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話 救了個小孩


 「……呼,終於擺脫了嗎。」



  設法從金髮美女那裡逃脫的我吐出了安頓的氣息。



  回過神時已經是森林的出口。


  顯然是跑了很久的樣子。



 「喔喔喔喔喔喔!」


 「哇啊啊啊啊啊!?」



  這時突然聽到了野獣的咆哮和似乎是人類的悲鳴。



 「有人被襲擊了嗎……?」



  似乎距離這場所不遙遠。


  我踩踏地面地跑了出去。



  然後馬上就看見類似的身影。



 「別、別過來這裡啊!」


 「喔喔!」


 「(ひぃぃぃっ_hi~i~i~i~tsu)!」



  有一名握著木棒,似乎是十歲左右的少年正在與犬魔物外貌的狗頭人(コボルト_koboruto_Kobold)對抗。



  狗頭人最多也就是大人的男性程度的大小,這是即使讓冒険者討伐也不會覺得艱難的弱小魔物。


  但對於小個子身體的孩子來說實在是無法對應的吧。



  雖然少年拼命振動木棒地威脅,但狗頭人的那一方完全沒有動搖,並隨機逐漸地縮短距離。



  這樣下去的話會變成狗頭人的餌食。


  當我從樹蔭中跳出去後,對狗頭人的頭部輕輕地踢了出去。



 「咕呀!?」



  狗頭人被吹飛到遙遠的彼方去,並撞到一顆巨大樹木的樹幹,然後啪啦地砸碎了。



  ……明明是想著有手下留情的,但似乎還是不夠的樣子。


  嘛,比起在踢中的瞬間,頭部沒有被破裂的話還要好得多了,嗯。



 「……誒?」



  少年不知發生了什麼事,眼睛不停地眨眼。



 「沒……事、吧?」



  明明是想要說沒有事吧,但卻失敗了。


  喂喂,對方可是個孩子罷了啊……為什麼在緊張啊……。



  對我來說這是很丟臉的事,但反省的話之後再說。


  現在就為了能與這少年好好地進行交談而集中精神吧。



  雖然在說第一句話的時候絆到了,但與年輕的女性相比,還要輕鬆得多了。


  如果反而這樣還辦不好,就已經毫無辦法了……。



 「你還好……嗎?」



  好,總算是好好地再次發言了。



  目前為止都一直被害怕著,但這次可是在被魔物襲擊的時候救援了。


  肯定能明白我是人畜無害的存在才是。



  當我緊張地等待著少年的反應時。



 「he……」



  ……(へ_he)?



 「是、是個變態啊啊啊!」



  少年指著我的下腹部並大喊了起來。



  此時的我即刻感到驚訝了。


  對了!  現在的我可是全裸啊!



  由於變成了不死者,再者說,甚至也沒有皮膚的感覺。


  所以別說是沒有感覺到寒冷,甚至也沒有接觸到空氣的觸感。



  所以在跑步的期間,似乎就這樣忘了自己是裸體的狀態。


  明明打算在森林中尋找並狩獵動物而獲得毛皮的打算……!



  這真是何等的失態!


  完全地搞砸了……。



  突然從森林中出現的全裸男。


  要警戒也是綽綽有餘了――



 「啊哈哈哈哈哈! 是變態啊! 叔叔,為什麼你是裸體的呢? 難不成就以裸體的樣子在森林中生活嗎?」



  ……誒?



  但與我的預想相反,不知不覺少年開始呵呵大笑了。


  真的有這麼好笑嗎,甚至還抱著肚子。



  ……雖然被叫成叔叔,但這種時候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吧。



 「啊~,真是太好笑了。話說回來,叔叔你是什麼名字? 我叫雷伊(レイ_rei_Ray)。」


 「……吉恩。」


 「誒? 吉恩? 那就是吉恩叔叔咯。」



  少年,雷伊天真無邪地喊了我的名字。



  太好了,終於遇見到一個不會害怕我的人類!


  雖說是個小孩子,但這是大大的一步。



 「但是,叔叔你有著不可思議的頭髮和眼睛的顏色呢? 啊,這樣啊……所以因此被欺負,然後才會生活在森林裡啊……」



  雷伊用著真是幸苦了的表情看著我。


  雖然完全不對……不,某個意義上,或許也沒有什麼差別。



 「要來我們的村子嗎? 雖然是什麼都沒有的地方。」


 「可、可以嗎……?」


 「當然! 畢竟是救了我性命的恩人! 啊,但那樣的裝扮,大家或許會很驚訝? 等我一下吧!」



  雷伊如此說道,然後跑到某個地方去了。


  稍微等待了一陣子後,他抱著衣服回來了。



 「給,穿上它吧! 雖然是爸爸的!」



  顯然是回到家裡取過來的。


  真是何等好心的孩子啊。



  而我嘰嘰咕咕地道謝「啊、謝……謝……」,並決定接受他的好意地借了衣服。



 「如何,尺寸? 啊,剛剛好呢!」



  好,這樣就不會被誤會成變態了。


  但是,究竟真的可以去村子嗎?



