隅田川烟花大会

「久等了。」


三个男生看着穿着浴衣的我夸奖。

这附近好好下了力,不错。


「不是很适合你吗?。瑠奈。

藏青、月亮和五颜六色的花纹是家纹的编排吗?」


「是啊。

很适合我吧?」


在荣一君面前转转给他看。

浴衣是在京都和服制造商特别定制的商品。


「这簪子也很适合你。

那绿色的宝石是什么?」


「翡翠哦。

因为赌出了好的原石所以就做了簪子」


我用手碰了映出了我一头金发的带绿色装饰玉的簪子。

这也是在京都工匠特别定制的商品。


「然后,桂华院。

当走路的招牌辛苦了」


「……真的非常感谢。

被帝西百货店的外商部土下座了……」


「瑠奈,笑一笑笑一笑吧!」


以我的护卫们建造的人墙为背景,拿着照相机的摄影家的老师一边拍着闪光灯一边飞来飞去。

烦死人。


顺带一提,护卫们穿着的夏装(全员不同的概念)也是帝西百货店的商品。

我想已经是夏季用品之类的打折时期了,有效果吗?


「没问题。

公爵家的公主所偏爱的事实很重要。

嗯,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您能积极配合本季的拍摄」


我的内心似乎出现在我的脸上,跟随我的帝西百货店外商部的负责人用营业微笑向我说明。

是的,也不是什么都按我的喜好来打扮的。

与正因为位于北海道新鲜的新鲜食品而谋求重整的超市部门和正因为在消费者的附近所以销售额急速扩大的便利店部门相比,泡沫经济崩溃导致销售额下降的百货商店部门的重整推迟了。

为此,千方百计想把客人叫回来,作为广告塔的我被选中了。

在这个华族社会和财阀社会还留存着的世界里,有这样的上流阶级的广告塔和没有的话销售额会有大幅度的不同。


「离烟花大会开始还有点时间呢。

难得来一次,我们去看看分店吧♪」


这里是隅田川烟花大会的会场。

今天是那个烟花大会的举办日。

是让各自的警卫站在那儿看祭典的。


「可是,才傍晚集合还不早一点吗?」

「啊?

如果一边看烟花一边享受开店的乐趣的话,我们就会被包围得水泄不通哦」


荣一的牢骚让我一边用手帕擦着汗水,一边眺望东京的晚霞。

正因为在东京也是屈指可数的祭典之一,店铺很早就开张了,所以才能够像这样带着警卫员去购物。

到了上流阶层,看庙会也很辛苦。


「那么,先去逛一下分店吧♪」


我抬起手臂喊着,三个人追着我,视线已经朝着路边摊丢过去了。




「烤鸡肉串呢。

就算不在这种地方吃,在家吃也更好……不错哦!」

「哈哈哈。少爷。

这种地方是哪种地方?」

「……谢罪。

对不起」


摆摊子的老板对在食物店直接来一次两格漫画表演的荣一露出破颜一笑。

这位有点期待着为这样华族和财阀的接连公开亮相吃惊的似乎是原厨师长级别的人。

正因为有这样的人在,祭典才停不下来。


「不是钓金鱼,而是勾水球?」

「金鱼放在院子里的池塘里的话,会被鲤鱼吃掉。

但是,比想象中难……啊!」

「是的。

遗憾奖

请您拿一个」

「接下来,我!我!」


我们因勾水球而兴高采烈,各自抱着几个水球,问道:「这个怎么办呢?」这是几分钟前的事了。

那个魔力到底是什么呢?


「好厉害!有了!」

「光也竟然有这样的特技啊」

「没什么大不了的。帝亚」

「啊。

荣一的又掉了」

「下一个!下一个!!

