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話 拔河


 不斷反复地轉移,最終到達的地方是一棟教會的禮拜堂。

 所謂的目的就是在這裡。


 由於那強化合宿的關係,教會的重鎮中的重鎮全員都排除在外了。 雖然想吐槽那些到底有多興旺發達的大叔們啊,但這暫且先放置在一旁吧。

 方才,在入侵帳篷之前的殲滅士兵的階段中,只催眠了一名士兵。 讓士兵回去「強化合宿的帳篷被魔物暴走襲擊了」如此報告。

 畢竟是重鎮的重鎮有生命危機的緣故。 不過嘛,那時候都已經被我催眠了,而教會的神官是不可能會知道這一點。

 如果是那樣的話,就必須把包括能回复的人員與所有能戰鬥的人全員帶去才行。 雖說或許是可以讓少數的精英前去,但教會有個必須殲滅魔物暴走的理由。


 這裡是麟聖國,有國教揭起著。 雖然維護治安是神官騎士的工作,但並非所有國民都是虔誠的信徒。 尤其萊茵這裡是邊境地區,實力主義的思想很強,因此住民的信徒比例相對的較低。 原此,在維持治安的方面有與神官騎士的對抗勢力存在。

 那就是冒險者公會。


 在冒險者公會登錄的神官有很多,相對的冒險者公會的材料也有到教會那裡去淨化,所以那其中的對立並沒有那麼深。 但是當涉及到控制各自組織的上層部時的情況就不同了,以結果來說這些組織之間就變成了對立形式。

 目前為止的魔物暴走都是由教會抑制(嘛,雖說這是Match Pomp(敲詐勒索)的理由),而且由於有英雄的存在,所以現狀可以說教會在權威上是處於勝利地位。

 如果神官騎士無法此抑制住魔物暴走,而且再加上被冒險者公會抑制住的事態發生了的話,那麼就將會失去權威是顯而易見的事。 更重要的是,如果就此失去了教會的重鎮和英雄,那麼這將會是致命的一擊。


 本來是應該要在補給物質送達的兵站,輕鬆地在萊茵附近制定作戰策略並耐心地等待才是宰殺魔物暴走的模範手段。 但是,當強化合宿的地點有英雄和重任者們在時,就不能如此行動。 如果在強化合宿有臨時帳篷或補給物質,那麼大概就會在那裡展開戰鬥。


 由於也有因為是邊境的緣故,也是萊茵教會的神官,因此很少沒有不會戰鬥或回复的人。 反過來說,就是只留下最低限度的警戒人員,然後幾乎所有人員都將從教會中驅除了出去。

 最優先的是金庫吧。 接下來應該是重鎮們的房間嗎。 無論如何,那個沒什麼特別會被盜或致命的東西,而優先順位較低的禮拜堂的警戒將特別薄弱。


 也就是說,現在是機會。


 將獨立站在入口的守衛催眠了。 如果在這裡棘手的話會很麻煩,不過幸好輕易就起效了。

 使用《探知》將教會中的少數幾人的位置探查出來,並通過《視之魔眼》的「鑑定」一一調查加護。

 顯然,沒有『神托』加護的持有者。 如果有的話就不得不催眠。 真是Lucky(幸運)


 那麼,在下這禮拜堂裡,擋路的人——即使是神——也沒有了。 準備得如此周到,我要到達到的目的只有一個。


 一邊咔噠咔噠的靴子走動的聲音迴響在禮拜堂的圓形天花板的同時,一邊向著主神、光之女神的雕像前去。

 精心雕刻的女神像就像之前看到的一樣不變地被供奉著。 然後我的目的就在它下面,那恐怕是連教會關係者以外的人都不太清楚它的存在,是非常不會引人注目的石頭。 然而,與它的外觀相反,它是一塊無法鑑定金額的危險石頭。


 「聖光之石」。 是女神的力量媒介裝置。


 胡亂地抓住那石頭後,全力地施加《黑暗魔法》的「支配」。


 立即感覺到抵抗。 看來似乎是女神還是其他什麼的對抗過來了。

 畢竟是女神的力量媒介裝置,那麼那本身當然就有施加力量的可能。 是預料之中的事。 沒有問題。


 事態的局面,變成了我的《黑暗魔法》的「支配」與女神的支配力的拔河戰。

 抗衡力量並「支配」的感覺。 這與僅僅是「支配」事物的時候不一樣。

 不是注入魔力,而是注入意志,從根本上的某種事物就不相同。 是有點不習慣的感覺。

 但是,我在希露弗的精神世界中,有過知道那是多少有些不同的相同經驗。 雖然不是我意圖想要的事態,但卻成了個很好的練習。


 我之所以留在這萊茵的理由,就是為了支配這塊聖光之石。

 這聖光之石,是女神為了收集情報的媒介裝置。 如果真是那樣的性質,因此我想可以通過Hacking(入侵攻擊)來獲取情報是可能的事。 而我認為Hacking可以通過「支配」設法辦到。


