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有权有势就是这样的啦

第二十九章有权有势就是这样的啦


华丽的魔法水晶灯投下柔和的光,使整个宴会厅显得优雅而静谧。悠扬的萨克斯曲充溢着整个餐厅,如一股无形的烟雾在蔓延着,衣冠整洁的经理为客人推开了沉重的大门。

在这风格古典精致的阔大空间内,只有一张贵族长桌,间接性表明今天他们只服务预定这个位置的一对客人,侍应生纷纷站在不远处,但也有点距离的角落,等待着俯视客人。

主管安排着这对高贵的客人落座,奉上预定好的菜单,便放下用来呼唤他们的魔法铃铛,然后,悄然消失在客人身旁。

这里是高级场所,贵族出门吃饭不是谈生意,就是谈公务,自然不喜欢有人打扰。


他们识趣地给宴会厅布置了结界和铃铛,如果有什么需要,只要客人摇摇铃铛,他便能立即传送到客人身边。

这般别人恭维的感觉,让黑影不是很习惯,她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进入这里需要正装出席,可是凌光并没告诉她,她不得不临急临忙地从紫述香的衣堆里随便找了件符合她风格的来穿。

那坏家伙不但倒是有所准备,还幸灾乐祸地看着她一个人手忙脚乱的样子,不过,用来掩盖真容和气息的魔法面具并没解除。

魅魔这个种族存在这许多未知的特性,天生媚骨自带的气息,会使自身以外的所有生物【发情】的生理反应。

无论目标的性别是男、还是女,意志不够坚定,就会被魅惑,失去理智的人是很可怕,为必要一些不必要的事情发生,黑影是不能在公开场合和大庭观众暴露真容和气息。

话说回来,与她共享记忆的娅斯米,有过在皇宫生活的时候,可那时候的她被雪藏起来,没参加过任何宴会。


直到凌光成为【郁金香公爵】的那天,娅斯米第一次公开身份,也就没办法让黑影产生感同身受的感觉。

而且,这种地方,跟她想象的不一样,卡尔薇娅教娅斯米礼仪的时候,共用身体的黑影,也等同于一起在学习,她也从娅斯米的记忆得知,贵族们的生活是非常糜烂。

既然是贵族,黑影第一个念头就是认为,他们经常出入的场所那必定是极致的奢华,既然有钱,那这里肯定镶金嵌银,金光闪闪,什么魔晶做蜡烛、魔核做挂灯,高级魔兽的骨头做凳子,皮毛做电子......

反正按照她的想法就是跟贵族不沾边,甚至带着偏见。

因为少女童年所在的妓院,就是为蛮王朝的贵族们培养童妓,妓女、男宠的地方。导致她讨厌那些权贵的走狗,同时非常讨厌贵族,就是为了满足他们的欲望,才会导致这么多人失去生命。

其实,一个贵族看重的是家族的底蕴和时间的沉淀,如果单纯用金钱堆出来的,那是爆发户。

虽然,很多贵族都是爆发户起家,但早已经改掉了许多奢侈浪费的习惯,毕竟,不是什么家族都像罗氏商会一样,手握经济命脉,一旦经营不善就会陷入落寞困境。

魅魔少女想到这里,神色不禁变得复杂起来,说到讨厌贵族……她现在不也是贵族吗?再说了,她有件事情一直很不明白,为什么萝拉会选择凌光来背【郁金香公爵】的锅?

单凭他与法芙娜的关系,不足让萝拉做出这个选择,爵位不是说封就封,还要讲血缘,然而,凌光好像从来都没有说家里的事情自己,连凌音自己也是选择缄默,这家人还真是奇怪……

「黑,你怎么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在想什么想得那么入神,是有什么不适合吗?如果你不喜欢菜单上的菜,可以把那个主管叫回来改。」

「啊!呃……我没事的,不用那么麻烦了,就这样吧。」

正当黑影思索之际,忽然凌光的传音从心底传来,把她飘忽的思绪打断。

菜单上面写什么黑影根本没看,她对吃的完全不了解,每当说到吃东西,她就想起在妓院时吃的那些【猪潲水】,立即胃口全无。

(【猪潲水】备注:就是吃不完的剩饭剩菜喂猪,用来比喻不是人类可以接受的食物)

