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和金发美女玩玩吧 前篇※

「这是……营养饮料吗?」

看着阳一手里的小瓶,实里问道。

「不,这是——」

说到这里,阳一的视线捕捉到阿拉娜,一时语塞。

「啊,不,还是算了吧,嗯」

「阳一殿下」

「怎么了?」

「要不要用就交给你了,但我希望你能告诉我这是什么」

「啊……不,真的,不要在意」

面对阳一的态度,阿拉娜轻轻皱起眉头,叹了口气。

「我觉得阳一殿下好像很在意我,这是自我意识过剩吗?」

「唔……」

阳一尴尬地低下了头。

「果然……我不太喜欢这种顾虑」

阿拉娜一边说着,一边不快地看着这边,但她似乎并没有说得那么不高兴。

「那么里面是什么?」

「……梦淫妖的春药」

那是与阿拉娜相遇时,袭击她的三人组中的一人拿着的东西。

那些家伙打算把这种春药涂在阿拉娜的私处上,让她产生情欲,就这样把她调教成性奴隶,但被偶然闯入的阳一阻止了。

阳一从和尸体一起回收的随身物品中,使用【无限收纳+】的功能将这种春药放入里面。

阳一把其中的一部分倒进了营养饮料的空瓶子里。

「哦,也就是说,要用那个春药侵犯这个女人……嗯,这不是很有趣吗?」

阿拉娜知道瓶子里装的是梦淫妖的春药后,一边点头一边嘴角浮现出妖艳的笑容。

「……不讨厌吗?要用这个吗?」

「嗯?」

虽说是未遂,但被人直接在性器上涂上春药产生情欲,一般来说会造成心理创伤。

不加考虑就取出春药后,阳一想到了这件事,诅咒着自己的粗心,但阿拉娜似乎并没有特别在意。

阿拉娜呆呆地望着阳一,突然露出艳丽的笑容,把脸凑了过来。

「呵呵……嗯~……mua」

突然开始的接吻很快就结束了,阿拉娜用炽热的视线看着阳一开口道。

「那种事,对我来说只是被路边的石头绊倒的程度而已。不过,你这样关心我,我很高兴,阳一殿下」

「哦、哦……」

「——嗯……嗯~……」

简短的呻吟声插了进来。

看来是被抓住的金发美女醒了。

「嗯~……这是,怎么了……?」

凯瑟琳,也就是夏洛特,确认了自己的姿态,动了动手脚确认手脚被绑住了。

「好像醒了」

听到阳一的声音,夏洛特把目光转向阳一,一瞬间惊讶地皱起了眉头,但立刻露出了诱惑的笑容。

「呵呵,不用这样,我也陪你上床的」

她手脚被束缚着,扭动着腰。

她的视线只盯着阳一,似乎决定无视阿拉娜和实里。

「我想和你说几句话,凯瑟琳桑,不,是前CIA特别调查员夏洛特·赫歇尔」

被阳一的话冻住笑容的夏洛特,立刻面无表情。

「你是什么人?」

「是个善良的日本游客」

「撒谎,一个普通的游客怎么会知道我……。还有,你是怎么把那两人带到这里来的?」

「嘛,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

「目的是什么?」

「我们只是想享受这个城市而已。本来奇怪的人就是你吧?」

「做一些容易让人误会的事不是不好吗?」

「这个国家是这样的吗……但是,什么都没有吧?」

夏洛特已经检查完了阳一的衣服,结果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东西。

艾德应该彻底调查过旅行箱,所以就像阳一说的那样没必要怀疑他。

——不过,只要不做这种事。

「如果没有阴暗的地方,就那样和我上床的话,彼此不都很幸福吗?」

虽然夏洛特说得没错,但阳一还是不喜欢把阿拉娜和实里留在汽车旅馆,自己在豪华的房间里和金发美女玩。

对两人的歉意当然是有的,但也有一种想法,那就是,消灭对方相信一切都会按照自己的想法发展,毫不怀疑的气焰,不也是一种乐趣吗?

