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話 不知為何被知曉了


  我的名字是詹姆斯(ジェームス_je-musu_James )。


  父親設立的小小商會,只是以一代人就讓這都市達利(ダーリ_da-ri_Dali )裡的少數商會成長起來的男人。


  然後只要賭上我這經營的手腕,最終有可能將會成為該國第一的大企業,我為此而感到自豪。



 「不過話說回來,這叫自動車的魔道具還真是方便啊。」



  雖然使用了高價而購入的東西,但在工作上,對在城鎮中的移動次數很多的我來說,認為這是一件非常好的購物。



  自動車(汽車)。


  這是近年來,取代了主流的馬車,並且在世界各國急速普及劃期的魔導具。



  由於是因魔力為動力源而那持續費絕不便宜,但由於不需要馬和馬車夫的關係,所以至少比馬車好很多了。


  操控也相比較簡單,即使是我稍微練習一下就能馬上變得自在地來回乘坐。



  今天的我操控著這自動車,並預定要往自宅的商會事務所為目的而前往。



 「呣?」



  然後在前方,有一個人光明正大地走在道路中間。


  雖然發現了聲音而回頭看向了這邊,但不知為何還停站在那裡。



  噗~~~~~~~!  !



  然後我將警笛鳴響了。


  但還是沒有要讓開道路的意思,所以沒辦法的我只好將自動車停止,然後將身子探了出去並怒罵道。



 「餵,別阻礙在那! 快點讓開!」


 「啊……不……思……」



  由於帽子深深地戴著所以看不見臉,但顯然是個年輕的男子。


  嘰里咕嚕地不知說了什麼聽不見的話後,男子老實地靠到旁邊去。



  想知道究竟是個什麼傢伙,所以我在路過的時侯看向帽子下的顏面。


  ――然後我看到了。



 「唔……滿頭的白髮,還有紅色的眼睛……」



  在我腦內浮現到的事情,就是才在剛不久前的家裡吃早飯時閱讀的報紙內的文章。




 【災厄級不死者的出現】



  被世界聞名的少數魔境〝艾馬利納(エマリナ_emarina_Emalina )大荒野〟。 而在距離那裡最近的都市,戈蘇達魯,24日,發現了一個白髮紅眼的不死者。

 (咖啡:既然沒有寫年月,那麼日期寫了也沒用啊...°×°)


  根據冒険者公會的話來說,即使白金等級與金等級的冒険者來對應,並在根據各式各樣的攻擊都沒有效果來看,並且斷定為未知的不死者。 恰好在那時候正在接近戈蘇達魯,被大災害級的魔物達拉斯克君王吃掉了,但令人驚訝的事是居然破壞了異常堅硬的龜殼並逃脫了出來。


  但是在那之後不知為何消失了身影。 另外,戈蘇達魯沒有遭到危害。



  冒険者公會將這不死者,讓冒険者感到震撼的那恐怖的笑容而將其暫定地命名為〝微笑的死神〟。

 (咖啡:哈哈,這名稱該說很中二嗎,不過感覺也不賴嘛!)


 再加上那危險程度是「災厄級」,雖然以狀況來看應該主張地認定為「大災厄級」才對,但由於現在還未出現具體的危害,所以王國政府對此的狀況而保持慎重 的態度。



 在與不死者對應的其中一人,冒険者公會・戈蘇達魯支部的公會長壩魯達氏道,「我等得救只是單純的運氣好。只要那不死者有那樣的意思,應該隨時都能 毀滅人類吧」本人是如此地言說道。





 「在、在早上的報紙上記載的事,居然是真的嗎……?」



  我即刻感到戰栗了。


  ……不,還沒有確定那就是事實。



  也或許這普通的青年只是將頭髮染成了白色,紅色的眼睛也說不定是使用了某種特殊方法而染上的顏色。



  然而,就在這時候。



  笑瞇瞇~。



 「這、這如此恐怖的笑臉!? 果然與記載在報紙中的一樣……!」



  微笑的死神。


  正如其名地相稱,他浮現的笑容似乎甚至都讓觀者從靈魂的底部升起了震抖。



  下一瞬間,我即刻握起了那隱藏起來的東西。


  只要之後再考慮,雖然這反而是件極致危險的行為,但這時候的我應該是過於害怕而驚慌失措了吧。



  我瞄準那死神的東西是魔導手槍。


  小型且輕巧並且是個攜帶性優良的魔道具,這是當商務被敵人盯上性命時,作為護身用的東西。



  這最近的魔導手槍,因開發的爭戰而讓威力和命中率提高了許多,並且擁有將豬頭人這樣程度的殺傷力。


 通常,在需要銅級冒険者來討伐的豬頭人當中,即使像是我這樣沒有戰鬥經驗的人類只要按下扳機就能將不可能變為可能,所以魔導技術的進步實在是令人感到驚嘆 。



  嗙!



  隨著震破耳朵的破裂音,子彈已經發射了出去。


  當然,我是不可能看得見彈道,但應該確實擊中了對方的眉間才是。


  即使如此還是對射撃的技術擁有一定的自信。



 「……?」



  然而,死神輕輕地按住額頭,然後傾斜了腦袋罷了。

 (咖啡:...?子彈呢?子彈不見了嗎??作者啊!)


