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話:懸念(2)

「這......真是討厭的氛圍啊」


看到那個消息,阿圖一開口就用苦澀的語氣說出了自己的感想。

拓斗對他最信任的前世至交英雄的話點頭回答,然後對這件棘手的事說明了自己的想法。


「是啊,明顯是可疑的傳聞。克里亞和艾爾.納。特別是克里亞觀測到的魔女情報突然中斷了。考慮到Brave Quest魔王軍的力量,魔女不可能那麼容易消失」


兩人所說的是兩大善勢力所處的狀況。

與聖王國克里亞的最初邂逅——根據和聖騎士的遭遇戰中奪取的情報,查明了那個國家正受到名為魔女艾拉基娜的未知存在的侵略。

當然拓斗也沒有忘記這件事,總是在他腦海中的一角被列為可能成為米諾戈拉的威脅,是值得關注的存在。

但是因為受到侵略的地方在克里亞的北方,在難以取得情報、與馮卡文的交流,以及與其他遊戲勢力爆發戰爭的混亂局面下,完全被忽略了。


但與預想相反,情勢發展太快了。

簡直就像是在炫耀奇事一樣,事態突然發生變化,直到接收部下的報告後才發現異常情況。

完全落後了。至少很明顯今後有必要對國內外的信息收集系統進行徹底的改善。


報告中有關於消失的魔女艾拉基娜的情報。

同時發生的還有一場本意不明的大改革。


——現在克里亞南方州正在進行前所未有的變革。

表面上活動的是華葬的聖女蘇亞麗娜。然後是伏顏的聖女芬妮=卡姆耶爾。

聖女的影響力在那個國家是巨大的。但是從壞的意義上來說、討厭革新行為的宗教國家克里亞改變以往的方式,採取了各種各樣的行為,這給兩人敲響了不協調的警鐘。

報告書也到此為止了,實際情況是怎樣的呢。


南方州的國民因為各種改革下的新救濟政策和規制免除而充滿了希望。

而且腐敗現象已經被根除,高級職位由公眾支持而不是金錢可以買到的權威人士擔任。

因為做得太好了,不禁感受到背後操縱者的影子。


「看不懂行動的地方讓人毛骨悚然。如果是『Eternal Nations』的話,參加的勢力是固定的,在某種程度上可以推測出戰法......」


「沒想到未知會這麼麻煩。因為害怕報復而不敢出手,從這一點來說,也真是難做啊」


在『Eternal Nations』中也有幾個喜歡暗中活動的國家。

其中之一就是米諾戈拉......話雖如此,由於候補的範圍縮小了,所以也大致可以預想到下一次對手會採取的戰略。

但唯獨這次不行。

無法讀懂對方的意圖,也無法預測對方今後會採取什麼樣的手段,所以非常困難。

至少聖女不可能只是發揮真正的善意,大刀闊斧地對南方州進行改革。

如果這是可能的話,聖王國克里亞的歷史就不會停滯這麼久了......。


「考慮到我們的目的是必然會碰上的對手。所以現在首先要做的是盡可能地調整戰鬥力,收集對方的情報嗎?」


「雖說有現代武器的優勢,但國力和情報都沒有多到能去揍人的程度。不管怎麼說現在還是內政的時間」


無論哪種手段都非常有限。

只是克里亞的話還說得過去,連艾爾.納精靈契約聯合都是相似的下場。

然後兩人討論關於這個國家的信息。

拓斗和阿圖有著了解前世的特殊關係。

即使是經歷了各種各樣的經歷才站在這片土地上的兩人,在現狀下也只能選擇不採取多餘的手段,一邊收集情報一邊保持內政。

米諾戈拉不是面向戰爭的國家。正確的戰略是一味地避開其他國家的目光專注於內政,在所有方面都做好準備後才去擊倒敵人。

本來還是雌伏之時。首要任務是盡可能增加國力。


「至少要湊齊攻城系單位和有打擊力的主要單位。說實話我的真實想法是想在完全防禦模式中閉門不出......」


「關於那個防衛能力也令人不安。雖說有艾爾夫魯姐妹,但她們的能力相當脆弱。月夜的話還好,白天戰鬥的話,本來就有可能在實力上被壓制」


阿圖和艾爾夫魯姐妹。

目前拓斗能真正期待作為戰鬥力的只有她們。當然黑暗精靈的魔術師和槍兵部隊也在努力,但無奈人數不足。

雖說和馮卡文結成了軍事同盟,但那個國家畢竟是他國。

拓斗和阿圖對戰鬥力感到不安,明知落後的危險卻選擇退縮也是無奈之舉。


「但是就這樣悠閒地培養國力而沒有手段也很危險。需要打破現狀的新東西。是啊......比如說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能對敵人進行反擊的【英雄】」


