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話 說了不該說的話


  依賴著這二條鐵棒並持續步行了十數小時的時間。


  然後在前面的方向看到了都市。


  如預料中的一樣,顯然這鐵棒似乎是城鎮與城鎮相連的東西。



  我當然不可能光明正大地進入城鎮。


  即使戴著帽子也肯定會在入場的時候說叫我將其取下並看清臉龐,這樣的話就會像之前的城鎮一樣,事情將會重蹈覆轍。



  太陽已經落下,周圍的環境已經完全變成了漆黑一片。


  我與先前的城鎮一樣,越過城牆的防壁並侵入到城鎮中。



 「……喲哆。」

 (咖啡:‘よっと_yotto’意思:在站起或坐下,又或者是做某種動作時發出的聲音,類似中文的‘嘿咻’。)



  在確認沒有任何人後,跳躍到牆壁上面去。


  然後查看對岸也沒有人後跳了下去。



 「那麼接下來……該怎麼辦好呢。」



  為了以防萬一還是把帽子深深地戴好,然後我開始了步行。



  話說回來,明明現在是夜晚,各處卻顯得非常地明亮。


  而且那是無論哪個家庭都洩漏出輝煌的光芒。



 「也許在我不知道的期間發明了某種能確保光明的技術,而且或許還普及到庶民去了……」



  回想起來,之前看過的人們穿著的服裝,感覺全體都顯得非常地華麗。


  話說回來,我借過來的這件衣服也似乎使用了很好地佈料的關係,完全感覺不到僵硬。



  那個高速行走的巨大鐵塊也是,人類的發展就是達到如此程度地遂利啊。


  應該至少能找到我死亡的方法吧。



 「……問題是該如何知曉那方法呢。」



  只是盲目地行走在城鎮中也什麼都無從得知。


  應該想個辦法將能知道詳情的人尋找出來,然後必需打聽消息才行。



  ……究竟我能將此事辦妥嗎。



 「不,等等啊……? 對了,如果是關於不死者的事,去詢問死霊術師不就行了嗎!」



  為什麼我目前為止都沒有想到呢。


  然後說到死霊術師,



 「Jon=Diasu嗎? 還是Jen=Dorago嗎? 總而言之,是那長發非常崇拜的傢伙。只要向那傢伙試問看看,或許能知道我死亡的方法也說不定?」

 (咖啡:是‘洚=迪亞戈(ジャン=ディアゴ_jan=diago_Jean Diago’。)



