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話 並沒有追過來


「「「哈啊、哈啊、哈啊……」」」



 到底持續跑了多久。


 身輕而最有體力的迪羅也呼吸撩亂。


 對於缺乏持久力的我來說,現在的心臟也像是快要跳出來了。



 終於停下腳步的我們,害怕並恐懼地回頭看了看。


 能看見那遙遠處已破壞許久的都市城壁。



 從那裡開始,我們一直不停地奔跑到這裡。


 然後――



 ……不在。



 到處都看不見那白髮的不死者。



 但還是不能馬上就能解除緊張。


 即使是在調整呼吸的時候,也隨時警戒周圍並做好準備。



「……甩掉、了嗎?」


「還不如說,似乎完全沒有要追來的意思……」



 最終,我們終於安心地吐了口氣。


 被遺忘的疲勞襲擊了過來,然後不知覺地當場蹲了下來。



「究竟,是什麼啊,那個東西?」


「……真是個荒謬的怪物。如果被對方攻撃,毫無疑問我們的性命將會丟失。」



 我回憶起剛剛那非常可怕的光景。



 被召喚的,很明顯是上級程度的悪魔。


 只要是一隻,就能將小小的都市毀滅,它就是個擁有如此兇悪程度的實力,而且即使是金等級冒険者的我們也不能輕易就能討伐的強敵。



 然而,那不死者竟然一撃就將其瞬殺掉了。



「話說回來,為什麼會放過我們呢? 嘛,就是所謂的不幸中大幸……」


「……或許。」



 好勝的瀚娜也感到害怕似的,並青臉地說道。



「並不是放過我們……再說即使逃了也沒有用……其實是什麼時候都能將我們殺掉也說不定……」


「「「唔……」」」



 不止無法否認瀚娜的推測,我們身體還發抖地震動了。



 甚至是耳朵疼痛程度的沉默和被沉重的空氣支配之中,我還是努力地假裝平靜地說道。



「總、總之馬上回城鎮去吧。必需要向公會報告這件事。」


「那就好……。只要是在城鎮中……即使那傢伙也、不會輕易地出手才是……」



 就那樣意見一致的我們,鞭打著疲勞的身體,並再次地跑了起來。






 離魔境最為靠近的場所――戈蘇達魯(コスタール_kosuda-ru_Costal )。


 原本是為前往魔境探索的冒険者們作為據點而製造的村落。



 而統治那城鎮的領主雖然是存在的,但那幾乎也只是表面。


 但實際上真正握住這城鎮的權利,其實是冒険者公會。



 當然,隨著為了魔境的探索,我們也在這城鎮作為了據點。


 自那之後一直在奔跑的我們終於回到了城鎮,但連休息也省略的我們直接闖入了冒険者公會。



「阿力克先生? 發、發生了什麼嗎……?」



 對不知為何事而呼吸急促且渾身是汗的我們,接待員小姐對此而受到了驚嚇。



「哈、哈、哈……想與公會長談話……盡快,有件事必需要早點告訴公會長……」



 我向她要求快點去叫喚公會長過來。



「我、我明白了……那麼,請過來這邊……」



 按照金等級冒険者這麼急躁的樣子看來,應該並不是件簡單的事,然後她立刻從窗口處出來。



 然後被她帶往的地方不是公會長室,而是某個會議室。



「公會長現在,在這裡面進行著會議……」


「謝謝。」



 向接待員小姐道謝後,我把門打開了。


 因為是緊急事態,所以不是需要客氣的場合。



「公會長!」



 突然,對闖入會議室的我們,全員一齊地看了過來。


 另一方面,我對在場的面貌都感到驚訝。



  那就是因為在房間裡的,都是金等級以上的冒険者。



「究竟是怎麼了,這些成員……? 難不成是想開戰爭嗎……?」


「都、都是佼佼者啊……」



 在我之後進來的迪羅和瀚娜等人也被這些面熟的成員嚇到了。


 的確要是有這麼多的金等級冒険者的話,就算是攻破周圍的領地也能輕易地辦到。



 但話說回來這樣也正合我意。


 所以可以對這個城鎮中心的冒険者們說明我們遭遇過一次的那不死者的事。



 但是當我將要開口說明時,在房間的其中一名巨漢先大聲地喊道。



「哦哦,阿力克。來的時機剛剛好啊!」



 那是我們也很熟悉的,在這城鎮就職公會長的壩魯達(バルダ_baruda_Balda )。



 年齡超越了六十,那白髮也很明顯的引人注目,而那身體也完全看不出有衰老。


