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妹妹在就会射精过度真是为难

早晨,眼皮受到阳光的刺激,我醒了过来。
正好在美优设置的闹钟响起前的一分钟。

昨天被美优弄射了好多次,疲倦感非比寻常,但我还有和山本同学见面的预定,所以不能一直睡下去。

「美优,快起来。该起床了」

解除闹钟后我便开始叫美优起床。
美优则是一直抱着我酣然大睡。
和我一起睡就那么安心吗。

「唔~......再睡......一分钟............和五小时左右......」
「你也太贪睡了吧」

即使扯开打算睡回笼觉的美优,她也很快会缩短和我拉开的距离。
虽然不想结束这段最幸福的时光,但我要是不叫醒她,她可是会生气的。

「美优,再睡下去可是会迟到的哦」

即使我加强力道叫她起床,美优也坚持不肯分开。
好吧,既然推开不行,那就试着拉近吧。

我紧紧地抱住了美优。
想着她会嫌弃,然后将我击飞。
然而她却只是睡得更沉了而已。

什么啊,这个可爱的生物。

不妙。
早上特有的那个,变得更......。

「姆」

果然是对肉棒的硬度还有不快感吧,美优很快就松开了缠着我的脚。
只要紧贴在一起,勃起处无论如何都会碰到美优的股间。

美优揉了揉眼睛,然后捂着嘴打了个小小的呵欠。

「早上好,哥哥。这真是我至今为止的人生中最糟糕的苏醒呢」
「不好意思啊」

既然和男生睡在一起,这种事必然就会碰到。
虽然昨晚的艳事是我暴走的结果,但是不让我晨勃也只是强人所难。

「我必须去做早饭了」
「啊......抱歉。早餐的事我完全忘了」
「嗯? 哥哥不用做也没事的哦?」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也不知道她是误会了什么,我只是想说我用光了食材而已。
因为我认定美优到早上就会离开。
而且只做一个人的也很麻烦,所以我本打算去山本同学家之前在外面解决。
早知道就买点面包和酸奶来当早餐了,更何况明天还要打工呢。

「没有东西吃吗?」
「抱歉......」
「那就吃哥哥吧」
「......诶?」

美优把屁股对着我然后钻进了被子里。

没想到她会说「那就吃哥哥吧」,难道她又打算用精液代替早餐吗。
我连疑惑的时间都没有,美优就在被子里脱掉了我的内裤。

「美优......今天我......啊,唔......!」

小小的手握住了我的肉棒。
明明美优应该也知道我接下来要去和山本同学做爱,她却毫不留情地上下撸动起来。

美优正刺激着我的生殖器以获取精液。
为了让我兴奋,然后喝到精液,她正打算让我射精。
被这么做的话,我可是会想射出来的。

包括射在山本同学嘴里的那次在内,昨天我已经射精了6次。
在此之上,一大早又开始被榨取。
虽然睡了一晚的现在还没有问题。
但和山本同学见面之前被弄射精的话,精液可是真的会不够的。

「美优......啊咕......啊啊......这样......不行......啊......哈啊啊......啊......!」

即使大脑想着不能再射出来了,身体也不允许我拒绝。
在我看不见的地方,美优的手正撸着我的阴茎。
光是这份感觉传递给我,睾丸就紧缩了起来。

美优跨坐在我的胸上,让头钻进被子里,用手玩弄着我的肉棒。
娇艳欲滴的大腿根部,从翻起来的短脚睡裤里露了出来。
用手撑起裤脚的话似乎连比基尼线都能看到,这给我投下了更多的燃料。

「美优,太色情......啦......啊,啊,哈~......唔咕~......嘶!」

美优的那里就在眼前。
把手指伸进去的话就能碰到小缝缝。
而且美优好像是容易变湿的体质。
所以说不定,手指还能戳进蜜汁满溢的那里面。

美优的小穴究竟有多舒服呢。
虽然有可能从很久以前开始就在被遥使用,但那里应该是从未被男人触碰过的。
如果将这个坚挺的阴茎插进去,也不知道会和这个娇小的美优产生多大的一体感。