拓斗陷入沉思。

伊絲拉脫離是個打擊。

如果有她在的話,米諾戈拉的戰力將會膨脹到無人能及的地步吧。

特別是因為她的能力專門用於防衛,即使敵人有特別能力也能應付的可能性很高。


但是為過去的事情感到後悔,把思想全部花在上面只是徒勞的。

因此當務之急是召喚新的英雄來填補這個漏洞。

並不是說沒有其他手段。只是因為壓倒性的效率,其他的選擇也變得模糊了。

但是這裡發生了一個問題。

英雄的生產與技術有著密切的聯繫。如果不開發特定的技術,很多人根本就無法進行生產。

即使米諾戈拉是個限制相對寬鬆的國家,但目前開發出來的技術即使奉承也稱不上優秀。也就是說......。


「如果要創造英雄的話,現在的候補只有一個」


能夠生產的英雄也是有限的。


「該、該不會......」


阿圖一臉驚訝地看著拓斗。言外之意是認真的嗎? 有這樣的驚訝。


「禦名答。候補只有他吧」


阿圖的表情絕望地發青。拓斗本人也一臉愁容。

在只要準備好成本就能製造出英雄的情況下,兩人的態度卻不太好。

事實上他的反應顯然是在猶豫什麼。

到底有什麼問題呢? 答案就是阿圖。


「那個我絕對不要! 絕對! 不行! 絕對不要這麼做,拓斗大人! 只有那個真的不行!」


明白了自己的王在想什麼的阿圖。

她以不可察覺的速度抓住拓斗,立刻哇的一聲大叫起來。

拓斗也無可奈何地點頭表示同意。

他所考慮的英雄被認為和阿圖的關係不好,而且他本來就是個大問題兒童,所以經常和任何人發生糾紛。

誕生於這個世界時的影響是未知數。搞不好的話有必要從根本上重新審視所有戰略。


「我、我也只有不安啊......」


拓斗也脫口而出「也許這是個愚蠢的想法?」開始後悔。

似乎是為了強化這一想法,阿圖開始講述這位英雄輝煌的戰鬥經歷和惡名。


「『Eternal Nations』不想成為部下的英雄排名堂堂第一,以及不想成為上司的英雄排名堂堂第一!」


「還有人格缺陷排行榜堂堂第一的英雄。哎呀......實際上是什麼感覺呢? 有忠誠嗎?」


「忠誠是有的。忠誠在完全理解了好事和壞事的基礎上,然後笑著跳過去全力踩爆地雷的傢伙啊......」


「啊,我知道。他就是這種感覺......」


米諾戈拉被設定為邪惡勢力,有時擁有人類無法企及的思維和價值觀。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那個英雄,在某種意義上也可以說是最能像徵米諾戈拉的英雄。


「......話雖如此,現在把他生產出來也沒什麼好處吧......不,因為有壞處,所以實際上是負面的吧」


那位英雄並不是單純的戰鬥能力強。

總的說來是在糾纏中發揮真正價值的英雄,像現在這樣明確存在著驚異的狀況下很難運用。(どちらかと言うと絡め手において真価を発揮する英雄で、現在のような明確に驚異が存在している状況では運用が難しかった)

和平時期的暗中活動,正是這位英雄發揮其力量的場面。


「是啊是啊! 所以還是放棄吧! 不要再召喚那個騙子了! 還有其他了不起的英雄......在! 存在的!」


「因為阿圖和伊絲拉是米諾戈拉英雄的良知方啊......」


剩下的米諾戈拉英雄也是同樣的問題兒童。

基本上邪惡勢力的英雄多被描繪為人格崩潰者,而阿圖和伊絲拉反而過於符合常識。

也就是說今後每次增加戰鬥力胃痛就會增加。

拓斗想起為了使《Eternal Nations》的世界觀更加濃厚,在實施的短篇故事中,每次都會為英雄擦屁股而奔走的領導者。

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會遭遇這種事,但考慮到英雄所擁有的能力,也沒有不召喚他的辦法,這是可悲的地方。