 對於擅長隱身和催眠的我來說,為了要實現更確實的情況,最好方法是在有些程度的人脈中,從背後操縱事態是使其達到最佳形態的最好選擇。

 事實上,即使是像這樣與女神進行虛擬拔河的時候,也沒有人能出來阻礙。

 如果這附近有人或物持有『神托』的加護,說不定還能夠發信SOS,但就算是轉達到了,也因為離得遙遠而一切都已經晚了。


 說起來,雖說了是擅長隱身和催眠,但也還有瞬間能夠掌握從影子裡的突襲和建築物的結構,以及障礙物位置的能力。

 考慮到這些,不禁讓我覺得似乎可以成為暗殺者。

 嘛,若非是有必要的話會去暗殺,相反,如果沒有必要的話,一般就不會這麼做。 如果是敵人的話我想在敵對後再殺死,果然不合適的事就是不合適。

 話說,所謂的暗殺者,通常都是通過委託的形式,而且既然還是以僱用者和被雇用者的關係為前提的職業,那就不得不說這是不符合我的性質。

 要服侍在人之下?  絕對不干。 如此否定自己而依靠他者的行業有什麼好呢。


 如此思考著各種各樣事情的時候,感覺到女神的力量突然消失了。


 該死的。 逃跑了嗎。


 與其繼續被搾取情報,不如選擇先確保自身嗎。 所謂的女神也真夠沒出息的。

 不,又或者是策劃著長期戰?


 如果對方想長期戰,這邊也沒有不答應的理由。

 隨著爵位的提升,能預想到爆炸性的戰鬥力會Inflation(膨脹)。 而隨著時間不斷的推移,我手牌的數量和質量都會增長變高,然後狀況將會對我有利。

 倒不如說,如果是變成長期戰,那就正是如我所願。


「與女神對抗還能爭奪勝利,你還真是……」


 在禮拜堂內迴盪著像是鈴鐺聲滾動的聲音。 是希露弗追上了嗎?

 即使環顧四周也看不到身影。 是不可視化了嗎。


——「幻滅」


「希露弗,太慢了。」


 雖說女神在途中逃走了,但還是得到了某種程度的情報。 然後我想與在某種程度上了解神的希露弗進行琢磨。

 當我看破希露弗的身影並看向她時,她苦臉地扭曲了表情。


「為什麼不可視化的東西仍然與往常一樣還能看得見啊?」


 都是多虧了作弊。 沒錯。


「果然你的能力,真是有夠荒唐的。」

「是由精霊做的保證嗎」

「從精霊的角度來看也是怪物呢。」


 但是,希露弗如此繼續說道。


「至於相關於靈魂的話根本不是怪物等級程度的問題呢。 為什麼你能打敗神? 而且 ,你當時還在思考些別的事情吧?」


 似乎暴露了。

 嘛,當我想著暗殺者云雲的時候,眼睛沒有向著石頭的關係,所以我想完全是暴露了。


「到底是什麼啊,你。 老實說,真是寒冷徹骨地可怕啊。 即使真面目是怪物也不會感到驚訝了。 越看越害怕。」

「那是什麼越嚼就越嚼出香味的說法。好男人?」

「我不是在開玩笑啊……」


 希露弗像是感到無奈似地嘆了口氣。

 但是,我很可怕…嗎。 說是有什麼東西我又不知道,即使說什麼真面目,我還是我。


 不過我認為什麼都沒有才是吶。







『吾主人的目的啊……,似乎是結束了……』

「比想像中的還要早呢。感謝報告。」


 阿莉雅向代替祈里傳話的芬里爾述說了句感謝。

 雖然祈里和芬里爾可以進行遠距離溝通,但阿莉雅可能因為是作為下僕的特殊立場的關係,因而無法使用這種能力。

 忽然再次認知了利用傳說中的幻獸芬里爾來當做無線機對待的現狀,阿莉雅不禁輕輕地苦笑。


 單憑實力這一點,即使阿莉雅擁有「絶斬黒太刀」也恐怕不如芬里爾。 再者說,考慮到就連祈裡超越芬里爾的狀態才不過是最近的事,因此也就感到理所當然。

 然而現在,又或者可能在未來,都是將由阿莉雅來作現場指揮。 雖說這非她本意,但原因還是因為芬里爾不讓意見。

 據芬里爾所說,是自身經驗不足而會拖祈裡的後腿,它將如此主旨用延長的聲音述說。 對此,祈裡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 對於芬里爾來說,缺乏戰略、戰術和人類的觀點仍然是作為弱點存在著。