  眉間完全沒有一點傷害的痕跡。



  要、要被殺了……。



  我做好了死亡的覺悟。


  只要這邊什麼都不要做,說不定能放過我才是。


  但是,反而我已經先行一步地進行了攻擊。



  我、我還不想死……!



  我還有必需要完成的事要做。


  必須將商會發展下去,而且還有必須要教導預定將來要繼承我足蹟的兒子的事情也還有很多。



  卟嚕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我還不想死。 我使用著那一心的意願踩下了油門。


  自動車急速地加速――咚!



  然後撞飛了死神。



  但我還是持續地讓自動車爆走。


  人們急忙地避開。



  沒、沒有追來……?



  我害怕地看向望後鏡。


  然後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過的一樣站了起來,並看著這裡的死神的身影――



  笑瞇瞇~。



 「咿咿咿咿咿咿咿!?」



  那笑容的意義我直覺地知曉了。


  ――無論逃到哪裡都沒有用,即使天涯海角都會追到並將你殺了。



 「不、不要……我還不想死! 我還不能夠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像個孩子一樣地哭喊,隨著緩緩地察覺到股間傳來溫暖的東西,我急不暇擇,慌不擇路的心情持續地踩著油門。



     ◇ ◇ ◇



  有什麼像是破裂的聲音。


  然後小胖男性向著我的那一個沒看過的L字型物體突然發射出像是石塊的物體。


  然後那東西直擊到我的眉間。



 「……?」



  剛剛的究竟是什麼東西?



  當我傾斜了腦袋後、



  卟嚕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如此這樣的轟音迴響了起來,然後謎之馬車突然開始移動了。


  角的部分衝擊到腰部,我隨之地被撞飛了。



  當然完全不覺得疼也不覺得癢,但是突然之間衝刺過來還真是危險啊。


  恐怕應該是乘坐在裡面的男性進行操控而移動的吧。


  對此竟然沒有道歉,還以猛烈的速度離開什麼的還真的是......。



  不過啊,只不是如此程度就會發怒,我才不是那種氣量狹小的人。


  ……雖然現在是不死者。

 (咖啡:你也太寬容了,與某個叫始的和一個叫創的完全不同啊,哈哈。-_-)


  周圍的人都像是擔心地註視著我。


  對此我應該對他們呼籲我沒有受傷,所以讓他們看了看我的笑臉。

 (咖啡:這已經是鐵板的劇情了,我也沒什麼好吐槽...-_-)


  笑瞇瞇~。



 「「「咿呀!?」」」



  奇怪?


  為什麼每個人都皺滿了眉臉併後退了一步?



  然後不知是誰震抖著聲音地大喊了。



 「啊,白髮紅眼……難不成,是在報紙上的……?」


 「我、我也閱讀過……? 是微笑的死神……!」



  然後我察覺到我的帽子不知何時掉落到腳下了。


  是在石塊擊打到眉間的時候嗎,應該是之後被撞飛時掉落的吧。



  不過話說回來,又是 bao zhi 。


  剛剛那小胖的男性也說過這樣的話,但不巧的我對此不知曉到底是什麼意思。



 「要、要被殺了!?」


 「快、快逃啊啊啊啊!」



  當有幾人如此說道並開始逃跑時,為此而作為起頭的人都陸續地發出悲鳴逃跑了。



 「請、請等等……我、我不是……可疑的傢伙……」



  即使試圖拼命地訴說,對無法好好對話的我來說已經再也無法應付這種情況了。



  話說回來,只是這白髮和紅眼就如此感到害怕……。


  而且有幾人就像是一開始就知道一樣的反應。



 「難道已經將這情報傳送到這城鎮了嗎……? 但是居然比我的移動還要快……究竟是怎麼辦到的……?」



  對了,的確是有聽說過存在著能一瞬間地移動過去到距離遙遠的場所的魔法。


  而能使用那魔法的魔法使應該是偶然地在這兩個城鎮來回地移動也說不定。



 「……無論如何,已經不能再次進入這城鎮了啊。」




 咖啡:老子等不及了! 再翻一章!

 下集預告:第17話 追過來了

 預計發佈時間:明日晚上

 *注意*

 咖啡:我上傳了日版實體卷書的部分插圖,到‘整合’的隔壁‘插圖’還沒看的去看看吧~


 P.S.

 *各地與教會教團名稱

 帝國:艾馬利帝國

 廢墟大都市:壩魯卡巴

 城填:戈蘇達魯(冒險者根據地)

 王國:羅瑪納王國

 教會名:聖 梅爾特

 教團 :阿魯貝爾(艾繆露所屬)

 都市:達利都市

 大荒野:艾馬利納大荒野


 最近正在翻譯《廢物勇者Garbage Brave 》和這本小說,所以也請多多指教。

 *一般是晚上更新。


 休刊翻譯連載:《身為暗殺者的我明顯比勇者還強》*有翻譯經驗的人歡迎來接坑翻譯,我也會幫忙校正,拜託啦!

 咖啡:T^T真的沒人要接嗎......?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