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这年头小孩子打架都有可能会出人命的

第四十章这年头小孩子打架都有可能会出人命的


原先在庭院的孩子们,久久没有看到歌娜过来,便一起到处寻找歌娜,结果,刚好就被他们碰到皇太子马尼利亚斯霸凌歌娜的一幕。

至于袭击皇太子的始作佣者,不用说,除了歌娜就没谁有着胆子。

「你吼那么大声干什么?欺负人还很有道理是吧!」

桃华拂手挥散手中的残余火元素,冷眼看着马尼利亚斯骂道,桃华生活的环境与欧西里斯贵公子千金们不同,野孩子打打闹闹是常事。

而桃华最看不管就是以大欺小的人,所以,总是喜欢替人出头,那撅起屁股、叉着腰就跟孩子玩似的。(她刚才,才被索菲亚打过小屁屁。)

「桃华!原来你会魔法啊,呃,你不可以这样啦!殿下,歌娜大病初愈,身体不适,不能跟殿下开这种过分的玩笑,请殿下收手吧。」

卡利斯看到歌娜无需准备,抬手便轻松施展出【火球术】,整个人都愣了,当他们察觉到皇太子看向这边时,他连忙拉住了桃华的手臂,一边制止她继续施法,一边向皇太子说道。

「皇太子?皇太子是什么东西,态度就不能能好一点哦!凭什么欺负人。」

桃华嘟嘟喃喃,不知道身旁这个男人在干嘛跟欺负歌娜的人让步,她作为外来者,自然不知道马尼利亚斯在欧西里斯帝国的恶名。

皇太子并不随大众长大,但从他出现开始着实人憎鬼厌,路过的狗都要被他踢两脚,动不动就杀人放火,四大家族的子弟对他避之不及。

「哦,我说是谁呢?原来是你们这群乌合之众啊,怎么?毛都没长齐就想代表四大家族联合反抗帝国未来的皇帝。」

马尼利亚斯嘴角一撇,一脸不屑地说道,他对男人是没兴趣,特别比自己小的小屁孩更是厌恶。

「殿下多虑,我们没有反抗的意思,只是你欺负歌娜的所作所为,不是一个有担当的男子汉该做的事情,身为她的朋友,我不允许有人伤害她。」

此时,维瓦忽然走到歌娜面前,两手展开试图阻止皇太子继续对歌娜的进犯,马尼利亚斯看着眼神坚定的女孩,心中骤然对这位贝努家的千金有些感兴趣。

「嚯,人仔细细,道理倒是懂得挺多的啊,不过,你似乎太高看我了维瓦,本人从来都没想要当什么男子汉,既然,你要护着那条小母狗。没关系!送上来的女人我不嫌多,我现在就连你也收拾了。」

他啊,就是喜欢这种富有正义感,张嘴大条道理,自以为自己可以拯救她人的女性,只不过,他喜欢所表现出来的举动和常人有点不一样,相对敬佩,他更像折磨这种刚正不阿的女性,然后,她们堕落,让她们求饶。

反正,他以后都要广纳后宫,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维瓦!皇太子停手啊!」

歌娜看到皇太子的眼神,立即明白他要做什么,她连忙提醒维瓦逃跑,可惜,已经晚了。

「放肆!伊鲁加米!拦住他们!」

「可恶!」

奥维尔和卡利斯刚想动身救人,却被皇太子的合成兽恶犬阻拦,那强大的威压顿时压得他们不得不单膝跪地,奥维尔看着即将遭遇危险的维瓦,更是急的快咬破嘴唇。

「真是可悲啊,奥维尔、卡利斯,连自己喜欢的人都守护不了,你们还当什么男人,还是四大家族子弟,滚回家里找妈妈喝奶去吧。」

「呜呜!呜呜!」

皇太子的笑容越癫狂夸张,他出手如同冷酷的烈风,五跟细长的手指一把扣着维瓦的脖子,将她扯到半空,身体悬空的女孩因窒息感到无比痛苦,疯狂地踢脚挣扎着。

「马尼利亚斯,快放开她,你是冲着我来的,你玩什么游戏,我乐意奉陪!」

歌娜没想过维瓦会提自己受罪,原本她对维瓦就心存愧疚,站在更是恨不得直接杀了眼前这个人渣,可惜,她没这个能力,只能让对方将目标和仇恨转移到自己身上。

「怎么?你也想逞英雄?你觉得我会如你所愿吗?忏悔吧,我要让你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同伴受难,真正害了她的人是你,歌娜!」