 實際上,這也是祈裡對阿莉雅的能力評價較高的確實原因之一。


 阿莉雅目光銳利地看著眼下的光景。

 鬧劇沒有什麼特別問題的正在順順噹噹地進行。


 當祈裡出去後,帳篷裡的人穿著略微混亂的兵裝面對蟲的大群。

 成為祈裡眷族的蟲怪魔物,「Nightmare Bug(夢魘蟲)」,是擁有以人類的膂力無法造成傷害的強度為傲。 即使可以阻止群眾的前進,要減少數量卻極為困難。


 身為英雄的雷文,用神具濫用魔道具,並全力攻擊關節和腹部等防禦薄弱的部位,這樣才終於通過。 所以一般的神官騎士根本無法將其擊倒。

 因此,他們轉換了方針,通過用狼牙棒將其拍飛或將其翻轉才總算能持續延遲戰鬥。 而在那期間,雷文將召喚術師找出來並將其討伐便是現在的計劃。 話雖如此,但這也是按照祈裡的命令行事。


 那之後,等到教會的援軍趕到時,重鎮和女性神官騎士(也就是被祈裡催眠的人)幾乎都已經死光,而只剩下召喚術師和雷文在單打的狀態。

 召喚術師正試圖煽動蟲給雷文,而教會的增援連忙阻止此事。


 結果,完全是成為了雷文和召喚術師之間的一對一戰鬥。

 雖然召喚術師的單人戰完全是處於非專業,但由於成為魔人後提升了狀態,因此變得能使用各種魔法與雷文展開了不相上下的勝負。

 另一方面的其他戰鬥人員將Nightmare Bug(夢魘蟲)吹飛,並設法勉強不影響他們地站在周圍。


 在狀況膠著的時候,芬里爾過來報告了,以上就是到現在為止的大致流程。


「……說實話,要是能早點決定勝負就好了……」

『要是能那樣命令就好了……』

「畢竟只有祈裡能命令……總而言之,似乎是以雙方不分勝負為著陸點地催眠了。」


 之後就只是等待一對一的戰鬥結束……雖是這麼說,但在那之前,阿莉雅必須保持前線的戰況才行。


「……左翼是不是有點太薄了呢。 請增加支援5只拜託了。」


 阿莉雅以禮貌的語氣向芬里爾發出指示。  Nightmare Bug(夢魘蟲)終究只是個蟲子,因此沒有能聽從阿莉雅指示那麼高的智能。

 為此,為了領導前線的蟲子而讓黑狼們潛入蟲子的影子之中。 也就是說,只需要從影子中咬一口,就能物理地移動它們。


『五隻嗎……,會不會很少呢……?  至少想要那倍數啊……』


 雖然是如此問著,但芬里爾已經向黑狼們傳達了信息。


「是這不足夠呢。 不過這樣沒關係。」

『怎麼回事……』

「這是為了不要讓我們的存在被發現。」


 正在一對一的召喚術師,現在沒有具備判斷正確戰況的視角和余地。

 如果對其戰況做出完美的反應,最終就會轉達給他人知道還有另一個指揮官。


「因此,特意製造出群體,讓蟲子看起來像是任憑本能地在攻擊人。」

『……汝……與吾主……的思考方式變得相似了呢……。  』

「哈?」

『特別是平然地……將謊言混入計劃的地方……。  』

「……」


 阿莉雅暫時閉上了嘴,思考了一會兒。