「你不觉得我们这样吃饭很怪吗?」

坐在长桌对面的凌光也有些不习惯,也不知道那个【天才】设计这种贵族长桌的,还有所谓的【烛光晚餐】,跟自己喜欢的人吃顿饭,都要相隔几米远,连说话都不得不传音。

最离谱桌面上的各种装饰,放得比人都高,对面少女的脸完全被遮住,这样吃饭还有什么意义。

「贵族不是都喜欢这样嘛,浮夸、奢侈,越气派越好,他们有的是钱自然,就过着和普通人不一样的生活,你看公爵府庄园多大啊,然而,就我们和一群仆人住。」

「单单是维持庄园的结界,一个月的花费,肯定能顶得上一个普通家庭一年的消费了。」

黑影扫视宴会厅的四周,这里并不是穷凶极恶般的奢华,反而是厚重典雅,给人一股很有气派,餐桌的用具和装饰都不是凡品,一般家庭不会用这种高级的东西。


而且,可以摆一百多张桌子的宴会厅,居然只有他们两人吃饭,果然,有权有势就是这么霸道,吃饭都要包场子,想来吃饭的人只能看着他们,太没道理了。

这也说明,作为少数人存在的贵族却占用着这个世界最多的资源,毕竟,他们有钱、有权,要区分自己与其他人的区别,就要制造阶级差距。

「那你不喜欢这样的生活吗?等一切都结束了,我们就回到玉龙山脉隐居吧,我也很喜欢那里的环境,宁静,没人打扰。」


凌光传音给黑影的同时,他摇了摇放在餐桌旁边的小铃铛,叮叮当当响了几声,刚离开没多久的主管便出现在凌光侧旁,主管右手捂胸俯下身体,倾听男子的要求。

「你想多了,我又不是娅斯米,我怎么会不喜欢富足的生活呢?娅斯米是没穷过,所以,吃饱了没事做,跑到山里过安安稳稳的小日子,她的苦都是我受的。」

「在妓院的时候老鸨把我们当作做童妓,挨打、挨骂、学着那些奇奇怪怪,用来讨好上流贵族的知识。别说奴隶了,我们连人都算不上,就是随意玩弄的宠物而已。」


「我是不喜欢贵族和富人丑陋的【嘴脸】,但我可没说过自己不喜欢他们的生活,苦了这么久,好歹也让我过一把当贵族的瘾啊。」

对面的黑影也不知道凌光想要做什么,只是看到作为聆听者的主管神色有些诧异,不过,她倒没有停止传音,因为这样不阻碍,她向凌光解释清楚自己的想法。

「嗐!过得苦可不只你一个人,家里的长辈对我很严厉,糜烂的生活就不想了,而且,我很早就离家了,出来当冒险者,经历那么多命悬一线的事情,现在我也想享受一下。」

凌光说着便推开椅子站了起来,往黑影的方向走去,主管打了个响指,身后不远处的侍应生们识趣地匆匆赶来,把长桌的装饰蜡烛全部收起。

而主管还亲自帮凌光抬起椅子跟在他身后,直至他走到少女面前,才把椅子放下来,凌光就这样从几米外的主人位,坐在黑影侧旁的副座。

整个过程黑影没说什么,两人心有灵犀一点通,这是在约会,结果吃饭时,两人却被隔得老远去,那还不如不吃算了,反正魔法师体内都是魔力,不需要进食维持生命。

不过,有一点黑影没有注意到,凌光在说出这句话时,多多少少有些心虚,跟娅斯米和黑影的苦相比,他过得那般落魄,主要是因为年少轻狂的自己,犯下无法挽回的错误。

这其中导致自己失去至亲之人,还影响了反抗战争的大局,导致眼前这位少女的不幸,他没脸说出来,因为他不敢想象,也无法承担让少女知道真相后,所带来的后果。

男子落座后,侍应生便开始上第一道前菜,前菜摆放在两人面前的一刻,油炸的香气扑鼻而来,餐盘上方方正正如同口袋一般的炸物,旁边还放了些许配菜和勾勒出的酱汁。

凌光主动将炸物切开,黑影才看到里面内有乾坤,黄色的蟛蜞卵与蟹肉、蟹膏被打成浆,着然后过裹上粉浆油炸,切开时还能溢出汁水,就算是不怎么吃饭的黑影,在看到这一幕也不禁食指大动。