和美优的性行为。
明明对方是亲生妹妹,我却——。

「啊,唔啊......美、优,撸得,这么激烈......的话......!」

美优提高了撸管速度。
这无疑是在命令我射精。
我除了服从别无选择。

「哈~,啊~,啊......美优......美优......嘶!!」

肉棒被美优的手紧握,射精的冲动让大脑沸腾了起来。

好想感受美优的存在。
好想更多地触碰美优啊。

就像是身体在回应这个愿望似地,我近乎下意识地抓住了美优的大腿。

「美优......嘶!」

这个光滑的肉质,使得欲望进一步膨胀。
临近射精,我用手抚摸起了美优的大腿。

「啊咕,啊啊嗯,哥哥......! 那里,呀,不行......!」

从被子里传出来的美优的娇声。
我没有选择听从,而是把手伸到大腿内侧,然后随心所欲地玩弄了起来。

「哥哥,我都说,不行了......!」
「美优! 对不起,我已经要射了,要射啦~~啊~! 喝下去,美优......!」
「怎么这样,嗯嗯,啊,咕......真是的......笨......嗯咕......蛋......!」

虽然美优有那么一瞬想要反抗,但因为我迎来了射精,所以她被迫维持着饮用之姿。
而在倾泻精液期间,我则是享受起了美优的大腿的触感,美优的身体也因此吓了一跳。

「哈啊......啊呜......唔~......咳咳,咳咳」

不久射精结束,我的手也停了下来后,美优便把被子掀落在地并翻过身来。

「哥哥......」

美优的眼里满是怨恨。
但是,声音并不像平时那样有威慑力。

「谁允许你摸啦」

美优摩挲起自己的大腿,试图将我触摸的感觉覆盖掉。

「抱歉。因为太色情了,所以不知不觉就」

以那样的姿势为我手交,我不可能保持得了镇静。

「听好了哥哥。因为不想让你有奇怪的妄想所以我一直保持着沉默,但是请你记住这点」

美优指着自己的脖子后,便确认起我有没有在听,见状我微微点了点头。

「脖子和,大腿。还有胸部。这些地方,还请你尽量不要摸」

美优一字一句地,对我强调说道。

看来她是真的不想这些地方被摸。
有那么敏感吗。
那个色情的声音,至今仍萦绕在我的耳畔。

「如果你敢擅自乱摸,等着你的就不是惩罚,而是耳光了哦」
「不摸! 我会努力不摸的!」
「唔姆。那就好。希望你能说到做到」
「我尽力而为......」

美优从我的身上下来后,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之后数分钟过去,我房间的门再次被她打开。

「哥哥,有一件事我先给你说『清楚』。因为哥哥的原因又多了些需要洗的衣服,在我离开后还请你不要拿来使用」
「诶......啊啊,好的」

对不起,明明你很容易变湿我还一直对你做那种事。
要是起皱了哥哥会给你买的。

「上下一套可是要8000日元哦」
「不会吧!?」

我反省。
我会尽量,尽可能地抑制欲望的。

内裤姑且不论,我可没有胸罩的尺码啊。
而且不是上下一套的话美优估计也不会喜欢。
请原谅我这个不懂事的哥哥吧。

「......嗯? 啊嘞。美优那家伙,枕头忘拿了」

美优关上门后,因为射精带来的疲劳感而发呆的我,注意到了床上仍摆着两个枕头。

「总感觉......味道好香啊......」

明明没有把鼻子埋进去,我却能闻到洗完澡后散发的香气。
明明我用的也是同一个洗发水,香味的强度却截然不同。
果然是因为,她是女生吗?

