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話 變成不死者了


 炎帝龍膨大的魔力。


 運氣好地被迷宮得到了,吸收了魔力並持續地成長。



 被兩頭帝龍戰鬥後毀滅的一帯,變化成了人類無法輕易踏入的魔境。


 當然,作為魔境中心位置的迷宮,甚至沒有人會想要前往。



 並在那樣的迷宮裡誕生,一尊的不死者。


 那是連理性都沒有,但那大概是由於生前的肉體很優秀的關係,將其它的魔物打倒並成長,然後持續地〝進化〟――



      ◇ ◇ ◇


「……?」



 突然,我清醒了過來。



 奇怪?


 我現在,正在做什麼……?



 在一個昏暗洞窟的場所,當我注意到時,發現我自己一個人孤零零地站在這。


 這裡、是哪?



「唔!?」



 我發現了那東西,然後不直覺地轉身了。


 在眼前就有一個巨大的生物躺倒在那。



 是蛇的魔物。


 甚至是令人感到可怕的巨大。



 由於直徑大概有二米,最初還以為只是個牆壁。


 但仔細地看能發現有像是石路的鱗片生長在那。


 全長,大概有一百米左右吧。



 糟糕。


 什麼啊,這怪物……?



 即使是災害級的血蛇怪(ブラッドサーペント_burattosa-pento_Blood Serpent ),也沒有這麼大才對。


 搞不好就是大災害級……?


 喂喂,若是被這樣的魔物襲擊了,一會兒也支持不了啊。



 在完全不動來看,應該是睡著了。


 只能趁現在逃跑了。



 我為了不發出聲響,並小心翼翼地逃跑。


 但在稍微採取了一段的距離看向巨大的蛇後,馬上就發現沒有要逃的必要了。



 因為頭部被擊碎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我並不知道,但這不可能還活著。



「哦哇……」



 得救了,原本想這麼說的,但實際發出的是個奇妙的聲音。



 好奇怪。


 該怎麼說話啊?



「啊、唔、誒。」



 稍微嘗試發聲練習。


 顯然不是喉嚨有異常。


 単純只是有許久沒有發出聲,所以無法好好地發出聲音。



 ……有許久?


 即使對這話抱有疑問,但從感覚上完全沒問題。



 雖然有些薄弱,但感覺到記憶漸漸地喚醒了。


 對了。


 我在這昏暗的洞窟,不,在這迷宮受了致命的傷,然後應該是死了才對。



 但是在迷宮這樣的場所死亡的人類的肉體,據說一時會變成不死者而行動。


 顯然我也是如此。



 然後能認為是永恆的時間內,在這迷宮裡一直地徬徨著。



 而且還變成了不死者而沒有了理性的我,服從本能不斷地打倒稱之為魔物的魔物。


 雖然只有少許,但那記憶仍然留在我腦袋的角落裡。



 對了。


 在這眼前死亡的巨蛇。



 雖然很難相信,但這傢伙似乎也是被我打倒了。


 將它打倒後,全身像是充滿了力量……。



「怎麼、回、事……?」



 聲音還是有點奇怪,但比剛剛好多了。


 但能這樣發出聲音,這本身就很奇妙。



 變成了不死者的我為什麼,再次取回了意識?


 當然,也是不能夠這樣普通地思考才是。



 難不成,是說我複活了不成……?



 浮現了幾個疑問。


 但是我現在希望的事只有一件。



 ――想快點死。



 持續一直在迷宮裡徬徨,已經筋疲力盡了。



 是不死者的關係嗎,身體完全不覺得疲累。


 也沒有痛苦。


 但精神已經很疲勞,精力耗盡了。



 已經沒有對生存的執著。


 一刻也想快點進入永恆的睡眠。



 即使是不死者,也應該不是不死之身。


 破壊頭部就無法再動,受到浄化魔法的攻擊就會被消滅掉。



 我像是表現出現在的心情而緩慢地行動了。


 那腳步意外地感到驚訝的輕快,甚至令人感到火大。



「……這樣、的話。」



 走了不久後遇到的,是某種陷阱。



 那是與周圍一樣的地面。


 但那裡形成了一個陷阱,不知為何我能如此探知到。



 我自己踩上那個地方。


 然後下一瞬間,地面消失了。



 是個掉落陷阱。


 感覺到一瞬間的浮遊感後,我掉入到黑暗裡。



 洞穴內設置了劍山。


 照這樣被刺傳身體的話,說不定能夠死亡。


 ……因為已經是死亡的軀體,所以說是死亡還真是奇妙的表達。



 我慢慢地閉上眼睛,等待那個時刻。



 呯嗙!