 浮現不出否定的話。 更何況,平然地站在虐殺的一邊就是最好的證明。

 她帶著苦澀的微笑喃喃道。


「或許是逐漸毒腐了也說不定呢。」


 而那種事,總覺得認為並沒有什麼不好也是事實。 想了很多的最後,可以說阿莉雅已經心情痛快多了。

 終究即使是如此,仍然渴望被視為與祈里平等和擺脫祈裡的支配獲得自由就必須要變強,而對這樣的事實左右為難地折磨著。


「……嘛,現在我還是不知道那個人在想些什麼就是了。」


 如此說著,並將不悅的視線轉向了一邊。

 在那前方,有一個女人蹲在那裡。


「為什麼『這個』會在這裡呢」


 白色的長發,身穿著神官騎士軽鎧的女性——她是祈裡的師傅,法納迪庫・ 拉塞霍斯就在那裡。

 她的提問不是向著誰所發問,而且也並不欲求其答案。 再者說,答案本身已經直接從祈裡口中聽過了。

 據他說,「精神幹渉魔法」並沒有完全起效,因而祈裡對此有感興趣。

 祈裡知道類似的事態。


 在旭日王國一起被召喚的英雄之一,在試圖催眠龍鬥時發生了同樣的現象。

 雖然對「精神幹渉魔法」的命令絕對服從,但自由意志依然存在。 與被催眠後給予自由意志不同,也就是半催眠的狀態。


 祈裡認為,對「精神幹渉魔法」的抵抗力是依存於對象的精神狀態。

如果是以此為前提的話,龍鬥和法納迪庫,本來就擁有抵抗「精神干擾魔法」的精神的同時,在施加的那一瞬間處於狼狽,又或失魂的狀態,因此他們在表面 上是似乎懷疑被催眠了。


 之所以祈裡會對他們感興趣,考慮到他的性質就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事。

 對於這一點,儘管不知何故,阿莉雅還是能理解。

 即使如此還是在感情上無法認可,就是阿莉雅嫉妒法納迪庫的原因之一。


 對於祈裡會感興趣,就是意味著失去了針對法納迪庫的優利點(Advantage)

 事實上,當祈裡把她放置在這裡的時候,就毫不猶豫地稱呼她為「法納迪庫」。


 然後雖然是直覺,接下來說不定會包括法納迪庫的三人一起旅行,不禁有了這樣的預感。


『阿莉雅喲……』

「怎麼了嗎?」

『似乎決出勝負了……』

「終於結束嗎……。請假裝蟲子們分散開來吧。」


 由於召喚術師克莉絲倒下的關係,失去指揮系統的Nightmare Bug(夢魘蟲)逐漸分散地逃跑了……以上就是這樣的劇本。


 阿莉雅看向不分勝負的克莉絲和雷文。

 阿莉雅看見那為了自己的目的而將自己的靈魂賣給惡魔的克莉絲,有一個與自身重疊的部分。

 祈裡明確的否定了,而且阿麗雅也不認為自己和輕易就被催眠的她一模一樣。 但如果說是否會同情的話,情況就不一樣了。


(雖說是以被催眠的狀態,但在最後的最後能打敗了自己的一個仇人,這樣是否已如本願了呢……?)


 一邊想著自己和倒下的克莉絲重疊起來,而倒下的雷文似乎與祈裡重疊了。 兩者明明就沒有任何共同之處。


(若是變成了那樣,我還能悠然活著?)