「偷别人东西的坏孩子,需要惩罚吧?」

因为一一说明动机很麻烦,所以阳一这样告诉夏洛特。

「呵呵,我本来就打算和你上床的,事到如今被你侵犯也不疼不痒的。倒不如说,如果能得到日本人的刚直肉棒,那就太好了」

从自己的打扮和阳一的话中,夏洛特确信自己一定会被侵犯,所以再次露出妖艳的笑容,扭动着腰。

被金色的阴毛覆盖、紧紧闭合的裂缝不知什么时候微微张开,从内侧露出稍大的褐色肉褶。

原本应该是干燥的花瓣已经湿了,微微颤抖,黏稠的爱液溢出来,弄脏了床单。

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做出这么大的反应,这个金发美女真是个相当厉害的家伙。

「喂,裤子下面的肉棒已经变大了吧,你能快点塞进去吗?光是想象日本人那坚硬的鸡巴,我就忍不住了」

「嗯……」

夏洛特的姿态和话语,让阳一的表情有些僵硬,不禁沉吟起来。

虽然动作和台词都很老套,但阳一却感受到了难以抗拒的淫荡。

如果一个人在这里的话,大概会按照夏洛特的步调被玩弄吧。

「给我吧」

「啊……」

看着阳一那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阿拉娜用略带惊讶的语气说着,从阳一手中夺过装着春药的小瓶。

「这女的看起来很厉害啊,我先来会会她吧」

阿拉娜的话让夏洛特皱起了眉头。

「那个,为了以后的学习,我想问一下,您是哪里人?」

从夏洛特的表情和语气来看,这是一个纯粹出于兴趣的问题,刚才还弥漫着的淫靡的气氛像谎言一样消失了。

「英语圈不必多说,我想欧洲、俄罗斯、北欧等国家都不存在这样的语言……」

虽然不清楚是不是与前CIA有关,但夏洛特好像对很多语言都很熟悉。

即使不知道意思,也至少可以判断是否听过。

「啊,那就用这个吧」

恢复正常的阳一,从【无限收纳+】中取出银色的项链。

「啊,那我来吧」

一直默默注视着这一切的实里突然叫了一声,从阳一手上抢走了项链。

坐到床上夏洛特的身旁,把项链戴在夏洛特又白又细的脖子上。

「等、这是什么?」

全裸再追加上银色的项链,让人觉得稍微增加了一点下流的感觉。

「那么,现在你能听懂我说的话了吗?」

「……你也会说英语吗?」

「不,你仔细看看我的嘴型」

「嘴型……?」

「是啊,仔细看看就知道了吧,你听到的语言和我嘴的动作应该有出入吧?」

「怎么会……」

「那个,可以听懂吗?」

实里对吃惊得睁大眼睛的夏洛特说。

「怎么回事……」

「我现在说的是日语,那么,夏洛特桑听起来像是英语吧?」

「……骗人的吧」

「顺便说一句,夏洛特桑的话在我听来像是日语」

「什么啊……这是怎么回事……?」

「那条项链就像翻译机一样」

阳一对困惑不已的夏洛特说道。

「怎么会……不可能……」

前CIA的夏洛特对最先进的技术有一定的了解,但从未听说过能够如此完美地翻译语言的装置。

虽然实时翻译处理让人惊讶,但在没有耳机的情况下,翻译后的语言传达到耳朵里是无法理解的。

但是,真不愧是前CIA特别调查员。

夏洛特擅长对无法理解的事物停止思考,决定先接受事实,平息自己的混乱。

与其听不懂对方说的话,不如理解对方说的话,所以还是接受对方说的话比较好。

这样一来,在意的就是对方的意图。

「你在想什么?你把这样的东西给我有什么意图?」

夏洛特曾经是CIA的一员,现在也经常在艾德的手下展开情报战,她无法理解让她戴上值得让艾德的老巢全力行动的装置的意图。

「什么意图……能通过语言沟通玩起来比较愉快吧?」

「怎么会……因为这种事……」

夏洛特一直认为这是有什么深意的行为,但从阳一的态度来看,这似乎是真心的,她大为吃惊。

「好了,絮叨就到此为止,差不多该正式开始了」

阿拉娜露出坏笑,把手放在小瓶的盖子上。

这幅样子和阳一所知道的阿拉娜的角色不太相称。

「呐,阿拉娜,你为什么这么兴奋呢?」

「哼。诱惑我的……不,我们的阳一殿下的女人需要惩罚吧?」

「啊,那我也来帮忙」

「嗯,那我们两个人一起惩罚她吧」

看到两人的样子,阳一又高兴,又害羞,又无奈,心情复杂。

大概是看到刚才差点被夏洛特的诱惑打败的阳一,阿拉娜嫉妒了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被诱惑打败的阳一也有一部分责任,但是女人在男人有外遇时,常常会怨恨外遇对象的女性,也许是这种复杂的心情和嗜虐心很奇怪地咬合在一起吧。

