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是我,是我先,明明是我先来的!(H,开放)

第九章是我,是我先,明明是我先来的!(H,开放)


在黑暗的房间里,除去因为魔力冲击被撕裂的空间,受虚空的吸力发出嘶嘶的诡异风声,凌光感觉到魅魔少女的呼吸也变得越来越急促,脸色泛红,似乎是在被某种催情的要素在催动着她。


黑影像是用尽所有的力气,软若无骨的娇躯白嫩如雪,香肩柔滑散发着淡淡的【花香】,身体依着凌光瘫坐在对方身上,坚挺的双峰直接压在了凌光的胸膛上。


因为失去了胸罩的保护,魅魔少女硕大的乳球让光膀子的他感受到了一阵柔软和那两颗凸出的蓓蕾,纤细的腰肢下是圆嫩的蜜桃雪臀紧贴着他胯下,加上比例完美的长腿像八爪鱼长须死死地拴着他的腰间。


这般美妙的感觉,从下身直冲向凌光的大脑,强烈的刺激使他忍不住双眼紧闭,眉头皱紧,深深吸了一口气。


深入对方体内的肉棒不听话地颤动几下,似乎想要撞击少女的子宫壁,不过,为了不让黑影感到痛处,他还是强忍住这股冲动。


两人就这样以奇怪的方式,维持交合的姿势相拥着,过去的他们从来没有像这样、没有阻碍地紧紧相拥着,为了享受这种亲密的感觉,他们保持着沉默,并没有说任何话,。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虽然只是一分钟的时间,却好像过去了一个世纪,窗外挂在夜空的月亮依旧明亮。


「你动了…唔…呜…呜…你忍不住了…呃哈…你主动抱住我了,这次是我赢了……」


此时,凌光感觉怀中的人儿稍稍挣扎了一下,少女螓首高抬,眼眶含泪,幽怨落寞的绝世美艳终于露出如愿以偿的笑容。


她把下巴抵在凌光的耳边,一边喘息着,一边用很娇弱的声音伴随着呼吸的气息钻入凌光耳中,


「是。是的,这场胜负我认了,我输的很彻底。」


凌光暗叹了一声,大手抚摸着黑影雪白的后背,现在的他就像在哄孩子一样,安抚着黑影,早知道魅魔少女这么好哄,他一早就直接认输好了。


「你是我的,凌光。」


回复了些许力气的魅魔少女两手抱着凌光的脖子,尽可能地与对方贴近,粉嫩而有弹性的酥胸将近在对方胸膛压成饼状,如果,时间停留在这一刻,那该有多好。


「我当然你们的啊,你和娅斯米也是我的。」


可惜,凌光还不知道黑影为什么这么做,也不知道对方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他的回应顿时让黑影神色大变,凌光感觉自己好像说错了话,可话从口出,就很难收回。


「呃!不……不是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的,这不关娅斯米的事,你跟本不理解我的意思,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对我完全不了解。」


魅魔少女身体微微颤抖,藕臂垂下,抱着凌光脖子的玉手落在他的肩膀上,随后缓缓将凌光推开了,满眼春水的她失望地看着凌光摇头说道。


「我为什么会不知道呢?我知道你小时候在蛮王朝吃了很苦头,遭受了很多非人的折磨,但那些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保证现在没有人能够再伤害到你。」


「不!凌光,我不要承诺,我在意的不是这些,我在意你为什么要叫我这个奇怪的名字?而不是叫我娅斯米?是我,是我先,明明是我先的,最先醒来的人是我,最先等待你的人也是我啊。」


凌光以为对方只是对过去的事情有心理阴影,单纯地害怕被伤害,他伸手想摸摸魅魔少女的脑袋,平复她惊慌失措的心情,谁知却被黑影一手拨开。


男子愣了愣神,他被少女突然其来的反应给惊到了,内心的委屈顿时爆发,她辛辛苦苦兜了这么多个【圈】,为什么偏偏离不开娅斯米的那个笨蛋,她要的不是承诺、不是守护......


「我承受了这么多痛苦,为什么是那个后来的家伙来到后就得到原先属于我的名字,甚至没有付出什么,就得到大家都的宠爱和关心,她凭什么使用我的力量,现在还要与我共享一份爱。」


「凌光,我真的无法忍受,我活的好压抑,以前待在暗无天日的地牢里,现在待在黑漆漆的识海里,在神域的时候,我是逼不得已,这几个月看着你们天天亲昵,我嫉妒得都快疯掉了,最终我也想通了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


黑影原本不想把话说得那么明白,可是,凌光即使现在正与自己在做爱,他的脑海也在想着娅斯米。


这就让她无比的恼火和气馁,感觉自己好像永远都要被那个不劳而获的女人强压一头,琼鼻微微抽噎着,尽管她歇斯底里地倾诉着内心的不满,但是以她的身体情况,任何话语都显得有气无力。


「果然,像我这种存在,天生是不配得到爱,从我的意识这具身体苏醒后,我第一个感受到的是痛,那种感觉很真实,它能够让我清醒起来。」


「每次犯错,妓院的老鸨就会用长长的皮鞭,鞭挞着我们的身体,身边尽是同年龄孩子的惨叫,我却没有喊出声,痛!对我来说才是真正的「爱」,因为那是我唯一能够感受到的真实,也是只属于我自己的东西,至少不会有人跟我抢。」