(备注:蟛蜞卵又称为礼云子)

「来,尝尝看。」

「哇呜!真让人受宠若惊啊,没想到你还挺会照顾人的嘛。」

黑影看着凌光把切好的【礼云子】,主动放到了自己的盘子里,忍不住用余光瞄了一眼对方,轻声地吐槽了一句。

凌光平时说不上自私自利,只是总喜欢欺负她、拿她来开玩笑,她也不指望对方会照顾自己,当然,以黑影的情况来说,这个所谓的平时,基本都是在床上的时候。

她从来没有和凌光正正经经吃过一顿饭,今天还是两人第一次约会,对于凌光的性格和举止,黑影并不熟悉。


即使能够透过娅斯米的记忆可以看到两人恩爱的画面,可那是娅斯米,不是她啊。

「这有什么好惊讶的,你是我的女人,照顾你再正常不过了,生活的事情我们还要慢慢互相熟悉,我们来日来日方长。不过,我会让你慢慢爱上我,然后,形成习惯,再也离不开我。」

凌光神色温和,略带些许挑逗的语气,缓缓地道出自己的【想法】,当然,这些都是真心的,他与娅斯米、黑影能够在一起,很多时候的外力导致逼迫,有点像互相依赖,日久生情。

真正谈恋爱,几乎没有过,唯一的一次约会还把娅斯米气跑了,他一直在想弥补对方,吸取上次失败的教训,避免重蹈覆辙。

只不过,黑影和娅斯米不一样,如果说,当初与娅斯米约会就像是羞涩的小情侣,是心与心之间的靠近,只要小小一个惊喜,对方都能高兴很久,很单纯,纯粹的爱。

那他跟黑影约会就像是斗智斗勇,互相你来我往,双方不落下风,贴近于情欲,想要互相征服,非常过瘾,魅魔少女就像是欲望的化身,一举一动都在挑逗凌光的神经。

「凌光,不亏是你,一边说我奸诈狡猾,其实最老谋深算的人,是你才对啊!所以,娅斯米就是这样沦陷的吗?想她那种傻蛋,肯定没想到自己会陷入一个温柔的陷阱之中呢。」

魅魔少女弄起刀叉,再次把切成两半的蟹盒,再切小一块,然后,将其叉起,小心翼翼地送进口中品尝,蟹盒刚入后,里头蟹肉和蟹黄的鲜味在少女口中化开,礼云子厚重香气让前者们提升了一个档次。

「唔......这味道,好奇妙!这黄色的是什么。」

黑影双眼泛光,似乎遇到什么神奇的食物,她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而且这只是前菜,之前她也吃过公爵府厨房的出品,可那是在床上啊。


凌光为了玩弄自己,把食物全部弄到她身上,浪费这么多粮食之余,还故意蒙上了她的眼睛。

她和娅斯米一样怕黑了,而且,这家伙还禁锢她的四肢,不让她乱动,然后对她的身体为所欲为,这让少女哪里有心情去品尝味道啊。

「好吃吗?这是礼云子,一百只雌性蟛蜞只能取半斤礼云子,眼前这道前菜至少用了两百只,算是很昂贵的食材了,喜欢吗?如果喜欢,我可以把厨师请回公爵府,天天给你煮这道菜。」