「不要!」

皇太子心理变态,折磨人的想法也与众不同,如果单纯折磨歌娜,痛苦的人恐怕就只有她一个,如果,折磨的对象是跟所有人关系都不错的维瓦,那就不一样了,痛苦会扩散到他面前这群小鬼的内心。

皇太子话音刚落,不顾歌娜呼喊求饶,迎着内心无比的兴奋,他一手扣着将近奄奄一息的维瓦,另一只手握紧着亮光四溢的兽皮魔法卷轴,手臂挥动就要朝着维瓦刻录淫纹。

呼!哈!说时迟、那时快!强烈魔力波动陡然从维瓦等人身后涌荡,让马尼利亚斯的身体停顿了一下。


他用余光瞄一眼脚下的草坪,只见到一道细长火焰曲折绕弯地向他延伸,他神情惊讶当即收手,放开维瓦纵身往后一跃。

「又是你这不知名的野丫头,居然戏弄本皇太子!找死!」

马尼利亚斯从空间戒指取出一本魔导书,魔导书装饰华丽,镶嵌着高级魔兽的晶核,当他注入魔力到里头,书前展开魔法阵,一扇数米高水幕飞出扑灭了火苗的同时涌向桃花众人。

「你再骂!」

可桃华哪里肯就这样放过她,那火苗被扑袭只是佯装而已,焦黑的草皮突然再次死灰复燃,火苗处突然卷袭数层火浪,由火焰凝聚而成的大蛇一下子就撞破了皇太子的【水幕魔法】,张开大口就要吞噬他。

「这!这!怎么可能!伊鲁加米!救我!」

马尼利亚斯神情惊愕,他手中的魔法书可是日轮阁的出品,里头镶嵌的高级晶核可以让任何魔法的输出提高到高级魔法的档次,结果就被对方的一条普普通通火蛇给撞没了?而且还是相克的火属性。

他大喝一声,合成兽恶犬闪身消失在奥维尔和卡利斯面前,它是合成兽没有情感和恐惧,只听主人的命令,此刻它变得巨化,挡在皇太子面前。

歌娜看到这一幕也是无比惊讶,她知道桃华的有女神圣体加持,但也没想到她小小年纪,魔法造诣就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自己跟她相比,实在相差太远了。

此刻,她没打算制止两人,心中的算盘再次打响,要是桃华在这里杀了马尼利亚斯,那也不是一件坏事,至少皇宫搅屎棍少了,破坏了两国关系,陷入僵局,徘徊战争的边缘,届时自己逃跑的机会应该会更大。

不过,一旦发动战争,她又能躲哪里去呢?怎么才能找到前世谋害自己的凶兽呢?正在她思考之际,一道身影的出现提她做出的了选择。

得到解放的维瓦眼看着桃华和皇太子就要打起来,她连忙转身上前抱住了桃华,打断了女孩的魔法。

「呃!咳咳!桃华不行啊!他可是帝国的皇太子殿下啊。」

维瓦轻咳几声,她连说话都说不完整,她不能让事情变得更加恶劣,这对谁都不好。

维瓦的举动让歌娜神色阴沉起来,不过,无所谓了,这只是她临时起意,并不是完整的计划,要是维瓦不出手阻止,她也会出手阻止,因为,这对她来说也是不稳定的因素。


「维瓦?皇太子又如何?这种以大欺小的家伙,难道我还怕他比我多条毛?(毛?为什么是毛?),不给他点教训,他以后还是会欺负你们的啊!站在只是放过烧他,让他长点记性。」