「所以,你可以随便使用我的身体,这张嘴、这对柔软的胸脯、还有这些......都是你喜欢的。」


黑影露出讽刺的笑容指着自己的小嘴说道,然后,她捉着凌光的左手扣在自己的丰满雪嫩的乳峰,任由对方搓圆按扁,另一只手将男子的右手搭在自己雪白修长的黑丝美腿上。


「还有最重要的这里,只要你愿意,待另一个人格觉醒后,你想让我给你孕育多少个后代没关系。」


随后,她又带着凌光的大手抚摸自己小腹的淫纹,粗糙的手指微微一按,还能感觉到深入到子宫里头的肉棒顶着宫壁,都快把少女肚皮撑起起来。


整个龟头都会被一张小嘴完全包裹住,龟头的挺动不断被动变换,莫大的刺激搭配上少女颓败的神情,莫名让肉棒无比兴奋。


「我感觉到你的反应了,这些东西,你一定很喜欢吧?蹂躏也好、折磨也罢,我的心灵也是属于你的,请你不要再用你的温柔来诱惑我的心智,我会疯掉的......」


黑影真不知道自己前世到底欠乐这个男人什么,凌光的存在仿佛天克着她般,他阻碍自己,无论争辩、还是纷争、还是什么事情,吃亏的总是她,受挫的人总是她。


如果没有遇到这个男人,她就可以和娅斯米顺利融合、如果没有遇到男人,她就不需要别人共享自己的身体、,如果没有遇到男人,她就不会感到这么痛苦.....


为什么偏偏让他出现在自己面前,三番四次破坏她的计划,让一个只能活在黑暗中的人窥视到【光】,让不需要【爱】的人产生渴望,让正在逐渐自我毁灭的少女触碰到了【希望】。


这个男人抛开他的对自己做过的那些事情,他的存在在黑影眼中就已经坏得罪无可赦。


但......如果没有他,自己又会变成什么样子?与血神的分身在帝国的边境同归于尽?还是迷失在梅露克里斯之门的异空间成为虚空垃圾?或许没有这个男人,自己连幻境都不敢进入吧。


少女的身体微微前倾,额头顶在凌光的胸前,不知道为什么,一旦回忆起过去,脑海满是对方的身影,抛开经常吵架、纷争的娅斯米。


仿佛在她的世界,能够让她感受到自己存在、与自己交流的人只有凌光一人,她活了这么多年就在等待这个男人。


果然,她就是天生贱骨头,吃了这么多苦头还不够,明明已经撞得【头破血流】、【伤痕累累】,至今她还是不自觉地想要靠近跟前这个男人,


这已经不是又爱又恨了,这完全就是【痛】的感觉,既然只有【痛】才能给她快乐,那就没必要再需要去寻找爱了。


她累了,真的好累!她不想再跟娅斯米抢夺什么的。她最后的那一句话不是命令、也不是决定,而是以哀求语气说出来。


少女原本已经干涸的眼角再次涌出泪水,接连不断的泪珠从那诱人的脸颊上面滚落,然后一颗一颗,像是雨打沙滩一般的落在了凌光的小腹上。


这一刻魅魔少女竟然哭成了一个泪人!当他看到秀丽的容颜梨花带雨,凌光睁大了自己的双眼,仿佛这一刻的情欲都被美人流泪的画面一笔带过似的。


魅魔少女说完那句话便沉默不语,她将自己内心想说的话一股脑全部说出来,脑海一片空白,整个人傻傻地用脑袋顶着凌光的胸膛。


而凌光低头注视着她,他已经输了没有任何开口的权利,纵使知道那些事情与自己无关,但作为骑士,天生就与女神的命运纠缠不清。


娅斯米小时候的事情,他从法芙娜那边已经得到,虽然,很不清晰,但大概也能猜到,但并没有深入去想,既然是小时候,那时候的黑影应该也是心思单纯的女孩子。


他没想到过黑影不像娅斯米那般,她是得知自己的存在?或是说她早就知道自己是女神,醒来后就在一直等待着自己。


结果,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在她被卡尔薇娅发现时就连同记忆一起封印,紧接着娅斯米的苏醒,与自己相遇。


怪不得她会说是自己先来的......妓院的经历不但对黑影产生了阴影,她的某些感觉方面都变得有些扭曲,加上一直都没有注意,所以,才会积聚到现在才爆发吗?


说到最后还是他没有照顾好少女啊。


凌光内心满是歉意,伸手抹对方眼角的眼泪,照着怀里的少女伏下了身体。


在黑影惊愕莫名的眼神当中,将唇瓣轻吻在了美少女的樱唇上面,这一吻并不强硬,相反还非常温柔。


这看似完全违背了魅魔少女的意思,可这也正是【痛】之一啊,【痛】是不可能带来【快乐】的,既然如此,凌光的【温柔】对她来说就是真正的【痛】,这从逻辑上他并没有做错。


凌光的舌头从嘴唇里面伸了出来,柔软中带着爱意,突破唇瓣,在黑影的香舌卷在了一起。


这一刻的凌光格外的投入,动作也非常的温暖,那一条舌头像是有魔力一般,将黑影得爱意和欲望糅杂在了一起。


不过几息,魅魔少女的眼神就渐渐温柔下来,同时温柔中还带着迷离,她的双手手慢慢地环上了男子的脖子,酥胸紧贴在对方的胸膛,那两颗樱红的蓓蕾也因为刺激膨胀挺立起来。


两个人激烈的拥吻开来,房间当中的气温也开始快速上升,像是干柴烈火,彼此之间的火星已经熊熊燃烧起来。


【仍然难禁看着你这个坏人 有什么的吸引】


【残酷至此更让我想靠近 心知要换个别人 还是有人】


【如同前世欠下你的吻 还怎么敢怒愤 已习惯亲朋好友问我怎会为你等】


【学会讲指因这种狠深得我心】


【喜欢你让我下沉】


【喜欢你让我哭】


【能持续获得糟踏亦满足 喜欢你待我薄情】


【若是你也发现 你也喜欢亏待我】


【我就让你永远痛爱着我】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