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話 修行的日子

自從我被囚禁在這個空間裡、經過了大約一年。

現在正專心一意地揮著【絕對不會損毀的棒子】。理由很簡單、如果不做點什麼的話會被將來的不安搞得頭腦變奇怪。

當然、我也期待著靠揮舞【絕對不會損毀的棒子】來讓狀態值提升、但如往常一樣、狀態值還是、維持著0.1沒有變化。果然、沒有這麼容易的樣子。

總而言之、不知道是不是自懂事以來就鍛鍊著劍術、只要揮棒就能將一切忘記。


――自遊戲開始10年後。


經過了長久的歲月。這幾年間我在絕壁的牆壁上以30天為單位刻上日期來計算、但途中發現神殿内的石板羅列著數字、並知道那是表示著日期後、就沿用那個了。

最初的幾年為止還會每天想念故鄉和家族想得不得了。但是、這也靠與至今為止一起對練過的人們做假想對戰後就不會感到寂寞了。


――自遊戲開始40年後。


在想像出來假想對戰裡、贏過相同道場的同級生們、贏過道場的大人們。最後終於連代理師範都贏過的時候――。


『【戒流劍術一刀流初傳】的獲得條件已滿足。技能――

【戒流劍術一刀流初傳】已獲得』


無機質的女聲在腦袋中迴響。


「欸?」


一邊壓抑住因許久不見的變化而動搖的心情、一邊進行鑑定。


―――――――――――――――――――――


・技能――【戒流劍術一刀流、初傳】:劍術的初傳。在刀劍間的實戰中狀態值些微提升。

・技能獲得條件:約40年間每天不間斷地、持續刀劍間的模擬戰12小時以上。

・階級:初級

・階級提升條件:約120年間每天不間斷地、持續刀劍間的模擬戰12小時以上。


――――――――――――


這次取得的是、【戒流劍術一刀流】這種莫名其妙的東西。

當然、我也沒有進行模擬戰。或是說、由假想而出的想像戰鬥被計算到模擬戰了也說不定。無論如何、對我來說能與他人聯繫的只有那個空想的模擬戰而已。我只能繼續下去。


――自遊戲開始800年後。


如流水般繪出曲線的劍之舞。現在棒子能夠像是我的手足般為我所用。

【戒流劍術一刀流、初傳】也經過了中傳、到達了奥傳。

姑且、在鑑定上是局限於劍之間的戰鬥、有狀態值上升的效果、但也許因為是假想的模擬戰。身體能力提升的感覺完全沒有。

嘛阿、現在的我知道劍術不是身體能力或是技能。

事實上身體能力只有幼兒程度的我也能毫無危險地勝過身為劍聖的祖父――埃爾姆・海涅曼。我的祖父是、在過去和勇者的隊伍一同與四大魔王戰鬥的聖人。其實力是有保證的。這證明了劍術不是身體能力、僅僅只是小手段罷了。

沒錯。劍術之道、也就是說劍道是超越了技術、臂力等的東西。


「好了、祖父也不是全盛期。世界上還有許多強者」


在被關進這裡前、我被祖父帶去各式各樣的大會和道場見學。大概是因為日復一日想著用劍、勝過對手而思考並執行吧。在被關進這裡之前的事情、全都忘得一乾二淨、但與祖父一同目睹的那些人們的劍之絕技卻絕對不會忘記。

將兩把劍如手足般操演伊薩維爾法國最強的劍士――雙刀劍之古拉姆。

把魔法和劍術整合精靈至上被稱為最強生物的魔法劍之白銀Silver。

格利特尼爾帝國舊劍帝――阿什班。

還有很多、世界滿溢著強者。

我伴隨著極大的歡喜踏入劍之旅行。


――――自遊戲開始1500年後


又過了長久的歲月。將見過的所有劍士、以及想像形成的全盛期祖父也勝過的我、想像出長久劍之歷史上被認為是最強劍士的初代劍聖、並創造。當然、我沒有見過初代劍聖。單單只是我的想像、但我相信著沒有錯。

然後、終於勝過初代劍聖時、我到達了真傳。


――――自遊戲開始3000年後


勝過初代劍聖後、我決定挑戰從很久以前就定好的最大強敵。那便是、曾經從祖父那傳來的達至劍之頂點的至高武人。精通各式武功、窮究劍之道的至尊劍神。現在、連那個最強劍聖都勝利的我應該能夠打造出這個理想的劍士。

