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話 嘗試壓制了魔力

咖啡:真是久等不好意思,今天又有臨時的事要做,耽誤了些時間,結果才更新了一章。


 「別讓我與你們這樣的雜魚一起相提並論好嗎?」



  她如此說道,對倒掛著的我怒瞪的是一位擁有鮮紅的頭髮為特徵的身長女子。



 「埃斯蒂娜……唔!」



  在這之中唯一的白金等級冒険者,埃斯蒂娜是個單獨探索這危險魔境的傢伙。



  武器是使用特殊的素材製成,長度是超越了一百米的鞭子。


  她周圍半徑一百米的領域,要說是個致死圈也不算過火。



  能將遠距離的敵人明確地將鞭子的前端擊中,擁有如此精妙的操控能力,甚至還有連巨岩也能粉碎的破壞力。


  然後還有能將多數的敵人同時收拾掉的滅絕力。



  再加上,就像現在被倒吊著我一樣,可以將鞭子像自己身體的一部分一樣能自由自在地操控。



 「給我等等,妳到底在做什麼啊!」



  如此憤慨地阻止她的人是瀚娜。


  但比瀚娜接近的速度還快,鞭子將我放開,然後這次纏著瀚娜的腳。



 「唔!?」



  然後當場盛大地滑倒了。


  而且非常慚愧地,腳大大地張開而剛好臀部重重地跌倒在地面。


  理所當然地變成這樣的狀況是因為埃斯蒂娜有意地操控了鞭子。



 「呵呵呵,怎麼啦? 像個痴女一樣腳開得大大的? 難道是想被插入嗎? 明明還年輕卻很糟蹋呢。」


 「~~~~唔!」



  被埃斯蒂娜嘲笑,瀚娜的臉染上了鮮紅色。


  對還年輕並自尊心高的她來說,應該沒有這之上的恥辱了吧。



 「給我適可而止……」


 「給我看到好東西――對同伴這般的恥辱,即使汝是白金等級,也無法輕易原諒。」



  迪羅和加伊表露出憤怒,變成一觸激發的氣氛了。


  順帶一提現在的我因突然被解放而背後與地面突擊,所以因過於疼痛而快昏過去了。



 「哈,難不成是想與我相鬥嗎?」



  埃斯蒂娜詭異地笑著挑釁。



  以客觀來思考,恐怕即使是我們整個組隊一起上也敵不過她吧。


  白金等級的傢伙們每個都是與我們金等級都不能相比的怪物。



  就因這原因,雖然的確是我們煽動了他,然而我只能落敗。


  雖然有註意到她在這房間裡,但因為太著急而沒想得那麼深入。



 「還不停下嗎!」



  響起了非常強烈的怒喊聲。


  公會長的壩魯達突然插話了。



 「現在不是做這種事的時候。埃斯蒂娜也原諒她吧。」



  若在這之中有能與埃斯蒂娜對抗的人,大概只有壩魯達吧。


  當然,我們也被他注意了,所以只能將矛收起。



 「瀚娜,住手吧。」


 「究竟是誰的錯才會變成這樣啊……唔!」


 「即使戰鬥也無法勝利,在剛剛的攻防已經理解了吧。」


 「唔……」



  含淚地望過來的瀚娜,而埃斯蒂娜則是滿足了那嗜虐心嗎,她笑瞇瞇地回了座位。



  我放鬆地呼了口氣。



  話說回來,埃斯蒂娜糟糕的不只是實力。


  而且那穿著也蠻誇張的,那幾乎是與內衣差不多的露出度的盔甲穿在身上。



 「眼福啊……」



  ……加伊,別再那麼盯著我好嗎。



  傳聞說那是傳說級的武具,但我不認為那東西能保護好自身。


  更重要的事是以那樣的裝扮平淡地在走在街上,腦內多少有些脫離了常規,但如此思緒也不至於過分吧。



  而且外表看來也只有二十左右,說不定實際年齡與我沒差多少。


  當然關於這方面的事不能輕易地觸碰――



 「……混蛋老太婆。」


 「誰是老太婆啊?!妳這混張的小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瀚娜喃喃地如此說道,而埃斯蒂娜則化成鬼的形像大喊了。



       ◇ ◇ ◇



  四人組的冒険者逃離後。


  我獨自一人,在思考著到底是哪裡不對呢,如此深深地思維了。



  是這破破爛爛的裝扮嗎?