  雷伊還只是個孩子。


  所以才沒有對我感到害怕,但大人就不一定會很樂意地歡迎我。



 「那麼走吧! 是這一邊哦!」



  被雷伊拉扯著手,然後我走出了森林。


  然後稍微走了一段路後,到達了一個小小的村莊。


  即使如此還是擁有堅固的城牆包圍著呢。



  因為是接近森林的場所,所以如此程度的防壁是必須的吧。


  不過,各處都出現了裂縫,顯然是有相當的年月了。



 「這裡就是我的村子! 什麼都沒有吧!」



  房屋全部有三十棟左右。


  這麼說或許很失禮,但哪個都非常地破舊。



 「餵,雷伊! 又出到村子外面去了嗎! 都說過很危險而不能出去的吧!」


 「嗚哇,爸爸!」



  一怒吼一邊走過來的,顯然是雷伊的父親。



 「因為,村子狹小又無聊!」


 「是想死嗎,你啊! 現在有狗頭人的群體在附近啊! 要是被襲擊了怎麼辦!」


 「會用這個打倒,所以沒有問題!」


 「這樣的棒子哪能將狗頭人打倒!」



  實際上,可是被狗頭人襲擊並差點就要被殺掉了……。


  顯然雷伊是個不聽父母話的頑皮小子。



 「誒? 誰啊,那傢伙? 話說,不是穿著我的衣服嗎? 難不成,是小偷……」


 「不、才不是啦,爸爸! 那個……算是被救的謝禮還是說……」



  突然變得口齒不清的雷伊。


  該說不愧是身為父親嗎,看見那樣子就立刻頓悟了的樣子並說道,



 「你這傢伙,果然被狗頭人襲擊了嗎! 所以我才說了不行啊!」


 「嗚呃,對、對不起,爸爸……!」



  從父親那落了一道雷,然後雷伊流著眼淚地道歉。



  ……總覺得似乎能回想起過去的自己。


  我小的時候,也獨自一人跑到村子外面去而常常被父母怒罵。



  然而當我想到這樣的事時,



 「那個,真的是不好意思。顯然是孩子被你救了。」


 「……呃、是的。」



  果然突然被搭話還是會被嚇到的啊……。

 (咖啡:主角你也太弱了吧,對話方面。)


 「其實最近,在這附近發現了狗頭人的村子。雖然在冒険者公會發出了委託,但畢竟是這樣邊界的村莊,所以很難派遣過來。」



  雷伊的父親將事情説明了一遍。


  似乎對我有少許的警戒,但或許是因為救了他孩子的關係,所以沒有特別害怕的樣子。



  然後或許是聽到喧嘩的聲音,有數人的村民聚集了過來。


  他們之中也對有人發現我這罕見的白髮紅眼而感到好奇,



 「無論如何,沒事就好了。」


 「雷伊真是讓人感到困擾。」


 「不不,小時候都是那樣的哦。」


 「話說回來,那小哥擁有著奇怪的髮色和眼睛呢。」



  這、這或許是個交流的機會……?


  竟然不會害怕還是突然被攻撃,這似乎是第一次?



  好,現在就是必需鼓起勇氣的時候。


  然而,當我如此決意的此時。



 「不、不好了! 村子的防壁……! 村子的防壁被破壞了!」


 「「「你說什麼!?」」」



  面對突然趕過來並臉青地如此大喊的村人,任誰都感到愕然。



 「哇喔喔喔喔喔!」


 「呀呀呀啊啊啊啊!」



  緊接著,聽到了野獣的吠叫聲和人的悲鳴聲。



 「誒,狗頭人長老(エルダーコボルト_eruda-koboruto_Elder Kobold)! 這是狗頭人的上位種,竟然帶領著群眾來襲擊村子……! 所以防壁才會被破壞嗎……!」


 「可惡,這樣的話就只能戰鬥了! 雷伊! 你就藏在家裡面去!」



  雷伊的父親如此告誡,並跑向悲鳴的方向去。



  明明是對話的絕佳機會……。


  不,這或許反而是在這之上的好機會?



  只要在這將狗頭人的群體打到並將其貢獻,村民們或許會更感謝,並且或許能贏得信任也說不定。



 「我、我也要戰鬥!」



  如此叫喊,並試圖跑過去的雷伊,我將其的手抓住了。



 「叔叔? 你在幹什麼,快放鬆啊! 我也要戰鬥!」


 「……」


 「誒? 是說要交給叔叔嗎?」



  我對此強勁地點頭,然後留下雷伊並踩踏了地面。



 「好、好快!?」



  然後不時跳躍過房子,並向著戰鬥聲的方向一直線地前進。


  馬上就看見狗頭人的群體和與之戰鬥的村民們。




 咖啡:感覺突然變成了別的故事......

 老子我最近在看«得到最弱的輔助職能【話術士】的我統領世界最強組織»,這本小說的作者完全不會划水,非常有趣好看! 強推!

 下集預告:第35話 被受到愉快的歡迎

 預計發佈時間:明日晚上

 *注意*

 我上傳了日版實體卷書的部分插圖在‘整合’的隔壁‘插圖’,還沒看的去看看吧~


 P.S.

 近期正在翻譯《廢物勇者Garbage Brave 》和這本小說,所以也請多多指教。

 *一般是晚上更新。


 休刊翻譯連載:《身為暗殺者的我明顯比勇者還強》*有翻譯經驗的人歡迎來接坑翻譯,或者協助翻譯的請信息我,我也會幫忙校正,拜託拜託拜託啦!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