 響起了像是金屬破裂的聲音。


 再這之後,頭部完美地直擊到地面。



 但完全沒有感覺到疼痛。


 打開雙眼並看向四周時,附近有一部分的劍山落在那。


 顯然是在中間就斷裂了。



 另一方,我的身體連一個傷口都沒有。


 觸碰直擊地面的頭部,也完全是毫無傷害。



 這不是單純只是痛覺麻痺了。


 在那麼高的地方落下,卻是完全沒有受到傷害。



 怎麼回事而傾斜了頭部,總之繼續待在這洞穴底部也沒什麼用,所以我決定先從這洞穴出去。



 幾乎沒有能從這牆壁上去的頭緒,但只好用手抓住少許的凹凸並開始了爬牆。


 之後居然能意外輕鬆地爬,等察覺到時已經逃脫出洞穴了。


 不過氣息完全沒有喘。

(咖啡:唔?你還有氣息的嗎?)



「咕嚕嚕嚕嚕嚕……」



 就在這時。


 就像是等我從洞穴出來的樣子,一隻的魔物出現了。


 是熊的魔物。



 體長大概是四米左右。


 覆蓋全身的不是毛、就像高質化的鐵一樣的厚皮膚。



 在我腦袋的角落,記憶起那名字。


 武裝灰熊(アームドグリズリー_a-mudogurizuri-_Armed Grizzly)。


 災害級的魔物。



 常規的攻撃都無法造成傷害,是個壓倒性的防禦力。


 再者,指爪就像名工打造的名劍一樣銳利,也擁有相當的攻撃力,是個非常可怕的魔物。



 而且仔細地查看時,發現除了一般的手臂,側面還有兩隻,擁有另一對的手臂。


 上位種,又或者是変異種。



 陷阱沒有效用,但要是被這麼兇悪的魔物襲擊就肯定能「死」了吧。


 老實說,比起跳下去是還要討厭的死法,但現在怎麼樣都無所謂了。



「咕嚕……」



 但不知何故,無論怎麼等都不主動攻擊過來。


 反之,看著這裡並慢慢地後退著。



 ……在警戒?



 分明是這麼強又狂暴的魔物,還真是謹慎啊。


 難不成是有過掉以輕心地攻擊過人類,然後經歷了慘痛的教訓也說不定。


 的確以魔物的角度來看,人類的外表沒什麼差別。



 如果由這邊主動接近,就一定會受到反撃吧?


 如此思考的我,自己往武裝灰熊的方向前進。



「咕、咕嚕喔喔喔喔唔!」



 然後像是決意地叫喊,並跳了過來。


 即將到來的剛腕。


 我只是單單地站在原地,然後等著身體被粉砕的瞬間。



 咚。



 受到的衝撃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小一百倍。


 明明被像是大樹乾一樣巨大的四隻手腕挾擊,我的身體不但沒有被擊碎,甚至連一點的傷口都沒有受到。



「咕嚕嚕嚕嚕~!?」



 反而是武裝灰熊在疼痛的結局。


 仔細一看,發現它的爪子有幾根斷掉了。



 驚慌地轉身後,武裝灰熊以最快的速度逃跑了。


 最終消失在黑暗裡了。






 之後也遭遇了幾次魔物。


 有災害級的,又或者都是再這以上的魔物。



 說到災害級,只要是一頭就能給都市帶來巨大損害的魔物。


 這樣程度的魔物都在這迷宮中肆虐。



 當我還活著的時候,這裡還不是這麼危険的迷宮。


 如果不是那樣的話,最初就不會想要一個人單獨來探索了。



 但比什麼都還要驚訝的事是,即使是持續遭遇到那樣兇悪的魔物,我一次都還沒有受到傷害。



「這身體……究竟是怎麼了……?」



咖啡:變成最強了啊~~~

下集預告:第3話 大都市變成了廢墟

預計發佈時間:没有~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