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幼女想要跑路

第二章幼女想要跑路


「我这是重生了吗?是时间被逆转了?还是说,这里是平行世界?不对,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可恶,这具身体太弱了,魔力根本不足我去推算。」

女孩抹过梳妆台上的魔法阵和符文,眼前的一切是多么的神奇,又多么的真实,时间流逝的感觉,仿佛在告诉她自己之前所经历几十里都是一场大梦而已......她这算是重生了?

这里到底是过去,还是平行世界?充满疑惑的歌娜为此感到十分难受,她想要透过空间魔法确定自己周围时间的稳定性,从而判断自己是否回到过去,还是穿越到了平行世界,现在这种方法是行不通了。

(备注:有女神存在的世界是不可能出现平行世界,女神是唯一的。)

这具身体太弱了,弱到爆炸,她只是画了一个魔法阵和几个符文都已经魔力枯竭,很不适应这种感觉,却有非常熟悉。

这就是过去的她啊!


女孩想到这里,她抬头看着梳妆镜中的自己,这稚嫩的脸庞,披肩的金色秀发、发尾处隐约看到些许赤色。

她从未在意过自己的容貌,因为她不是靠美色上位的人,而且,因为她恶劣残酷的手段和阴谋诡计都为人顾忌。


在别人眼中她就是为了上位,出卖朋友、祸害忠良的大恶女。


她的母亲是欧西里斯帝国的第一皇女,自然她体内有着皇室血脉,由于这股血脉之力十分霸道,原本她出生时头发是纯纯的赤色。


母亲为了掩人耳目,用魔法将她大部分魔法染上了金色,相反她的兄长——安卡.亚述却无所顾忌,保持着赤色的发色。

小时候,她以为这是母亲对自己独爱的原因,不过,后面越发觉得不对,更像是掩饰什么,知道最后她都没得到答案,不过,在她成年后,魔力量日益增长,母亲施展的魔法很自然就被破解。

而对方美名其曰【血脉觉醒】,满不在乎地向其他人搪塞了过去,有了皇室的血脉象征,成为了她登上宰相的助力之一。

不过,这些事情都并不重要,小时候的她,因为身份问题,除了被软禁在公馆,就是被强制逗留在皇宫,她没办法接触外面的世界,百无聊赖之下开始在家族的图书馆,看书自学各种知识。

欧西里斯帝国最高学府——日轮阁,每年都会从世界各地招收学生,他们招生量很少,只求天才中的天才,老师、教授不是大师就是精英中的精英。

这些人都是从小开始培养,然而歌娜没有名师教导,仅仅在家里看书自学,在入学之前,就追上人家日轮阁毕业生的水平,她以前也不知道自己是学霸,家里也没人管她。

直至到她主动提起要进入日轮阁上学时,她才发现,那些知识自己已经学过了,为了让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开心,为家族争光,她用了一年时间就成功在日轮阁毕业。

她才华横溢,力压日轮阁的天之骄子们,就连同样优秀的兄长亚述也因为她的光芒而变得暗淡,可惜,她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热脸贴冷屁股。

这个家族除了刚才那个小女仆,根本没人在意她,父亲和母亲依旧对她爱答不理,兄长亚述倒是没什么反应。

可能是因为亲兄妹,她至死都无法完全了解自己的兄长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总感觉看似温柔沉稳的人。


但每次两兄妹对眼或靠近,歌娜都能隐约感受到对方在压制自己那颗着敏感且疯狂的心灵,兄长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

后来她所经历的事情,都在证明,这股预感是对了,不过,这涉及到她如何一步步迈上台阶,成为帝国宰相,实现帝国千百万年的夙愿,升格为【神国】,那就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回想这些事情,歌娜都觉得自己活在真假混淆不清的世界中,过去的记忆显得如此的不真实。


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这么努力,还是无法得到亲情和别人认同,她几乎把自己大半辈子都奉献给家族和这个国家,得到的却是叛国的罪名。

其中到底有什么秘密和阴谋,在背后玩弄她的人,又是谁?执政几十年,欧西里斯帝国内部,到底还有什么她所不知道的秘密,最要的是,重生!事因必有过,她的重生绝对不是偶然。

还有她在死后的世界里看到那一幕幕奇异的景象、不死鸟、歌声、黑暗中的眼睛,又是怎么一回事。歌娜被困在迷雾之中,繁复混乱。

「搞这么多事情,真是烦啊,死了都不让人安宁,这些人、这些存在到底想戏弄我到什么时候!」

歌娜感觉脑海十分混乱,她必须找到一个突破口,可是,既然她回到了过去的,除了家族之外,以前的所有关系都被重置,她所知道的那些人,现在不是小孩,就是不认识她。

无助的感觉让她不禁感到愤怒,小手情不自禁握实,随着前世的习惯,咚!猛的给桌面一锤。

「呃!哎哟!疼!疼!疼!疼!!!」

稚嫩的小手哪里承受得住,当场疼的她哇哇大叫。

「怎么那么疼啊~这身体也太弱了吧!」


歌娜揉了揉发疼红肿的小手,前世的她为了维护形象,在公众场合的情况时,无论遇到多么不顺心的事情,她都会忍住,直至去到没人的地方时,她才破坏四周的东西泄愤。

明显,即使身体变回了小时候的模样,她依然是她,习惯可以保留,但是,好不容易回来,总不能再像过去一样重活一次吧,那不如死了算!