「沒辦法,暫時不把他叫出來吧。需要那個的場合不是強硬的時候,而是需要更迂腐、狡猾、超出常識的做法的時候——對,比如說萬一我出了什麼事......之類的」


阿圖被這句話嚇了一跳。

沒想到會說出那樣的話來。


「萬一我出了什麼事,請把他叫出來。趁現在命令你,阿圖」


向阿圖宣布。這句話彷彿在說將來會發生那樣的事情。


「這種事絕不可能發生! 阿圖我一定會保護拓斗大人的安全! 無論如何!」


阿圖慌忙否定了拓斗的話。

但是拓斗很清楚,這個世界上不存在一定這個詞。

並不是懷疑阿圖的忠誠和力量。即便是全服的信賴,也確實存在無可奈何的事情。

當然不會為了讓阿圖感到不安而說這些話,而是掩飾性地笑一笑。


「哈哈哈,那就謝謝了。總覺得被女孩子保護著有點不好意思。我要是也能像這樣戰鬥一下或者有帥氣的場面就好了」


「拓斗大人畢竟是普通人,所以不會有什麼苛刻的要求......或者說,拓斗大人必須出場的場面已經很多了......」


拓斗對這句話點頭表示同意。

領導者的本分是領導國家指示方針。絕不是上前線揮劍。

在過去的世界裡,在眾多的歷史英雄故事中,雖然也有親自拿起劍身先士卒的領導者,但那只是例外,多半是後世的創作。

領導者絕不能進行戰鬥。

實際上,拓斗在直接戰鬥方面已經準備好了一些絕招。

即使如此也不存在可以站出來的道理。

正如阿圖所說,當國家的領導者必須站在眾矢之的立場上時,原本就已經將死了……也就是所謂的瀕臨失敗的時候吧。


正因為如此拓斗並不認為自己站在前方是好的,原本就打算為了不發生這樣的事情而推進事物的發展。

然而現實並非如此順利,之前的預測和計劃一直在不斷修正。


「嘛,總之先記住,萬一我有什麼不測,請借助他的力量」


「我明白了。但如果作為領導者的拓斗大人出了什麼事,我不認為他會發揮忠誠心,認真地為解決問題而奔走......」


「真巧,我也這麼覺得」


大大地點頭。

就算自己發生了什麼事,那個也會最先爆笑的吧。在此基礎上,肯定會嘗試最麻煩的方式從各個方向解決這個問題。

如果可以的話不想把他叫出來的心情,和想看一眼可怕的東西的心情交織在一起。

拓斗微微苦笑著,安撫著從剛才就無法接受地鼓起臉的阿圖。


「只是嘛,他會有辦法的」


就這樣想起了還沒見過的英雄。

不管怎麼說,對他的信任無論是好是壞都很深厚。


「那麼,繼續積蓄力量吧。為了那個儀式......對吧」


一周後舉行的是龍潭的移交儀式。

大張旗鼓地將龍潭作為慶祝的事情進行佈告,在對外方面也將龍潭置於米諾戈拉的統治之下。

不過因為龍潭實際上已經在支配之下,所以這是作為一個里程碑或者分段進行的。所以它不拘禮節,更像是一個節日。

黑暗精靈們為了這一天而四處奔走,拓斗和阿圖也帶著節日的氣氛期待著這一天的到來。

要做的事情堆積如山,世界充滿了驚異。

不過在這一天休息一下也是可以接受的吧。

考慮到那樣的事情,開始討論下一個問題。


但是......。


那一天在米諾戈拉歷史上......。

此時的兩人還不知道,這將是最漫長、最具衝擊性的一天。


=Eterpedia============

【大地的瑪娜】瑪娜資源

國家糧食生產能力+10%

「大地的軍事魔術」的使用解禁


大地的瑪娜是通過轉換從龍脈穴採集到的純瑪娜而得到的戰略資源。

只要國家擁有瑪娜資源就有能力改善糧食生產力。

另外魔術單位能夠使用「大地的軍事魔術」,對改善土地產生強大的效果。

―――――――――――――――――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