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血海深仇

第十七章血海深仇


「哥哥,嫂子!迎接队伍已经在外面了,你们准备好了吗?」

凌光一众人回到大使馆内就看到凌音和欧文先生站在大厅等候。

当他们路出窗边时,窗外的景象吸引了他们的目光,只见一排排整齐的飞马骑兵队伍正在门口等候,他们一身白色带金边的军装,在正午太阳照耀下熠熠生辉。

现在魔导时代,飞马骑兵早已经退出舞台,渐渐变为在隆重的仪式上一项礼仪,用来迎接贵宾和外交访问,速度虽慢但是显得优雅。

「日曜帝,有点着急啊,这么快就要我们入宫,他这是多么顾忌【郁金香公爵】这个虚职头衔啊。」

凌光看着窗外的景象,不禁感叹道,他对日曜帝没什么音响,他的为人全都是从别人口中得知,莫名的神秘感让他心生好奇,也想快点见识一下欧西里斯帝国的皇帝是怎么一个人。

「哥哥,你不用担心,待你们入宫后,我也会随之就到,但是,我从今天早上好像就没见到素心老师,她不跟你们一起入宫吗?」

凌音以为自家大哥在担心什么,开口便安慰对方,然而,当妹妹说到关于素心的事情时,凌光的目光再次回到她身上,素心明面上的的身份是公爵府管家,但作为影卫的首领,凌光更希望她去保护凌音。

「她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我没让她跟随着我们,对了,你手上拿的用锦盒里面装着什么,是给我们的吗?。」

凌光不想在这个话题继续深入,他注意到妹妹手中的锦盒,趁机将话题转移过去。

谁知,凌音脸色一变,突然间假装地冷哼一声,把脸撇向一变,仰头傲娇起来说道。随后,又浅笑着,将手中的锦盒递到黑影面前。

「这个啊,是好东西呢,既然是好东西又怎么会有你份呢,臭哥哥,当然是留给我挚爱的嫂子啊。黑,拿着,出门前先把它给带上,这可是法芙娜老师精心为你准备的新型伪装魔法道具。」

「这是发夹吗?现在的魔导技术已经先进到这种地步了吗?做的也太精致了吧,我直接收下,没问题吧。」

黑影看着眼前的发夹愣了愣神,如此精致的饰物居然是伪装用的魔法道具,更没想到法芙娜离开会为自己有所准备,这女人该说她对娅斯米宠爱有加,还是老谋深算,深不可测呢?

「你客气啥,我们都是一家人啊。」

凌音的目光过于诚恳,她上前就握住了魅魔少女的手,让黑影不知道该怎么说,她在对方的瞳孔看到一股依恋味道,像是将她当成了什么重要的人,她不知道对方看娅斯米是不是也这样子。

这些她不好过问,每个人都每个人的秘密,凌音察觉到自己的突兀,又立即将手收了回来,推开数步与嫂子拉开些许距离。

而黑影见对方赠予的东西已经被自己拿在手上了,索性现在就将自己身上的魔法道具替换,以防忘记。

不过,她是先将的新带上,再将旧的面具、眼镜全部接触,毕竟,她要是先拿下旧的道具,恐怕魅魔深入骨髓的独特媚香,立即就压制不住迷惑在场所有人。

最重要的是,娅斯米曾经在反抗战争异常活跃,日曜帝早已经得知她的存在,所以,黑影不得不使用魔法道具易容。

「嗯,我只是没想到,法芙娜居然会关心我,真是谢谢她了,可惜,她现在人在哪里呢?」

「老师在哪,我也不知道呢,不过,你放心吧,她是个精明的女人不会让自己身处危险之中。」

凌音眉头紧皱,黑影的问题她无法回答,她自己也不知道法芙娜去哪里了,只是临走前,对方交代所有事情,她也是照足了对方意思去把事情办妥。

「公爵大人,殿下,这是我准备好替你的空间卷轴,欧西里斯皇宫内有特殊的结界,寻常的空间魔法无法突破。」

「我也是偶然间有机会侦破到结界的漏洞,针对性地留下空间信标,制造出几张空间卷轴,如果危险请你们不要犹豫,立即使用卷轴离开皇宫。」

此时,一旁的欧文先生也从空间戒指,取出一张用高级魔兽的毛皮制作的魔法卷轴送到凌光面前,凌光也没有客气,直接接过,随即开口说道。

「如果真到那时候,届时,或许就是直接对欧西里斯帝国开战了吧,你们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那是自然的,这场战争在所难免,但我猜测并不会全面开战,如果,我们能全部人脱身已经万幸了。」

「既然这样,为什么你们还要让自己陷入绝境当中。」

「这个问题,阁下心中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吗?放心吧,再怎么危险,我们都会让两位安全离开欧西里斯帝国,只是万一我有什么不测,图拉就拜托殿下了。」