怎么办。
如果只是一下的话......。

不,冷静点啊我。
这么稀有的道具,只是一下我怎么可能会满足。
一旦我打算去闻,直到撸出来为止我肯定是不会放手的。

毕竟上面渗透了好几天的美优的味道。
面对这样的东西,我不可能忍耐得住。

「哈啊......哈啊......可恶......这么快就......!」

还没闻味道我就已经勃起了。
勃起后,我把脸埋进了美优的枕头里。

「嘶~......哈~~......啊啊......美优......不行了......这样的......」

有美优的味道。
是美优的盗汗和,她喜欢的洗发水的味道啊。

肉棒好痛。
也许是肌肉酸痛吧,光是勃起整个肉竿就疼痛不已。

不能再射精了。
之后我还要和山本同学做爱啊。
明知还要做爱却「射精到无法勃起」,这样的解释不可能得到理解。

笨蛋啊我是。
明明现在都已经达到极限了。

对方可是那个山本同学啊。
很难想象只做一次就能让她满足。
在我看来,至少也得射精两次,不,至少也得三次才行。

我记得山本同学的愿望是,希望做爱的对象不要射精。
但是,在忍着不射的状态下,和为了给与那种快乐而生的女生持续做爱,精神怎么可能保持得了正常。

山本同学的性欲和体力肯定都是无底洞。
要是我没有射精的话,说不定会被逆强奸好几个小时吧。
持续被那个色情身体榨取的快乐折磨......这可是真的会让人升天的。

必须要有始有终。
既然不知道打开开关后山本同学会暴走到什么地步,我就不能用话语而是用身体来阻止她才行。

......不行啊!
我已经没有用来这么做的精液了。
因为美优让我射了那么多。

可恶,我该怎么对山本同学解释才好啊。

「哈~......啊~......嘶~~......哈~~......美优......闻起来好香啊......啊啊啊......」

美优的气味。
真是棒极了。

不只是杆部,就连蛋蛋深处都在阵阵作痛。

由于射精过度我可能会住院也说不定啊。

「美优......美优......嘶!」

精液咕噜咕噜地沸腾了起来。

就是这个,就是这个感觉。
作为生物的适应能力。
只要判断为美优而射的精子不足,身体就会当场开始生产。
虽然现实中应该没有这回事,但我就是这么觉得的。

因此只要是以美优为对象我的性欲就不会枯竭。
拿美优当做配菜时精液之所以会变浓,也是因为这个身体想让美优怀孕,想把所积攒的精液全部射出来所致。

那么现在,我反而应该放开去闻才对。
只要补充精液,将兴奋度提高到濒临射精为止,我就能再次恢复精力。

这个判断很理性,也很合理。
我会变成这样都是美优一个劲地让我射精所致。
这是对此所做的理所当然的应对。
我才没有输给性欲。

「哈~~啊啊! 美优......库哈~......嘶~~......哈~......嘶~~~......唔......唔......美优......!」

美优的味道从鼻子扩散到了嘴里,幸福感在脑内穿梭而过。

身体轻飘飘的。
精神也有些恍惚。
感觉就像是泡在温水里睡觉一样。

「啊......啊......美优......」

身体要融化了。
就连意识也要和这个世上的元素混合消失了......。

——咔嚓。

听到关门的声音,我吓得放开枕头跳了起来。

紧接着,美优的房间传来了响声。
看来是在洗漱间打理完毕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好危险。
如果再那样继续下去,我说不定就再也回不到这边的世界了。

这种危险的东西还是早点还回去吧。
反正精力也恢复得差不多了。
虽然下半身还没有消火,我很想等到变小再说。
但再等下去的话总感觉又会输给诱惑,所以还是归还完枕头后赶紧回来吧。

我来到美优的房前,然后敲了敲门。

「美优。你忘拿枕头了,我给你拿了过来」
「我现在腾不开手,你直接进来吧」

美优的回应出乎意料。
明明我没有进入房间的打算。
谁曾想到她手头正忙。
这个下半身被看到的话就算是美优也会厌烦的吧,所以可以的话我很想在门外交给她。

我把门稍微打开一点,然后只把头伸了进去窥视美优的房间内部。

「腾不开手是在,做什——」

看入迷了。

美优打扮成外出时的模样,正用卷发器卷着头发。

披着柔顺的卷发,身穿制服风的带领长裙。
以及那,将这种清纯的氛围破坏掉的大乳量胸部,与束紧的腰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放开手的话就没办法知道卷曲程度。所以枕头扔到床上就行了哦」

她用比平时还红润的嘴唇说道。
同时只转动眼睛确认我的身姿,并眨动起点缀着纤长睫毛的眼睑。

「哦......哦~......」

我的妹妹,原来是这么可爱的吗。

「你在做什么?」

美优看到愣住的我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啊啊,那个,总感觉。你的打扮好成熟啊......」
「成熟吗? 唔~嗯......可能是因为我化了点妆吧......?」