 思緒開始來回兜圈地流傳,阿莉雅便停止了思考。 畢竟怎麼想都無濟於事。

 無論如何,阿莉雅為了收場而下達了一個追加的命令。









「……被擺了一道。」


 帶著聖水之身的水之女神,憎恨地如此嘟囔著。


「沒想到會被奪去。」


 其中一台下界監控裝置被祈裡搶走了。 與此同時,還被盜去了一些情報。

 水之女神趴在桌子上,然後嘆了口氣。


「真是何等失態……究竟該怎麼向主神大人報告……」

「並沒有感到生氣。」


 對著虛空喃喃自語的提問,附近馬上就有一個回答的聲音。

 水之女神當即糾正了姿勢,並轉向聲音的地方。


「主、主神大人!? 為何您會在此!?」

「似乎感覺到有些異常。 嘛,對於發生的事情有一個大概的了解。」

「對、對不起! 不僅是聖光之石,就連情報也給予的失態!」

「都說了並沒有責怪。」


 主神如此安慰下來後,瞪了一眼桌子上一個像Window(窗口)一樣的東西的前方。


「……又是那傢伙嗎」

「是的。擁有八個世界因子的那個魔族。」


 這個Window(窗口)是連接下界和神界的東西,可以說是一個Data Base(數據庫)。 這原本就在神界存在,而為了窺視下界而復制的東西。


「風之女神悲痛萬分。 據說是最喜歡的精靈被奪走了。」

「……難道是精霊背叛了!?」


 可說是背信神的行為,而對未知名的精靈發怒的水之女神。


「如果是那樣就好了。 精靈似乎不是契約了,而是受到了支配。」

「那是……!」


 若是契約,那麼僅是在神的掌管之下發生的事,而精靈仍然還是處於神之下不變。

 然而,如果是被支配的話,就相當於剝奪了神之掌控權的行為。


「我覺得劫取了精靈一隻也做不了什麼,所以實際傷害可以不用怎麼注意去看。 但問題是……」

「也就是說,擁有超越神支配的力量,這件事嗎」

「也難怪妳會被搶走了聖光之石。」


 但是仍然沒有達到預期。 水之女神不甘地歪曲了臉。


「那麼,下次該如何應對?」

「無論是精靈還是神,都無法戰勝他的精神力。 那麼只需要摧毀肉體就行了。  ......將魔族墊上。」

「原來如此……只要擁有魔族的力量……」

「問題是他那不知由來的能力。單憑這一點,就算是魔族也未必能躡手躡腳。」

「如果是這樣的話,方才,從他那裡竊取了一些情報。」

「什麼!? 真的嗎!」


 就在聖光之石的支配被切斷的那一刻,雖然只有少許,但水之女神竊取了祈里之靈魂的情報。


「對我來說那就是極限了。非常抱歉。」

「不,足夠了。水之女神啊。有情報和沒有情報的確率是不同的。」


 主神嘴角浮現著微笑,盯著屏幕嘟囔道。


「下次一定要殺了他。 這個世界是我們的。 絕不會隨意你亂來。」









「竊取的情報,大致上都是準確的。」

「大概是沒問題。我的記憶中沒有可以否認的證據。」


 與希露弗協調情報。 雖然希露弗並非知道所有關於神的情報,但如果不合邏輯的話就可以判斷為假。

 驗證一些看看,但似乎不是虛假,而是高準確性的情報。 果然即使是神,在那拔河之中也無法準備一個假貨。


「……但是,沒想到六神竟然不是真正的神……」

「嘛,現在是管理著這個世界,所以稱之為神也或許沒有什麼錯。」


 在這個世界上,有光之女神、黑暗女神、火之女神、水之女神、風之女神和土之女神,一共有六位支柱女神。

而各自負責著一個種族,光之女神是人類,黑暗女神是魔族,火之女神是矮人,水之女神是龍人,風之女神是精靈,土之女神是獸人,而各自都被各族 奉為主神崇拜。

 也就是說,以各種族的見解來鑑別的話,可以說六位支柱的女神並沒有分序列,全員都是一樣的神。 然後所有種族都沒有任何牽連,全部都是敵對的。


 那麼如果說女神也是否一樣的話,那就不是了。 六位支柱的女神並無互相敵對,其他五柱女神似乎都是以光之女神為主神並服從於之。

 此時可以說的是,現在各族都敵對的這現狀,是神女們所促使的。 這方面和我從魔王那裡聽說的事沒有什麼不同。


 以光之女神在上,分擔方面似乎是由火之女神守護世界,水之女神監視世界,風之女神管理魔法,土之女神管理自然,黑暗女神掌管毀滅。 這方面都是上位精靈所知道的事,希露弗也肯定了沒錯。


 接下來,這是連精靈和魔王都不知道的事。

 在這世界開始的當初,世界上似乎只有一個神。 現在的六位支柱的女神,似乎是掌管六大種族的神之眷屬,而且是接近精靈的存在。


 似乎在很久以前,如今的女神發起了反亂,做了什麼騙人還其他事而將當初的神封印,然後讓這世界成為了自己的東西。

 原本只像是精靈一樣的她們,並沒有支配世界的力量。 因此,她們似乎是從封印的神那裡剝削力量,並將其流用地支配了世界。


 如果是世界的神,明明似乎就可以隨心所欲地俯視下界,但她們之所以特意用聖光之石這樣的裝置來監視,是因為來自那鄰近的不一致。


「說到實際的去戰鬥的話,不知道以我現在的狀態會怎樣……,但以神為對手的將來還是總會有辦法的可能性變高了。」


 既然是支配了這世界,做好了迎接我所有的攻擊都會被阻止,而對手的所有攻擊都會通過的鬼畜階段的覺悟,但如果是流用了神之力的歪理傢伙將不能如此吧。

 也許會被用狀態和技能壓製過來。


 將世界為我物所用地管理,甚至讓種族相互敵對的事,我不知道也完全不介意。

 然而,即使是在這個世界上,我還是我。


「雖然不知道什麼世界之神,但我還是會讓自己隨心所欲的。」


 並非向著哪裡,但仍然如此喃喃道。






咖啡:總覺得,最近都是在睡眼惺忪地翻譯……Σ(´∀`;) 唔~如果有錯字麻煩提醒我改,謝謝。


下一話的更新大概在三、四天后。


 我的qq帳號不能用了,所以沒法在群組裡說話,有什麼事可以在這裡留言或訊息給我!

 又或者可以到Discord的ESJ群聊 or 我的群聊‘愛喝咖啡的咖啡館https://discord.gg/TMATYYYQxk’找我!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