欧文神色淡然,看向凌光的眼神也变得意味深长,仿佛看穿了男子的想法,不,应该说他们的目的,这是一道将对方当作同道中人的眼神。

很快欧文又将目光转移到身影身上。

「啊这,呃......我会将你话转诉给娅斯米的。」

黑影犹豫了片刻,她跟欧文先生并不熟,至于图拉……她甚至没见过那女孩,这份承诺她可不愿意答应,只能让娅斯米来顶锅。

「你们在这里说什么晦气话呢?老师的计划是很全面的,放心吧,不会出问题的。哥哥,嫂子,不要外面的人等得太久,让他们起了疑心就不太好了,我送你们出去吧。」

「嗯,我们也该出发了。」

凌音察觉现场气氛有些压抑,连忙打断三人的对话,凌光觉得妹妹说的没错,便牵着黑影的手往外走,而欧文先生身份敏感并没跟随他们。

外面的迎接队伍等候多时,见到凌光等人纷纷站立行军礼。

凌音一路将凌光一家大小送上魔导飞车,由于迎接的队伍特意为【郁金香公爵】的亲属另外准备几辆,桃华和索菲亚并没有和凌光他们坐在一次。

凌光扶着黑影,打算先将少女送上马车前,就这一刹那,黑影突然想到了什么,她转身伸手捉住了凌音的手腕,将一枚投影魔石塞进小姑子手中。

「黑,这是?」

「这是你之前托我给的建议和想法,剩下的就拜托你了。」

「嗯。」

凌音挺对方这样说,立即就明白了,她笑着点了点头,将这枚刻录着重要信息的魔石收到空间戒指里头,有了他,魔导战装的事情基本有定论了。

「你们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

「这是女人之间的秘密,你就不要猜了。」

凌光笑了笑,听黑影这样说,他也没办法,待黑影上车后,他也坐进里面。

车门禁闭,一切都准备就绪后,飞车启动,宽敞且长型车身环绕着出五彩斑斓的魔力,队伍缓缓地朝着皇宫的方向驶去,沿途的行人和交通工具见到这支浩浩荡荡的皇室队伍纷纷避让……


与此同时魔导战舰雪龙舰长室

会议通话结束后,坐在办公椅的萝拉缓缓转身,伸手拉开窗帘,霎时间,欧西里斯帝国的首都尽在她的眼皮底下,在她侧旁赫然站在着一道投影,她没有参与其中,却全程在萝拉身边对会议进行着旁听。

「他们出发了,原本我还想你一起来开会,至少能和他们说些什么,现在已经晚咯。」

萝拉眼皮挑了一下,她随手打开办公桌的抽屉捏起一条巧克力棒,撕开包装,樱唇张开轻轻咬了一块下来,柔软巧克力在口中融化,夹心层的牛奶流淌在整个口腔里头。

欧西里斯帝国的巧克力味道就是好,这里的天气炎热且多雨,正好适合可可豆生长,独特的果香和烟熏风味让龙女满心欢愉之余,即使这样她还不忘用余光瞄了一下身旁的法芙娜。

对方并没有在意她的小举动,只是一直在注视着那驰骋在皇家大道的迎宾队伍,那深邃的双眼似乎在谋权着什么,待迎宾队伍完全消失在她的视线后,法芙娜才缓缓开口道。

「属于我们的战争开始了。」   

「嗯,你那个皇女朋友,蕾拉·菲尼克斯真的信得过吗?」

萝拉口中的【皇女朋友】,正是当今欧西里斯帝国的第一皇女,也就是之前带队到希尔芙莎帝国访问的大使,她的关系与法芙娜匪浅,两人似乎在很久以前就认识。

「不用在意,我们都是互相利用罢了,没有所谓信得过,或不信过的,一旦利益没谈拢,随时都有可能反水,所以,不要放下警惕,时刻做好战斗和突围的准备。」

可惜,听法芙娜的语气,这个旧友的信任度并没有那么好,双方能够合作,明显是因为各有所需,手上有对方需要的东西,或许捉住对方的把柄,这些萝拉就不得而知了。

「这次,我会全力以赴,虽然我与那个女人达成了协议,但这次也是我和她的较量,只要我们双方共同的目的达成,立马就可以撕破脸皮,或许这一刻会来得更早一些。」

「那你怎么办,我总不能让你一人身陷危险之中。你有想过给自己留一条撤退的后路吗?」

萝拉对法芙娜是十万个放心,她在娅斯米、凌光面前是长辈,但是按照龙族漫长的生长期,她其实与娅斯米等人相差不大,甚至还要小一些。

她深知自己的性格经常会出现,偶然间的冲动和不成熟,这迫使她在某些事情上,去询问法芙娜,渐渐地就对侧旁这个女人产生了依赖。

「我从来都不会去想那些可有可无的东西,船头桥头自然直,如果,老天爷要我死,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法芙娜嘴角微扬,看着窗户倒映着自己的映像,她露出自嘲的笑容。