在美优看来,那样的服装似乎算不上成熟。
听她这么一说,我也觉得那更像是洛丽塔风一类的衣服。

「真少见啊。你居然会穿这类衣服」
「遥会穿着甜美风的衣服去。我想稍微配合一下」

穿得这么可爱的两个女生一起去玩吗。
真想拍张照用画框装裱起来啊。

「话说,哥哥你打算保持那个姿势到什么时候?」

我迟迟不进房间让美优起了疑心。
虽然我很想把对话拖到下半身平息为止,但看来也就到此为止了。

于是明知她会感到奇怪,我还是趁着美优移开视线的瞬间迅速将门打开,然后大步流星地走到床边放下了枕头。
接着我用背部挡住勃起,在注意不让美优看见的情况下离开房间关上了门。
在此期间美优则是什么都没说。

任务完成。
在美优出门之前我就老实地呆在房间里吧。

再过几分钟美优就要出发去旅行了。
然后,一个星期都不会回来。

「哈啊......」

我回到房间,并趴在床边垂下了头。

「啊~.....美优的味道.....还残留着......」

虽然不及枕头,但美优睡过的床单上还残留着一股香气。

然而再过一会儿这股余香也会消散。
那副冷漠脸也会有段时间看不见,最令人消沉的还是无法听到美优的声音。

「所以......这也是没办法的吧......」

我为自己找了个借口,然后一边让好不容易开始变小的的阴茎勃起,一边用脸颊蹭起了美优睡过的床。

我忘乎所以地,蹭着脸颊并任凭肉棒阵阵颤动。

就这样,也不知过了多久。

就在我突然睁开眼的时候。
我与把我房间的门打开一条缝来窥视内部的美优对上了视线。

「啊......不......这个是......」

对于说不出话来的我,美优既没有责备也没有生气。

而是轻轻地,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关上了门。

「哦~~哦哦哦! 等一下! 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 不是的! 美优!」

我拼命追赶着面无表情地走下楼梯的美优,跌跌撞撞地一直追到了玄关。

「美优,听我说一下。刚才的是,那个......」

美优穿上鞋子然后把手提包挂到了手臂上。
紧接着,她一边晃动着蓬松的头发一边转过身来,这个模样实在是可爱得不行。

「哥哥......你保重哦......」

留下这句话,美优走出了家门。

没想到最后的最后会出这种丑。
即使在旅行中,她也会一直认为我是个无药可救的变态哥哥吧。

「哈啊......我也去准备一下吧......」

我拿着替换的衣服进入了更衣室。

虽然狂踩自行车的话很快就能抵达山本同学住的公寓,但外面很热免不了要出汗,所以必须充分利用止汗剂才行。
我可不想进入房间的瞬间让她觉得我有一股汗臭味。

把睡衣堆到一边,然后脱下衬衫。
虽然昨天晚上穿着射精后才换过内裤,但还是再冲个澡吧。
毕竟上面说不定还残留着今天早上美优给我撸出来的精液的气味呢。
而且就算射精后没有沾上精液,光是出汗也是会让胯裆部散发出一股精液味的。

「像美优那样闻起来很香的话山本同学也会更高兴吧」

我把内裤和衬衫放进了洗衣机里。

就在此时,三套美优的内衣突然映入了我的眼帘。
昨天放学回来后换下的第一套,睡前做完那种事换下的第二套,今天早上抚摸大腿后换下的第三套吗。
还真是让她用了不少啊。

最上面的是今天早上换下的吧。
上面还残留着美优的温度吗。
说不定,裆部还是湿的呢。

我用左手牢牢地抓住了,拿着美优的内裤的右手。

等一下,别这么做。
都被警告过不要使用了吧。
即使没被警告,擅自使用妹妹的内裤也是不行的啊。

右手拿着妹妹的爱液濡湿的内裤。
股间挺着生龙活虎的阳物。
盖上去的话应该会舒服得要死吧。

但是,我不会这么做的。
这个得用洗衣袋装着放回洗衣机里。

至少,我不会在妹妹不在的时候偷偷这么做。
这只是妹妹不在的寂寞让我的身体耍了一下性子而已。

「嗯......?」

也许是这样的寂寞让我变奇怪了吧,突然感觉到一道视线的我回头看向了更衣室的门。

然后就看到,美优正站在那里。

打扮和出门时一样的美优,在没有和我对视的状态下看着这边。

好奇怪。
我难道是看到幻觉了吗?

