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恋爱的酸臭味

第二十八章恋爱的酸臭味


「你想多了,法芙娜从来都是占我便宜,什么时候给便宜过我,这份权力不是给我的,是给她的,不过,她是我的人,她拥有的一切,也自然我的。」

凌光嘴上说着不要脸的话,神情却轻描淡写,对娅斯米和黑影的占有,是他与生俱来的权力,女人得一切都理所应当地属于他。

这让紫述香感到有些愕然,对于人类的情情爱爱她还是理解的,也见过不少,但是,像凌光这种……感觉已经完全过了爱的界线,甚至时疯狂的程度。

可他偏偏又是少女的骑士,或许这就是【女神的命运】吧,真是可怜。

「呃呃呃……可怜的娅斯米大人居然落在你这人手上,我应该说你爱的扭曲,还是好不要脸呢,在我灵智开启后,我见过凌音大人,她一直认为你把娅斯米大人当作布娃娃来折腾,你的欲望远超过对她的爱。」

「呵,你会相信一个连爱都没爱过的人说这种话,她没接触过这些事情,就永远都是长不大的丫头片子罢了。」

对于凌音的看法,男人完全不屑一顾,每个人的爱情观都不一样,而他和娅斯米是一致的,他们之间完全没有争执和矛盾。

无论是娅斯米,还是黑影,她们与凌光,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愿意完全接受着男人疯狂的性憨和占有欲。


如果真的要掀开他们之间爱情的表面,那是得越爱越狠、越爱越痛,爱到入股,狠不得将对方生吞。

这份爱已经让他们超越许多禁忌,到达难以言喻的程度,这也导致他们有些事情不会带着目的去做,只是单纯想要才会去做,纯粹喜欢地去做。

「真是傲慢的家伙啊,算了,你们的事情,我也不多插嘴了。」

精灵少女是理解不了这种爱情,她摇了摇头,不想再继续在这个话题说下去,心中只觉得娅斯米可怜,被囚禁在这个男人的手掌心。

「你们在聊什么呢?是在讨论我吗?其实,我对这些东西都不感兴趣,金器、玉器,对战斗都没有什么作用,衣服倒是可以看看,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买衣服而已。」

黑影扫掠过橱窗亮晶晶的珠宝首饰,这些东西看上去很漂亮,里面镶嵌不少魔力钻石等稀有金属,甚至还封印着强大的魔法。

可惜,她和娅斯米一样,从小生活在残酷的环境,只有女生特有的天性,没有得到女生应有的技能。

什么打扮啊、装饰自己什么的啊,她完全不懂,都是靠别人帮忙,对于漂亮也没有概念。

她要服侍的男人只有凌光,只要能够魅惑到那个男人就行了,其他对她来说没什么用,而且穿这么多装饰会对身体有负荷,很影响战斗。

不过,黑影对穿着倒时有独特的眼光,毕竟,床上如战场,有件好的【魔导战装】,才能让自己在与凌光较量之中更胜一筹。

「不用不好意思的,现在的你可是公爵夫人,带些华而不实的东西,没什么不好的,贵族圈子都是些贪慕虚荣的家伙,你穿的不够华丽,压不住场面的,这边可以随你怎么来,但到了欧西里斯帝国,就要靠你了。」

凌光走近至少女身旁,大手扣住黑影的蜂腰,胸膛紧贴着对方的后背,把脑袋压在雪肩,贴着黑影滑嫩的脸庞,一同观赏橱窗内的金银首饰。

凌光只是想抱抱黑影,嗅嗅她身上的花香,对这些珠宝、钻石、金银完全不感兴趣,这次出来是想让黑影开心一下。而且,法芙娜都发话了,就算她把这里全部搬空,人家都不会心疼。

「原来公爵夫人还要应付那种圈子的人啊......还真是无聊呢。真要压住场面,不需要勾心斗角,很多贵族都是在温室长大的,只要我魔斗气爆发,肯定当场吓得他们屁滚尿流。」