「法芙娜,你这也太自私了,你这样做,我怎么跟霍普交代?我怎么跟娅斯米交代?卡尔薇娅已经不在我身边了,连你也要离开我吗?」

可法芙娜的笑容却看得萝拉眉头直皱,这家伙根本就没想过自己能活着回来,她甚至不知道对方去了哪里,去做什么,只留下一个投影在这里跟她对话,这算什么?

萝拉从小就与法芙娜认识,上一代龙皇还没去世时,曾带领军队支援明王朝,那时还小,但被当作储君培养的她,正好见见世面,也随大军出征,两人就是从那时候认识的,而那时候卡尔薇娅还是襁褓中的婴儿。

「我只是在做最坏的打算,大家不都还在这里吗?你又不是小孩子,你是大人,娅斯米、凌光、凌音他们都看着你,即使你拒绝了王位,你要以身作则,总不能强硬地让别人陪在你身边。」

法芙娜的投影转身看着龙女说道,她原先还想说【即使自己不在了,也没什么大碍】,但还是把这句话收回去了,继续刺激萝拉,会影响她的判断,这就不好了。

「萝拉,你听我说,我是背负血海深仇的人,罗家生了我们三姐妹,三十年前明王朝覆灭在即,蛮族大军和西帝国的伪军在攻城,作为皇妃的大姐在熊熊燃烧的皇宫诞下了卡尔薇娅,却因为得不到及时的治疗,大出血而死。」   

「十多年前,我那可怜的妹妹,为了粉碎蛮王朝和西帝国的阴谋,选择牺牲自己镇压住爆发的异变,只留下凌光和凌音这对兄妹。」   

「同一年,我的侄女卡尔薇娅,在前线中【蛮荒帝】和【日曜帝】布置的陷阱,被异变侵蚀,不得不让娅斯米解脱了她。」   

「这里所有人,最没资格原谅他们的人是我!忍让了这么多年,现在的我只是想要复仇,好不容易等到这个机会,我已经等到心累了,或许你觉得现在的我十分不冷静,那你就当我压抑十几年,想疯一把吧。」

法芙娜说了这么多,神情并没有变化,她是大人,对于自己情绪控制得很好,看透任何事情都,表现出冷静的态度,但并不代表她会放下,有些事情是绝对不能放下的。

「我知道了,我也不会拦你,因为这是你的决定,那其他人,你顾及过他们感受吗?特别是霍普,你不是一直都爱着他吗?为什么成全玛利亚呢?还有娅斯米,你不是把她当做亲生女儿吗?你舍得就这样离开她吗?还有,凌音呢?」

萝拉知道自己劝不了法芙娜,她只能开始打感情牌,可没想到,她所说的,法芙娜早已经安排妥当,一个心思细密的女人,赴死前肯定会将事情办得妥妥当当。

「霍普有玛丽亚照顾,我也放心了,我和他的事情,爱过就已经足够了。娅斯米也找到自己的归宿,没有比这更好的事情。至于凌音,她会代替我,她是我妹妹的孩子,以她的能力,将罗氏商会交给她打理,我也放心。」   

「真是拿你没办法,话都被你说完了,法芙娜,就是因为你事事想得周到,我才讨厌你!滚啊!快滚啊!别让我看到你活着回来!」   

「......」

法芙娜的话让萝拉越听越恼怒,她直接打断对方的话,不耐烦地下达逐客令。法芙娜看了看身旁的龙女,脸上略显落寞,她知道萝拉说的都是气话,对方一直都想在挽留自己。

在她眼中,萝拉一直都是一个矛盾的人,她重情义,却又有着不小的野心。可是,要成大事者,怎么能被私情所困惑,维持着这种状况,也不是一件坏事,至少不会让她走上歧路。

「萝拉,我还想提醒你一句,关于阿方斯和骑士团他们......」   

(备注:阿方斯是卡尔薇娅的骑士,也就是娅斯米的姐夫,现今骑士团的首席兼领袖,在第一卷、第二卷提过,可能很多人都忘记了。)

法芙娜开口还想继续说道,谁知,萝拉直接掐断了投影魔法,还没等她说完,法芙娜的投影化作光点消失在舰长室里头。

萝拉心里烦躁不堪,已经听不进去任何话语,她看着手中被她捏成一坨屎的巧克力,嗤了一声,随手将它清理干净,依着办公椅闭目养神。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