美优依然穿着,出门前的那条连衣裙。
看上去属实清纯又可爱。

而这样的美优眼中所映出的却是,全裸,一手拿着妹妹的内裤,且勃起着的哥哥的身姿。

「这样啊......」

美优嘀咕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然后关上了门。

「等、等......」

不是幻觉。
这是货真价实的大危机啊。

「等一下!! 美优!!」

我急忙穿上拿来换的外出用衣服,然后跑进了客厅。

美优正挺直身子坐在沙发上。

「美优,你误会了。我并没有打算使用你的内裤。确实,全裸是很可疑,我现在也勃起得发痛,我也承认至今为止有过许多前科。但是,唯独这点是真的。我只是打算把那条内裤装到洗衣袋里清洗而已」

虽然这话听起来就像是在和母亲狡辩「现在正要学习」一样,但我若是得不到她的信任,我们之间的关系可是会出现裂痕的。

「哥哥」

美优空出旁边的位置,然后指示我坐到那里。

想说的话反正也说了,现在就祈祷美优会相信吧。

「妹妹我很担心哥哥」

我想也是。

「我不在就那么寂寞吗?」
「要说寂寞,确实寂寞。但是,拿着内裤只是偶然」

虽然有那么一瞬,我确实萌发了邪念。
但我真的没有打算用美优的内裤来自慰。

「这个呢?」

美优指着股间那里不自然隆起的裤子问道。

「这个是,那个。枕头和,床单呢。闻起来非常的香,然后就......变成了这样」

无法否认的是,我确实狂闻了一通美优的枕头的味道。

「毕竟用的是,免冲洗的护发素呢。抱歉啊。沾染上味道了吗?」
「没、没事没事。该说是没事呢还是别的」

无法辩解让我变得有些语无伦次。

明明她没有什么好道歉的。
不如说我甚至还希望她能用全身的味道将整张床都给标记上呢。

「......话说回来。为什么美优会在家里?」

美优似乎没有要责备我的意思,所以我试着转移了话题。

「遥突然说,要开车来接我。于是我就有了30分钟的空闲」

原来是这样啊。
虽然美优能多待会儿很让人高兴,但这样的事故还是饶了我吧。

「哥哥你几点出门?」
「我打算10点去山本同学的住处」

时间正好刚过早上7点。
若是平时的我的话还会再睡上2个小时,但若是想起和美优共度的一晚,我可是会再次做出荒唐之事的。

毕竟刚才就差点犯了错。

「......你没有生气吗?」
「没生气哦。不过我也不是不想说你」
「这样啊」

没有生气啊。
看起来确实是没有这样的感觉。
但若是平时的话都会横眉怒目地惩罚我的。

「当然,偷偷使用内衣是不行的哦? 但是你看。是我擅自开门看里面在先的。不如说,我才是抱歉,很抱歉侵犯了哥哥的隐私」
「你不用这么正直也行。我觉得你可以再生气一点哦?」