黑影扬起温和的笑容,说着最狠的话,她讨厌社交,但不恐惧社交,每个国家之间的贵族圈子对她来说就如同大型猪圈一般。


不是说他们蠢,而是糜烂、懒散。经历过战争的她,很讨厌贵族。

反抗战争时,就有过支助他们的贵族,然而,还没等战争胜利就开始讨价还价,失败后甚至出卖昔日同伴,互相甩锅。


这圈子很恶心,里面的人城府极深,贪欲旺盛,人人都带着一副虚伪的面具,勾心斗角非常复杂。

娅斯米是没这个能力应付的,如果只依靠法芙娜,玛利亚等人,少女自身就会被视作为凌光的弱点,加以针对。

所以,娅斯米需要黑影去帮助凌光,但,这绝对不是利用,只是恰好另一个她可以应付这方面的事情而已。

「话可不是这么说的,能够从开国至今流传下来的贵族都是些很厉害的人,如果,不厉害的早就被人灭光了。」

「放心,我也只是说说而已,至于要怎么做,我早就心里有数了,小男人。」

黑影转身看向凌光,一脸轻松地说道,男人神情温和,低头神情注视少女,看到黑影胸有成竹的模样,莫名地被他那股的自信深深吸引住。


这就是黑影与娅斯米的不同之处,也是她的魅力之一。


「啧啧,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么,爱情真是神奇呢,又莫名其妙被塞了一嘴狗粮,喂喂喂,黑,你还要去看衣服吗?」

一旁的紫述香两手拖着两门魔法阵,原先围绕着三人的商品全部褪去。无数衣物代替原本商品的位置,华丽至简朴一概俱全。


待她完成一切后,看到卿卿我我的两人正在甜蜜私语,完全没注意到四周变化,都不像是来买东西,更像是在给自己秀恩爱,内心不禁一阵无语。

「看,当然看。」

听到精灵的催促,黑影应声回了一句,随后用后肩顶了一下凌光的胸膛,给身后的男人抛了一个媚眼,随即悄然在对方眼皮底下,轻巧地从凌光的怀里挣脱,向着精灵少女的方向走去。

凌光【接过】少女的媚眼,忍不住身处猩红的舌头,舔舐了一下有些干涩的嘴唇,可还没等黑影走出几步,身后的凌光心中陡然生出一个邪恶的念头,他直接帮她向精灵少女发出自己的提议。

「不如,从内衣看起吧,紫薯,拿点成人内衣来看看,要偏情趣款式,最好是黑丝,不要丁字裤,最好带蕾丝边的,布料要魔纹蚕丝的,那种感觉比较柔顺一些。」

「不是紫薯!是紫述香!紫述香!嗤,懒得跟你斗气了,话说回来,你的性癖还真是奇怪,明明那么喜欢黑暗,却又保持着含蓄的态度,挺好的,我知道有一批很适合阿黑的内衣。」

精灵少女争辩的几句,瞧着凌光玩世不恭的模样,就知道对方是故意的,跟他斗气只会气死自己,不过,他的性癖倒是挺有意思的,也很符合黑影的风格。

紫述香瞄了魅魔少女一眼,这般绝美的容貌是世间独有,以前她以为法芙娜已经是艾斯莉亚大陆最美的女人。


单论容貌,黑影是完胜的,可是,也在妖艳这方面,魅魔少女倒不及法芙娜。


纵使魅魔少女看起来妩媚,但从行为举止,紫述香不难看出她本性保守,不是很能放开自己。

黑影顿时就愣了,她与娅斯米共享记忆,她清楚凌光和娅斯米约会时,他就是把娅斯米当初换装人偶,把人家给弄哭了。

他就是喜欢捉住任何机会来戏弄她们两人,来满足自己的恶趣味,简直坏透,比荒野蛮神还要邪恶。

「呃......凌光!额!紫薯,不要听他的,内衣你随便帮我配几件就好,我还要一条大号儿童版的小熊胖次,其他样式就按照凌光说的那样吧......我主要想试衣服和裙子。」

当黑影看到紫述香真的听从,把一大堆罩罩、胖次召唤从其他空间出来,连忙阻止精灵少女。


她还咬着嘴唇,回头狠狠地地瞪了凌光一眼,星眸里满是羞怒,因为欲望而微微显出绯红的俏脸,更是让凌光欲罢不能,心中那股得意的劲头使他无比兴奋。

「干嘛,别害羞,好不容易来一趟这里,你不一次性把衣服都试过一遍,哪知道好不好看。」

「紫薯,普通的便衣,裙子收拾一下打包带走,拿点有趣的衣服给她试试,那套白色的兔女郎好像不错、那套女仆服和透明睡衣也不错,水手服就算了,不适合她。」

可是,凌光不为所动,恶趣味的笑容依旧摆在嘴边,语气上好像,装作好像为她着想一样,目光扫视四周最终定格在不远处一排【cos】的服装上。

他挺喜欢看黑影穿礼服,穿的太多次也会厌倦,必须找些有趣的东西,中和一下。之前娅斯米也有兔女郎和女仆的服装,只是黑影重塑了身体后,两人体型不一致,尺寸已经不适合她了。

「别,紫薯,不要听他的,凌光!不要这样嘛,这里还有外人在啊,你要看,我回家穿给你一个人看不好吗?你就听我一次嘛......」

黑影眼看着自己拗不过凌光,急中生智,转变自己的战术,硬的不行,那就来软的,前脚刚脱离对方的束缚,转身又扑回到凌光身上,双眸泪眼往往,装作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哀求。