(这时候还是不要轻易出手比较好)

阳一虽然经常爱讲道理,但两人看起来很开心,所以决定静观其变。

「等下,我对女人不感兴趣,让那个男人来代替吧」

夏洛特决定暂时不考虑关于翻译机——沟通魔道具——的事情,再次确认了自己的状况,似乎理解了阳一带着的两位女性会来做自己的对手,但似乎对此大为不满。

「嘛,女人对我做什么,我都无所谓,如果玩够了就请换人吧」

「呵呵,这种态度能维持到什么时候,真让人期待啊」

阿拉娜坐在床上,跪坐在夏洛特身旁,把小瓶里的东西倒在手心上。

把春药分一部分给隔着夏洛特跪坐在对面的实里。

(话说,碰到那个春药也没关系…………姑且,好像是吧)

【鉴定】的结果,梦淫妖的春药只能从黏膜处吸收。如果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那就是一旦被女性吸收后,通过汗水等排出体外的时候,就会气化到空气中,这时其他女性吸入时多少会有点催淫的效果吧。

「这,这是什么?毒品?」

「嘛,是药的一种」

「没有中毒性,不用担心」

夏洛特一脸不安地想着那是不是毒品的一种,看起来有点可怜,所以阳一补充一句。

「那我们开始了」

曾经为了诱惑阳一而湿透的秘穴已经干透了,阿拉娜把手上的春药涂在那干燥的黏膜上。

「我也……诶~」

接着,实里也把手指上的春药抚摸在夏洛特的菊门上。

「什么……嗯~……嗯~……这是怎么回事……大腿,吱吱……」

干燥的秘穴慢慢湿润,不一会儿爱液溢出来,黏糊糊地湿透了。

阿拉娜涂完春药后依旧来回抚摸着夏洛特的秘穴使其充分发挥作用。

「啊嗯!不行,手指不要动……!!」

「呵呵,不是被女人做什么都无所谓吗?」

阿拉娜露出坏笑,轻轻地将手指插进夏洛特的阴道口,在阴道内浅浅的部分来回搅动。

实里在旁边抚摸着菊门的表面。

「啊!呀啊!!被这样搅动的话……而且,屁股也……嗯~~!!」

夏洛特想尽办法抵抗着快乐,一定程度上抑制住了喘息声,但身体的反应却无法控制,用力地仰起身子,抽搐起来。

似乎达到了轻微的高潮。

「呵呵,被女人碰了一下就这样了。你看,这里还想要呢」

说着,阿拉娜捞起不断溢出来的爱液,向夏洛特展示自己湿漉漉的手。

「啊哈啊……啊,这样,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好强的夏洛特露出快要哭泣的表情,阿拉娜舔了舔自己沾满爱液的手。

「阿拉娜!!」

阳一看到这个样子,发出斥责的声音。

「怎么了?阳……一……」

阿拉娜的眼睛变得空虚,腰部开始剧烈地颤抖。

「啊……啊……」

阿拉娜一屁股坐下,运动裤的大腿间渐渐湿了。

「啊咿呀~……」

舌头也是黏膜。

如果舔了混有春药的爱液会怎么样,这是无需说明的事情吧。

「阳、阳一……」

阿拉娜面颊泛红,嘴角微微流着口水,急切地望着阳一。

眉梢下垂,眼神有些空洞,眼角积着泪水。

(最近阿拉娜给人的感觉变了很多……。嘛,反过来我也会重新爱上的)

看着阿拉娜令人遗憾的样子,阳一微微笑了笑,轻轻叹了口气。

看到阳一和阿拉娜的样子,实里把视线移到自己的手指上,歪着头。

「嗯~…………啊唔」

想了一会儿,实里咬住了自己的手指。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