看到那么可疑的行为,换谁都会担心的吧。
就算那是为了监视我而设的陷阱,我也该好好反省一下自己的行为。

「是吗? 那么赔罪就不需要了对吧?」
「诶,赔罪? 那个是,那个,色色的,那种吗......?」
「哥哥想要的话也不是不行。又想要了吗?」

这个勃起是,为山本同学积攒精力所致。
让美优撸出来的话不就本末倒置了吗。

但是,下次能让她帮我撸又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

「如果我说想要你帮我撸的话,你会傻眼吗?」
「是会傻眼。不过我可以帮你哦」

是吗,这样啊,嗯。

「拜、拜托,你了......」
「好好好」

美优在同意后,便先去了一趟厕所,然后一分钟不到就回来了。

「你不上厕所吗?」
「我只是去穿卫生巾而已」
「啊......哦」

美优把手伸向我的裤子然后拉下了拉链。
在我配合着站起来后,她一口气把内裤也一起脱了下来。

猛然翘起的肉棒。
一脸正经盯着看的美优。

这个羞耻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习惯。

「给奏学姐的解释请自己想哦」

美优用双手包住我的阴茎后,便开始上下撸了起来。

「哦,啊啊啊~......好温暖......哈~......」

果然,好棒啊。
真是棒极了。
美优的手,小小的。
努力握住的模样好可爱啊。

「唔咕......啊~,不妙,太幸福了......」

不同于熟悉的制服与居家服。
现在的服装和发型十分可爱。

缠绕在我的肉棒上的每根手指,每天都有用护手霜保湿,使其维持着美丽的白色光辉。
此外,指甲也保养得很有光泽,就连前缘处也用锉刀精心修整过。
而且仅在其中一根,即右手无名指的指甲盖上刷了粉色的指甲油并贴上了装饰。

就是少女感十足的。
这样的手,正在给我的阴茎做着极乐无上的按摩啊。

「嗯,唔......哈啊,美优,好棒,真的好棒......啊咕......嗯嗯,嗯嗯......!」

就像至今为止都没有射过精一样,海绵体遍布活力的阴茎欢欣雀跃着。
虽然惩罚手交也非常舒服,但没想到光是换成侍奉,快感竟然会席卷全身。

和肉棒一样,我的后背也向后翘了起来。
微微收回下巴,低头往下一看便发现,美优正以无法言喻的表情看着包皮系带。

「美、美优,怎、么了吗......?」

听我这么一问,美优轻轻叹了口气。

「终于还是给哥哥处理起了性欲啊这样」

美优一边撸着我的肉棒,一边如此说道。

「啊啊,呼~,唔,可是,那个,至今为止,好像都是,这样的吧......」

虽然我也知道习惯兄妹做色色的事是不行的。
但我们不是从两个月前起就这么做了吗。

「虽然我不清楚哥哥是怎么想的。但我只是在处理精液,从来就没有过处理性欲的打算」

美优一边诉说一边淡然地继续着手淫。

精液的处理和,性欲的处理吗。

「有、有什么,不同吗」

听我这么一问,美优向我瞪了过来,并加大了握着阴茎的力道。
接着使用这份压力,一下一下地压榨我的肉棒。

「你觉得这是一样的吗」
「啊,啊啊,咕~,不、不是的! 哦哦,哦~,啊,现在这样,绝对,更棒,啊啊啊!」

这样啊,至今为止,我只是让她喝下射出来的东西而已啊。
虽然我总是擅自拿美优当做配菜,但在她看来参与其中的也就只有最后一刻呢。
就算是那次惩罚,我也不过是像受虐狂一样感到兴奋罢了。

「真是的。变得这么大。你就那么寂寞吗?」

这两天的暴走倾向。
和山本同学做爱在即的射精诉求。
毫无疑问都是寂寞所致。

只是离开一个星期而已,这么想的话固然是不算什么。
但原本有交流障碍的我,和美优的生活在这两个月突然变得密切后,如果不能见面也来得这么突然的话,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毕竟是每天理所当然地见面的关系。
虽然就像美优说的那样,只是去旅行一个星期而已,但这大概和,重要的事物失去后才懂得珍惜是一个道理吧。

「美优,那个,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射精的极限差不多也快到了。
在结束之前,我有一件,想让美优做的事。