拥有【大人】成熟的意识和认知的女孩想要趁着这个机会改变过去的一切,她要揪出那个算计她的幕后黑手,报复那些曾经伤害过她的人,至于家族、国家,她从不欠过他们什么,这一世她只想为了自己。

既然想要改变过去那般局面,她就不能坐以待毙,至少得先离开这个地方,她不知道幕后黑手是谁,但只要离开这里才能摆脱对方的算计。


而且,拥有前世海量学识的她,皇宫、家族和日轮阁里头的知识已经没有什么好学的了,待在这里是不会有什么变化的。

丑话说在前头,离开这里以后,她又能去哪里,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普通的野狼都打不死。


单单离开家族是不行的,她必须离开这个国家,可是,只凭她一人,只有两个结果,要么饿死在路边,要么就成为魔兽们的食物。


同时自己的离开肯定会引来家族的注意,肯定会有人来捉她。

「我到底该怎么做呢,做怎么呢,怎么样才能破局,如果无法离开这里,那就将自己重生事情告诉给父母?不行,为什么不行?怎么说自己都是他们的亲生女儿啊!呃......」

女孩看着镜中的自己自问自答,她考虑自己要是逃走失败,是否要将重生的事情说出来,可还没等她去分析可行性,就被瞬间被内心的本能给拒绝。

强烈的危机感让她必须把这秘密藏在心里,至少从前世的经历来看,父母并不是她所能信得过的人,兄长更是如此。

那她的青梅竹马和挚友们呢?他们都是大家族的继承人,虽然,在前世他们的友情破裂,互相算计,迫害,但只要自己诚心地默默认错,不再像前世那般耍阴谋诡计,好好地经营这些友情,对方必定会拯救自己。

为了活命装一装白莲花,诱惑他们也无所谓,但是,这些人现在都是小孩,他们的权力又有多大?等他们成年,有能力的时候,会不会太晚了点。

在这个过程期间,她也必须自保啊,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万一自己一个不小心走上了老路,那和前世没什么区别。

「可恶,就真的没有破局的办法了吗?怎么会这种死局。」

女孩习惯性咬了咬手指,内心不禁开始焦虑起来,想到这里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喧闹的声音,声音之大让她无法思考,按照道理公馆是有结界与外面隔绝,不可能这么吵闹。

无法忍受的她站起来,推着凳子缓缓来到窗户旁边,因为窗台有点高,她只能依靠凳子才能爬上窗台,待她拉开窗帘的瞬间,明媚的阳光渗入昏暗的房间,一时之间让她无法接受,抬手遮阴。

当她往外看去时,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公馆的结界居然消失了,首都的街道尽显眼前,街道上张灯结彩,人来人往,欢声笑语。


在首都高空的魔导飞车更上塞成长龙,更远处停靠这许多标识着其他地区的魔导战舰,甚至其他国家的魔导战舰都有。

刚刚蝉兰跟她说话的时候,好像提到过一件事——神诞日......神诞日,欧西里斯帝国是每过十年的一次大节日。


在这个国家的神话里头,这一天是无名之神创造一切,在一切的尽头,诞生了众神的一天。

由于,大陆上许多国家都信仰教皇国所推崇的黑之神教和白之神教,欧西里斯帝国这种异端信仰的国家的节日是很不受待见,所以,他们通常都会避开神诞日期间来访帝国。

而这次居然会有别过的魔导战舰出现,女孩定眼看去好像还是来自北方的霸主——希尔弗沙帝国,这就很神奇了。

女孩冷静地思考了一番,突然一道灵光在她的脑海闪过,她好像想到了什么......前世的时候,好像也同样发生过这样恰巧的事情,公馆结界失效、神诞日、别国的魔导战舰......

「该死!我怎么会忘记了这次大事件!!果然,天无绝人之路,我担心什么,离开这里的最好机会,我居然还为此而浪费时间......」

歌娜小手一拍脑袋,她望着远处希尔弗沙帝国的魔导战舰,脑海不禁浮现出一名女子的身影,那是她的宿敌——被称为救世女神降临的圣教圣女。

他们两人亦敌亦友,都是十几年,如果,她没猜错,这次神诞日正是对方以【郁金香公爵之女】的身份,第一次出现在世人的面前。

对方是与自己并肩的天才,不过,在前世时,对方在神诞日随团到访帝国的事情,歌娜也后来才知道,想必现在那个女人也是小孩子的模样,所以,现在的小圣女不成气候,无法作为她突破困局的目标。

她真正想到的突破点,是那位同样有女神之称的【明王朝最后的公主殿下】,也就是那位小圣女的母亲——娅斯米.穆希,还有她的伴侣【郁金香公爵】。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