拿下一个套圈来!!」


荣一好像不擅长套圈。

只瞄准大奖,失败了再购买套圈的恶性循环。

光也君与其说是擅长,不如说是不瞄准大奖,确实去拿的风格。

把点心、小玩具等差不多能取下来的东西装进纸袋里,量就够多了。


「下次去刨冰吧!刨冰!」

「哦。

我要蜜瓜味」

「啊?是柠檬吧?」

「是牛奶金时吧?」


一边说着那样的话一边在刨冰店吵闹的话,护卫的人就会立刻变成保护我们的姿势。

好像是被媒体察觉到了。


「啊。

到此为止了吗……」

「嘛,没办法啊。瑠奈。

刨冰之后会让管家带走」

「快点吧。

媒体闹得周围的人都骚动起来了」

「因为是这样,所以不能随心所欲哦。

让那些家伙。」


在护卫的引导下,在退路上,记者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虽然他们也是工作,但还是希望能多考虑一下。


「桂华院小姐!

关于这次发表的三行合并的一句话!


别打扰我……等一下!!」


记者想要得到我的评论的,是前几天发表的DK银行、芙蓉银行、工业银行三行合并,沐浴在不良债权处理延迟和过度银行的谴责中的银行业界生存竞争的号炮。

对于这个发表,财政界发表了欢迎的评论,但是他们的视线盯上的是很有可能成为其他银行的合并和重组的对象的桂华银行。

如果吃了桂华银行掌握了主导权的话,一个不小心吞掉的一方不够壮大,就会被反吞。

将不良债权送入债权回收机构后,我收买的桂华银行,因为在旧北海道开拓银行、长信银行、债权银行和三家都市银行都有旧一山证券,所以变成了现在的顶级优质银行。

这三行合并,既可以说是继帝都岩崎银行之后,又可以说是为了收购桂华银行而进行的。


「确实,芙蓉银行是以芙蓉财阀为首的多个财阀的联合体吧?」

「那么,DK银行是以山水财阀等为首的多个财阀的联合体」

「是的。

帝都岩崎银行不说也可以吧?

本来作为财阀我们家是中等规模的,想吃的人到处都有」


在车里荣一和裕次郎嘟囔着,我毫不在意地回答。

银行的生存竞赛啊,在不良债权处理那里是会成为一整套的。

那是因为会引起大规模的贷款和拆借,所以企业破产一下子就显现出来了。


「大小姐。

到了」


车一停,门一开,眼前就是一艘屋形船。

因为是这样的状况,所以观赏烟花在屋形船上就很潇洒了。

料理和饮料都可以拿出来,如果有什么万一的话就那样沿河而下,就可以逃到桂华证券总部大楼。


「总之这个话题到此为止!

坐在屋形船上看烟花吧」


周围已经完全变暗了,我们乘坐的屋形船到达会场的时候,烟花就飞上了天空。

这条街可谓是地面的群星闪耀,但是天空中闪耀的一抹鲜花让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真漂亮啊。」

「啊啊」

「真是呢。」

「好厉害啊」


装饰在屋形船上的风铃发出夏天的声音。

那声音虽然也被烟花的可爱所淹没,但仍留在耳边无法离开。

每当焰火从河岸升起时,欢声四起。


「瑠奈。

明年也再去看吧」


没有注意到荣一君坦率的声音,我被囚禁在夏天的幻影中点点头。

明明从这里开始就有金融的修罗场在等着,却突然跳进了风暴的中心。


「是啊。

再去看看吧」


那个声音是虚幻的,悲伤的,感觉不是自己的声音。





簪子的颜色

    印象中的是《友少》的柏崎星奈的发饰。

    那只蝴蝶的发饰衬着金发,真有魅力。

    然后,我想,她也是和日本人不一样的容貌。


芙蓉银行(富士银行)

    原来是财阀的联合体,所以里面相当混乱。

    话虽如此,在这个世界上,财阀之间的合并啊。


DK银行 (第一劝业银行)

    同样里面是分散的财阀的联合。

    这里的总会屋事件成为了大藏省丑闻的导火索,从这里的脑死亡开始的债权回收活动与之后的大型物流的破产紧密相连。


工业银行 (日本兴业银行)

    为了培养重工业而建立的银行,作为知名企业的主要银行而联名。

    这三行合并还算成功……成为了什么呢。

    

    另外,之后对于系统开发部门来说,被唾弃为「IT界的圣家堂」的噩梦系统开发项目开始了。(三家银行合并的瑞穗银行的这个叫做MINORI的项目从02年一直干到19年上线,参考:https://www.sohu.com/a/328164937_100099842)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