  當時使用了大量金額買來的盔甲,不知不覺全部都消失不見了。


  而在那之下穿著的是魔物的皮革製成的衣服的一部分都僅僅殘留下少許罷了,恐怕有一步之遙將會被認定為暴露魔的危機。



 「應該不只有這理由就那樣的反應吧……」



  因為無論怎麼看都是充滿殺意地攻擊過來。



  他們的實力,至少大概有我生前同級的B等級。


  如果是當時的我應該早就死了吧。



 「話說,魔物也是在看見我時就立刻逃跑了吧? 難道是有釋放出什麼糟糕的氣息之類的……?」



  如此思考的瞬間,我終於恍然大悟了。



  現在的我是不死者。


  也就是所謂的魔物。



  然後魔物是以那魔力為力量的根源,越強的魔物就擁有越膨大的魔力。


  如果是很強的魔物,單單只是與那洩漏出來的魔力接觸,甚至擁有能讓軟弱的人類至死的程度。



  難不成,我的魔力一直都洩漏並散落在周圍?


  如此思考後並註意查看時……。



 「唔哦!? 洩漏得一塌糊塗不是嗎!」



  甚至讓周圍的空間扭曲的不詳魔力,能知道這是從我這裡釋放出的。


  也難怪魔物和人類都會逃跑。



 「再說這是能如此清楚地感知到的嗎……?」



  至少生前的我是辦不到的事。


  當時的我也由於因為是個劍士,所以對魔力的感知性能並沒有如此地高。



  話說回來,目前為止都完全沒有自覺。


  而且這狀態是否已經被默認了啊?



  如果魔力從身體中不斷地隨地流出的話,一般呼吸會變得雜亂,或會覺得痛苦,還有身體會開始有異變發生才對。


  但是現在的我完全不覺得累。



 「該不會與總量來比較的話是沒有多大的量……? 不過,今後必需要有意識地保持留在體內才行。」



  如此思考後,我努力地嘗試將魔力壓制了。


  然後釋放在周圍的魔力完美地鎮壓住了。



 「……真是完美啊。」



  明明是第一次嘗試,卻預料之外能完善地辦到了。


  儘管是身為不死者的我卻還挺靈巧的嘛。



  然後我從荒廢的都市出去,並再次在荒野上行走了。



  只要向冒険者們逃跑的方向前進,就一定會有城鎮才對。


  方才失敗了,但現在已經將魔力壓制了,所以應該可以進行交流了。



  在想著這樣的事時、



 「咕嚕啊啊啊啊!」



  魔物襲擊過來了。


  全長三米左右的老虎魔物,是殺手虎(キラータイガー_kira-taiga-_Tiller Tiger )。



 「哦哦! 沒有逃! 果然是魔力的關係啊!」



  魔物跳到在歡喜的我的頭上,並利用那尖銳的牙咬了過來。



  呯嗙!



 「咔~~~~!?」



  牙的那方斷裂了。


  然而再次向我攻來的巨體,就像是突擊到牆壁一樣擊潰了。



  實在是習慣了這樣的現像啊。


  並沒有怎麼驚訝,然後轉眼向殺手虎的側臉並像在趕蒼蠅一樣揮動了手。



  咚!



  殺手虎以極快的速度被吹飛了。


  恐怕是死了吧。



  之後也遭遇了幾次魔物並瞬殺地持續前進時,最終看到在遠方的那東西。



 「是城鎮。」



  與現在變成廢墟的大都市壩魯卡巴相比較小,但照周圍繞著的城壁來看,還是有作為城鎮的機能在完好啟動著。



 「……已、已經壓制了魔力……這樣的話……應該沒問題才對……」



  如此這樣地勸說自己,然後我緩緩地接近城鎮去。



  即使沒有魔力的事,我生前就很認生,而且有很長的年月沒有與人對話過了。


  難得發現了城鎮,卻被那不安急促得覺得腳步沉重了。



  然後就以烏龜那樣的速度行走時。


  我在與城鎮不同的方向發現了某個東西。



 「……那是,什麼啊?」



  最初以為是一座小山。


  但仔細地看能發現它在動。



 「烏龜……?」




 咖啡:嗚嗚,想快點看到主劇情,但還是太慢了...算了,順其自然吧,各位也要耐心等待哦>×<

 下集預告:第9話 就算是白金等級也敵不過

 預計發佈時間:2020/09/15


 P.S.

 最近正在翻譯《廢物勇者Garbage Brave 》和這本小說,所以由於輪流翻譯,將兩到三天更新一話。

 *一般是晚上更新。


 休刊翻譯連載:《身為暗殺者的我明顯比勇者還強》*有翻譯經驗的人歡迎來接坑翻譯,我也會幫忙校正,拜託啦!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