  不過,就算能思考到這裡,但我突然察覺到自己犯下了巨大的錯誤。



 「不小心把那傢伙消滅掉了不是嗎……關於那個叫Jon的傢伙究竟在哪裡的這件事,早知道應該詳細地問清楚就好了……」



  嘛,我也沒想到居然那麼輕易地就死了啊。


  明明那麼地自信滿滿……噗呋……糟了,回想起來又想笑了。



 「唔……」



  然而就在此時。


  再次被那不可思議的感覺襲擊,然後我抬起了臉。



 「……絕對沒錯,在這城鎮的某個地方又有不死者的存在!」



  雖然我不知道那傢伙與那類似叫Jon的傢伙之間是否有什麼聯繫的不死者,但還是去見面看看再確認一下吧。


  我依靠著自己的直覺並開始了奔跑。



  最終我抵達的地方是一棟周圍被高高的柵欄包圍著的豪宅。



  我跳躍過柵欄進入到豪宅的地基內。


  之後穿過被設計整理得很好的花園,然後接近豪宅的建築去。



  豪宅內燦爛著輝煌的光芒,並聽見在上方傳來了優雅的音樂。



 「……難不成是在開舞會什麼的嗎?」



  雖然認為這氣氛看起來不像是有不死者的存在,但我還是從後門侵入了豪宅。



  我提心吊膽地行走在走廊上。


  雖然從上一層樓能聽見音樂的聲音,但在一樓完全沒有感到有人類的氣息。


  一般在這麼大的豪宅里,我認為應該會有一定程度的工作人員在才是。



  由於就這樣直接上去二樓果然還是很躊躇,所以我先從窗戶出到外面去,然後決定這次從外牆爬上去。



 「從這裡能聽見音樂的聲音啊……」



  我從二樓的窗戶望向房間裡面。



  而在那裡的是一間寬大的舞廳。


  穿著正裝的男人們正在配合著音樂跳舞。



  只是聽到這裡的話,一定會以為這是普通的舞會。


  但很明顯的非常地古怪。



 「……為什麼只有男人罷了?」


  而且都毫無例外的很年輕,並且都是外表優秀的美男子。


  一般在這樣的舞會裡都是以男女配對地跳舞才對的,但不知為何都是男人配對地跳著舞。



  當然的,我對這類富豪人士的事都不太了解,所以只是對知識上的了解罷了,但……。



 「還是說以現在的時代來說是正常的事嗎?」



  但是還有其他異樣的事。


  那就是似乎任何一個人都不覺得高興的樣子,還倒不如說是反而浮現了苦悶表情的這一點。



  最終音樂停止,美男子們也停止了舞蹈。


  然後突然之間,裡面的那扇大門打開了、




 「呋嗯,親愛的Darling們~,久、等、了♡」



  隨著就像是灑了砂糖的甜蜜聲音(但是嗓音粗大)一起,在舞廳中進來了一個非常不得了的生物。



  是一個筋骨發達的巨漢。


  身丈確實有二米了。


  胸手足都非常地粗大,如果只看輪廓,就會以為是豬頭人也不覺得奇怪。



  但是擁有如此立派體軀的大男子,為什麼要穿著像是小女孩穿著的衣服那樣的粉紅色的禮服呢?


  而且裙子的那方面也異常地非常短,似乎隨時都能看見內褲的樣子。


  ……當然是絕對地不想看見。



  再極致地加上,長長的金卷發使用可愛的蝴蝶結束綁著,並化妝出中年女性也覺得完美的妝容。



  那東西究竟是、什麼啊……?



 「……在我察知到的氣息是從那傢伙……原來如此,那是不死者……這也難怪啊――」



  話說,就算因為是不死者也無法說明清楚啊!



  到不如說似乎會危害不死者的風評。



  作為同樣是一名不死者,斷絕地不認同自己與那傢伙是同類。



 「為了Darling們,今天也製作了充滿愛情的料理喲♡」



  巨漢不死者使用著令人感到肉麻的聲音如此說道,並拉著巨大的餐車過來。


  而那裡陳列地擺放著大量的料理。



  外表看上去算是很美味的樣子,不過,



 「是那傢伙做的嗎……就算外表看起來不錯,但只是如此就讓人沒有食慾了啊……」



  其中似乎還混入了危險的東西。



 「都可以不用客氣哦? 可要多~吃點哦♡」


 「「「是、是的!」」」



  當巨漢不死者單眨眼後,美男子們一齊地開始享用料理。


  但是他們似乎也並不想吃的樣子,臉色看起來很痛苦地扭曲了。



 「……難不成對我製作的料理感到很討厭什麼之類的事,應該沒有吧?」


 「「「唔!」」」



  當巨漢不死者壓低了聲音地如此發問後,美男子們即刻慌張地否定了。



 「並、並沒有那樣的事!」


 「布羅迪亞(ブローディア_buro-diya_Brodia )大人的料理非常地美味!」


 「多少都能吃得下!」



  ……難不成是被威脅了嗎?


  照樣子看來,他們似乎不是不死者,而是活生生的人類。



 「哎呀,真會說令人高興的話啊♡」



  當巨漢不死者扭動著腰地如此說道後,將附近的一名美青年抱住,並在耳邊輕聲地說道。



 「作為回禮就在今晚將你、給、吃、掉、吧♡」



  唔哇啊啊啊啊啊啊!



  我感到很噁心,然後似乎要嘔吐了。


  雖然由於是不死者而沒有東西可以吐。



 「不不,那到底是什麼啊,那噁心的東西……」



  然而,就在我不禁喃喃自語地說出口後的這一瞬間。



 「誰?」



  巨漢不死者突然之間看了過來。


  我慌張地縮回了頭。



 「……呵呵呵,到底是誰呢? 在那裡偷看我房間的? 就算躲起來也沒有用哦?」



  啪嗒,窗戶毫無預告地獨自打開了。


  ……剛剛的,究竟是怎麼辦到的?



  無論如何,再怎麼躲藏也似乎沒有作用了。


  再者說是有事要找那不死者的,然後我乖乖地現出身影,並從窗戶跳進豪宅內。



 「哎呀? 意外的是不錯看的帥哥啊♡」


 「唔哇,好噁心……」



  被正面地飛來了眨眼,而我不小心地說出了心裡話,然後就在這一瞬間――




 「你這傢伙剛剛說了什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巨漢的不死者發瘋了,然後跳飛躍了過來。




 咖啡:一翻譯到那句帥哥的話就起來一身雞皮啊! 好噁心啊!  !  !

 下集預告:第19話 自稱是少女了

 預計發佈時間:明日晚上

 *注意*

 咖啡:我上傳了日版實體卷書的部分插圖在‘整合’的隔壁‘插圖’,還沒看的去看看吧~


 P.S.

 最近正在翻譯《廢物勇者Garbage Brave 》和這本小說,所以也請多多指教。

 *一般是晚上更新。


 休刊翻譯連載:《身為暗殺者的我明顯比勇者還強》*有翻譯經驗的人歡迎來接坑翻譯,我也會幫忙校正,拜託啦!

 咖啡:T^T真的沒人要接嗎......?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