桃华一脸不解地看了看维瓦,随即又恶狠狠地盯着马尼利亚斯,桃华不知道皇太子对在一个国家中处于怎样的地位,在她心目中所有人都一样,随便欺负人,就是不对。

而且,马尼利亚斯出手还怎么狠毒。所以,她搞不懂了,明明她才是被欺负的受孩子,自己只是在帮他们出气,而维瓦却硬是阻止要自己,放纵那个所谓【皇太子】的嚣张。

「呵,哪里来的山野村姑,还敢教训本太子?你以为你是谁?还不给我跪下。」

马尼利亚斯死要面子,不停将魔力灌输入魔导书,一边强撑着水幕抵御火蛇,一边暗地指挥伊鲁加米与火蛇对抗,他是皇太子,绝对不能输给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村姑。

「殿下,桃华小姐并不是庶人,她是【郁金香公爵】家的千金,随希尔弗沙访团来帝国进行访问的大使,大使不需要对任何人行大礼,歌娜,你也赶快起来帮桃华小姐说说话啊。」 

「......」

维瓦为了避免纷争持续加深,也不顾身体的不适连忙替桃华解释道,为此她还把摔倒在地上的歌娜拉扯起来,但后者什么也没说,毕竟,皇太子的为人恶劣,说什么都没用。

「【郁金香公爵】?我有所听闻,就是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暴发户公爵,被一群不知所谓的人吹了上天,真当自己是英雄?我看,只不过是狗熊,只有狗熊的女儿,才像你这么鲁莽,挂着贵族头衔的低贱血脉。」

皇太子听见桃华的身份倒是有些愣了愣神,他早就知道希尔弗沙帝国的使团前来访问,但作为皇太子本应该待在日曜帝身边陪同公爵和大使前往天门观看祭祀。

可是,他那让人讨厌的皇姐......也就是歌娜的母亲,在日曜帝面前以自己不成熟的理由,被单独排挤出这次行程当中,结果,没想到居然在这里遇到【郁金香公爵】的女儿。

【郁金香公爵】的【英雄事迹】皇太子也有所听闻,但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单纯认为那只是希尔弗沙帝国的政治作秀,捧出一个华而不实的代表前来访问。

即使自己拿下眼前这刁蛮丫头,希尔弗沙访团也不敢说什么,这里可是帝国的首都!马尼利亚斯死性不改,依旧带着这份傲气,威胁桃华

「不过,本太子大人有大量,只平时嘴边的菜吃得有点腻了,我倒是想看看口味,既然来到欧西里斯,就留下成为本太子的宠奴,我可以将刚才的冒犯当作没看到。」  

「你说什么?你是哑巴吗?说话没声音?你们有谁知道这哑巴说什么?难道,他不是正常,用屁股说话,用嘴来拉屎?」

桃华一听对方侮辱自己父亲,顿时就炸毛了,她也不肯认输,眉头紧皱一边装作侧耳倾听的模样,一边嘲讽,在她眼中马尼利亚斯仿佛就是哑巴,一个满嘴屁话的家伙。

「你这臭婊子!是聋了对吧,敬酒不吃吃fa酒,别过怪我没给过你活力,是你自己走而已,伊鲁加米!咬她。」

皇太子哪里受过这种气,在欧西里斯帝国从来都是他欺负人,没人敢欺负她,桃华这话瞬间把他心头的火给点燃了。

他从空间戒指取出数枚魔兽晶核朝着伊鲁加米丢去,【恶犬】一口将魔兽晶核全部吞下,身体被一道暗光包裹,两条粗壮的后腿蹬起,跃到半空,血盆大口张口便咬住火蛇的脖子,随即猛地一扯,火蛇当即消散。