美优慢慢降低手撸的速度,然后等着我继续说下去。

「那个,呢。如果,可以的话,那个......我希望,你能像昨天一样,舔我的胸......」

美优昨晚的乳头舔舐。
已经让我上瘾。
如果美优给我口交的话,那应该会带来至高无上的快感吧。
但口交一直以来都遭到了强烈拒绝,所以我才会退而求其次拜托她舔舐乳头。

「姆~......」

美优一脸的不满。
这个走势不妙啊。

美优没有回应,取而代之的是激烈地撸起了我的阴茎。

「啊,啊,不、不好意思! 我说着玩的! 啊,我错了! 拜托你! 请不要让我就这样射出来......!」

这是有段时间见不到美优之前的,名副其实的最后一次射精。
我可不想就这样半途而废地结束。

「哈啊,真是的。哥哥总是很快就得意忘形起来」

就在我以为要射精了的时候,美优停下了手的动作。

「好了。T恤。自己卷起来」

美优站立起来,让身体靠近了我。
然后在握着阴茎避免裙子碰到的情况下,单膝跪到沙发上让身体倾斜着。

「诶,那、那个。这是,要做......」

虽然我因为疑问楞在了原地,但状况并没有因此改变。
美优一言不发地,用减轻了力道的手搓着我的阴茎。

这是,在等我对吧。
我可以理解为,在等着给我舔对吧。

「拜托,你了」

我诚惶诚恐地自己卷起了T恤。
在将下摆卷到脖子处,又用手指将垂着的布勾起来后,美优的嘴唇就渐渐向露出来的胸部靠了过来。

「啊啊啊! 哈唔,唔~唔唔啊啊! 啊嗯,嗯啊~啊啊好棒啊~~!」

美优一边撸着我的阴茎一边舔起了乳头。
在空调引起干燥的空气中,暴露出来的那个敏感部分,被温暖的粘性包裹了起来。

「嗯嗯咕,唔嗯,嗯嗯......!」

美优先是轻吻胸部,接着稍微用力一吸,然后又用舌头在干燥的地方涂上唾液。
时隐时现的美优的舌头,其前端像触手一样在我的胸部蠕动爬行。
淫糜的消化器官,从那美丽的嘴里伸出挑弄着我。

「啊,啊咕,啊~好舒服,啊,啊! 美优,手,请再,呼~,啊啊,请再,慢一点,哦,嗯啊!」

乳头和阴茎同时受到刺激,美优配合起了即将突破临界点的我。
放松握着阴茎的手,把刺激减弱到触摸即可的程度,但是这个手淫还是会继续下去。

至今为止,这种事都是不可能发生的。
原因就是,美优禁止我在做色色的事时忍耐。
我就只是单纯地负责射精,美优就只是单纯地处理精液而已。

尽管如此,被这么温柔地手交和舔乳头的话,我可是会感受到爱的。

「啊啊,美优,我已经不行了,啊唔,咕~哈啊,射了,要射了!!」

膨胀到最大的阴茎。
美优的小手仍然将其握着。
而用舌头拨弄起乳头的美优,则是与我对上了视线。

凝视着我的美优,伴随着啾噗的一声吸起了乳头。

「啊,要射了,要射......唔,啊~啊,哈~啊啊~啊唔~! 射了,射了,啊~啊啊啊!!」

哆噗,咻噜,咻噜噜,咻噗,哆噗嗯,噗呦,咻噜——!!

多到难以置信的精液飞出,将我的腹部弄得一塌糊涂。
确认我的射精结束后,美优又盯着看了一会儿,然后按住了自己的头发。

「真是无语了」

美优舔起了我的精液。
就像受到了炸弹的袭击一样,在耳鸣的世界中,我只认识到已经射精的事实。

如同将睾丸切开后,再让精液从中倾泻出来一样的量。
仅凭附着在腹部上的感觉,我就知道这是至今为止射出来的最浓的精液。

「哥哥不仅是脑袋,就连丁丁都变成了笨蛋呢」

美优抬着死后僵直一般变硬的阴茎,然后将我射出来的精液全部舔掉了。
也许是射精的瞬间神经出了问题吧,即使被美优舔来舔去,我也只是觉得温暖而已。

这之后,美优便去了洗手间。
过了一会儿,她又回到了客厅。
在此期间,我则是一直茫然地站着。

「哥哥,我要走了哦」

引擎声从玄关传来。
看来是遥来接她了。

虽然我很想充满精神地给她送行,但我的身体根本就不听使唤。

「你在听吗? 和奏学姐做爱之前,记得先去冲个澡哦? 不然的话,可是会暴露的」

离别之际美优给了我一个忠告。
与之相对,我则只是点了下头作为回应。

「那么我走了。请和奏学姐好好相处哦」

我用迷蒙的双眼追随着美优的背影,直到汽车的声音消失在远方为止,都在心里目送着她。

然后在完全沉寂下来的,孤身一人的家里。

就像被吞没进黑暗之中一样,我陷入了深深的沉眠。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