。

不过,有些个体的肉已经腐烂,甚至可以看到骨头。

女人微微一笑,用沙哑的声音回答。

「哎哟,什么狡猾啊。」

「驯兽师和召唤师应该是禁止出场的吧?」

「嘿嘿嘿嘿,我是死灵术师!使役的不是怪物而是野兽的尸体。你对什么有意见?」

女人这样说。

不,放进死尸里的灵魂和怪物没什么区别吧。

这不是称呼的问题吗?不能理解……

「直到现在为止,基迪都是用死兽的数量之差来赢得比赛的。虽然塞伊卡选手还没有展现出所有实力,但是他有对抗多人的手段吗?这一点将成为胜败的决定性因素。」

「嘿嘿嘿嘿,战斗是数量。」

死灵术士的女人笑了。

「跟剑士也好魔术师也好都没有关系。多个是一个的天敌。无论怎样的冒险者,一个人都无法潜入迷宫。」

「……」

「被兽群袭击,你有自信活下来吗?」

不,我明白你想说什么……。

「那么——比赛开始!!」

随着主持人的声音,哨声响起。

「去吧,死狼们!」

呈扇状扩散开的黑色狼尸骸冲了出去,向这边逼近。

我抱着胳膊小声说。

「那个,还是没有啊,先老实一点吧。」

《土水之相——混凝土之术》

从纸人里吐出的灰色泥浆的波涛吞没了狼群。

「诶?」

泥浆就这样把基迪也吞下去,并将她冲走了。

然后,完全凝固。

「啊,这个是!塞伊卡选手的……这是土和水的魔法吗!?泥浆袭击了基迪和死兽!虽然好像不是在场外……但泥浆像岩石一样凝固了!基迪选手和死兽都不能动了!」

「什、这是什么啊!?」

从凝固的泥浆上只露出一只手和头的基迪叫道。

我在周围狼的挣扎中,走过泥浆地面并站到女魔术师面前。

「明明有鬼魂系的怪物,灵魂却不算怪物,这是没道理的吧?对了,这算是不能战斗了吧?」

「哔——」

「哨声在这里响起!名门伯爵家的神童真厉害!塞伊卡·兰布罗格选手进入半决赛!!」

我转身走了出去,基迪慌张地挣扎起来。

「喂,喂!你不会想就这样放任不管了吧?!」

「不用担心,我会帮你出来的。」

我从泥浆上下来,向埋在里面的几枚纸人注入了咒力。

那一瞬间,泥土各处都出现了龟裂,整个碎裂开来。

在舞台边缘挣扎的女魔术师,就在这个时候从舞台上摔了下去。

虽然从这里看不见,但狼还在动,应该不会撞到头吧。

哎呀呀。


* * * * * * * *


「这术真奇怪,雪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果是塞伊卡大人的话,还能制造出那种能变成岩石的泥浆呢。」

听了雪的话,我苦笑起来。

「不,那本来是人类技术人员发明的建筑材料,我只是用技术把它再现出来而已。」

即使不使用阴阳术,只要在水里加入适量的火山灰和石灰岩,就能制造出那种泥浆来。是随着时间会硬化的人造岩石。

我从伊斯兰的技术人员那里听说,这个技术曾经在罗马用于建造巨大的圆形竞技场和公共浴场。为了加快变干硬化的速度,成分多少有些变化,但基本不变。

虽然是可以承受千年时间的强韧性材料,但是对来自内部的压力很弱。只要在内部放上纸人,施加冲击,就很容易被破坏。

「塞伊卡大人真是什么都知道啊。喜欢学木工的术士,大概只有塞伊卡大人吧。」

「我并不讨厌学习。」

在这个世界上,意外的事情总是有用的。



※混凝土之术

用大量的混凝土来稳固对手的术。虽然作为基础的是古代混凝土,但是为了加快硅酸聚合物的聚合反应,成分进行了调整。在古罗马全盛时期的古代混凝土技术,在经历了中世纪世界之后,在现实中全部消失了,但作品中只在主人公转世前的时代,在伊斯兰文化圈中详细地流传着。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