凌光见黑影一脸傻愣愣的样子,就像刚进城的小村姑,从未没见过大都市繁华和上流社会的生活,对一切都感到好奇和惊讶。他从小生活在贵族,这种精致食物已经是见惯不怪。

如果少女喜欢的话,以罗氏商会的财力,完全可以承担让她每天都吃到新鲜的【礼云子】,甚至还可以,把这家饭店买下来,顺带把这里的厨师一并打包带走。

「别!没必要,好吃的东西,一次两次就够了,经常吃的话,迟早会吃腻,我不喜欢破坏这种【喜欢】感觉。」

听到凌光的话,黑影有些不可思议地看向凌光,她不是很理解有钱人的思维了,因为就算再好吃也要有个度,要是天天吃,那喜欢的东西终有一天也会变成讨厌的东西。

「如果,你天天和我待在一起,也会腻吗?反正我是不会的,虽说大家都需要一些自己的空间,短时间内还能够忍耐,时间长了我就会开始想你了。」

「凌光,你是在昧着良心说这土味情话么!回来艾斯利亚大陆的几个月,我都不在你身边哦,那段时间都是娅斯米陪着你,难道你吃着碗里瞧着锅里吗?」

「你这样说也没错,可是你反过来想,只要你和娅斯米,随便一人在我身边,那你们还能跑出我的手掌心吗?」

「唉......你都这样说了,我还能拿你有什么办法?对了,这前菜挺好吃的,你不吃吗?」

黑影撇了撇嘴,感觉自己好像遭到了反噬一样,之前她想和娅斯米竞争,希望自己在凌光心中有一席之地,让他玩玩没想到的是,原来这家伙才是幕后大boss。

很明显,在凌光的想法里,自己只是他的目标之一,这男人想全都要了,不止自己,还有娅斯米、甚至可能包括还没觉醒的第三个人格。


现在还反过来,对方强行把自己捆绑在身边,明明她没想过要离开.....

「我?我嘛......我想要你喂。」

凌光双眼注视魅魔少女,从那精致绝美的面容到那完美无瑕的曼妙娇躯,新买的紫色礼服完美地勾勒出黑影凸凹有致的身材。

由于是采取了露肩的射击,她那雪白娇美的粉肩毫无保留彰显在凌光眼前,而礼服胸襟出,被紧紧包裹的酥胸起伏不定,露出的一抹带着红润雪白的山丘,让凌光不自然地感到口干舌燥。

他迟疑了片刻,总不能说【我的晚餐就是你】这种奇怪的话吧,目光一瞄,发现少女的餐盘里还有半块【礼云子】,突然急中生智,一招移花接木把话题转移过去。

「哈?我记得你是有手的吧,你是男人啊,牛高马大!就不能自己动手吗?」

凌光这奇怪的要求顿时让黑影眉头紧头,绝色的面容不禁露出复杂的神情,她倒不是介意什么。


「可情侣都是这样的啊,就算是娅斯米,她也会怎么样做。」

「啊?是吗?为什么我感觉相较于情侣,我怎么觉得你更像我耍脾气的儿子?」


只是这么一个大男人提出这个要求,多多少少有种难以言喻的奇怪,像是小孩子耍脾气一样......

凌光本身心虚,他见黑影似乎不太愿意,故意摆出低沉黯然的目光,用失意目光看着对方。平时凌光都是强硬不要脸的态度,这副模样魅魔少女还是第一次见。

「行啦,别那样看着我啦,我知道,我喂你就是,来,小宝贝,啊~」

她好像犯了什么弥天大错,被盯得莫名难受,无可奈何之下,她只好叉起自己盘中的【礼云子】,另只一手在下方托着,防止半途掉落,毕竟这东西可是昂贵得很,浪费一小块,她估计都会心疼得要死。

「唔~」

凌光见到慢慢送到嘴边的【礼云子】,一口含住叉子,发出享受的声音,还顺带把叉子前端舔舐的一遍。


似乎要把少女留在上面的津液收刮殆尽,然后,让自己液体留在这属于对方餐具上留下印记。

「咦惹~凌光,我发现你不但坏,还越来越变态了啊。」

黑影看到凌光舔舐叉子的模样,真是又可气又可笑,这家伙还偷偷拿走放在桌面的餐巾纸,不给她擦拭对方留在上面的口水,真是服了。

真不知道,自己前世到底欠了这家伙什么啊,才会总是被他拿捏得毫无脾气。

不过,要对付这样坏人,就要比他更离谱,少女看着叉子的口水,直接放进嘴里吸吮。


她是魅魔,需要凌光的体液才能缓和淫纹的影响,就算是这样她也不吃亏。

「嘿,彼此彼此嘛,变态又不止我一个,不是吗?」

「嗤!你这男人!是故意的吧,真是的坏到没边了啊。」

两人四目对视,互相看着对方【恶心心】的操作,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