虽然,这突然转变虽然很假,但她都快要哭了,凌光再过分,总不能真的欺负到她哭出来吧。

可惜,她还是小看了凌光,男子不要脸的层度远超她的想象,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少女胸脯那丰硕的两团大棉花上。


透过斗篷,他感觉到那件快要撑爆的魔法长袍里头所隐藏的宏伟,那股连绵不绝的柔软是他无法抗拒的,此刻,对方还胆敢压在自己的胸膛摩挲着。

「你知道什么叫聪明反被聪明误吗?你到底这是求我,还是在魅惑我,我可是很想看你穿那种衣服呐,特别是在床上的时候......」

「啊......凌光!不要......我不是那意思......」

黑影主导送到上门,凌光丝毫没有放过她的意思,粗壮的手臂环过魅魔少女的蜂腰,少女愣了一下,等她反应过来已为时已晚。

「那就是来诱惑我咯!这样我更不能放过你了。」

「呃......」


黑影眉头微颦,神色苦恼,面对凌光的逼近忍不住稍稍往后退去,她感觉自己再聪明也敌不过眼前这个男人。


他既霸道又蛮横,跟他讲道理是没用的,无论谁对,谁错,他都全都要......

凌光完全无视了她的解释,粗壮的手臂强行将黑影完全贴近到自己的身体,温香软玉在怀,花香扑鼻而来,低头就要侵略她那片粉嫩可口的薄唇。

「我忍不了啊啊啊啊啊!!!真是【佛都有火】!你们到底是来买东西的,还是来秀恩爱的啊!不要在这里散播恋爱的酸臭味啊,会污染我的结界的啊。」


「......」

「呃!传送阵?」


就在此时,精灵少女抓狂的声音传到两人耳边,打断了两人亲热的节奏,对方懒得废话,直接他们下方展开一门传送阵,将两人笼罩在其中。

凌光也是被唬愣了,他没想过【紫薯】能够一个念头,就能对他们使用传送魔法,不是说他有黑金卡,在这里就是最高权限了吗?

法芙娜嘴上说是给黑影的歉礼,暗地却还留了一些后手在警惕着她,既然这样,那他也没必要帮对方向黑影道歉了,嘴上说着道歉,却不是真心的,这会误导了黑影,还不如让少女继续和法芙娜保持距离。

「你们不选,我帮你们选,衣服大小的问题你们不用担心,这些衣服都附加了变形魔法。你们爱怎么穿就怎么穿,脱光不穿也行,反正全部给你们打包带走了。」

紧接着,四周的挂在衣架的服侍纷纷化作光飞到半空,划过天际,如同流星般,落入少女的空间戒指里头。

「还有,我叫紫述香,不是紫薯,现在就给我滚出这里。」

精灵少女气冲冲地说完后,拂手间将传送阵的魔力注满,法阵盈光四溢,黑影和凌光瞬间被送出了结界。

「......」


「......」


被赶出的两人站在大街,许久都没有从紫述香的愤怒中缓过来,大街上人流涌涌,穿梭过他们身旁,并没有人注意到这对茫然在路边的情侣。


「都怪你把人家给恼怒了,看呐,我们都被赶出来。」


回过神的黑影看了看四周的环境,打破两人之间的沉默,没好气地朝着凌光笑着说道。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啦,谁叫你这么诱人呢。」


凌光露出无奈怂怂了肩膀,他完全没有吸取刚才的教训,大手拨过少女的刘海,在光洁的额头轻轻啄了一口。


别人怎么想他无所谓,他又不是像巴尔德那种【救世主】,顾及所有人的感受,唯一能让他在意的只有跟前这位【少女】。


「讨厌,不要这么弄啦,这里可是大街上,很多人看着呢。」


此刻黑影依旧与凌光紧贴着身体,对方身体炙热的温度和熟悉的气味,使她的脸庞为情欲而泛起了一层绯红色。


魅魔少女眼瞳仿佛要滴出水来,可这里是大街,这样下去可不得了,她忍不住羞涩地别过脸庞。伸手推推了凌光坚实的胸膛。


「那么,走吧,天色差不多,我们逛一会,再去吃饭吧。」


「吃饭?」


「放心,我都安排好啦。」(凌光)


「看来某人对今天是早有预谋呢。」(黑影)


「你可以再想多一些,或许我把你这辈子都安排好了呢。」(凌光)


「你还真是想把我绑在你身上一辈子啊。」(黑影)


「难道,你还有机会逃吗?」(凌光)


夕阳西斜,将两人映照在地面的影子拉得修长,在他们之间,看似摇摇晃晃的双手却在紧紧地握着,这辈子都不会再松手。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