众人看到皇太子的【恶犬】这么凶猛,当场被吓得不敢乱动,马尼利亚斯也是这么觉得,在伊鲁加米绝对的力量下,还不把着【山野村姑】吓得求饶。

「你骂我就算了,你还敢骂我家人,我要锤爆你的狗头!我要把你阉了!!!!」

可惜,他的并没有等到桃华的求饶,反而在水幕的对面传来一声怒骂,一道金光闪掠破开水幕,在半空痛击【恶犬】的下巴,直接将这只合成兽击飞。

「这!这是圣光!?」

伊鲁加米从高空落下,马尼利亚斯满脸惊愕地看着被一击打晕过去的伊鲁加米,他惊讶的不是自己的爱犬被击败,而是击败爱犬的不是什么魔法,而是桃华本人简简单单的一拳。

而他本人也认出,桃华手中蕴含的金光是圣光,但圣光的力量也没这么恐怖,这个【山野村姑】真的是人类吗?

「糟了!

皇太子两手紧握,神情复杂,待他回过神时,发现明媚的阳光突然被巨物这样,抬头看去只见巨大的身影正向自己这边砸来,这时候他也来不及躲避,直接被自己的爱犬撞飞到不远处的大树上。

这时候桃华还没想要放过对方,她两手推开了半死不活的伊鲁加米,一脚踩在了马尼利亚斯的胸膛上,皇太子感觉自己五脏六腑被一股诡异的巨力强行压迫移位,喉咙甘甜勇气,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

「桃华!不可以杀了他!奥维尔!卡利斯!快制止住桃华小姐!

维瓦这边还以为桃华真的想下死手,连忙叫唤两个男孩去阻止她,要是皇太子真的死,那实在是再太好了!

只是,马尼利亚斯的死会后患无穷而已,不旦四大家族要承担责任,很可能还会和希尔弗沙帝国关系破裂,访问团更有可能会被软禁在首都,因为这个人渣,导致这么多人不幸,这不值得!

「呃……」

奥维斯和卡利斯看到桃华展示出来的力量还是有点犹豫,像他们这种连魔法都掌握不好的小孩,要去制止一个赤手空拳打赢合成兽的存在,是不是有点超纲了。

而桃华这边,她也不是不听劝的人,维瓦的话她也听进去了,她没对方想得多,只是没有杀人的心而已。

当然,整个过程还有一个人一直都以绝对的理智保持沉默,那就是歌娜,她没有维瓦的正道观念,也没有制止桃华,只是在两者之间考虑自己的利益,典型是阴角做派。

事情发生到这种地步,又有谁会想到,皇太子原本只是冲着她来的呢?要是皇太子真的死了,家族那边会怎么安排,她有机会掩人耳目,避过前世的命运吗?

歌娜想不通,所以,她选择保持沉默,维持着受害者的身份,只不过,很快她就装不下去了。

「哼,看在维瓦的份上,我这次就饶了你。」 

「......」

桃华俯视着不知是死是活的皇太子冷哼一声,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可后者只是在装死,俗话说的好,柿子也要挑软的捏,满腔怒火的他打不过桃华,但是要拿歌娜来泄愤还是没有问题的。

马尼利亚斯忽然爬起来,手中的魔导书飘在半空光芒大绽,没人知道它的目标是谁,只知道离它最近的人桃华。

「桃华,小心!」

最先发现事情有变故的卡利斯大声喊道,桃华转身回看却是为时已晚,魔导书上的光芒化作流光暗箭越过了她的身旁......皇太子的目标不是她!是歌娜!

原先还在盘算着的歌娜,看到暗箭越过桃华射向自己,顿时人都傻了,皇太子那傻逼怎么死都不肯放过她啊,歌娜知道自己的身体素质不足以避开这一击,她两手展开魔法阵,试图硬抗下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身影突然出现众人面前,他一脚踏出刚好踩灭了暗箭,歌娜看到这一幕,又抬头看了看眼前之人,神情先是惊讶,随即又陷入无比复杂之中。

救她的人不是谁,正是她的兄长大人——亚述.安卡。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