但諷刺的是、本該完美地構成出來的武之神的想像、卻是名為凱・海涅曼現在的自己。

在那之後、以身為最高理想的自己為對手開始訓練。

勝過理想中的自己某種意義、反常、矛盾地向目標不斷揮舞棍棒的結果、令人昏倒般的年月之末、我終於勝利、達至【戒流劍術一刀流極傳】。

【戒流劍術一刀流極傳】是、似乎有在刀劍間的戰鬥中將狀態值提升至極限的効果、但是狀態值對劍士來說只是附帶的。沒有什麼太大的意義。不能說是多有用的能力。

順帶一提、每天吃著毒蟲的結果、經過了【猛毒耐性】、【毒無效】、【毒吸收】變化向極致的【毒同化】。這個【毒同化】是指、與毒同一化的能力、能將受到的毒吸收回復成HP和MP。雖然對持續不斷揮棒的生活幫助不大、但有總比沒有好。


「那麼、差不多、該出發了嗎」


用【堅毒蟲】填飽肚子後、我拿著【絕對不會損毀的棒子】站了起來。

總而言之、因為經過了太過長久的歲月。以前的事情一毛都想不起來。

只是、我在這超越千年的歲月、驅使著我動身的、漫步於劍之道。僅僅如此。除此以外的事情對我來說都是微不足道的。

所以、當我打倒理想的自己、知道我已經窮究劍之道時、我首次感到如此狼狽。要說為什麼的話是因為阻擋住我名為目標的苦難已然消失了。

打倒自己是近年來的我的食糧。在將此達成後、必須得找到其他新的目標。不這樣的話我就會變得不是我。這是不爭的事實。但是、打倒了自己的現在、已經沒有能夠打倒的敵人了。此時、忽然到達了開始學劍術時最為基礎的疑問。燈台下暗。我現在、因為靈魂的渴望突然回想起在那座神殿前方的事物。

真是會令人發笑的愚蠢呢。無論劍之道上邁進了多少、居然忘記了這個激動人心與強者互奪生命的場所。

過去的我一點都不想要攻略那座神殿深處的地下城。那個裡面、如字面意思的死地。本來的話是無法勝利的戰鬥。沒有什麼事比這個更棒的。也許、能夠成為對我來說新的高牆。


「呼姆。欲罷不能阿」(007:他的對話有點老人感了w)


一邊努力不讓臉頰鬆弛、我單手拿著【絕對不會損壞的棒子】踏向那片死地。


從正面緩緩走來的飛蝗男。

鑑定後顯示出【名字――飛蝗男】。齁齁、即使鑑定也無法評價敵人的能力值麼。有趣!追求強大的數值、不能只選擇與比自己弱小的敵人戰鬥而掃興。不如說、這不錯!

好了、由於【戒流劍術一刀流極傳】的効果、我的全能力值平均提升至50。對於我能抵抗那傢伙到什麼地步、感到期待。實在是很期待。


「喂、飛煌男什麼的。指引出我所前行之路吧!」


我一邊如此愉悅地大喊、一邊悠然地走向牠。



將接連抽出的飛蝗男爪在幾乎接觸鼻尖時躲開、用棍棒將似乎是牠的王牌的渾身右中段踢化解。


「就這……」


僅僅、接受了幾次就注意到。這種精煉性皆無的攻擊、即使花上百年也無法達到我的程度。終究、只是飛蝗爾爾麼……。

設法忍住失望後我握住棒子。然後――。


「【戒流劍術一刀流】、壹之型――死線」


飛煌男的胸口走出線條。到處遊走的線波及至軀幹、四肢、及頭部。


「嘰嘎⁉」


那便是飛煌男最後的話語。飛煌男全身的各個部位分離、灑下綠色的血液後、分裂成七零八散的細碎肉片崩潰。

將棒子上的血液揮下後、向自己使用鑑定。

原本的平均狀態值從0.1上升到0.2。

看樣子打倒敵人能讓身體能力上升呢。雖然因為對手是雜魚有些期待落空、但沒什麼、弱小的我總會遇到絕對的強者。

那麼、為了與現在還未見到的強者戰鬥先強化肉體吧。


「這樣的話、果然是討伐魔物呢」


說的也是。這便是我現在的目標。我單手拿著【絕對不會損毀的棒子】開始認真地狩獵蟲子。





就這樣、最強的劍士開始攻略地下城。下一話是地下城攻略。還請務必閱讀。


★到此、能夠公開的情報

 戒流劍術壹之型――死線:將侵入自己結界內的生物切碎的技。

 ・攻擊力F

 ・範圍G

 ・性質:物理攻撃系

 ・說明:更加基本的技。利用特殊的移動術與不拖泥帶水的劍技、將對手切成碎塊。

007:佐佐木小次郎4ni!!


你的回應