 比我還要大一圈的身體,那超越人類的怪力,甚至留下與巨人族比較力氣並將其打敗而獲得勝負的傳說。



 實際上,他在這城鎮是首席,也是原金等級的冒険者。


 但即使是已經引退並成了現任公會長的現在,甚至不能與現任金等級的冒険者們相提並論。



 情深意重的好漢,平時是氣勢豪爽的老爸樣子,但隨著憤怒會變換成狂戦士,並擁有‘豹變的壩魯達’這樣的綽號。



「其實現在,就如所見的一樣,正將金等級以上的冒険者緊急招集過來。所以還請必你們也來參加。」


「緊急招集?」



 一瞬間以為是關於那不死者的事,但顯然是別的事案。



「被指定為大災害級的達拉斯克君王,竟然從魔境中出來了。」

(タラスクロード_tarasukuro-do_Tarusque Lord )


「達拉斯克君王 ……?」



 達拉斯克是外表像個烏龜,據說是龍亞種的魔物。


 雖然行動是非常地笨重,但由於有龜殼守護著全身而擁有壓倒性的防禦力。



 而那達拉斯克的王已經在魔境確認發現了一隻魔物。


 通常的達拉斯克是五到六米的大小,相對的,據說達拉斯克君王卻有數百米左右的巨大。



 而且那重量很是驚人,只是走動就讓數米的地面陷落。


 如果被那樣的魔物襲擊了,怎麼樣的城壁都會被粉碎吧。



「最糟糕的事是那傢伙前進的路線前有我們的城鎮。這樣下去的話這城鎮將會遭受甚大的危害。」



 當然,危害不可能單單就這樣結束的可能性很高。


 如果達拉斯克君王的前進不停止,並越過這國家的話,那過程甚至會將村子和城鎮陸陸續續地破壞掉。


 正就如說是個大災害。



 之後對在這城鎮的冒険者公會,國家直接來了個委託。


 委託內容是對達拉斯克君王進行攻擊,並將其前進的路線強制地改動,然後希望能趕往到魔境。



 沒想到居然不是討伐委託,應該是認為這本就是不現實的事吧。


 只要能回魔境的話,那就已經很足夠了。



 順帶一提,達拉斯克君王前行的速度,是時速二、三公里。


 就正如烏龜的速度,所以若是要逃脫,並不是困難的事。



「當然會給予相應的報酬。雖然你們才剛回來而感到抱歉,但還請必協助。」


「我、我明白了」



 我點了頭後,



「但我也有一件事要報告。」


「報告?」



 然後我終於可以將那不死者的恐怖遭遇說出來了。



「能甚至讓你們都束手無策的,居然是個白髮的不死者……?」


「啊啊。那毫無疑問是個荒謬的怪物。我們能做的事就只有逃跑……不,甚至就連能夠逃脫也簡直是個奇蹟……」


「居然是讓你們說到如此地步的魔物……」



 即使是我們這樣的組隊,作為冒険者也是有被認同的實力。


 而對那樣的我們卻只能從魔物中拼命地逃離,然後聽了報告的他們,對此最初是壩魯達,之後還有的冒険者都不少地動搖了。



「恐怕,就算是這裡全員合力起來,也絕對敵對不了它。要知道那說不定是比達拉斯克君王之上的威脅――」



 然而,就在這時候。


 突然,腳邊察覺到有某種違和感而落下視線後,發現像是繩子的東西纏住了。



「――哈? ……唔喔!?」



 下一瞬間,我被那像是繩子的東西拉起,然後我成了倒吊的魚並被掛了起來。



「即使是這裡全員合力起來也敵對不了?」



 之前以為是繩子,然而卻是鞭子。


 然後那是一位女性在握住著。



「別讓我與你們這樣的雜魚一起相提並論好嗎?」


「埃斯蒂娜(エスティナ_esutina_Estina )……唔!」



 使用愛用的鞭子將我單足吊起來的人是在這之中唯一的白金等級冒険者,埃斯蒂娜。




咖啡:今天臨時有事,所以只發一章,明天再發兩到三章,所以還請期待~

下集預告:第8話 嘗試壓制了魔力

下下集预告:第9話 就算是白金等級也敵不過

預計發佈時間:明日(09/13)晚上


P.S.

最近正在翻譯《廢物勇者Garbage Brave 》和這本小說,所以由於輪流翻譯,將兩到三天更新一話。

*一般是晚上更新。


休刊翻譯連載:《身為暗殺者的我明顯比勇者還強》*有翻譯經驗的人歡迎來接坑翻譯,我也會幫忙校正,拜託啦!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